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专杀主角 > 第一章:天投帝皇子

第一章:天投帝皇子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罗姆尼走到她们的中间站定,伸开了自己的双手,任由四女施为换衣。
  “王子,好了。”
  不久,新的出行服饰便被四女换好。随后,罗姆尼昂首挺胸的,朝着皇宫外早已经大排长龙、有着无数市民翘首以盼的等待着、准备仰望罗姆尼一面的大广场而去。
  “呜呜!”
  “咚噔噔嗒咚”
  “哗啦啦!”
  一阵号角吹拂声响起,罗姆尼穿过人潮汹涌的大广场,在众目睽睽下、热烈的欢迎声中坐进了自己的马车之中。
  “驾!”
  作为此次车队的护送官,帝国龙骑贝恩·哈姆驾了一声,催动坐下的汗血龙马,率先领队的朝着城外而去。
  红色底黄色边的地毯铺就了十里长街,车队一路从亚力克帝国皇宫,沿着十字香榭大道的一端,往首都的另一端而去。
  整个行进过程要横穿过首都,供全城百姓同贺喜。随后车队要在另一端换上长途跋涉的魔兽坐骑,继而穿过数个行省,到达圣亚曼魔法学院。
  “啧啧,好大的排场。”
  就在罗姆尼的车队缓缓驶出皇宫,于热烈人潮中前行的时候,不远处一个屋顶上,有位面带不屑的英武少年,啧啧两声,嘴带酸气。
  “羡慕?”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说了一句羡慕?这句话是问少年的,可少年却只是把玩着手中染血的匕首,浑不在意旁边这位全身罩在黑袍里的黑衣人的话语。
  “羡慕你就也去。”
  黑衣人并不准备就这样停下话头,他进一步的鼓动了少年,想要少年也跟罗姆尼王子一路,前去圣亚曼魔法学院。
  风和日丽,阳光照耀,少年吐掉了嘴边的杂草,伸出自己的舌头,舔了舔刀上的鲜血。
  “去就去,我可不怕他。”
  细细的品味了一下被自己捅死的后妈的鲜血,少年派肯想起了自己那位便宜弟弟哥德罗,也是要去圣亚曼魔法学院上学。
  “那就祝你一路顺风。”
  黑袍男子轻飘飘的送出了一句话,随后一跃而下,跳到了人群之中的街道上。就在这片刻的滞空,派肯看到了黑袍男子黑衣下的一个恶灵教徽印。
  “也祝你一路顺风。”
  朝着男子前往的方向看去,派肯站立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裤腿,继而也一跃而下,几个闪奔便离开了街道,准备前去租用佣兵工会的狮鹫出行。
  人潮汹涌,派肯刚离开这片街区,便有一位肩膀坐着黄色鼠型魔宠的少女,被人群推推搡搡的挤到了这里。
  她那金黄色的头发,好看的冒险者衣衫,被这人浪拍打得不成模样。
  尝试往里冲击数次无果,少女随即放弃看热闹的冲动,甩发一转身就朝着城外走去。
  可她那走一步就要三回头的模样,想来是渴望极了想见那位罗姆尼王子一面。
  不说那偶像级的国民热度,就说他研究出的种种神奇魔法和科技结合的产物,就让她为之着迷。
  这是一个极其有人格魅力,而且还很有天赋的完美王子。
  可惜,可惜她看不到了。
  渐渐的走远,少女终究是没有见上那位王子一面。
  就在少女准备脱离人潮,从比较少人的西门离开的时候,一位慌慌张张的卖报少年,从她身边一冲而过。
  有些奇怪这位卖报少年的着急,可她并不想节外生枝。
  她还有任务,一个个关于自己生死存亡的任务。
  “啊,为什么要做日常,不做还要死亡。”
  “你个垃圾系统,什么时候让我格瑞斯不用再做日常任务啊。”
  实在是有些烦恼自己身上附着的系统,少女格瑞斯愤怒的扬天长叹。
  随后天空一阵乌云飘来,轰隆隆的电闪雷鸣,继而下起了泼天大雨。
  “…..好吧,我做还不行吗?”
  就那么当街被大雨淋了个通透,格瑞斯无奈的抱着自己的魔宠,朝着城外冲去。
  在那里,正有未知的挑战等待着她。
  而罗姆尼呢,此时正拉开自己的车驾窗帘,看着车外的大雨,心情有些难以言说。
  “王子,还请躲回车内,小心被雨淋着。”
  贝恩·哈姆就骑着自己的九级土系地行龙行在罗姆尼的车驾旁,此时大雨纷飞,罗姆尼还掀起窗帘,很容易就会被雨淋到。
  万一旅途的路上生病,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没有一丝职业者等级的罗姆尼,可是很容易在这个魔法世界死翘翘的。
  “没事,我看看外面的世界。”
  罗姆尼在心中轻叹一声,张开眼睛将外界的一切纳入眼中。
  他知道贝恩·哈姆是为什么劝自己别拉窗帘,原因自然是怕自己生病,继而大病不愈,随后重病身亡。
  很开心自己能够被帝国最强的龙骑圣域强者关心,可他心底却也觉得被怜悯了。
  罗姆尼从来都是一位极其要强的人,不管在来到这个世界前,还是来到这个世界后,他都没有停下自己前进的步伐,一直在冲锋,从未被落下。
  只是魔法世界有魔法世界的规则,没有魔法天赋或者斗气天赋的人,杂门技艺再强,那也是渣滓,随手一捏就死。
  看个雨都怕自己会挂掉,这种担忧真的就跟你明明没有表现出一丝魔法天赋,却又经常被人夸你是魔法天才一般,是一种极其强烈的羞辱。
  可羞辱你的人却并没有要羞辱你的意思,言语中全是关怀和认真的肯定。
  这就很让人抓狂了,而这种抓狂,罗姆尼忍受了十五年。
  好不容易走出帝都,好不容易看看帝都外的风景。
  “王子..”
  贝恩·哈姆又再次叫了自己一声,情真意切、拳拳之心、满怀关心,他是真的在担忧。
  “好。”
  无奈放下了窗帘,罗姆尼回身看了一眼跟自己同坐一车的春夏秋冬四女,并没有说话。
  她们眼中的那缕担忧仍在,却没有一人敢出言劝说王子,怕伤了王子要强的自尊。
  熟知王子性子的她们知道,他极其骄傲,为自己的努力而骄傲,为自己的成就而骄傲,为自己被当作中兴之主而骄傲。
  可正是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强者骄傲,让他整日里备受煎熬。
  设若真是强者,哪里会有那么多人一直怜悯着他无法学习魔法和斗气?
  真的强者,受不得怜悯。
  若真的被当作中兴之主,就不会被一直关在皇宫里,不得出入只能日日读书,连实践事务的机会都没有,徒有治世能臣的虚名罢了。
  每日里,因着某种不愿意放弃的倔强,一日都不肯停下学习。
  一本书读完,就开始读另一本,一本书学完,就开始学另一本。
  可书读再多有什么用呢?
  王子那么想证明自己的价值,时时发明创造,可却只被当作奇技淫巧。
  街巷之间,人人讨论王子不会魔法、不会斗气,只会搞些旁门左道跟废物几无区别?
  可惜,可叹。
  幸好!马上这种情况就要改变了。
  只要王子拜师成功,就能够解除封印,一朝飞上天,龙入大海游。
  四女眨巴着眼睛,心中寄望着王子的未来不要再那么坎坷。
  天之骄子,却被困多年。
  这种苦楚,她们能够理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