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王巨星从签到开始 > 第三十七章南哥,我错了

第三十七章南哥,我错了

 推荐阅读:

  很快,厨房一道道菜就端了上来。
  首先是一锅澳洲大龙虾。每一只都有两到三公斤重,通体火红色,爪为金黄色。
  李富贵站在旁边,笑着介绍道:
  “南先生,这大龙虾产自印度洋,一般的龙虾也就750克左右,而这些全都是龙虾王,个个都有两到三千克,体大肥美,肉质细嫩、滑脆、味道鲜美香甜,营养也非常丰富。具有高蛋白,低脂肪,维生素A、C、D及钙、钠、钾、镁、磷、铁、硫、铜等微量元素丰富。”
  李富贵刚介绍完,又是一盘马达加斯加鲟鱼鱼子酱端了上来。
  李富贵继续介绍道:
  “这鲟鱼鱼子酱产自马达加斯加曼塔索人工淡水湖中,每年产量极其稀少。符合生产标准的鲟鱼要达到性_成熟产卵需要至少7到8年时间。”
  “做这道菜的厨师来自伊国,是为数不多可以在15分钟内,完成十多道加工手续的。因为时间一长,鱼卵便不新鲜了,就无法做成鲜美的鱼子酱了。”
  接着又是几道菜上来。
  阿尔巴白松露、扶桑国黄金鲍鱼、还有产自中南美洲的鲍翅之冠金山翅、以及二十多道各色菜肴。
  最后还上了一瓶12升装的2009年份玛歌酒庄干红葡萄酒,价格昂贵,极其稀少。
  最后,李富贵堆着笑容道:“南先生,这是咱们酒店最豪华的套餐了,一桌售价108万,所以食物都是选用最顶级的高端食材,由米其林三星厨师亲自制作。您尝一尝,有哪里不满意的地方,咱们立刻改进的。”
  李富贵小心翼翼地说着,毕竟大老板第一次来吃饭,一定要让大老板满意,也让大老板看看自家酒店的实力。
  众人呆呆地望着桌上那一道道昂贵至极的美味佳肴,屁股尖挨在椅子上,模样十分拘谨。
  就连牛奋也收起了一副狂拽的样子,东张西望,如同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南立还是那幅不咸不淡地模样,拿起桌上十九万美金一瓶的玛歌干红葡萄酒,看着众人淡淡地说道:
  “你们要不要尝一尝?”
  闻言,众人地身子一僵,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一个同学嘴角泛起一抹苦涩,“那个…不喝了,不喝了,我们喝点茶水就行了。”
  “对对对,这酒太贵了,喝不起啊。”
  “我们不配喝这么贵的酒,南同学你喝吧,我们就不喝了。”
  南立可不管别人怎么想,这十几万美金一瓶的酒,他是没喝过,喝起来确实甘醇香甜。
  还有桌上的菜肴,南立招呼众人吃,大家也都是尴尬地动动筷子,拘谨得很。
  这一桌就要一百多万呢,就是牛奋都没有这么奢侈过!
  大家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成了十足的土包子。
  “大家都吃好喝好,今天我请客,不用客气。”
  南立放下筷子,招呼一声,看到牛奋那尴尬的表情,嘴角忽然泛起一抹玩味地笑容。
  他手一指,冲着李富贵道:“这位牛奋,你可认识?”
  李富贵瞪着眼睛仔细瞧了瞧,连连摇头。
  一旁的闫经理连忙提醒了一下,李富贵才恍然大悟:“南先生,这位是牛笔的儿子,咱们酒店的中低端食材和红酒都是他们牛家供应的。”
  “嗯。”
  南立摸了摸鼻子,露出了优雅地笑容:“我来的时候,闻到了淡淡地腐臭味,我觉得吧,咱们酒店供货商的食材不够新鲜啊。”
  李富贵可是人精啊,听到南立的话,立刻思索起来。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南先生和这牛家有过节,希望酒店换供货商。
  供货商多的是,生意给谁不是给,钱让谁赚不是赚,但深坑酒店只有一个。何况牛家只不过是中低端食材的供货商,可替代的太多了。
  “好的,南先生,我们会停止和牛家的合作,重新选一家供货商的。”
  听到李富贵的话,牛奋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起来,深坑酒店是他们最大的供货商之一,合作很多年了,每年的利润占他们家总利润的1/5。
  如果让老爹知道,他出门一躺,就让家里每年损失大几千万,非要打死他不可。
  “李总,不可能的,我们给深坑酒店的食材全是最新鲜的,不可能有腐臭味,是他在胡说八道啊!”
  “李总,我家和你们合作七八年了,从来没出过问题啊!”
  牛奋的情绪有些失控,急切地辩解起来。
  李富贵却是冷着一张脸,全程没有任何表情,心中暗道,这个牛奋是傻吗?现在啥情况看不出来吗?你家食材好不好真的重要吗?重要的是你让南先生不开心了!南先生不开心你的下场就会很惨!
  而这时候牛奋也反应过来了,扭过头望着南立,道:“南立,我家的食材是新鲜的,对吧,你心里清楚的。”
  南立端起桌上的酒杯,慢慢品着顶级红酒,老神在在,根本看都不看牛奋。
  而班上的同学看到这场面,也都一言不发。
  人生可真是充满戏剧性啊,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知道结局会怎么样。
  见南立不说话,牛奋哭丧着一张脸,又开始哀求起来:
  “李总,你放过我吧,我一事无成,和我大哥牛史比起来,有着天壤之别,我在家里地位本来就低,要是再因为我失去深坑酒店这个客户,回去我爹会打死我的。”
  牛奋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声音哽咽,眼眶通红,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终于,李富贵开口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有些人你不该惹,也惹不起的。”
  闻言,牛奋的脸色像瞬间结了霜一般,变得惨白惨白的。
  终于,他咬咬牙,垂着头来到南立的面前,低三下四地哀求起来:
  “南立…不,南哥,我牛奋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得饶人处且饶人,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听到这话,班上的同学们一个个表情别提多么复杂了。有兔死狐悲,也有很多幸灾乐祸的。
  四年相处下来,也有不少人反感牛奋这个富二代的,大家都知道牛奋的能量,但没有想到南立的面子这么大,一句话就让牛奋差点跪下来叫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