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王巨星从签到开始 > 第一百章我装逼喜欢追求完美

第一百章我装逼喜欢追求完美

 推荐阅读:

  “南立的心比天高,比海深,也只有这样的人间龙凤,才能写出如此经典的词句,格局之广,意境之远,必定能成为流传千古的绝世经典啊。”
  “一句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引出我大华历史上赫赫有名帝王将相,最后一句‘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更是将格局再次提升,气势磅礴,此词应为当世第一诗词。”
  “横压一世啊,这首诗应该入选文华阁。”
  “今天过后,南立怕是要天下扬名了。”
  深海艺术学院这些老教授老学者们,完全被南立折服了。
  后生可畏啊!
  山本次郎和井田恢一傻傻地站在一旁,呆若木鸡,不用说,他们输了。
  简直是差远了,如果说井田恢一的绝句算的上优秀诗作,勉强算精品,那么南立的这首《沁园春雪》,那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经典,
  一个人,一生能写这么一首,足以留名青史矣……
  山本次郎脸黑的跟木炭似的,脸上火辣辣的疼,刚才还在嘲讽南立,没想到人家是深藏不露。
  他灰溜溜地溜回了人群中,台上就剩下了井田恢一和南立。
  井田恢一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山本次郎溜走,他也觉得丢人,自己七十多岁了,竟然比不上一个黄口小儿,颜面尽失啊。
  “老头,你觉得我这首诗写的如何?”南立一脸玩味地望着井田恢一。
  井田恢一的脸色一变再变,最后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垂头丧气道:“南立先生,大才,我输得心服口服。”
  “我……认输。”
  这三个字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他艰难地走下台去,神色黯然,就像一个斗败的公鸡。
  台下,山本次郎的脸色一变再变,他是这次东都代表团的负责人,在所有人都灰心丧气的时候,他绝不能低头。
  山本次郎的神情格外凝重,看着舞台上的南立,和众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叽里咕噜”说了几句话,点了点头。
  看着重新走上台的山本次郎,南立淡笑道:“山本先生貌似有些不服气啊,是觉得还没有输够?”
  山本次郎的脸色一黑,狠狠地瞪了一眼南立,语气中夹带着一丝怒火。
  “哼,你别太得意。我们东都大学此番前来,专程讨教大华国的传统文化,诗词这一方面我们输了。但是若要比音律,你们深海艺术学院必输。”
  山本话一说我,台下哄堂大笑起来。
  “山本次郎疯了吧?不知道南哥是音乐才子,竟然要和南哥比音律。”
  “南哥原创音乐像大白菜一般,《平凡之路》、《少年》、《消愁》、《同桌的你》、《送别》曲曲都是经典啊。”
  “这小鬼子聋了吧,没听见南哥刚才登台献唱吗?那唱功,那舞台表现力,就问还有谁?”
  “……”
  同学们议论纷纷,山本次郎又岂会不知道,不过他并不打算和南立比流行音乐,要比当然比传统音乐了。
  “我们万里迢迢、漂洋过海来到魔都,为的是讨教大华国的传统文化,你们大华有一种民间乐器,叫做二胡,你们敢比吗?”
  二胡?
  二胡始于古唐国,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它最早发源于北部地区的一个少数民族,一开始叫做奚琴、胡琴。
  二胡传到扶桑后,深受扶桑人的喜爱,渐渐成为扶桑的传统乐器之一。
  但是,扶桑的音乐文化是没有核的。
  简而言之,就像剥洋葱一样,剥到最后是没有核的,其音乐文化受大华国音乐文化影响颇深。
  他们的传统乐器尺八、三味线、扶桑琵琶、扶桑铮,都是在大华国乐器的基础上改进的。
  因为近几年,扶桑文化比较流行,一些扶桑的学者就极力想去掉大华的影响,甚至不承认他们本国的文化脱胎于大华。
  山本次郎这次提出比二胡,也就是存了这种心思,一旦他赢了,到时候国际媒体上肯定是铺天盖地的报道。
  【大华文化衰落,扶桑成为东方文化的中心。】
  【扶桑早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听到要比二胡,南立也皱起眉头。
  mmp,老子不会呀。
  山本次郎看着南立惊讶的神情,心里乐翻天了,看来他赌对了,南立不会拉二胡,太好了!
  这下子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一雪前耻了,在你们大华的土地上,用大华的乐器击败你们大华!
  这种感觉非常的畅快!
  他笃信地看着南立,面无表情,但心里早偷笑起来。
  事实上,大华国二百年战乱,很多东西被战争损毁,传统文化式微,甚至失传。
  而扶桑国这四五百年,没有大的动乱,所以很多大华的东西传到扶桑国后,大华国都已经失传了,但却在扶桑国保留了下来。
  就比如说大华的国宝唐刀,曾经有,但因为战争,如今一把都没有了。而扶桑国正仓院却有一把唐样大刀,被尊为扶桑刀的始祖,为古唐时期传到扶桑的古刀,至今保存完好,刀刃锋利!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啊!
  同样,像二胡这样的乐器,在大华会的人本来会的人就不多,甚至,很多大华的年轻人都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南立作为一个流行歌手,不会也是正常的。
  “怎么样,南先生要是害怕了,直接认输也行,虽说在你们大华的土地上,用你们大华的乐器战胜你们,脸上虽然不光彩,但是南先生年纪轻轻的,输了不丢人嘛。”
  他一连强调了好几个“你们”,颇有扬眉吐气的快感。
  额?
  南立敲了敲脑壳,有些头疼,确实不会拉二胡啊!
  不过虽然我不会,但是系统肯定会啊!
  望着洋洋得意的山本次郎,南立道:“那个,我想去上……”
  “洗手间?”山本次郎望着南立,忽然笑了:“南先生是想尿遁?毫无意义的。”
  南立摇摇头:“不,有意义的。”
  山本次郎讥笑起来:“什么意义?”。
  南立摸了摸鼻子,一脸认真道:“我想认真地装个逼,但憋尿会使人分心,所以装逼的时候就无法达到完美的境界。”
  “你知道我这个人做事情喜欢追求完美,装逼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