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钢铁战衣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疾速下降!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疾速下降!

 推荐阅读:

  驾驶舱门外部防护装甲已降下!
  机甲主体连接准备就绪!
  减速装置确认完毕!
  缓冲装置确认完毕!
  驾驶舱连接通道隔离闸门开启!
  ……
  杰克看着一条条就绪提示,发现陈默的操作速度比他们两个驾驶时还要快得多,连忙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不过杰克稍微一想也并不感到惊讶,陈默的微型机甲虽然体型很小,但显然技术非常先进,陈默能够自如的操纵那台机甲,想来驾驶复仇流浪者对他来说也没什么难度。
  杰克却并不知道,钢铁战衣的操作跟猎人机甲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不过陈默虽然不会这些复杂的操作,但是贾维斯会啊!
  当今人类的主要甚至可以说唯一的敌人就是怪兽,各方面的科技也全都是以对抗怪兽为主导,在人工智能方面几乎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成果,贾维斯很容易便侵入了莫玉兰基地的主控系统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获得了基地的最高权限,基地服务器内的资料自然也全部被贾维斯获得。
  刚才的一系列操作,便是陈默在贾维斯的辅助下完成的。
  指挥中心内的其他人也都发现了全息屏幕上不断亮起的绿色选项,不等他们惊讶,便听陈默的声音在通讯器中响起。
  “复仇流浪者准备完毕,开始下降!”
  复仇流浪者驾驶舱内,陈默说完,直接按下了锁定释放按钮。
  随即,外部将驾驶舱固定在半空的巨大锁定装置开始解除。
  卡入驾驶舱卡槽内的锁定栓迅速收回,抬起,驾驶舱两侧固定架的刹车随即松开,在重力的作用下,驾驶舱沿着两侧的四条垂直轨道向下迅速坠落!
  驾驶舱中的陈默在按下释放按钮之后,便做好了迎接坠落的准备,一阵重型机械运行的铿锵声中,陈默只觉驾驶舱一震,随即一阵失重感瞬间袭来,眼前驾驶舱外的画面也开始迅速向上飞掠。
  复仇流浪者的头部驾驶舱以近乎自由落体的速度,沿着连接通道内笔直的轨道迅速下降,固定支架两侧耀眼的黄色警示灯在幽深昏暗的通道内旋转闪烁着,与通道墙壁上的安全灯发出的红色光芒交相辉映,映照在复仇流浪者棱角分明而又冰冷厚重的头部装甲上,充满了重型战争机械的别样美感!
  失重的感觉对陈默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他清晰的感受着外界的每一丝信息。
  眼前飞速略过的通道和灯光,脚下传来的阵阵震动,还有耳边轨道的轰鸣,这些感觉看似普通,但是在此时结合到一起,却让陈默体验到一众别样的感觉。
  陈默也曾从飞机中直接跳下,但是那种单纯失重的感觉和此时身处庞大沉重的机甲驾驶舱中完全不同。
  特别是下方不仅仅是地面,而是一架等待连接的巨型机甲!
  转眼间,驾驶舱便向下坠落了数十米的距离,穿过了隐藏在圆顶中的连接通道,从复仇流浪者机甲上方开启的洞口中轰然落了下来。
  不过就在驾驶舱从通道中出来的同时,减速装置开始运行,驾驶舱下落的速度迅速减慢,陈默则从失重状态迅速变成了超重状态,原本在失重状态下涌向头部的血液再次在加速度和重力的作用下朝着双腿涌去。
  这种失重和超重的感觉陈默其实很熟悉,事实上穿着钢铁战衣飞行的时候,各种失重,加速俯冲,快速机动,所带来的加速度负荷与变化都远比此时要强烈的多。
  以陈默强悍的身体素质,这种能够让普通人感到头晕恶心,甚至直接昏迷过去的强烈加速度变化,并不能让他感到任何不适。
  不过陈默却很清楚,这种强烈的加速度,在普通人中,也只有身体素质超强的顶级战士才能够承受得住,并且迅速恢复过来。
  也无怪乎杰克和奈特现在很少使用这种驾驶舱分离连接的方式。
  哪怕是对久经训练,身体素质极强的他们来说,这种从失重到超重的疾速变化也并不好受。
  能够承受不代表完全没有影响,就算是他们这样的王牌驾驶员,在强烈的加速度作用下,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从头晕眼花中恢复过来。
  之前在悉尼,他们之所以被狂怒黑曜石压着打,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每次被击中后,他们都需要短暂的时间从机甲剧烈晃动所造成的眩晕中恢复过来,而狂怒黑曜石却并不需要。
  在超重感达到巅峰的时候,一阵机械撞击的轰然声响伴随着强烈的震动从陈默脚下传来。
  驾驶舱下方的连接机构与复仇流浪者机甲双肩中央复杂的机械连接机构轰然撞到了一起!
  不过伴随着这声巨响,超重的感觉迅速消失,驾驶舱以平缓的速度继续下降,头部驾驶舱与机甲身体的连接机构逐渐结合。
  底部主连接杆插入,卡槽对接,固定栓锁定,缓冲装置复位。
  伴随着机械连接传动的锵然声响,头部驾驶舱与复仇流浪者完成连接!
  驾驶舱两旁的固定装置向后收回,颈部挡板和装甲缓缓闭合复位,头部驾驶舱自动向着两侧缓缓转头,检测连接情况,完整的复仇流浪者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悬挂在圆顶中间的作战指挥中心内,透过前方宽大的玻璃窗,森麻子等人能够清楚的看到泊位上完成连接的复仇流浪者。
  “连接成功,将军!”
  女军官看着面前全息投影上显示的各项数据,抬头对权将军说道。
  森麻子看着前方正缓缓的转动着头部的复仇流浪者,不由得想到了十年前自己驾驶危险流浪者的时候。
  那时候,她也是这样和驾驶舱一起轰然落下,和机甲完成连接,每当这时,她的心脏都会加速跳动,不仅仅是因为加速度的刺激,更是因为这个过程本身!
  仿佛在这个过程中,她自己也和驾驶舱一样,和机甲真正的结合到了一起,成为了一个整体!
  她不仅仅只是一名驾驶员,而是变成了这台机甲的大脑和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