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劈天斩神 > 第二千七百九十九章 大嘴驴我跟你没完

第二千七百九十九章 大嘴驴我跟你没完

 推荐阅读:

      苍狼和胡狼好不容易达成一致意见,等到了秃鹫领地和角牛汇合以后,再确定具体方案。
  
  
  
      却见一群豪猪强行冲了过来,一言不合便要动手抓人,不由得怒气大盛。
  
  
  
      “你们凭什么抓人?”胡狼用眼神制止了准备出手的苍狼,不软不硬的问道。
  
  
  
      即便是犼皇的嫡系,在牧羊亭特别理由的情况下,也是不能随便对同伴动手的。
  
  
  
      明面上说,大家都是犼皇属下,彼此之间并无高低之分,豪猪大哥根本就不具备抓人的资格,除非掌握了胡狼和苍狼不轨的证据。
  
  
  
      但是,豪猪大哥敢于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高人一等的态势,极有可能另有原因。
  
  
  
      胡狼怀疑自己的意图被对方察觉,不想把苍狼搅和进来,便主动质问对方。
  
  
  
      “就凭你是奸细,苍狼有反叛之心,就足以宰了你们俩。”一只豪猪抢在豪猪大哥之前,凶神恶煞的吼道。
  
  
  
      浑身的尖刺根根竖起,如同一支支将要射出去的箭矢,散发出森森寒光。
  
  
  
      “话不能乱说,谁是奸细,你这是血口喷人!”胡狼说话的声音不响,也不曾恼羞成怒,即使是质问对方,听起来也像是拉家常一般。
  
  
  
      本来就是奸细,胡狼当然明白对方的意图,只不过,豪猪们应该拿不出实质性的证据,就不能将自己怎么样。
  
  
  
      “我们按照犼皇大人的指令,追杀反叛者锦毛虎,难道不对么?”苍狼虽然强忍着出手的冲动,却忍不住出言指责。
  
  
  
      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豪猪也曾说过其他兽族首领是奸细的话,只是最后不了了之。
  
  
  
      苍狼不相信豪猪真的要对自己动手,或许也就是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罢了,未必有什么后续动作。
  
  
  
      “对不对的你说了不算,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怎么着了?”豪猪大哥趾高气昂,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
  
  
  
      一帮子豪猪们,在大哥的示意下,迅速往胡狼和苍狼身边靠去。
  
  
  
      本身就有的包围圈,逐渐缩小并扩散出一阵阵能量涟漪,从气势上压迫对方。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苍狼怒吼一声,就要将自身能量宣泄出来,与豪猪们一战。
  
  
  
      “不许抓苍狼大人……”呼啦啦的声音从旁边响起,一群苍狼属下叫喊着朝这边涌来。
  
  
  
      其余的兽族首领,也把目光转向胡狼和苍狼所在的方向,各自在盘算着如何处理。
  
  
  
      谁都知道豪猪属于犼皇嫡系,就算实力弱于自己,大家也不敢轻易招惹。
  
  
  
      要是重创或者斩杀了豪猪,迟早会传到犼皇耳中,到了那个时候,在场的所有兽族成员,都会惨遭杀灭。
  
  
  
      倒不是说豪猪的身份有多高贵,主要是犼皇决不允许有人藐视自己的权威。
  
  
  
      正所谓打狗要看主人面,兽族首领若是对豪猪动手,就等于是在挑衅犼皇。
  
  
  
      “你们想造反?”豪猪大哥目光凌厉,气势逼人。
  
  
  
      “你……”胡狼和苍狼对视一眼,暗中在交流着什么。
  
  
  
      以己方的实力,哪怕豪猪的数量增加十倍,也不能构成威胁。
  
  
  
      问题是大家都不肯因为和豪猪的交锋,而给自己族人带来灭顶之灾。
  
  
  
      “拿大嘴驴压他。”胡狼耳边响起一个极为微弱的声音,像是有人附耳窃语。
  
  
  
      “谁?”胡狼的两只耳朵都竖起来了,睁大眼睛四下张望,除了越来越近的豪猪之外,并无问题人影。
  
  
  
      苍狼已经将目光转向那些准备冲上来的属下,没有发现胡狼的反常。
  
  
  
      “老甲牛的朋友,逸尘。”
  
  
  
      “我怎么看不见你?”
  
  
  
      “看不见没事,你只要知道我是来帮你的就行。”
  
  
  
      “怎么帮?”
  
  
  
      “豪猪跟大嘴驴不和……”
  
  
  
      焰赤现出本体掠过胡狼他们上空的时候,逸尘就悄然从焰赤背上落到地面。
  
  
  
      没人能看得见,是因为逸尘刻意的隐了形,并收敛气息尽可能的保持安静。
  
  
  
      偷偷的跟在豪猪大哥身边,逸尘得知了他们和大嘴驴不和的事实。
  
  
  
      本来还想着什么时候提醒胡狼,却被豪猪一帮子冲过来抓人,以致于打乱了节奏。
  
  
  
      逸尘知道,胡狼并不希望和豪猪动手,免得因小失大耽误了自己的策反大事。
  
  
  
      而且,目前情况下,重创或者斩杀豪猪都不是最好的应对方式,特别是不能以胡狼和苍狼等兽族首领的名义,和豪猪们发生冲突。
  
  
  
      于是,在胡狼两难之际,趁机出言提醒,防止苍狼以及属下愤怒出手,给大嘴驴留下把柄。
  
  
  
      即使大嘴驴不待见豪猪,也不能让豪猪受到兽族首领的斩杀,若是苍狼一时气急出手,大嘴驴心里一定很高兴看见豪猪倒楣,却仍然会对苍狼等兽族首领采取措施。
  
  
  
      这一点胡狼也很清楚,虽然他没见到逸尘的面容,但觉得逸尘说的没错。
  
  
  
      “苍狼兄弟,我们是给犼皇大人办事的,这里归大嘴驴管,没必要跟这些家伙计较。”
  
  
  
      胡狼把苍狼拉开,并让苍狼阻止属下们,别跟豪猪动手。
  
  
  
      “可他们……”苍狼不解,还在犹豫。
  
  
  
      “他们要是胡搅蛮缠,相信大嘴驴不会坐视不管,放心吧,没事儿的。”胡狼的声音越来越大,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见。
  
  
  
      包括苍狼在内的兽族首领们,一个个的都向胡狼投来疑问的眼神。
  
  
  
      似乎在琢磨,胡狼这样说到底有何用意,莫非就这样忍受豪猪的欺负。
  
  
  
      “大嘴驴怎么了,都是为犼皇大人效力,我就抓人了,咋滴?!”豪猪大哥一听不乐意了,当即就要发作。
  
  
  
      啪啪~~
  
  
  
      两声脆响,在豪猪大哥的脸上响起。
  
  
  
      浑身长着尖刺的豪猪大哥,也就鼻子脸附近算是比较光滑平整的。
  
  
  
      两声脆响过后,豪猪大哥的脸上,赫然出现了两块红印,转眼就肿了起来。
  
  
  
      “谁打我?”吃痛的豪猪大哥,条件反射般的身体一颤,失声吼道。
  
  
  
      “大哥,没人呀。”旁边的一只豪猪,很肯定的说道。
  
  
  
      作为豪猪中的老大,一般的豪猪自然不敢出手,而胡狼苍狼等兽族首领,距离豪猪大哥还有一丈多远,也没见人家施展什么手段。
  
  
  
      周边并无其他人出现,要不是脆响比较刺耳,谁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混账,有种给我出来……”豪猪大哥捂着脸,东张西望。
  
  
  
      火辣辣的感觉,不仅是被赏了两个耳光,更重要的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豪猪大哥的脸面有失。
  
  
  
      别人或许不能感受,但豪猪大哥很清晰的意识到,这是有人故意和自己过不去。
  
  
  
      只不过,周围这些兽族首领都没动手,这凭空而来的耳光到底是谁干的,让豪猪大哥颇为郁闷。
  
  
  
      “我就说吧,大嘴驴决不允许自己的权威受到藐视。”胡狼似乎很有先见之明,一脸了然之色。
  
  
  
      “放屁!大嘴驴凭什么打我?”豪猪大哥顺着胡狼的话就往下说,可给他回应的却是更为响亮的大耳刮子。
  
  
  
      啪啪啪~~~
  
  
  
      这次不只是两响,而是一连串的脆响声。
  
  
  
      “呜嗷……”猝不及防之下,豪猪的脸上变得精彩起来。
  
  
  
      红中发紫,紫中带红,肿胀之后渗出殷红的血迹,豪猪大哥的嘴角留下了一条红线。
  
  
  
      浑身是刺的豪猪,就属脑袋那儿正常一点,被一顿耳刮子打得面目皆非,实打实的猪头一个。
  
  
  
      “真是大嘴驴干的?”苍狼有点怀疑,看着豪猪的脸上,轻轻的问道。
  
  
  
      “除了大嘴驴,咱们有这样的实力么?”胡狼反问的同时,做出各种手势,让大家都能看得清楚。
  
  
  
      那意思明显是告诉众位兽族首领,豪猪大哥想挑战大嘴驴的权威,受到了对方的惩治。
  
  
  
      “既然是大嘴驴,干嘛还要偷偷摸摸的……”有位兽族首领一时反应不过来,怯怯的问道。
  
  
  
      以大嘴驴的修为实力,别说扇几个耳刮子,就是宰了豪猪大哥也是绰绰有余。
  
  
  
      当着大家的面,教训一顿豪猪大哥,岂不是更有威风,也更能挫伤豪猪大哥的锐气。
  
  
  
      “这你就错了,大嘴驴怎么说也是犼皇的属下,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要是公然出手,这帮豪猪崽子必然要去犼皇那儿告状。”
  
  
  
      “你是说大嘴驴没来,故意用意念催动能量……”
  
  
  
      “大嘴驴果然厉害,打了豪猪也不留下把柄,嘿嘿,佩服呀!”
  
  
  
      胡狼配合着逸尘,一边把责任推到大嘴驴身上,一边连续不断的干扰豪猪大哥的心绪。
  
  
  
      在场的所有人中,除了逸尘本人之外,就只有胡狼才知道真相。
  
  
  
      尽管才四级战皇境界,但逸尘隐身打人的手段,恐怕连六级战皇都比不了。
  
  
  
      瞅准了豪猪大哥红肿的鼻子,逸尘又是一顿抽打,几乎用出了自己的全部力气。
  
  
  
      在豪猪大哥的哀嚎声中,一干兽族首领却大声的喝彩着,并极力为大嘴驴叫好助威。
  
  
  
      而那些处于慌张中的豪猪们,则各尽所能想为自己的大哥做点什么,偏偏啥也做不了。
  
  
  
      啪啪啪……
  
  
  
      脆响声越来越小,逸尘手酸的都抬不起来了。
  
  
  
      这一阵子发力,目的就是要让大家明白,豪猪并不能为所欲为,不管是不是大嘴驴动手,结果差别不大。
  
  
  
      “呜呜……大嘴驴,我跟你没完!”
  
  
  
      豪猪大哥的哀嚎声,慢慢变成了呜咽,嘴里却在咒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