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

 推荐阅读:
    “土......五姐夫,你快救我啊,我爹他要打洗我,刚才要不是你来,他还要接着抽我呢。呜呜呜,老疼了,你看看我的手,都被我爹给抽成什么样了,连我最爱吃的鸡腿都拿不住了......呜呜呜......”
  
      熊孩子睿哥儿看到朱平安,一张胖脸顿时像发现了救星一样,激动的向朱平安求救,一边求救还一边向朱平安展示他被藤条打红了的小胖手。
  
      嗯,确实,熊孩子小胖手确实被抽的不轻,甚至都有些泛着血痕了。
  
      熊孩子身旁是课业桌,上面放着一套笔墨纸砚、一张墨迹方干的宣纸、三卷书册以及......一个盘子,盘子外面滚落了一个红烧鸡腿。熊孩子方才说他连最爱吃的鸡腿都拿不住了,估计这个鸡腿就是他方才伸手去拿,结果由于手心被抽红了,一疼没拿住,掉在桌子上了......
  
      这熊孩子真是心大啊,关注点也真是奇葩,这个时候,心心念念的竟然是鸡腿......你这不是找抽吗?!朱平安闻言,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果然熊孩子话音才落,朱平安还没来得及开口替他求情,就听到了临淮侯的咆哮。
  
      “鸡腿,鸡腿,一天天不学无术,就知道吃吃吃,你看看你都胖成什么样了?!”
  
      虽然朱平安在场,但临淮侯的情绪还是被熊孩子这一句鸡腿给刺激的控制不住了,忍不住咆哮着,磨刀霍霍,不,提着藤条向熊孩子。
  
      “五姐夫,救命啊......”熊孩子求生欲很强,一边喊着救命一边向朱平安身后躲。
  
      虽然熊孩子睿哥儿有些时候确实让人忍不住想要拿手脚或者戒尺、藤条之类的对他摩擦几下,不过这次临淮侯李庭竹摩擦的有些重了吧。
  
      所以,朱平安一边伸着胳膊护住熊孩子,一边为熊孩子向临淮侯李庭竹求情道,“伯父手下留情,睿哥儿年纪还小,有些时候不懂事,小惩即可。我看他也知道错了,伯父这次就且放过睿哥儿这一回吧。”
  
      估计熊孩子犯的错误不小,虽然朱平安求情了,但是临淮侯李庭竹并没有放下藤条的意思,站在朱平安身前,一手将藤条缠在手掌上,气喘吁吁的说道,“子厚,你不知道这小子成天不学无术,整天就知道吃吃吃、睡睡睡、玩玩玩,重金聘请的西席先生都被气走三个了......你看看他,学问一点都没有见长,这体重蹭蹭蹭往上涨......”
  
      “咳咳,伯父....”朱平安正要再劝临淮侯李庭竹,就听到熊孩子在身后嘟囔开了,“爹,我这才胖到哪儿啊,跟爹你比差远了......”
  
      熊孩子的这一席话,再一次成功的将临淮侯李庭竹给气的失控暴走了,那架势若不是朱平安护住,临淮侯都能将熊孩子吊起来抽打......
  
      “咳咳,伯父,睿哥儿年纪还小,虽然贪玩了些,不过睿哥儿聪慧,慢慢教育,仍是栋梁之才......”朱平安换了一个角度,劝慰临淮侯李庭竹道。
  
      “聪慧?!贤侄......”
  
      临淮侯李庭竹听了朱平安的话,脸色顿时变得一脸便秘的模样,似乎隐情颇深。
  
      朱平安见状怔了一下,虽然自己说熊孩子聪慧有点违心,不过也不至于如此吧?!
  
      “聪慧?!唉,贤侄啊,你有所不知,我今日之所以教训这个孽子......”
  
      临淮侯李庭竹说着情绪就上来了,手指颤抖的指着熊孩子睿哥儿。
  
      啊哈,到重点了,朱平安洗耳恭听。
  
      此刻,当事人熊孩子抬着一张胖脸,一脸的无辜,这模样又将临淮侯给气了一顿。
  
      “正是因为这个孽子他着实朽木不可雕也。”临淮侯兀自气呼呼的说道。
  
      “伯父,不至于吧?!我教过睿哥儿,他不像伯父说的这般不堪啊。”
  
      朱平安轻声说道。
  
      “就是,五姐夫说的对,我才不是朽木。”熊孩子睿哥儿梗着脖子道。
  
      “你闭嘴!说你胖你就喘上了!”临淮侯气道。
  
      熊孩子虽然听话的闭嘴了,不过那小肥脸不羁不服的四十五度仰着......
  
      “贤侄,你还道他聪慧?!西席旬日前便已经开始给他讲解《陈情表》,今日我考较他的功课,便是开头几句,便将我气的几欲吐血......”
  
      临淮侯李庭竹一提到考较熊孩子的功课,便忍不住对朱平安大吐苦水。
  
      作为古汉语文学研究生,朱平安对《陈情表》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三国两晋时期文学家李密写给晋武帝的奏章,言辞恳恳,一片真情,字字可见孝心,此文被认定为中国文学史上抒情文的代表作之一。正如《鹿鼎记》有“平生不见陈近南,便称英雄也枉然”这样的赞誉,《陈情表》也有“读诸葛亮《出师表》不流泪不忠,读李密《陈情表》不流泪者不孝”的赞誉。以教学《陈情表》来培养孩子的孝心,实乃不二之选。
  
      估计临淮侯考较熊孩子的功课,一方面是看他对课业的掌握程度,另一方面就是想看看熊孩子学了《陈情表》后,孝道这方面是否有所精进。
  
      看样子,临淮侯不止是失望那么简单,朱平安见状心中有所了然。
  
      “我考较他‘生孩六月,慈父见背’和解?贤侄,你知道他怎么回的?!”
  
      临淮侯李庭竹情绪有些激动的对朱平安说道,估计当时熊孩子解释的实在是太离谱了,以至于他现在提到这一句,情绪依旧难以控制。
  
      朱平安抬头看向熊孩子。
  
      “这句话是说‘我生下来六个月,我慈祥的爹就去世了’,我还写出来了呢。”
  
      熊孩子抬起一张肥脸回道,脸上的自信溢于言表。
  
      这一句话没什么难度,熊孩子翻译的没毛病啊,还算蛮到位的啊。
  
      朱平安闻言不解的看向临淮侯。
  
      “你还有脸说!子厚,你看看他写的......”
  
      临淮侯李庭竹激动的将桌上的宣纸拿起来,指着上面的字对朱平安说道。
  
      这么生气,熊孩子写的什么?!
  
      朱平安好奇的将目光看向宣纸,只一眼,差点没被一口口水给呛死在当场。
  
      只见宣纸上,白纸黑字的写着:“我生下来六个月,我慈祥的父亲就去势了......”
  
      去“势”?!
  
      你特娘的还真是个人才啊,直接将你爹给安排到宫里当太监去了.......
  
      朱平安这才明白,怪不得临淮侯如此激动,如此生气,如此失控。
  
      原本是想看你功课如何,孝心如何,结果你不仅笔误,还将亲爹将你爹的安排的明明白白——去势进宫了。
  
      临淮侯如何能不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