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邪之主 > 第七百四十章 还搁这同归于尽呢

第七百四十章 还搁这同归于尽呢

 推荐阅读:
“好了,吃饱喝足,我们也该去蹲点了,我已经命令碧绿老祖他们去引起动乱吸引云霄派的注意力来掩护我们了,趁着这段时间,赶紧找出九曲河斗出世的具体地方。”
  
  月生一卷袖,在桌子上留下一些这个世界的钱两,刮起腥风一道,就和未馨予消失在了原处。
  
  “神仙!”
  
  食客们吓了一跳,连忙跪拜。
  
  和主世界的武者随处可见不同,这个世界凡人可是很少能够见到修行者的,每次遇到修行者可以说是极大的机遇了。
  
  不过月生可没有功夫来管这些人的惊叹,仅仅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带着未馨予来到了白虎峰之上。
  
  他扫了一眼,只见白虎峰通体为雪白色,形似一头老虎,上空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以及一些难以察觉的闪光
  
  “果然有阵法守护,看来云霄派早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了,可惜,未馨予在我手上,那九曲河斗就是我的了。”
  
  月生裂了裂嘴,就要准备破开白虎峰的守护阵法。
  
  “嗡!!”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嗡鸣加呼啸声,他眼前一黑,就被什么东西吸了进去。
  
  “金龟,所以说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做好准备,有耐心,不要失去理智,你看,我们埋伏在这白虎峰,这万毒老祖不就中计被我拿下了吗?
  
  要是我们之前动手过早,那元婴魔君的下场就可能是我们的下场。”
  
  驼背李抖了抖自己鼓起的衣袖轻笑道,早在月生收服北方魔道之前,他其实就已经隐藏在暗处观察月生很久了,只不过因为月生杀掉流云道人的传闻太过骇人,他没有匆匆动手。
  
  “哼!谁知道这万毒老祖明明没有天仙之境,但竟然有如此实力呢?不过还算你这死鬼有些本事,现在的问题是拿是拿下了,但要怎么杀死他呢?”
  
  金龟娘娘娇哼了一声,白了驼背李一眼。
  
  “放心,我这袖里乾坤可是修习一位上古大神遗留的神通和法宝修炼而成,一旦被收进去了,每时每刻都会收到虚空侵蚀,就算是天仙也抗不了几人,现在我们只需要等待即可。”驼背李笑容依旧道。
  
  ……
  
  “师父,这里是哪?四周的环境似乎有些不对劲。”未馨予警惕地看着四周的黑暗。
  
  “啧啧,又是虚空,说起来我和虚空还真是有缘呀。”
  
  月生环顾四周这熟悉的环境,咂了咂嘴道。
  
  他当然没有来过这里,但之前他可是肉身穿过虚空的,对虚空的气息那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虚空?师父给我的功法当中似乎并没有这种东西,我们该怎么出去?”未馨予若有所思道
  
  “没有就没有了吧,先看我破掉这虚空再说!”
  
  月生深吸了一口气,鼓胀自己的肌肉,让自己全身肌肉像是吹气球一般吹了起来。
  
  要是换做其他修行者甚至锁天魂之境的主世界强者,想要破开这虚空或许有些麻烦,但换做他,对破开虚空可是很有经验的。
  
  “首先将葬送之力聚集成一团,压缩再压缩。”
  
  月生鼓胀的肌肉开始在手上搓起一个腥红色的葬送之力丸子,越搓越大,越来越暗,甚至和虚空融为了一体。
  
  这是什么东西?虽然未馨予很想问出来,但最终却选择好奇地看着。
  
  “五成葬送之力,够了,去吧,伪·地葬!”
  
  月生狞笑一声,虽然地葬是要葬送者形态才能放出来,但他也发明了一般状态下能够使用的地葬,只需要不断压缩聚集自己的葬送之力即可。
  
  撕啦!
  
  在这极致的恐怖引力之下,完全是黑暗的上空响起一声仿佛布撕开的声音,裂开一道白色的小口子。
  
  而在外界还在向着金龟娘娘炫耀的驼背李也听到这撕啦声,他脸色一变,连忙低头一看自己袖口,“我的袖里乾坤……”
  
  嗖嗖嗖!
  
  像是搅拌机一般,驼背李的天仙之躯就被这股引力给吸引了进去,搅得稀烂。
  
  “你看,出去的方法就是这么简单。”
  
  月生看了一眼一旁的有些微愣的未馨予道,然后一把抓住驼背李想要飞逃的元神。
  
  “死鬼!!”
  
  凄厉的惨叫在一旁响起,震得月生皱了皱眉头,“嚎什么嚎,还给你就是了,可别说本座欺负妇道人家!”
  
  月生瞥了金龟娘娘一眼,将葬送之力混合进法力当中,将驼背李的元神随手一捏,化作粉碎,然后丢给金龟娘娘。
  
  金龟娘娘顿时血红了眼,前有夺子之仇,现有杀夫之恨,瞬间引动她的心魔,让她堕入魔道。
  
  轰隆!
  
  天空一道雷响,突有雷云聚集其顶,雷声滚滚,雷音阵阵。
  
  “哈哈,天仙之劫,天仙之劫!魔头,和我同归于尽吧!”
  
  金龟娘娘大笑这扑向月生。
  
  啪!
  
  月生手臂陡然巨化,随手一巴掌,直接将金龟娘娘排进地里,连带她的法衣地仙之躯在内,一同震得粉碎。
  
  渡劫目标一死,天空雷云还未劈下第一道天劫就直接消散夭折了。
  
  “还搁这同归于尽呢,真当月生大爷是傻子呀!”月生嗤笑了一声道。
  
  面对这些空有实力,却难以在他面前发挥的修行者们,他杀起来不要太快,他们脆弱的肉体仿佛瓷娃娃一般,一碰就碎。
  
  “看见没?修行者无论何时都应当小心行事,一个大意,千年道行就会身死道消。”
  
  月生指了指地面碎成一块一块的尸体教育着未馨予道。
  
  “是,师父。”
  
  未馨予点了点头,对尸体并没有太大感觉,这东西她从小就已经司空见惯了。
  
  她父母的,村民的,山魈的都有。
  
  “很好,你赶紧进白虎峰,这阵法应该不会对你起什么作用的。”
  
  月生指了指面前云雾缭绕的白虎峰笑道。
  
  未馨予刚想问为什么,结果她一偏头,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处于阵法之内了。
  
  “是,师父。”
  
  说完,她就转身进入了白虎峰。
  
  对于月生的话,未馨予从来没有反对过,不敢,也不愿,尊师重道这四个字是她父母生前就教过她的,她永远不会忘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