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配 > 第二章 对错 三

第二章 对错 三

 推荐阅读:
火车站永远是一座城市最喧嚣的所在,形形色色的人脚步匆匆的走进、出来,奔向各自的目的地,童鹭不喜欢这样的地方,总觉得人在这里会很容易被带入这种环境中,从而不自觉的变得焦躁而且迷茫。
  “二姐?”很清脆的呼唤,带着淡淡的乡音,将童鹭唤回到现实,当一趟火车的人流基本散尽、举着童颖名牌的手微微发抖的时候,出站口终于走出了一个高挑的女孩子,整齐的刘海随着女孩的步子微微起伏,记忆中圆圆的苹果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瘦出了尖尖的弧度,童鹭有些恍惚的看着她由远而近,那五官却与记忆中童鸥的脸渐渐重合,除了气质完全不像,十八岁的童颖,居然和那时候的童鸥像足了八成,看到这里,她到底忍不住苦笑出声。
  ……
  “二姐,你就住在这里?”云悦然的风波自然不会马上平息,童鹭早晨出门前才发现手机整夜安静是因为耗光电自动关机了,好在一整夜网上翻来覆去重复的还是昨天的话题,她刚刚觉得松了口气,结果早晨八点一过,就忽然又爆出了新料,有人言之凿凿的在网上发帖子,讲述Y姓女星成名前后的种种,夸大的地方不是没有,可是却明显比昨天那些帖子的内容更具体详实。等在火车站的时候,童鹭接到公司同事的电话,又上网大概瞄了一眼,就觉得太阳穴那里,血管突突的用力向外鼓着,疼得人有些头晕眼花。报社、电台,网络,各路记者联系不上关了机的云悦然,自然就将矛头对准她,得感谢来电拦截功能,让她能顺利的开车把童颖载回家。
  其实她对童颖的了解很少,年龄差摆在这里,从小就没怎么一起玩过,当然,她对童颖这次的第一印象也很糟糕,因为回来的路上,童颖问了很多问题,虽然感觉得出小姑娘在极力掩饰,可是这些年她阅人无数,一个人骨子里对金钱、对奢华生活的那种可怕的欲望,在她眼中简直无所遁形。当然,一个人有这样的欲望也还没到让人讨厌的程度,关键看你怎么驾驭,只是童颖显然被宠坏了,不仅不能很好的掩饰自己的欲望,甚至连基本的礼貌都维持不住,所以进屋之后就直扑她的卧室,速度之快让她连拦一下都来不及,只能换了拖鞋匆匆跟过来。
  “这么多衣服!”这瞬间,童颖已经一把拉开了她的衣柜,对着里面的衣服感叹起来,“怎么颜色都这么深,”伸手扒拉了一下,有些不太满意的说,“我妈还说我不用带什么换洗的衣服,到这儿来穿你的就行,可你这都是什么颜色呀,不是黑的就是灰的,我穿也太老气了吧。”
  童鹭只觉得头更痛了,心里的不耐突然爆发,抢上一步“砰”的关上了柜门,微蹙着眉说,“你今天先住下,这边是客房,然后等我忙完再和二叔二婶说,你小小年纪不上学不行,最多在这儿玩几天,然后回去该做什么做什么。”一边说,一边把童颖拖出来,客房是她刚刚整理好的,原来也偶尔收留云悦然或是其他艺人,因而住人倒是不成问题。
  “我今天很忙,你就暂时呆在这儿吧,我回头会给你买车票。”交代了一句,童鹭转身回房间换了件衣服,想来公司门口也少不了等候的记者,她对着镜子看看自己这两天因为总睡不好而有些憔悴的脸庞,到底淡淡的涂了层粉底,继而刷了点唇彩,才从梳妆台里找到一串钥匙准备出门。
  结果才一开卧房的门,就看到童颖正在门口探头探脑,她更加不耐,重重的锁上卧室门就往外走。
  “你什么时候回来?”换鞋的时候,童颖在背后小声嘀咕了句“稀罕!”然后提高嗓门问。
  “说不准。”童鹭回了一句,提包就走。
  “那你不给我留点钱,中午我吃什么呀?”童颖越发不乐意了,她想到大城市来生活的想法早就有了,这次来之前,还特别查了吃喝玩乐外加购物的攻略,何况她妈早就说,这个二姐现在发达了,有很多钱,又欠着他们家天大的人情,让她有需要不用客气的,所以对于童鹭没有热情的接待她,甚至没有带她先去吃顿大餐,现在又准备丢下她就走的行为,她非常不满意。
  “冰箱里什么都有,你自己看着热吧。”本想让童颖叫外卖或出去吃,但想到这个非常时期,她实在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操心放她出去可能发生的状况,童鹭临时还是改了主意,反正她的冰箱里各种速冻成品储备齐全,微波加热一下就能吃,想来童颖应付得来。
  ……
  一路赶到公司,前台小姐说有记者在会议室等她,尽管早有准备,但童鹭不得不说,眼前这阵仗还是挺吓人的,将近百坪的屋子里,电台、电视台、报社的记者足有三五十人,长长的桌上话筒、录音笔什么的一字排开,在阳光下,那些器材金属的部分都在闪闪发亮。
  “这是要干什么?发布会?怎么没人通知我?”童鹭很庆幸自己留了一手,没有贸贸然的直接走过去,而是隔着百叶窗悄悄看了看会议室的情形就赶紧退回去,绕路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些记者都是刚刚陆续到的,原本堵在公司门口,是宋小姐说,这样让人看到更不好,才请他们进来等您的。”组里负责宣传的豆豆看童鹭脸色不好,赶紧解释了一句。
  宋小姐是公司的公关部长,艺人的危机公关本来也是她的工作之一,童鹭不好当着手下人的面说什么,心里却非常不满。在这偌大公司里,她有朋友自然也有对手,她只能说,与宋艾米相比,苏雨民至少目前看起来更光明磊落一点点。
  这么多记者已经请进门,这么晾着或是保持沉默肯定已经不能解决问题,童鹭揉了揉眉心,让豆豆带着几个人准备热茶、咖啡和小点心先去招呼,自己拨了云悦然的私人号码,关机,小米的手机,也关机。感觉有点奇怪,但还是按部就班的去法务部,把昨天拟了在微博里发出的声明重新和律师推敲了一遍,才在宋艾米的催促下,和公司相关负责人等,一并来到会议室。
  把打印好的声明逐一发到记者手中,公关部的发言人才照读了两句,不想就被打断。
  “昨天在微博里,童小姐已经言之凿凿的说关于云悦然小姐的这些都是不实的报道,但今天爆料人提供的证据明显更为确凿和有力,我们想请问童小姐,爆料人和你之间,到底谁在说谎?”
  公关部的发言人表情有些尴尬,不知道该继续还是就此闭嘴,而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已经都汇集到童鹭的脸上,仿佛能从她的表情中,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可是童鹭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很缓慢的打开了自己座位前的话筒,调试了一下才说,“每个人对一件事情都会有先入为主的习惯,所以,想来我说爆料人在说谎,在座各位信的也不会太多,那我只能说,时间会告诉我们,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童小姐一定是太极拳高手,但很凑巧,昨天我的同事拍到了一组画面,时间是深夜,您带着几个年轻女艺人和人饭局,如果我们没有认错,对方应该是最近一部即将开机的电视剧《宫倾》的投资方代表,”另一个记者又抛出了问题,“坊间一贯有传闻,童小姐深谙潜规则之道,不知道对此,您有什么说法呢?”
  童鹭的手指在桌下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用力攥紧又放开,昨晚的饭局,去的都是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凭她们平时是引不起狗仔队的过分关注的,加上吃饭地点也不是特别公共的大饭店、酒店,而是一家私房菜馆,这样都能被拍到?
  “我不知道你怎么理解潜规则,如果我没记错,您说的这部戏,我们公司也有投资,也算是投资方,电视剧开机在即,大家碰个面,聊聊剧本,赶上饭点吃口饭,这也没什么见不得人吧?何况现场也不止我一个经纪人,怎么会是我带着女艺人与人饭局呢?要我说,不如您把拍到的照片还是画面现在就给大家都看看,看除了吃饭,我们还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