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聊斋写小说 > 第八十九章 一屠晚归,担中肉尽

第八十九章 一屠晚归,担中肉尽

 推荐阅读:
    要说人手,店铺里的确也需要,毕竟书斋已经开始步上正轨,诗画社也需要人帮着打理。
  
      还有就是之前与聂小倩商议的女子私塾,也需要请先生来教书。
  
      只不过,宁采臣与其他书生不同,毕竟也是曾经的主角存在……
  
      故此,顾鸣开始沉吟起来。
  
      又转念一想,时间线明显是提前了,整个剧情也已经彻底翻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真要是不敢留下宁采臣,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不够自信!
  
      要么就是对聂小倩不够自信。
  
      一时间,顾鸣豪情由然而生,大大咧咧挥手道:“行,那就留下来吧!”
  
      “多谢顾公子,多谢!”
  
      宁采臣感激不已,连连拱手致谢。
  
      “小意思……乐平,以后便由你带带采臣,没事他也可以写点字画寄售,多少也能赚几个。”
  
      “嗯,好的。”
  
      贺永良应了一声,便带着宁采臣往外走。
  
      一边走一边小声道:“采臣,那个蓝小凤长什么样子?是不是特别勾魂的那种……”
  
      宁采臣:“……”
  
      “讲一讲嘛,反正又没外人在。话说,你们俩到底有没有那啥?有没有啥特别的感觉?”
  
      宁采臣:“……”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顾鸣不由感叹命运的奇妙。
  
      本以为不会与宁采臣有任何交集了,结果该来的还是会来。
  
      只不过,也仅止而已。
  
      听宁采臣讲起来,那个叫蓝小凤的女鬼应该是对他产生了好感,才会叮嘱他不要再去兰若寺。
  
      不过以后的事谁说的清?
  
      万一哪天宁采臣想她了,不顾一切跑去兰若寺呢?
  
      真要到了那个时候,还是避免不了冠上一个亡灵骑士之美名,令天底下无数书生羡慕嫉妒……
  
      ……
  
      没过几天,宁采臣便熟悉了书斋的事务。
  
      人也挺勤快,没事便帮着整理书架,将书籍收拾的整整齐齐。
  
      闲暇时写上几幅字画挂在店里出售,或是去诗画社帮着招呼一下客人。
  
      总之很投入。
  
      这可比他以前收帐轻松多了,不用风餐露宿,也不用担惊受怕。
  
      收入也不错,议定的一个月一两银子,包食宿,比院子里那些下人高了一倍。
  
      月底视经营情况还有奖金,再加上寄售书画的收入,运气好的话挣二三两银子不在话下。
  
      经过顾鸣的暗中观察,发现宁采臣的确称得上一个谦谦君子。
  
      不管是见到聂小倩或是苏灵,也或是到到诗画社的女宾,尽量远远避开。
  
      实在避不开,便不失礼仪上前见个礼。
  
      不像贺永良与董生,一见漂亮小姐眼睛就跟灯笼一般。
  
      当然,这也是男儿本性使然。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这日下午时分,苏灵突然匆匆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道:“顾……顾秀才……快……快……”
  
      眼见她半天没说出下文,一副着急的样子,顾鸣忍不住道:“夫人别急,深呼吸,好好喘口气再说。”
  
      “呼~”
  
      苏灵长长吐了口气,下意识拍了拍胸口,还真是感觉好了一些。
  
      这才方才道:“杜夫人她,快,快不行了……”
  
      她所说的杜夫人,正是上次嚷嚷说看杜十娘差点把眼睛哭瞎的那个,与苏灵算得上是一对好闺蜜,也难怪她如此着急。
  
      闻言,顾鸣不由吃了一惊:“杜夫人快不行了?到底怎么回事?”
  
      “听说是受了惊吓,丢了魂,请了几个郎中都束手无策。要不你去看看,权当死马当活马医……”
  
      这话说的,真是让人无语。
  
      顾鸣皱了皱眉:“可我又不是郎中……”
  
      “她是吓丢了魂,记得上次贺永良说你能把死人说活来着。”
  
      “好吧,先说好,别抱太大希望,毕竟……”
  
      “太好了,走走走!”
  
      不等顾鸣说完,苏灵不顾一切拉着他的手往外跑,生怕晚一步好闺蜜就没命了。
  
      “苏夫人,我自己会走。”
  
      顾鸣不露声色抽出手,虽说他知道苏灵不是故意的,只是心情急迫,但让人看见难免会说三道四,还以为二人有什么私情似的。
  
      “哎呀,你快些嘛……诶,你这个人,都不等等我……”
  
      不久后,二人一起来到杜府。
  
      一进门便能感应到一股子压抑、忧伤的气氛。
  
      几个丫环眼圈红肿,脸上还带着泪痕。看样子,杜夫人平日里待下人不错,所以她们才会发自内心伤感。
  
      当然,要是像余落湖那样的人,苏灵也不可能与之来往。
  
      这便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顾公子,你来的太好了,拜托你一定要救我家夫人一命!”
  
      一个中年男子一见顾鸣到来,赶紧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拱手见礼。
  
      苏灵摆了摆手:“行了,现在不是客套的时候,先进去看看人再说。”
  
      “嗯!”
  
      顾鸣应了一声,随着苏灵走进屋子里。
  
      杜夫人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眼见着就不行了。
  
      顾鸣皱了皱眉,上前搭了下脉。
  
      虽说他不是郎中,但最基本的一点常识还是懂的。
  
      此刻,杜夫人的手摸起来有些冰凉,甚至是僵直。脉博也很微弱,时停时跳。
  
      探下鼻息,几乎感应不到。
  
      心跳……这个就不要去摸了,省得让人误会他借机占便宜。
  
      “能否说下具体是什么情况?杜夫人受了什么惊吓?”
  
      “快去叫小桃过来……”
  
      杜员外急急吩咐了一句,随之又冲着顾鸣解释道:“是这样,昨日里荆拙回了一趟娘家,丫环小桃与之随行。
  
      她娘家在清风镇,路程也不算远。
  
      住了一晚,今日返程时在途中竟然遇到了狼,她一时惊吓就变成这样了。”
  
      顾鸣愣了愣:“狼?”
  
      “对,小桃是这样说的。”
  
      过了一会,一个丫环红着眼圈走了进来。
  
      看样子也吓的不轻,走路都有些飘,脸色也一片青白。
  
      “老爷……”
  
      “小桃,你快给顾公子讲讲当时的情形。”
  
      小桃浸泪应了一声,便讲了起来。
  
      “当时,我们走到半途,路上突然出现三只狼。前面两只,后面有一只。
  
      当下里,两个轿夫吓得一头冷汗,夫人更是吓得尖声大叫。
  
      奴婢自然也很害怕,不过也壮着胆子捡了块石头守在夫人身边……
  
      然后,三只狼同时叫了一声便冲了过来,阿孟叔无奈之下抓起一根木棒去打,结果……”
  
      说到这时,小桃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似是十分后怕。
  
      顾鸣也没催,等她平缓一会情绪。
  
      过了一会,小桃这才颤声道:“没想到,狼没打着,却被狼咬住了阿孟叔的手臂,竟……竟生生从中咬断……
  
      夫人眼见着阿孟叔的惨状,吓得晕了过去……”
  
      “后来呢?你们是如何逃脱的?”顾鸣皱着眉头,下意识追问一句。
  
      “万幸的是,这时候正好有两个骑着马的官差经过。
  
      一见有狼便跳下马挥刀去砍,终于把那三只狼吓跑,然后又把我们送了回来……”
  
      “这么说,他们是县衙里的官差?”
  
      小桃泣声点了点头:“是的!”
  
      “嗯,明白了。”
  
      顾鸣应了一声,又看着杜夫人沉吟了一会,这才转头冲着杜员外说:“我只能尽力一试,你这边最好还是继续去找郎中。”
  
      “是是是,已经在找了。”
  
      “行,你们稍微离远一些。”
  
      “大家退开,给顾公子腾个地方……”
  
      杜员外没见过顾鸣捉妖,只以为他要跳大神,乡下那些个神婆不都是这样的么?
  
      结果,顾鸣只是站在床前,冲着杜夫人开始吟诗:
  
      “魂兮归来,去君之恒干,何为四方些
  
      舍君之乐处,而离彼不祥些
  
      魂兮归来,东方不可以托些
  
      长人千仞,惟魂是索些
  
      十日代出,流金铄石些
  
      彼皆习之,魂往必释些
  
      归来兮,不可以托些
  
      魂兮归来,南方不可以止些……”
  
      此乃屈原所著的《楚辞》中的一首“招魂”,杜夫人吓丢了魂,想必用这首效果一定不错。
  
      当然,顾鸣表面云淡风轻,实则上已经用上了出口成章。
  
      这是一桩比较耗精神的事,怕是回头要吃几只鸡才能补回来。
  
      “夫人……夫人的魂回来了……”
  
      过了一会,外面突然响起了一个丫环的惊呼。
  
      一时间,外面骚乱纷纷。
  
      “什么?”
  
      杜员外既是震惊,又是激动地喝了一句。
  
      这时,屋子里还真有一道淡淡的身影飘了进来。
  
      虽然人影很淡,但依然还是能辨识出来正是杜夫人的模样。
  
      如此离奇的场景顿让屋子里的人惊疑不定,要不是大白天的,恐怕还以为是鬼魂飘进屋来了。
  
      很快,那道人影飘到床边便慢慢隐入杜夫人体内。
  
      “这……简直太神奇了。”
  
      苏灵不由喃喃自语。
  
      随之,杜夫人终于有了动静,胸口开始起伏,脸色也慢慢变得红润……
  
      眼见杜夫人恢复了生机,顾鸣不胜欣慰。
  
      幸不辱命,总算救回了一条鲜活的生命,可谓功德无量。
  
      而且杜夫人本就是书斋的常客,相信以后更将成为铁粉。
  
      杜员外则激动地握着夫人的手,不停地唤着……
  
      过了一会,杜夫人终于幽幽醒转。
  
      一醒来,夫妇俩便是一番抱头痛哭,可见感情深厚。
  
      随之,杜夫人下得床来,浸泪冲着顾鸣盈盈而拜:“多谢顾公子,要不是你,妾身这条命怕是捡不回来了。”
  
      顾鸣欣慰地笑了笑道:“杜夫人客气!”
  
      杜夫人一脸凝重道:“对你来说或许只是举手之劳,但对妾身来说,却是救命之恩……”
  
      彼此客套了几句,顾鸣方才辞别而去。
  
      杜员外冲着他的背影道:“顾公子,明日我夫妇一定登门酬谢!”
  
      一回到书斋,聂小倩便急急上前询问:“听说杜夫人病了,现在怎么样了?”
  
      “没事了,她是受惊吓过度……”
  
      顾鸣简略讲了一番缘由。
  
      “原来如此……想不到你现在还成郎中了。”
  
      “哈哈,郎中倒谈不上,杜夫人患的又不是病,因此郎中也束手无策。”
  
      “嗯……对了,一会陪我一起回家好不好?陪爹爹吃个饭,我看他最近好像有很忧虑,要不你帮着开导开导他。”
  
      “没问题,要不现在就去……采臣,你跟乐平他们讲下,我有事先走了。”
  
      宁采臣正在陪两个书生聊诗,听到顾鸣的吩咐当即应了一声。
  
      不久后,顾鸣二人回到县衙内院。
  
      玉儿正在浇花,一见顾鸣到来便上前见了个礼,随之又跑去泡茶。
  
      喝了半盏茶,聂鸿书心事重重的样子走进院子。
  
      “岳父大人!”
  
      “哦?贤婿也来了……坐坐坐。”
  
      聂鸿书微笑着抬了抬手,并坐到了石桌边。
  
      闲扯了几句,顾鸣便忍不住问:“不知岳父大人是否听说杜夫人一行遭遇狼袭一事?”
  
      “唉!”
  
      聂鸿书不由叹了一声,点了点头。
  
      “我已经听说了,那两个衙役就是我派去清风镇的,那边最近有些不太平……”
  
      “怎么回事?”
  
      聂鸿书却没有正面回应,而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也不知聂某做错了什么,一上任就连二接三出现妖异事件。”
  
      “岳父,这不关你的事,之前肯定也发生了不少类似事件,只不过秦守那狗官懒的理会罢了。”
  
      毕竟这是聊斋世界,妖魔鬼怪四处出没,发生妖异事件实属正常。
  
      不发生才叫不正常。
  
      “话虽如此,但本官心里依然堵的慌。”
  
      “清风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顾鸣又一次追问。
  
      “闹狼患……”
  
      聂鸿书缓缓讲起了缘由。
  
      大约在半个月前,清风镇一个姓张的屠夫卖完肉又去酒馆喝了点酒,这才挑着担子归家。
  
      其时,天色将黑未黑。
  
      不过张屠夫倒也不在意,反正离家也不是很远,而且他也习惯了晚归。
  
      走到半途时,方才惊觉身后竟然缀了两只灰狼。
  
      张屠夫顿时一头冷汗,酒劲不翼而飞,三步并作两步急急往家赶。
  
      结果,他一加速,两只狼也跟着加速。
  
      无奈之下,张屠夫干脆停步捡起一根卖剩下的骨头扔出去。
  
      其中一只狼当即上前叨住啃。
  
      于是,张屠夫又扔一根……
  
      反复数次,骨头扔没了,两只狼依然跟的很紧,看样子随时准备进攻。
  
      着急之下,张屠夫见到附近有一草垛,便急步走了过去。
  
      随后放下担子,手中紧握屠刀背靠草垛,准备与两只狼殊死一搏。
  
      结果却发现狼只剩下一只,蹲在他面前不远虎视眈眈。
  
      双方僵持了一会,张屠夫一咬牙,身形突然暴起,一刀劈了过去……
  
      狼再狡猾,但又怎比得上人?
  
      它根本没料到张屠夫说动就动,来不及反击便被一刀劈死。
  
      随之,张屠夫急急走到草垛后……果然不出所料,另一只狼半个身子已经没入草垛。
  
      很明显,是想掏出一个洞从背后偷袭他。
  
      不过这只狼应该感应到动静,急急往外退。没等它退出来,张屠夫又是重重一刀,终将两只狼全部斩杀。
  
      之后便兴高彩烈挑着狼尸回到村里,将相对完好的狼皮剥下,狼肉分给一众村民吃……
  
      听到这个故事,顾鸣便不由想起了聊斋里的一个小故事:狼。
  
      大致还记得那么两句:“一屠晚归,担中肉尽,止有剩骨。途中两狼,缀行甚远……”
  
      “难不成就因为这件事,遭到了狼群的报复?”
  
      顾鸣忍不住问道。
  
      “没错!”
  
      聂鸿书一脸凝重点头。
  
      “其实清风镇一带自古便有狼出没,但也不多见,大多时候都呆在深山里。
  
      自打张屠夫屠狼食肉之后没两天,他们村便遭到了狼群的袭击。
  
      好在村民反应快,及时组织人手,最终伤了三个人,没出人命。
  
      但这事并没有结束……那些狼几乎天天晚上都来,村里的鸡鸭牛等家畜几乎全被咬死。
  
      再后来,镇子里也开始出现狼踪,还伤了两条人命。
  
      我之所以派人去查访,是因为有人来报,说那群狼不是普通的狼。
  
      因为有人曾见过一头小牛犊子般大的头狼,怀疑是一只狼妖……”
  
      “牛犊般大小的狼?”顾鸣有些惊讶。
  
      “对,他们是这样禀报的,是否夸大其词还待查证。”
  
      顾鸣想了想道:“岳父大人,要不你派几个捕快跟我一道,明日去清风镇一探究竟。”
  
      “这……每次都麻烦你,真的有些不好意思。”
  
      “岳父大人见外了,都是一家人。”
  
      “哈哈哈,对对对,一家人一家人。”聂鸿书抚须而笑,随之心里一动:“对了,你和小倩也是情投意合,要不择个吉日成亲如何?”
  
      一听此话,聂小倩当即脸颊滚烫,羞涩地瞟向顾鸣。
  
      看样子,她是不反对的。
  
      毕竟她都十九岁了,换作普通人家的女儿,不定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从内心里来说,顾鸣也巴不得早日成亲。
  
      毕竟单身狗的滋味真不好受,长夜漫漫,孤枕无眠,唯有五姑娘不离不弃。
  
      但是,对于成亲这件事他早就有了规划,只是没提出来罢了。
  
      现在泰山大人主动提出,他也只能道出心中的想法。
  
      “岳父大人,小倩,其实我之前就想和你们商量拜堂成亲的事。
  
      我的想法是这样,不如等乡试之后,假如我中举的话,再风风光光迎娶小倩过门岂不更好?”
  
      “哈哈哈,好,很好,好男儿当有抱负!”
  
      聂鸿书不仅没有生气,反倒哈哈大笑起来。
  
      [原本计划更一万字的,现在更一万五,在此求下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