笔趣阁 > 吞噬神话 > 第六百九十三章

第六百九十三章

 推荐阅读:
    嗜血是魔界生灵的初始等级,世间有一些修魔者,但他们还不算是魔灵,只有修炼到嗜血境界才能够脱化为魔。
  
      仙界众仙的四个等级境界从弱到强分别是长生、永恒,仙尊,归真。而魔界魔灵的四个等级境界便是嗜血、无情、魔帝、归无。
  
      如今宁哲突破归元之境,并进一步达到长生初始之境,与魔界的嗜血之境等级相同,所以宁哲和乌龙王的实力在同一水平线。
  
      玄玉又是捏算了片刻,突然一脸深意的看着宁哲,沉声道:“天要下雨不可逆,这乌龙入世乃人间之劫,亦是修真界之劫。这乌龙王最终的结果我暂时还捏算不出,只能算出少主是平定此劫的唯一人选。”
  
      “为什么是我,我知道在人间有一些隐世高手,实力不在我之下,为什么我是唯一平定此劫的唯一之人?”宁哲自从遇见了夜未央后,便深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他在人间修真界也不是无敌的存在,所以便发出了疑问。
  
      玄玉说道:“原因无他,因为少主与乌龙王已经结下了仇怨,而那些隐世高手早就不问人间之事,所以只有少主你才是擒杀乌龙王的关键。”
  
      “哎,真是的,想安稳的过日子都不行,都说高处不胜寒,特么的偏偏什么事都找上我。”宁哲一脸无奈的说道。
  
      玄玉轻笑道:“那是因为少主还没有达到高处不胜寒的境界,距离那顶峰还相差甚远。”
  
      宁哲无所谓的耸耸肩,看着白若初和雷大生二人,说道:“我都来这么久了,你们俩怎么一直这么沉默?”
  
      白若初神情冷淡,雷大生也一脸的不快。
  
      无名摇头说道:“少主你这掌门做的这么不称职,他们二人这火爆的脾气又怎么能对你热情?”
  
      宁哲恍然大悟,尴尬的挠了挠头,对着四人说道:“那,你们先忙,我先回家吃饭了。”说完,便迅速离开了议事堂,直接御剑飞行,恐怕白若初和雷大生出来追他。
  
      宁哲走后,白若初脸上冷若冰霜,轻哼一声说道:“少主这么下去怎么能够堪当大任,他这一天无所事事,整天迷恋红尘生活,道境何时才能提升?”
  
      玄玉摇头道:“此言差矣,少主的天性本就如此,如果硬要让他按照我们的要求去强行改变,反而适得其反。人之道,天之道,都不是单一的道。”
  
      宁哲逃命似的飞回京城,回到宅子中看到冰清刚开始上菜,时间正好。
  
      “你回来了,长老们怎么说?”冰清刚放下盘子,看到宁哲回来,便问道。
  
      宁哲摇头叹道:“玄玉说天要下雨不可逆,这人间要遭遇劫难了。”
  
      冰清闻言表情一沉,问道:“那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玄玉说那乌龙王的实力和我一样,它孤寡老龙一个,我们这么多人,还怕它不成?”宁哲无所谓的说道,但心里也很担忧。他现在担心的不是对付不了乌龙王,而是怕乌龙王大肆杀掠,那他是阻挡不了了,毕竟他们之间的实力相差不几,乌龙王要是有意躲避宁哲,宁哲也是没办法。
  
      宁哲坐在桌子前,却没有见到其他人的身影,便向冰清问道:“石仙他们呢?”
  
      冰清说道:“石仙带着空空和尚和小龙女去醉仙居买酒去了,而且我准备的不怎么充足,顺便也带回几盘小菜。”
  
      “石仙是死脑筋吗,这样来来回回费事不说,还劳累我家清儿,不如直接就在醉仙居吃了呢。”宁哲无语的说道。
  
      冰清微微一笑,道了一声“贫嘴”,便回到厨房去盛其他菜了。
  
      宁哲也起身去厨房帮冰清忙活,不久后石仙三人拿着酒菜回到房间里。
  
      一桌子酒菜摆好,几人也都就位。
  
      石仙举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对宁哲说道:“京城里那么多房子被乌龙王摧毁,又有那么多的无辜百姓伤亡,这下够官府的人忙活了。”
  
      宁哲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而小龙女和空空和尚已经抡起旋风筷大吃起来,看得冰清目瞪口呆。
  
      宁哲也是无语,这二人是有多久没吃饱饭了?
  
      空空和尚和小龙女的食量大的惊人,这一桌子菜很快就被他们二人给吃光了,石仙拎着酒壶目瞪口呆,宁哲看着碗里的大米白饭一脸茫然,冰清甚至还没动筷子,就看着他们吃了。
  
      吃光了一桌子菜,空空和尚挺着肚子打了个饱嗝,露出一脸享受的样子,小龙女也吃得开心,拍着肚子说道:“好久没吃这么饱了,还是京城的饭菜香,冰清姐姐的手艺也不错。”
  
      “我再去醉仙居买两盘菜回来吧。”宁哲揉了揉脑门,将饭碗放在桌子上,然后便离开了房间。
  
      看着桌子上的几个空盘子,小龙女也有些不好意思,脸蛋有些微红,羞愧的低下了头。
  
      “我吃饱了,你们继续吃,我去睡一觉了。”这宅子里有三间房间,石仙自己住一间,宁哲和冰清住一间,余下的一间没人住,冰清本来想让空空和尚去这一间房间睡觉,但是空空和尚却主动进入了她和宁哲的房间,倒在床上拿起被褥就睡了起来,看的冰清直皱眉,但也不好意思把他给赶出来。
  
      小龙女像是赎罪一般,将桌子上的盘子端了下去,并全都洗干净了,比那空空和尚有良心多了。
  
      不久后宁哲拎着两包菜回来,三人又继续吃了起来。
  
      晚上的时候,宁哲和冰清干脆搬到了另一个闲余的房间住,空空和尚和石仙住在宁哲和冰清的房间,而小龙女自己住一房间。
  
      小龙女和空空和尚就像赖在了这里一样,一住就是很多天,还没有打算走的意思,让宁哲多花了不少饭菜钱。
  
      这些时日,京城左右还算安稳,乌龙王没有在这附近现身过,但是却在别的地方频繁现身,开始祸乱人间。
  
      因此,天下各派都派出了高手和弟子追杀乌龙王,灵荼派首当其冲,白若初和雷大生带着一些杰出弟子四处追逐乌龙王。
  
      凭乌龙王的实力完全能够对付得了人间修真者,但是它不知为何,每次现身祸乱人间都没有和修真者正面相抗。
  
      直到数日后,封魔之地又有魔头出世,魔物肆意残杀弱小生灵,天下修仙者联手对抗之。
  
      天地间骤然大乱!
  
      圣龙帝国境内被魔物入侵,正逐渐逼向中原周国,百姓苦不堪言;
  
      巨龙之海也突然涌现无数魔头,龙族岌岌可危;
  
      东方修仙宝地十万仙山和升仙之地也有魔头出入,修仙者与魔头持续大战;
  
      南方修罗宫禁地被魔头占领,修罗宫弟子四处逃散;
  
      冰原麒麟谷也在与魔物拼死对抗;
  
      北方无极剑派先行一步动手,偷袭魔军大营不成反被灭门……
  
      各门各派都在与魔物对抗,但是大魔头的首要目标灵荼派却是格外的平静,也没有一个魔影出现。
  
      此时,群雄聚首于灵荼派,正在商讨如何对付群魔。
  
      糊涂仙和韩延锋也在灵荼派,宁哲此时更不能逃避,开始坐镇派中,冰清和石仙一直伴随他的左右。
  
      前几日月儿带着南极仙宫的长老和护法逃到灵荼派,是大长老拼死拖延时间,抵抗魔物,才给月儿和其他长老护法争取了逃命的机会。
  
      当冰清得知大长老身亡的噩耗时,她悲愤交加,大长老就像她的母亲一样,从小就照顾着冰清。
  
      如今冰清却连大长老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悲愤之情,无处发泄。
  
      宁哲也是大为震怒,南极仙宫的长老和护法都非常不错,宁哲也和冰清一样把她们当作了家人。
  
      如今大长老身亡,宁哲便召集天下豪杰,决定灭杀突然涌现的群魔。
  
      “三十年前我凭借一己之力消灭群魔,如今这群魔障竟还敢现身,身为人间正派,我灵荼派必将冲锋在前,消灭这群魔头!”宁哲站在议事堂中,义愤填膺的说道。
  
      此时议事堂中聚满了人间各派豪杰,也全都是愤怒不已。这魔物突然出现,杀害了不少门派的弟子,更是残杀了许许多多的无辜百姓。
  
      玄玉站在宁哲身旁,面对着众人,朗声道:“三十多年前我派掌门孤战群魔,并全数灭之。但如今有所不同,那乌龙王与我派宁哲掌门实力相差无几。想必是它和魔物早有勾结,相继现世。所以现在宁哲掌门首要的目标是消灭乌龙王,只有消灭了这位强敌,才能脱身对抗群魔。”
  
      龙族的几位龙子也在议事堂中,龙九太子敖青也沧桑了许多,他与宁哲也有交情,便站出来说道:“宁掌门只管去追杀乌龙王,我等会全力与群魔相抗,给宁掌门争取时间分担压力。”
  
      敖青此话一出口,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起来。现在这些人都不敢得罪灵荼派,因为灵荼派是他们最后一根救命草,无论愿不愿意,都得充当灵荼派的后备军。
  
      “十大世家的人因为分散各地,没有前来与众豪杰商讨灭敌大事。而我北宫家就在京城,与灵荼派相邻,自是会全力助宁掌门对抗大敌!”
  
      说话的是北宫无极,北宫无极现在的样子苍老了许多,额头上也多了些皱纹。北宫楚站在北宫无极的身后,面无表情,保持着沉默。
  
      宁哲对着北宫无极以及众人抱了抱拳,朗声道:“如今乌龙王与群魔祸乱人间,诸位皆为人间正派,理应放下彼此之间的恩怨,共同对抗孽障!”
  
      众人纷纷附和,商讨了片刻,便各自离去,安排各自的门派弟子去对抗出现在各地的魔物。
  
      此时,议事堂中除了宁哲和四位长老以及冰清和石仙外,糊涂仙,韩延锋和华修都在。
  
      三十多年过去,华修变得更加硬朗,那无形中所散发的气质也越来越孤傲。
  
      此刻华修面对着众人,说道:“华修改日再与诸位相聚,我要动身前往白家,将出现在那里的魔物消灭,然后再带着华裳回来与大家共抗敌人。”
  
      宁哲走过来伸出手,二人彼此相握。
  
      “保护亲人要紧,如若不便,你便留在白家,不必担心我等诸人。”宁哲轻言说道。
  
      华修点了点头,说道:“我会争取回来的,诸位告辞。”说完,便转身离去。
  
      待华修走后,宁哲坐回自己的位置,面对着众人,轻叹道:“这人间,真是多事之秋啊。”
  
      是夜,糊涂仙一个人来到山下的小河边。他静静的望着河面,突然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淡淡的说道:“今天白天你试图蛊惑我的小徒弟,但你最终还是没有成功。”
  
      这时,一个神秘的空旷的声音传来:“这里的事情与你无关,你为何要多管闲事。本尊与你井水不犯河水,你又为何与我作对?”
  
      糊涂仙冷哼一声,双手结印施展妙法,一张虚幻的印符浮空出现,向着上空慢慢飘去。
  
      突然间符印消散,但空中却出现一团黑雾。
  
      糊涂仙看着这团黑雾,说道:“我为正义你为邪魔,注定就势不两立。有我在,你休要猖狂!”
  
      “好大的口气,那咱们就走着瞧!”黑雾中传来一声怒喝,顿时消散。
  
      当黑雾消失后,糊涂仙望着对岸,说道:“你都看到了吧。”
  
      一条红影从对岸飞来,此人正是那来去无踪的绝命怨女。
  
      绝命怨女看着糊涂仙,沉声道:“你的身份果然不一般,但是我不解刚刚出现的大魔头为何会惧怕你?”
  
      糊涂仙说道:“你一直默默地关注着宁哲,今天白天宁哲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吧。他有着高远的志向,虽然他现在自己都没有发现,但他已经走向了一条巅峰之路。”
  
      绝命怨女摇头道:“我不是好奇宁哲,而是好奇你,那魔头潜伏在狼头山中,连宁哲都没有发现,你是如何发现它的,而你又为何不惧它?”
  
      糊涂仙轻笑道:“万物相生相克,我是那魔头的克星,有我在,他不敢在狼头山放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