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聊斋写小说 > 第九十一章 剑来!

第九十一章 剑来!

 推荐阅读:
    从内心里来说,林小珊自然是想去的,毕竟家里也没个劳动力,她一个人独自生活也倍感孤独。
  
      但又担心自己做不好,到时被人骂。
  
      还有一点,丫环大多年龄小,可她都二十岁了,又成过亲,还是个寡妇。
  
      于是便期期艾艾回道:“可是贺公子,像我这这种情况……好像不太适合吧?”
  
      “有什么不适合的?端茶递水的谁不会呀?
  
      你是不是担心顾公子不答应?这个包在我身上,我现在就去跟他讲。”
  
      “哎,等等……”
  
      林小珊唤了一声。
  
      结果贺永良却已经风风火火冲出屋外。
  
      “文星,你过来一下,我有点事和你商量。”
  
      顾鸣疑惑地走了过去:“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
  
      “咳……那个,我想求你件事,让小珊……就是刚才那个小娘子去咱们书斋做事,怎么样?”
  
      闻言,顾鸣不由眼神怪异,上上下下打量了贺永良几眼。
  
      “乐平,你说实话,是你主动提出来的,还是她求你的?”
  
      贺永良一脸正色:“是我说的……真的。我给你讲,她很可怜,十几岁就守了寡,男人死三年了。”
  
      “啊?敢情是个寡妇?”
  
      “对啊,要是有男人的话我又怎么可能让她去书斋?”
  
      这时,顾鸣不由沉下脸来。
  
      “乐平,你平时风流也就罢了。但是,她一个守寡的女人已经很可怜了,你有点良心好不好?”
  
      “不是……”贺永良急了:“你误会了,我是真心想帮她。”
  
      “编,继续编。”
  
      “你……好,我说实话,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对她动心了,你可以理解这叫缘份。
  
      一开始我没打算来,后来鬼使神差非要跟着你来。
  
      然后第一眼看到小珊,心里就跟猫儿抓的一般,巴不得……”
  
      “打住!”顾鸣比了个手势:“你好歹也是个秀才,可她是个寡妇,以你现在的条件还怕娶不到妻子?”
  
      “寡妇怎么了?至少她是个良家女子,总好过那些从良的风尘女子吧?”
  
      这么一说,顾鸣还真的难以反驳。
  
      许多书生根本不在意女方的身份,哪怕是风尘女子,只要心仪便会不顾一切去追求。
  
      哪怕倾其所有也在所不惜。
  
      不少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也常会替一些花魁赎身,娶回家当个小妾。
  
      特别是一些权贵之家,关系更是理得人头疼……根本理不清。
  
      “文星,或许你认为我有些冲动,但缘份这种事谁也拦不住。
  
      我真不是玩,真的有种一见倾心之感。”
  
      “意思是说,你有可能娶她?”
  
      “没错,很有可能。所以,我才会让她去书斋,这样才有机会多接触。
  
      凭我现在的观察与感觉,她应该是个持家有道的女人。
  
      就算一个人生活,厨房也收拾的井井有条,干干净净。
  
      而且我们一来,她就热心地熬糖水给我们喝,可见心地善良。”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顾鸣还能多说什么?唯有祝福。
  
      “好吧,就依你说。”
  
      “可是我感觉你回答的有些勉强……要不这样,她的工钱从我的工钱里面扣。”
  
      顾鸣没好气道:“滚一边去,我稀罕这点钱?再说来诗画社的人越来越多,本来就要增添人手。”
  
      “哈哈,太好了,不愧是同床好友……我去告诉小珊一声。”
  
      贺永良心情大好,一溜烟跑了回去。
  
      “小珊,我跟顾公子说好了,他说正好缺人手。”
  
      林小珊惊喜不已,当即福了一礼:“小珊多谢贺公子美言。”
  
      “不必多礼!”
  
      借着这机会,贺永良抬手扶了一下林小珊的手。
  
      “我……我们把糖水端出去吧,想来顾公子他们也渴了。”
  
      林小珊脸色微红,急步走向桌边。
  
      有戏!
  
      贺永良笑眯眯走上前帮着舀糖水。
  
      甜蜜密,你笑的甜蜜蜜……
  
      ……
  
      天色,慢慢黯淡下来。
  
      一众村民已然准备就绪,弓箭、尖竹、刀棍、火把、桐油……
  
      总之严阵以待。
  
      顾鸣等人站在人堆后,眼光瞟向附近的山野。
  
      据村民说,狼群每天都是从那里出现的,数量不等。有时二三十只,有时四五十只。
  
      镇里的情况差不多也是这样。
  
      但群狼肯定是一批,只是分成两批分头袭击。
  
      村里的空地上,还准备了十来挑水,那是顾鸣吩咐的,留着备用。
  
      因为有水的话他可以控水进行远程攻击。
  
      “大家不用怕,有顾公子在这里,一定可以消灭狼妖!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顾公子捉妖的传闻吧?
  
      元童镇的河妖,还有县城里的猫妖、城外的夜叉……”
  
      贺永良也不知是为村民壮胆,还是替自己壮胆,不时吼上几句。
  
      “我们听说过顾公子的威名。”
  
      “对,有顾公子在,我们一定可以消灭狼患。”
  
      “顾公子定然是仙人转世……”
  
      一众村民纷纷附议,可谓士气高昂,誓要在今晚剿灭狼患。
  
      “嗷呜~”
  
      “嗷呜~”
  
      没过一会,山中突然传来此起彼伏的狼嗥,声声入耳,久久回荡,令一众村民齐齐变色。
  
      “不用怕,大家不用怕!”
  
      贺永良赶紧发声劝慰。
  
      其实,他自己的声音也在打颤。
  
      就算他信任顾鸣,但本能的恐惧感还是很难压的住。
  
      “贺公子……”
  
      林小珊忍不住走到贺永良身边,像只受惊的小鹿一般。
  
      “没事的小珊,有我在……咳,大家都在,不用担心。”
  
      说话间,借机轻轻拍了拍林小珊的肩。
  
      “嗯!”
  
      林小珊轻咬嘴唇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村里的人真的是担惊受怕。
  
      特别是张屠夫,更是心有愧疚,认为是他给大家带来了灾难。
  
      好在,大家乡里乡亲的也没人说闲话。
  
      毕竟当初吃狼肉的时候大家都有份,总不能吃了狼肉,回过头就翻脸不认人?
  
      这种事村民做不出来。
  
      毕竟他们天性淳朴,有难大家一起当。
  
      “狗X的,来一个老子砍翻一个,来一双老子砍翻一双!”
  
      张屠夫心里一直愧疚与憋屈,故此,今日表现的相当勇敢,站在最前面,手握两把屠刀,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顾鸣则凝神眯眼看向远方。
  
      他的眼力可比这些村民强多了,哪怕天色有些昏暗,也看到了远处一大群狼正在奔袭而来。
  
      过了一会,不由眉头一动:“大家小心,大家伙一起过来了。”
  
      狼群后面,的确有一只体形庞大的头狼跟着,怕是有三四只狼加起来大。
  
      村民所说的像个小牛犊子倒也不算夸张。
  
      等到狼群奔的更近一些,顾鸣终于走到了最前面。
  
      “文星,你退回来,危险。”
  
      见状,贺文良急眼了。
  
      “没事!”
  
      顾鸣却淡淡说了一句。
  
      不是他想充当英雄,因为他发现那只狼妖果然很狡猾,远远的便停了下来,开始仰天长嗥。
  
      很明显,这是在指挥群狼准备进攻。
  
      既如此,他便要杀到狼妖蹲不住。
  
      别人怕狼,他可不怕。
  
      谁又知,他看似文文弱弱的身体,蕴含着怎样惊人的力量?
  
      连顾鸣自己都不知道。
  
      因为他从来没有和武林中人比试过。想来,就算用拳脚对付一般的武林高手,不在话下!
  
      就是这么自信!
  
      “大家准备,不要给这些狼组织队形的时间。我先上,其他人等伺机攻击。”
  
      “喂,文星……”
  
      一见顾鸣竟然直奔狼群而去,贺永良惊得一头冷汗。
  
      他只见到过顾鸣吟诗,用笔降妖,但那都是单对单,现在可是差不多有四五十只狼,这不是往狼口凑么?
  
      狼群已经奔的很近了。
  
      而且,在狼妖的嗥声中,不时切换方位,明显是在进行队形的组合,更利于群攻。
  
      只是顾鸣却不给它们这个机会。
  
      再狡猾的猎物,最终还是会败给猎人!
  
      “剑来!”
  
      顾鸣一边奔走,一边高抬右手大喝一句。
  
      话音一落,手中竟然还真的多出一把长剑。
  
      这把剑乃是原主以前留下的,主要就是附庸风雅用,品质自然比不上江湖剑客所用的剑。
  
      但,一把剑要看是谁在用。
  
      真正的高手,能做到人剑合一,甚至是手中无剑而心中有剑。
  
      当然,顾鸣并非专业耍剑的,只是茫茫尘世一介书生耳。
  
      “天啊,顾公子真的是仙人!”
  
      “太威风了!”
  
      “说剑来剑就来……”
  
      这些村民哪里知道顾鸣有神奇的随身包裹,道声“剑来”不过就是一时兴起,剑就在随身包裹里,念头一动便能随时存取。
  
      群狼正在组合队形,顾鸣却先一步杀到。
  
      倒不是他想要显摆,因为这些狼只是普通野兽,用出口成章与妙笔生花的效果不一定有多好。
  
      还不如直接砍过瘾。
  
      君子动口不动手,只是针对人而言。
  
      “噗!”
  
      第一剑终于挥出。
  
      一剑,便轻轻松松斩首一颗狼头,犹如切豆腐一般,连声音都很轻微。
  
      “噗!”
  
      又是一剑,另一只距离近的狼直接被腰斩。
  
      腥浓的血喷溅而出,溅了顾鸣一身。
  
      不过现在已经顾不上了。
  
      狼有狼性,人,也有……兽性。
  
      细究起来都是动物。
  
      浓浓血腥味似乎也激发了顾鸣的洪荒之力,开始大杀四方,狼血很快便染红了衣袍。
  
      这么一杀,狼群的队形一下就变混乱起来。
  
      “好,太好了!”
  
      “好什么好,快,大家一起上!”
  
      张屠刀大吼一声,拎着双屠刀风一般冲了上去。
  
      其他村民纷纷跟上,刀棍、尖竹、火把、桐油……轮番交替。
  
      如此一来,便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
  
      狼群一向是占上风的,一向是进攻方,村民只能被动防守。
  
      哪知今天情势陡转,一开场就被打了个晕头转向。
  
      “嗷呜~”
  
      “嗷呜~呜~呜~”
  
      狼妖蹲在百米开外愤怒地嗥叫着,似想挽回劣势。
  
      可惜先机一失,再加上村民泼下桐油,令不少狼的毛发着了火,一着火便乱窜……这下,狼妖的嗥叫也不管用了。
  
      天空中回荡着声声狼的惨叫。
  
      浓烟弥漫。
  
      焦臭阵阵。
  
      顾鸣更是浑身有劲,一边吩咐村民小心防卫,一边不停砍杀。
  
      杀出一条血路之后,干脆直接冲向狼妖……
  
      擒贼先擒王。
  
      只要灭了这只狼妖,狼患自然也就解决了。
  
      再说了,还有任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