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妻难求 > 037 想袭击我?

037 想袭击我?

 推荐阅读:

  昕溪还没有走的时候,早餐一向都是她做的,程凌芝就做晚餐。
  而昕溪跟着她的导师去挖坟之后,程凌芝就一直到外面买早餐了,不过今天被噩梦吓醒了,时间又还早,程凌芝就爬起来给自己做早餐了。
  冰箱里面的存货并没有多少了,只剩下几个鸡蛋和一扎面条,“看来今晚要去买菜才行了……”
  程凌芝只能给自己煮了一碗面条,稀里哗啦快速吃完,犹豫了一下还是跑去自己的房间去了。
  她马上就要上班,而衣服还在房间里面。
  门并没有锁,程凌芝一扭就开了,看着床上鼓起的一坨,一阵咬牙切齿,居然真的在她的床上睡了一晚,这个混蛋恶魔!
  程凌芝很想拿根棍子趁他睡着的时候给他几闷棍,那肯定很解气!
  但她最后还是不敢,只是垫着脚尖小心翼翼走到床边,伸着脖子往床上看了看,只见司徒浩宇眼睑紧闭,呼吸绵长,显然是还没有睡醒!
  程凌芝抿着唇瞪着他就算睡着也是魅力无穷的脸,小声嘀咕,“连睡着都这么好看,睫毛还那么长,还让不让女人活了……”
  撇撇嘴,程凌芝狠狠养了一番眼,转身准备去找衣服,但是一转身,身体却是一顿,手臂却是被拉住了。
  下一秒……
  “啊!”程凌芝低呼,一阵天旋地转,再回神,她发现自己又被司徒浩宇压在身下了!
  程凌芝,“……”
  抬头一看,刚刚还熟睡的人压在她的身上,面无表情,眼眸深沉,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一瞬不瞬看着她……
  瞬间,昨晚梦中的画面在脑中一闪而过,程凌芝浑身一僵,心跳都乱了一拍,用手推了推他,“司徒先生?你醒了吗?”
  他的状态和平时有些不一样,她有些怀疑他是不是还没睡醒,听说有些人是有起床气的,难道这就是?
  司徒浩宇微微眯眼,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动作粗鲁的一把抓住她的双手高举过头,另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危险而魅惑,“谁给你的胆子敢来吵醒我?嗯!”
  程凌芝眼睛一瞪,傻眼了,这表情还真是……让人欲罢不能!资深颜控程凌芝表示差点hold不住,陷入了敌人的美色之中……
  好在这段时间天天都见到这个恶魔,总算是有些免疫力了,但就算是这样,也还是免不了一阵失神……
  司徒浩宇面无表情,“说话!”
  程凌芝眨眨眼,眼眸亮晶晶,弱弱道,“咳咳,那啥,我没……”吵你……
  一句话的后半截忽然被卡在了喉咙里,程凌芝眨眨眼,感受到那温软的触觉,脑袋里瞬间一片空白,眼睛一瞪,她…她…她被吻了!!!
  这一瞬间,程凌芝已经傻了,魂都吓飞了,一动不动,眼睛瞪得溜圆,任由身上的人啃噬着她的唇而毫无反应……
  司徒浩宇早就想这么做了,几近粗鲁的吸允着她粉嫩柔软的唇,味道如他所想象般的美味……
  但是,不够,只是唇还不够,他想要更多!
  捏着她下巴的手微用力,程凌芝紧闭的牙关一松,司徒浩宇灵活的舌便迅速钻了进去,意欲掠夺更多的甜美!
  而也许是他动作太粗鲁,也可能是太过急切,在他舌头钻进她的时候,程凌芝被吓飞的魂又被吓回来了!
  “呜!!”程凌芝瞳孔微微一缩,该有的反应回笼,只见她双手一用力,之前怎么都挣扎不开的手瞬间重获了自由,并猛地将人推开,跳起来远离床上那个危险的人物,整个过程不足两秒钟……
  “你、你、你……”程凌芝一手捂着嘴,一手颤抖地指着床上的某人,俏脸通红,美眸含水,透着委屈,呜,她的初吻……
  司徒浩宇被猛地推开,顿时不悦皱眉,那甜美的唇,他还没品尝够!
  但他也知道不可能继续下去了……
  程凌芝反应太大,那一脸被欺负了的委屈表情虽然很是让人食欲大进,但是为了以后的福利,可不能将人吓跑了,于是不甘抿了抿唇,垂眸,眼底闪过一丝异色,再抬头时,眼中一片清明,看着俏脸通红、浑身颤抖的程凌芝皱眉,“你怎么在这里?”
  噗,程凌芝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这是一个刚刚夺了别人初吻的人应该说出口的话吗!?做都做了,现在来给她装无辜?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装作刚刚那个强吻她的人不是他?
  他以为她会相信吗?!
  她现在只想将眼前这个一脸无辜的人解剖了直接泡福尔马林!
  所以程凌芝看着司徒浩宇的眼神就跟以前在学校看标本的时候差不多。只要手上有把刀子,下一秒她就能将他解剖了!
  “你敢说你不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程凌芝咬牙切齿道,俏脸都要扭曲了。
  司徒浩宇将她的表情尽数收入眼底,脸上却是毫无表情,冷冷看了她一眼,义正言辞,“程医生,虽然房间是你的,但现在是我在住,你在我没醒过来之前擅自进来,见我醒来还一脸慌张,你该不会想要袭击我吧!?”
  程凌芝嘴角一抽,“……”袭击你个大头鬼,到底谁袭击谁啊!还有,慌张是什么鬼,她那是生气好吗!?生气!!
  司徒浩宇睨她一眼,自以为猜到了真相道,“你不用否认,像你这样想爬上我的床的女人我见多了。”
  程凌芝已经气的说不出话了,头顶都要冒烟了,她想她可能是这个世界上被人强吻了还被人说她不知羞耻想要爬上人家床的人!
  程凌芝觉得自从认识了司徒浩宇之后,她生气的次数已经远远超过了之前二十五年的总和!
  她早就应该知道他的自恋与自以为是的,程凌芝深吸气,压下心中的怒气,一个吻而已,就当狗啃了,不值得生气,生气还伤身呢!
  而且就算生气也于事无补,难道还能叫他负责不成?而事实上,别说负责了她连一个道歉都不可能得到!
  “司徒浩宇,你是我见过的人中脸皮最厚的了!”程凌芝讥讽道。
  司徒浩宇眯眼,“什么意思?”
  程凌芝不说话,只是抿着唇瞪他,想看出他是否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但是司徒浩宇是什么人,不想给你看出来的心思,谁也没有办法看穿,所以程凌芝眼睛都看累了,还是不知道司徒浩宇到底是真的刚醒,还是装的?
  “你想多了!我只是进来拿衣服而已!我对你没兴趣!”程凌芝咬牙切齿,火辣辣瞪他一眼,转身拿了衣服就离开了!
  不管他是不是装的,程凌芝都决定当做被狗啃了!
  如果他不是装的,她也当做啥也没发生,如果是装的……他都装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一切,吻一下而已,她还不会抓着人不放!
  而经过这件事,她也终于痛苦地认识到,只要是和司徒浩宇交锋,无论错的到底是谁,到最后错的肯定还是她。
  和他争论毫无意义,比钱她没他多,比权他一句话就能让她丢饭碗,最好的办法就是尽量远离他……
  司徒浩宇面色一寒,心中不爽,她怎么可以对他没兴趣!?难道她还要对别的男人有兴趣?这么一想,司徒浩宇俊脸顿时沉下来了,浑身都散发着‘我很不爽’的气息……
  程凌芝憋屈着去了医院,看着王博两小帅哥养了养眼,心情终于好转了不少,她昨天收了三个病人,两个老人一个小伙子,都是胆囊结石来做手术的。
  所以她到医院的第一时间就去查看昨天他们的检查结果了。
  切除胆囊虽然只是小手术,但术前的一些检查还是要完善的,总不能蒙头蒙脸就把人送手术室去,要是病人心脏有什么问题或者呼吸系统有什么问题,根本就承受不了手术,在手术台上两脚一瞪那事情就大了。
  程凌芝细细看了看,那个小伙子身体那是棒棒哒,两位老人除一些老人的小毛病也没什么大问题,三个病人的身体都是可以承受手术的,于是程凌芝心中就有了计较了……
  一个老人有糖尿病,血糖控制得并不是很理想,可以等血糖控制好了再做手术。
  年轻的小伙子可以安排明天早上做,另一个老人的可以下午做……
  而手术的方式,直接做微创就行,创伤小又安全……
  不过手术的风险还是要和病人及家属好好沟通的……
  于是林林总总的一大堆事情要做,程凌芝忙忙碌碌的就这么过了一整天,期间完全没想起来早上和司徒浩宇的不愉快。
  下班的时候,程凌芝又在电梯里面遇到了李焕然,他看起来脸色并不是很好,眼眶下面是大大的黑眼圈,程凌芝猜测是因为昨天被她拒绝之后失眠了?
  咳,不能这么自恋,也许人家昨天是夜班呢。
  程凌芝看了他一眼,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有点不好意思开口,昨晚那么绝情地拒绝了他,现在见面还真是有些尴尬……
  李焕然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撇过头不看她,程凌芝嘴角抖了抖,心中叹气,看来这个朋友真的没有了。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