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乘风少年 > 18 噬灵

18 噬灵

 推荐阅读:
世间的物件,皆可炼养。
  
  而血祭,就是炼养物件最快,最高效的方法。
  
  就比如可儿的这把刀,我用它破禁血祭的同时,无意中也把它血祭了。所以现在,它可以承受更多的力量了。
  
  我们来到阳台上,先布置了一个五雷烈火阵,接着修了一道引灵符,一道聚煞符,一道化灵符,依次弹进了阵法中。
  
  呼的一声,阵法的气场瞬间扩大,火焰之气变成了幽蓝色,熊熊燃烧了起来。
  
  我转身从可儿手里接过那把血祭过的刀,将它扔进阵法,接着拿过另一把,右手握住刀锋,猛地抽了出来。
  
  “少爷!”可儿惊呼,赶紧拉住我的手,“您干嘛呀?”
  
  “没事”,我一笑,把刀扔进了阵法。
  
  火焰瞬间变成了血红色。
  
  可儿眼圈红了,心疼的看着我,“为什么要这样?我一把刀就够了!你说过不会伤自己了!”
  
  “你一直是用双刀的”,我说,“两把刀一强一弱,用起来不顺手。”
  
  “我宁可不顺手,也不想让您疼!”她激动地说。
  
  我笑了,看看自己的手,只见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
  
  “你瞧,这不是没事了么?”我对她说,“这会流点血,等晚上咱们就更安全了,不是么?”
  
  她流着泪,哽咽着说,“不许你再这样了……”
  
  我轻轻一笑,“好,以后不这样了……”
  
  她擦擦眼泪,拉住我的手,问我,“刚才疼么?”“现在不疼了”,我说,“其实没事的,男人嘛,流点血算什么?我的血虽然不如麒麟之血精贵,但帮你的刀脱胎换骨,还是没问题的。”
  
  我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好了,不许哭了。”
  
  “我值得您这样么?”她含着眼泪问。
  
  “值得!”我看着她。
  
  她强忍着泪水,紧紧的抱住了我,“少爷,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抱紧了她。
  
  她流着泪,幸福的笑了。
  
  可儿是我的宝,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无怨无悔。
  
  中午时分,蒋柔的女助手把新衣服给我们送来了。
  
  我们试都没试一下,可儿把袋子往沙发上一放,继续和我一起盯阵法了。
  
  五雷烈火阵强劲的运转了四个时辰,到了傍晚时分,血红色的火焰之气终于变回了幽蓝色,接着剧烈的一颤,发出了一声巨响。
  
  轰的一声,火焰之气四散,五雷烈火阵瞬间消失了。
  
  听到声音,我俩迅速起身,来到了阳台上。
  
  两把刀安静的躺在地毯上,刀身透出淡淡的幽蓝色寒光,上面的煞气却不见了。
  
  “阵法呢?”可儿不解的问我。
  
  “被你的刀给破开了”,我说。
  
  “被刀破开了?”可儿一愣,俯身捡起刀,看了看,“这上面的煞气也不见了……”
  
  “我在五雷烈火阵中融入了引灵符,聚煞符和化灵符”,我说,“这三道符结合血祭,加以炼化之后,这两把刀就变成噬灵刀了。”
  
  “噬灵刀?”可儿眼睛一亮,“您是说,它们能吞噬灵体?”
  
  “它们可以杀伤各种灵体,吸收灵体的煞气,加强自己的力量”,我从她手里接过刀,看了看,会心一笑,“它们炼养好了之后,就开始吸收五雷烈火阵的煞气。煞气吸光了,阵法自然也就破开了。”
  
  我把刀还给她,“以后,你也可以破阵了。”
  
  “嗯!”她欣喜的看着手里的刀,更加爱不释手了。
  
  这时,蒋柔的电话打过来了,“少爷,我这边办好了!不过,情况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我问。
  
  “水郡公园门口出现了一团红光,正围着那辆车转”,她说。
  
  “你在那等我们,让其他人赶紧离开”,我说,“我们这就过去。”
  
  “好!”她说,“我在安保中心等您!”
  
  “嗯!”,我把电话挂了。
  
  “怎么了?”可儿问。
  
  “煞胎麒麟盯上水郡公园门口的车了”,我说,“估计其他车它也发现了,咱们得赶紧过去,万一它把那些水晶球毁了,那就麻烦了!”
  
  “好”,可儿点点头。
  
  我们换上新衣服,出门下楼,离开酒店,向金陵水郡驶去。
  
  路上,可儿把车开的飞快,原本需要半个小时的路,仅用了十几分钟就到了。
  
  来到金陵水郡,我们把车停好,走进了安保中心。
  
  安保中心的大厅内,蒋柔正在看监控,神情特别的紧张。
  
  听到我们的脚步声,她转身一看,赶紧迎了过来,“少爷,可儿小姐!”
  
  “它有没有做什么?”,我问。
  
  “没有”,蒋柔说,“不过它已经把所有的车都找到了。”
  
  她领着我们来到监控前,一指监视器,“您看,这是水郡公园门口,它刚才又回来了。”
  
  “它除了转圈,还做什么了?”我问。
  
  “没做别的”,蒋柔说。
  
  “它守着车,咱们没法开始”,我看看可儿,“得把它引开。”
  
  “我去引开它!”可儿说。
  
  我略一沉思,看看蒋柔,“蒋柔,你来引它。”
  
  蒋柔一愣,“啊?我?”
  
  “对,你命很贵气,它伤不了你”,我拍拍她肩膀,“就这么定了!”
  
  蒋柔紧张的咽了口唾沫,点点头,“嗯,好!我去!”
  
  “规划图在哪?”我问她。
  
  “哦,在那边桌上!”她说。
  
  我们转身走到桌前,我拿起一支笔,仔细看了看规划图的方向,用笔在图上画了三条线。
  
  “我一会在你身上修道符”,我对蒋柔说,“然后你开车进去,在划线的范围外活动。三条线之内,是残阵的大概范围,煞胎麒麟会追你的车,会向你喷火,但它出不来。你只要保持五十米以上的距离,就不会有事。”
  
  蒋柔仔细看了看图上的划线范围,点点头,“好!”
  
  “别慌,你只要把它引开就行”,可儿安慰她,“其它的我们来办。”
  
  “嗯!”蒋柔看看我,“少爷,我可以,开始吧!”
  
  我从可儿头上拔下一根头发,放到蒋柔的上衣口袋里,接着掐指诀在她身上修了一道替身符。
  
  蒋柔羞的满脸通红。
  
  修完替身符,我扳过她的身子,在她后背上又修了一道护身符,一道避煞符,按进了她的肩膀。
  
  她一声闷哼,身子一软,差点摔倒。
  
  可儿赶紧扶住她。
  
  我脱下自己的外套,咬破右手中指,将血摸到衣领上,接着掐指诀将衣服修成了自己的替身符,然后给她披上了。
  
  “你穿着这衣服,带着可儿的头发,煞胎麒麟就会认为你是我俩”,我按住她的肩膀,看着她,“尽量多坚持一会,什么时候看到天上出现五个龙卷风了,你就赶紧回市区,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宣布从今晚开始,金陵水郡项目区附近将有连续十一天的暴雨,请有关部门做好防汛准备。”
  
  她一怔,“十一天的暴雨?少爷,这……”
  
  “别问这么多,照我说的做”,我说,“你记住,明天上午十一点左右,这里的暴雨会稍微小一些,持续时间大概半个小时。你到时候开车来接我们,记住,是十一点,千万不能早来!”
  
  她点点头,“嗯!我记住了!”
  
  我松了口气,“好,去吧!”
  
  她深吸一口气,转身向外走,走了几步,她又回来了。
  
  “少爷,可儿小姐”,她担心的看着我们,“你们千万不能有事!好么?”
  
  我俩互相看了一眼,一齐点点头,“好!”
  
  蒋柔的眼睛湿润了,她后退了两步,给我们鞠了个躬,接着转过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