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离婚之后 > 第140 闯大祸

第140 闯大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雪坐在副驾上,见我迟迟没有上车,把门一拉就跳下来,月光下美丽的脸写满了不高兴,抱着双手,说你什么意思?
      我收起乱糟糟的心情,把手机放起来,回答说什么什么意思?
      林雪用力把门关上,估计是不想让车里的林斌听见,上来就想抽我耳光,我心里正反,猛地捏住她手腕,说你别动不动就打人,把话给我说清楚。
      林雪抽了两下没把手抽回来,雍容的脸上全是恶心的表情,说你他妈晾我在这里半天,最后带个浑身是血的人上来,是故意要恶心我?本来你今天给我赚了钱,我还想让你爽一下,飞一下,现在老娘不高兴了,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林雪劈头盖脸对我一阵骂,还用力踹了我一脚,到路边打了两出租车,直接走了。
      女人就是这样,心情会一瞬间变好,也会一瞬间变差,发起脾气来连原因都很奇葩。
      我没有哄她,这么作的女人我管她去死,妈的,我拉开后座的车门,发现林斌已经醒了,断手痛得他脸色扭曲,哆嗦着问我:“有烟吗?”
      我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包烟,拿了一根,点着了塞进他的嘴里,他也顾不得是车里,狠狠的咬着烟头抽了起来,然后挣扎着用衣服把自己的手给裹起来。
      “老子的命以后就是你的了,老子跟你混。”林斌痛苦的说。
      这句话虽然是表忠心,但其实是很聪明的做法,他知道王老板不会善罢甘休的,跟着我,王老板找他的麻烦就是找我的麻烦,不过我帮不了他,能帮他的,只有王大浪……
      我也点起一根烟,狠狠的抽着,就对他说:“走,去医院吧,你这只手伤得很重,搞不好还会变残废,没了用处的废人,就算我暂时能对你好,但也不可能好一辈子。”
      林斌抬头看我,脸上感激的神色不用多说,我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按照导航拉直奔最近的医院。
      现在时间是晚上的九点多,还不晚,到了医院,医生给林斌做了包扎接连的手术,这一折腾就是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林斌才住进病房里。
      半夜雨就下起来了,天气很冷,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幕,林斌跟我说:“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没有回头看他,我说:“只是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呵,是吗?还真是同病相怜,妈的,这个世道就是他吗的有钱人作威作福,连他吗的真话都不能说,我草……”
      林斌叫骂着,想要把自己心中的不满给骂出来,但是这也无济于事,我说:“我跟你的方式不一样,别人欺负我,我忍着,但是我记在心里,我会努力,等我发达的那一天,别人如何对待我的,我都全数奉上,抱怨是没用的。”
      林斌看着我,笑了起来,将他两条全是纹身的手臂露出来,说:“我跟你,以后我都听你的。”
      我说:“你为什么不说跟着浪哥?”
      林斌说:“你是雪中送炭,他是锦上添花,不一样的,没有你,他可能连出来看都不会看一眼,没有你,今天的大街上也不会有好好的林斌,只会有一个废人。”
      我看着林斌,他这个人恩怨分明,虽然嘴巴有点欠,但是人还不错,我说:“行,多的也不说了,我赚钱,绝对不会让你看着,有一口,咱们分着吃。”
      林斌笑了一下,没说话,我转身离开了病房,救了林斌,得罪了一个大人物,虽然看上去不划算,但是其实对我来说很重要,至少我知道了我在王大浪心里的重要性。
      当然,之所以救林斌,最重要的原因,是我担心以后的独立问题,不管王大浪怎么看待我,我必须要有足够自保的资本,亲兄弟还有翻脸的时候,要是以后王大浪跟我翻脸,对于他而言,我就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鸡。
      我必须要发展我的势力,必须!
      回到我妈的医院已经是中午的时候了,我给林斌陪床睡了一会,所以还不困,我先是去看了我妈,发现她精神不错,已经可以正常吃饭了,我稍微放心下来,就给前妻打电话,她找了我一天一夜,打了几十个电话和短信,其实我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结果前妻在电话里,只是淡淡地说了几个字,就挂断了电话。
      “来三楼的102号病房吧。”
      我心底的紧张又升起来了,快步直奔前妻所说的位置,远远就看见她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应该是一夜没睡,眼睛布满了血丝,很憔悴,盯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手机放在旁边,已经没电了。
      见到我,前妻怔了有几秒钟,然后哇一声哭了出来,把我紧紧抱住,说你死哪去了,你怎么这么狠心,孩子出世了你知不知道?
      说实话我还有点心疼,心里也很愧疚,儿子进了医院,我却在外面陪其他女人,想想也真不是东西。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那女人是林雪,是德叔的女儿,我不能违逆她。
      等前妻情绪平复了一点,我才问她,说儿子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才一天不见,就住进了ICU,难道堂弟那个杂种打伤他了吗?
      前妻摸了摸眼泪,摇头说没有,昨天接到小阳的时候,小阳虽然身上有伤,但没什么大碍,只是到了晚上突然就昏迷了,还吐血,到了半夜甚至出现了呼吸困难的症状,一度连生命体征都消失了,我联系不上你,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让医生送去抢救,一直到了凌晨,儿子才抢救回来,但病情还是不稳定,医生说身体检查结果没有出来,估计还要等个一两天。
      我有点放心,但同时也很揪心,照理说体检单几个小时就能出来,像现在这种需要一两天时间的,一般算是病情复杂,别搞到最后来个什么罕见疾病,可怎么办?
      我安慰前妻别多想,小阳不会有事的,小兔崽子平时老挑食,估计只是常见的贫血也说不定,你坐一晚很累了,早点回去睡觉吧。
      前妻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乖乖走了,只是临走前再三叮嘱我,让我一定不能再关机,要随时保持电话畅通。
      我在医院陪床了整整一天吧,下午的时候儿子醒了,我还进去看他,这小子虽然精神很差,但已经可以吃东西了,总算让我松了口气。
      到了晚上八点,我手机响了,王大浪打来的。
      我按了接听键,王大浪就说:“一个小时后能到吗?”
      我说:“没问题。”
      我们没有过多的交流就挂了电话,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王大浪二话不说就带人来了,现在他需要我,我当然不能拒绝。
      我买了个快餐吃饭,就到医院停车场开车,花了一个多小时,到达王大浪名下的一家酒吧。
      在酒吧里,我看到了十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人,跟林斌差不多,大概二十多岁,每个人都很精神,他们看到我来了,只是扫了一眼。
      我看着王大浪坐在沙发上,似乎在等什么,而我来了之后他招了招手,我走过去坐下来,他没有说话,而是在沉默,我问:“什么时候去倒腾设计图?”
      王大浪看着我,摇了摇头,说:“今天不适合发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