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止此一次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止此一次

 推荐阅读:
    夜幕入眸,月牙悬在树梢,一个醉人的夜晚正在缓缓弥漫。夜色中出现了三个人影,脚步蹒跚的向着朱平安分配的独立楼厅而来,夜风吹来,酒味弥漫。
  
      “快来人啊,你们老爷喝高了。朱小兄弟,醒醒,已经到家了......”
  
      楚雄和卓彦两人架着醉醺醺的朱平安进了庭院,一边喊人,一边轻轻拍了拍朱平安的脸颊唤道。
  
      朱平安醉醺醺的努力睁了下眼睛,然后又合上了眼皮子,嘴里发出鼾声。
  
      “姑爷,姑爷.......”
  
      包子小丫鬟画儿听说朱平安喝高了,着急的从屋子里一路小跑过来。
  
      “酒量不高,平时都不喝,今天瞎逞什么能啊......”
  
      妖女若男也紧跟着出来,小声的腹诽着,不过脸上也是担心的模样。
  
      “咳咳,我们也不知道朱小兄弟酒量这么浅,几杯米酒下肚就醉倒了,怪我们,怪我们......”
  
      看到画儿她们担心的模样,听了妖女若男的腹诽,楚雄不好意思的说道。
  
      画儿担心朱平安,一颗心全在朱平安身上,压根没有心思理会楚雄,至于妖女若男,她惯是嫌恶这些当官的,更是看也没看楚雄他们一眼。
  
      接风宴将主宾给喝倒了,确实有些不像样,楚雄他们一时间有些尴尬,“咳咳,你们两个弱女子,怕是架不动子厚,我们帮你们将子厚扶到屋里吧。”
  
      画儿力摇了摇头,姑爷醉了,怎么可以让你们进屋呢。
  
      “不劳大驾,画儿扶一下。”妖女若男冷冷的说了一声,然后一手将朱平安的胳膊环在她脖颈上,稍一用力就将朱平安给背了起来,突出一个轻松随意。
  
      妖女若男将朱平安背起来后,在画儿的帮扶下,妖女若男一手将朱平安的双手压在胸前,另一手勾着朱平安的大腿,背着朱平安往屋内走去。
  
      楚雄两人不由瞪大了眼睛,这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朱平安的这个侍妾看样子是个练家子啊......
  
      “卓老弟,朱小兄弟虽然醉倒了,但是细腰楼咱们都定好了,人也约好了,总不能退了吧,走,咱们几个去细腰楼,改日再请朱小兄弟。”楚雄目视妖女若男和画儿将朱平安背进屋内后,扭头对卓彦说道。
  
      “反正最大的金主是你,我自没意见。”卓彦点了点头,面瘫的脸上露出笑容。
  
      于是,两人向细腰楼而去。
  
      在楚雄、卓彦去往细腰楼的时候,朱平安由妖女若男背着已经进了屋。
  
      “慢点,别晃到了姑爷......”
  
      “小心门槛......”
  
      “小心门框,别碰到姑爷的脑袋......”
  
      一路上画儿的小嘴就没停过,不时的提醒要不若男小心、轻点、慢点......
  
      妖女若男一开始背着朱平安还挺正常,可是走进屋里没几步,妖女若男的脸色就变了,稍有些红,继而又由红变黑,像是累坏了一样......
  
      等走到卧室后,画儿还在提醒妖女若男轻点的时候,妖女若男直接唰一下子将朱平安丢到了床上,在画儿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妖女若男黑着一张脸对床上的朱平安冷声道,“起来吧,别装了,我知道你没醉!”
  
      “你干嘛!”画儿看到妖女若男将朱平安粗鲁的丢到床上,顿时生气了。
  
      再听到妖女若男对朱平安说起来别装了的时候,画儿一张小脸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更生气了,“哈?若男你胡说什么,姑爷都醉成这样了......”
  
      “我背他的时候,他动了!”
  
      妖女若男黑着一张脸用力的挖了床上的朱平安一眼,扭头对画儿说道。
  
      “哪里动了?!我怎么没看到。姑爷都醉成这样了,怎么可能会动。你不要再为自己找借口了,平时姑爷待你不薄,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
  
      画儿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说道。
  
      “他动的地方,你看不到!”妖女若男一双杏眼圆瞪,再次狠狠的挖了床上的朱平安一眼,咬牙切齿的说道,言语里充满了火药味。
  
      “什么叫姑爷动的地方我看不到?!哪里动了?!”包子小丫鬟画儿生气的质问道。
  
      “总之他动了!”妖女若男咬牙道。
  
      画儿还想再说什么,却见妖女若男唰一下子摸出了鱼匕,咬着牙走向朱平安,“朱平安!我知道你没醉,起来吧,别装了,不然我让你一辈子睡下去!”
  
      “你要干什么?!”画儿伸开双手拦在床前,跟一只护崽的小母鸡一样。
  
      “我数三个数,1,2......”妖女若男目光越过画儿,看向床上的朱平安。
  
      当妖女若男嘴巴张开,3字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床上的朱平安咳嗽了一声睁开了眼睛,“咳咳,你们不用担心,我没有喝醉,我是是装的。”
  
      “姑爷,你真的没醉啊。”画儿闻言,惊喜的转身。
  
      “谁担心你?!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妖女若男一脸不善的看着朱平安,匕首在她指尖飞旋。
  
      “姑爷你怎么装醉啊?”画儿不解的问道。
  
      “呵,装醉了才方便某些人作坏事啊,事后还可以把责任推到‘酒’上。”妖女若男冷冷的看着朱平安,愤愤的讥讽道,手指尖上的鱼匕飞舞的更快了,似乎随时都会飞出去,一下子就戳到某个人的心窝上。
  
      “姑爷做什么坏事了?姑爷一直在装睡啊。”画儿一脸不解的说道。
  
      “我装醉是因为楚雄他们要在细腰楼再给我接风,我不想去,又不好拒绝,只好装醉。”朱平安解释道。
  
      “细腰楼?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妖女若男讥讽。
  
      “对啊,所以我才装醉不去。”朱平安点了点头。
  
      “那种不干不净的地方不能去,如果姑爷需要,我......我可以......”
  
      画儿小脸通红,小手揪着衣角,脑袋都快埋到领口里去了。
  
      “不要岔开话题!方才的事情怎么办?!”妖女若男一脸不善的看着朱平安。
  
      “咳咳,画儿我有些口渴,你去帮我倒碗水吧,哦,最好是蜂蜜水,虽然我没有喝醉,但是也喝了不少酒,头有些昏沉,听说蜂蜜水可以醒酒。”
  
      朱平安用口渴的借口,成功的支开了画儿,然后一脸坦诚歉意的对妖女若男说道,“方才的事情,是我不对。喝了些酒,又被你一背,都是身体本能反应......我并无任何对姑娘不敬的想法,我可以对天发誓。”
  
      “你是说,你这样是尊敬我了?!”
  
      妖女若男脸色更是不善,匕首停止了转动,匕尖对准了朱平安的心窝,跃跃欲飞。
  
      “咳咳,不是,不是,绝无此意......”朱平安慌忙解释。
  
      “哼!”
  
      妖女若男看到朱平安的糗样,冷冷的哼了一声。
  
      “止此一次,下不为例!”
  
      “再有下次!”
  
      妖女若男冷冷的对住平安说着,然后玉手一挥,嗖一道白光闪过,对面窗前桌上放置的笔架上悬挂的一根毛笔,被一匕首分为两段......
  
      朱平安顿觉一阵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