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干嘛求情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干嘛求情

 推荐阅读:
    心有旁骛,是交战时的大忌,豚哥尖嘴以二敌一,依然处于下风。
  
      相反,将军毫无顾忌,并设法将冲突上升到战斗状态,从而宣判在场的水族成员死刑。
  
      一招接着一招,凌厉的攻势把豚哥尖嘴逼得不断的后退,形势岌岌可危。
  
      “住手!”
  
      就在豚哥尖嘴纠结万分之际,一声大吼从虚空中传来。
  
      一道人影从天而降,一脸冷峻的逸尘,出现在交战双方的面前。
  
      在山坡上见证了玄冰王国将军的恶行,逸尘如果再不出手,一场冤案就要发生。
  
      心念电动之下,逸尘只身投入战局。
  
      轰——
  
      五行能量团在空中炸开,剧烈的能量涟漪纵横肆虐。
  
      “啊……谁?”
  
      正在高兴的玄冰王国将军,猛然感觉到全身的能量无从释放。
  
      而五行能量团的能量,还在不断地向他涌来,只压迫得将军喘不过气来。
  
      大惊之下,将军身形暴退,身后的一干官兵,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一场即将爆发的惨烈战斗,就这样暂时中断,除了之前被杀的几位水族成员之外,双方没有更多的伤亡。
  
      玄冰王国将军,尖嘴,豚哥,以及所有在场的人,都瞪大着眼睛,一头雾水的看着逸尘。
  
      从气息上,将军无法确定逸尘的具体修为实力,却没有查探到逸尘异类的身份。
  
      尖嘴和豚哥所见过的,是蒙着面改变了声音的逸尘,跟眼前这个英气逼人的年轻人,似乎没有任何关联。
  
      谁也弄不清逸尘的来路,更不知道逸尘为什么要横插一竿子。
  
      但是,交战双方的心情,却是完全相反。
  
      将军不明所以,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而豚哥则暗自窃喜,总算有人帮自己解围了。
  
      “你凭什么说他们是冥河水族的奸细?”
  
      不等将军回答,逸尘继续说道:“身为玄冰王国的将军,把国王陛下的旨意当成儿戏,简直是丢脸至极!”
  
      尽管不是玄冰王国的人,可逸尘毕竟跟宫一波是朋友,不希望玄冰王国出现这样的将军。
  
      仗着自己手握兵权,擅自对无辜的水族成员动手,并诬陷对方是奸细,若是传到宫一波或者是老国王的耳里,这位将军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问题。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莫非,你也是冥河水族派来的奸细?”
  
      将军的脑子转了好几圈,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答案。
  
      从来没有见过逸尘,说明逸尘并非玄冰王国的大人物,既然如此,将军就胆子大了不少,刚才的失态很快就调整过来了。
  
      挺了挺胸膛,目光中透露出森森杀气,将军的嘴角闪过一丝笑容。
  
      唰~~
  
      逸尘没有说话,只是将自己的身形瞬间隐去。
  
      这位将军尚在疑惑之际,就感觉到了左臂一麻,低头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
  
      一道血光飞溅,原本属于自己的左臂,忽然间脱离了身体,在空中划出一条美妙的弧线,再颓然摔落地下。
  
      “哇……”将军惨叫一声,惊恐万状的目光四处张望,却不曾见到行凶之人的身影。
  
      拥有初阶战王级别修为的将军,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就丧失了一只左臂。
  
      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动手的逸尘为何没有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
  
      若是心存杀念,只怕是对方随时都能要了自己的性命。
  
      “这位好汉,手下留人——”
  
      与此同时,豚哥的惊叫声传出,正一脸凝重的看着将军身后的虚空。
  
      尽管不清楚逸尘的身份,也看不见他的身形,但豚哥心里明白,逸尘此举是要阻止将军继续行凶。
  
      只不过,站在自己的角度,豚哥并不希望逸尘杀了这位将军,否则,在场的所有族人都难免一死。
  
      “哦?为什么?”逸尘现身,看似很意外的问道。
  
      从第一次见到豚哥开始,逸尘就觉得此人比较忠厚,不像那些趾高气昂的战王强者。
  
      但是,这位将军命令手下,已经斩杀了几位豚哥的族人,他居然反过来为将军求情,倒有些出乎意料。
  
      “豚哥,虽然他是将军,可斩杀无辜也要受到惩罚,你干嘛要求情啊?”
  
      不等豚哥回答,尖嘴便投来不满的眼光,皱起眉头埋怨道。
  
      尖嘴和豚哥是冥河水族成员,不敢在玄冰王国的地界杀人,但逸尘愿意出手教训将军,正是自己求之不得的好事。
  
      就算一掌劈了将军,追究起来,责任也在逸尘,和自己并无关联。
  
      豚哥的这一声叫唤,让逸尘停了下来,尽管废了将军一臂,可尖嘴还意犹未尽。
  
      “好汉有所不知,我确实是冥河水族成员,在大多数人类眼里,存在奸细之嫌,我恨将军杀我族人,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好汉将其斩杀……”
  
      豚哥看了看周围虎视眈眈的官兵,以及自己的族人,眼里充满了无奈的神情。
  
      不管逸尘处于何种目的,只要将军丧命,玄冰王国朝廷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就算豚哥不是凶手,也难以逃脱被牵连的命运,如此一来,将有更多的冥河水族成员因此殒命。
  
      已经死去的几位不能复生,豚哥不愿意把事情扩大,只能采取息事宁人的方式,希望化解己方和将军的矛盾。
  
      “看到了吧,如果我是冥河水族的奸细,刚才飞出去的就是你的头颅,豚哥若是奸细,根本就没必要帮你。”
  
      逸尘转身,对着满脸苍白惊魂未定的将军说道。
  
      即使豚哥不说,逸尘也不会直接杀了将军,毕竟这位将军是玄冰王国的人,表面上还是在执行任务。
  
      斩杀几名冥河水族成员虽有过错,但考虑到那些奸细给玄冰王国造成的恶劣影响,将军有此举动也属情有可原。
  
      另外一点,只有留住将军的性命,豚哥和尖嘴等水族成员,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逸尘需要通过豚哥尖嘴二人,找出冥河入口,以及冥河边缘地带的一些情况。
  
      施恩于豚哥尖嘴,就要尽可能的保证水族成员的安全,废去将军一臂,算是小惩大诫,也给豚哥尖嘴解了围。
  
      “你……究竟是谁?”将军颤声问道。
  
      逸尘刚出现的时候,他就扣上奸细的罪名,本想着借此吓退逸尘,从而达到铲除水族成员的目的。
  
      这几个月来,奸细这个名称在玄冰王国非常敏感,但凡是有点沾边的,都有可能遭到斩杀的厄运。
  
      由于虾王玉蚌等奸细造成的影响,不仅是玄冰王国的王族对奸细深恶痛绝,就连江湖人士,也掀起了一股锄奸的高.潮。
  
      只要发现来历不明的人,或者是没有登记在册的水族成员,江湖人士就会出手予以驱赶甚至斩杀,大有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势头。
  
      在这样的环境下,偶尔发生几起故意嫁祸栽赃的‘意外’,都被称之为‘护国爱民’。
  
      这位将军除了贪财以外,还特别激进,一直叫嚣着要铲除所有隐藏于玄冰王国的水族奸细。
  
      只有在接受了大量的贿赂,并确定对方是登记在册的水族成员,将军才会网开一面,让其在限期令的期限内返回冥河水域。
  
      前几天曾经暗示过豚哥等人,希望得到足够的财物,不然的话,将军就要率兵将他们消灭。
  
      因为只有消灭,才能消除可能存在的隐患,否则,一旦豚哥尖嘴把这件事情公之于众,将军本人的罪行就要败露。
  
      吃准了豚哥尖嘴二人不敢明目张胆的反抗,将军觉得自己的计划能够实施成功,既拿到财物又能清除罪证。
  
      却不曾料到,关键时刻逸尘挺身而出,一上来就斩断将军一臂,控制了现场的局势。
  
      “你很想知道?”逸尘目光冷峻,扫了将军一眼。
  
      能给他留条性命,逸尘算是非常克制了,即使直接斩杀,也没谁敢拿逸尘怎么样。
  
      “你知道我是玄冰王国的副将,还斩我一臂,若是没有来头,今天恐怕是走不了了。”
  
      将军色厉内荏,脚下却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并避开逸尘如电般的目光。
  
      如果说,逸尘通过隐匿身形的方式,实施突然袭击,斩断了对方一臂,是属于侥幸的话,那么笼罩在将军身体周围的能量威压,就完全是逸尘实力的体现了。
  
      看起来,逸尘并没有消耗太大的力气,还能若无其事的和大家说话。
  
      可实际上,将军几乎是用尽了一切手段,也不能突破逸尘施加的能量威压。
  
      更让将军沮丧的是,自己的体内能量,以及王者之气,都难以顺利释放出来。
  
      虽然是初阶战王级别的修为,但此刻的将军,甚至对付不了一位战帅巅峰。
  
      只要逸尘愿意,想让他怎么死他就得怎么死。
  
      不过,在属下面前,将军得保持自己的‘尊严’,显示出一副大无畏的精神。
  
      强忍着腿肚子扭筋的冲动,竭力的稳住身形,将军觉得自己的虚张声势,或许能起到一点作用。
  
      “我叫逸尘。”声音不大,却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见。
  
      “逸尘?啊……噗通……”将军闻言面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