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自天而降的大锤

第一百三十一章 自天而降的大锤

 推荐阅读:

  “呱,呱,呱。”
  天气越来越热,烈日当空,道路两旁的芦苇丛传来阵阵的蛙鸣声。
  “驾,驾,驾。”
  远处一匹骏马飞奔而来,黄土道上扬起滚滚烟尘。他是黑冰台的探子,自从得了项伯的情报之后,便一路朝着始皇的车队追来。
  “来者何人。”
  “圣驾在前,莫要冲撞。”
  负责殿后的兵士,看到横冲直撞而来的马匹,举起了手中的兵器。
  “黑冰台密使,有要事禀报侯爷。”那人快速翻身下马说道。
  “侯爷,一个浑身烧伤之人留下的信息。”侍卫引着那黑冰台密探,来到李辰车前。
  一张宣纸上,拓印着项伯留下的血兹“博浪沙,禀侯爷,急。”
  “果然,张良还是要动手了。”李辰看着眼前的血字如此想到。
  博浪沙,前世张良便在始皇二次巡游的时候,在此地刺杀始皇。他雇佣的大力士,将手中的铁锤砸向始皇车架。也正是这次的刺杀,让张良彻底的在六国遗族中声名鹊起。
  只是如今历史已经发生了偏移,李辰不知张良是否还会用前世那般抽奖的方法还刺杀始皇。前世的张良为了刺杀始皇,雇佣了一个大力士,为他打造了一柄重达120斤的大铁锤,等始皇巡游的车队经过博浪沙的时候,将铁锤砸向车队。
  皇帝的车撵为六驾马车,也就是所是由六匹马所拉的马车,而其余大臣的马车则全部是四匹马拉车。按理说始皇的马车很好找,可惜始皇出行必然是做了完全准备的,除了主车外,始皇还整整准备了十余辆一模一样的副车。而始皇的车架,便是和这些副车混杂在一起,让人难以分辨。
  所以说张良的刺杀方式完全就是在抽奖,在博运气。
  博浪沙一处小山包上,以张良项羽等人为首的六国遗族正聚集在此。这些个六国遗族也当真是好日子过惯了,这般战时居然还在山上搭起了凉棚,当真是会享受。
  “军师,所有兵士已经到位,前行的道路也已经挖断。”项庄冲张良拱手说道。
  “诸位,就由你们的联军进行第一波进攻。”张良冲身旁的六国遗族们说道。
  “可以。”
  “军事由张兄做主。”
  “对,我们信的过张兄。”
  .............
  .............
  对李辰的刺杀让张良在六国遗族中的心中有口皆碑,大伙对于张良颇为信任,于是纷纷开口说道。
  “军师,他们这些个孬兵信的过吗?”项羽在一旁皱着眉头说道。
  这万余士兵是由十余家凑出来的,军事素养伤参差不齐不说,连兵器铠甲甚至都不能统一。有些甚至前几日还是家丁,庄户。不过,好在都是一些壮汉,而且也经过一些粗疏的训练。
  在项羽看来,这些个兵士打打顺风仗,敲敲边鼓什么的还算可以。让他们打头阵,怕是一触即溃啊。若是项羽来领兵,自然是要带着自己的三千江东子弟兵冲锋在前,由这些杂兵负责打打边鼓。
  “主公放心,我自有打算。”张良淡然一笑,仿佛信心十足的样子。
  “哥,前面就要到博浪沙了。”王离巡视一下四周,冲李辰说道。
  “通知陛下了吗?”李辰问道。
  “说了,把你的猜测也说了,可陛下执意不肯换马车。”王离说道。
  “算了,不换就不换吧。”李辰说道。虽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可始皇是谁,他如果在这个时候换了车架,那么他便也不是那个始皇帝了。
  车队继续向前,只是不管是前军的李由,还是后军的王离,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侯爷,有埋伏。”车队刚刚进了博浪沙,樊哙便开口说道。
  “蛙叫声。”王离恍然大悟道。
  之前官道两旁的芦苇荡里一直传来,此起彼伏的蛙鸣声,可自从车队进了博浪沙以来,官道两旁的芦苇荡异常寂静。
  与此同时,在一处芦苇荡中,张良身旁正站着一个体型高大,圆滚滚的胖子。让人诧异的地方在于这胖子的双臂,他的双臂居然足足可以垂到膝间。
  “军师,俺砸那辆车。”那胖子看着中军仪仗队中足足十余辆的六驾马车,一时间有些挠头。
  张良看了看车队,一时间也是拿捏不准,这个时候似乎只能拼运气。随砸向一辆六驾马车,以始皇的傲气必然不会因为害怕刺杀而换乘大臣乘坐的四驾马车。所以这些六驾马车中必定有一辆是始皇的车架,十几分之一的机会,这时似乎是要全凭天意。
  “随便......”张良刚要开口说让这胖子随便选一辆,可突然看到后军中有一辆马车。根据情报,荣禄候李辰率领后军两千兵马殿后,那毫无疑问这辆马车必然载着荣禄候李辰。
  “与其去博那虚无缥缈的十几分之一的几率,到不如攻击这目标明确的荣禄候的车架。”张良如此想到,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道理张良还是清楚的。
  想到这里,张良似乎下定决心。
  “砸那辆车。”张良一声令下,那胖子抓起和大铁球连在一起的链子,这铁球看起来足足有百来斤。
  “心中,总是有些不踏实。”李辰念叨着,不知怎的心中总是有些不安分。
  “王离,挺一下。”李辰说着,从车马中走出来。
  这时,只见远处有一个黑点越来越近。
  “跳车。”李辰突然只见好像想到了什么,喊出跳车的同时,便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轰。”
  “砰。”
  轰的一声巨响,好似什么重物落在了地上,溅起滚滚的黄土。
  烟尘散去,李辰往马车的方向看去,只见马车已经四分五裂不说,拉车的四匹马也已经骨断筋折,在地上扑腾着,眼看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了。
  “草,你妹的张良。”
  “你tm不按剧本出牌。”李辰怒骂道。
  说好了是在博浪沙雇佣大力士用铁锤砸向始皇的车架的呢,怎么弄了半天,是tm砸老子。
  于此同时,芦苇丛中
  张良从怀中取出一个钱袋说道:“准头不错,这是许你的四十金。”。
  “不对,大锤八十,小锤四十。”
  “这是大锤,得八十。”大力士固执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