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卡诸天 > 第64章 孔老夫子也没见识

第64章 孔老夫子也没见识

 推荐阅读:

  和圣母玫瑰小队的五人叙叙旧喝喝酒,卫渊顺便把找孩子的事情说了。
  因为罗哥营地有防御法阵,会干扰到指路仙灵,所以只有在小范围内才能感知到那小女孩,所以他只能托营地中的各方势力注意一下。
  李娜大姐人非常热心肠,听了此事拍着胸脯说此事交给她了。
  卫渊自然不能没有表示,请人办事还是得意思意思的。
  卫渊送了几人好些吃的、喝的和用的。
  如今距离大灾变已经十二年之久,黄龙城早就没有了太多的生产物资。
  一些非生存必需品也急剧减少。像是香烟、午餐肉、火腿肠、方便面、水果罐头、汽水什么的都是紧俏货。
  卫渊要么不出手,一出手也不小气,好大几箱子的东西,把五人都给整不好意思了。
  对于卫渊来说,他有铭文皮包能装,还有一点松鼠症东西带少了没有安全感,所以从天源城带了极多的生存物资。
  能用一些对自己来说很廉价的东西卖人情,带资本家毫不犹豫。
  马东酒吧是罗哥营地中比较有名的酒吧,是那些职业者们最喜欢来的地方。
  他们在这里交流、组队、互通有无。尤其是像豪爽大姐李娜这样的九黎族人,简直把这里当成了据点。
  就在卫渊他们交流的时候,唱二人转的两个人下了台,一位打扮花哨怪异的年轻人上了小舞台。
  罗哥营地中不是没有外国人,这城市之前也是省会来着,有一些外国友人很正常。
  但是少数的外国人,不是死在大灾变及其后来的怪物中,就是早在这磨难中融合到了这文明里。
  所以这年轻人一身西式歌剧演员的服装,就显得有些怪异了。
  他自己并不觉得,或者不在意。他抱着一把吉他,坐在一把高脚椅子上自弹自唱。
  唱的是那种故事史诗,什么“啊啊啊~很久很久以前的XX地,有一位伟大的XXX”之类的。
  有点像是天朝的三线书、大鼓书之类的。
  你别说,这年轻人无论是神情动作还是演奏吟唱,都很在水平线之上,非常吸引人。居然不让在场这些脾气比较大的酒友们生气,反而挺引人入胜的。
  十二年的灾变,哪里还有这么专业的娱乐人士?好些人都停下了碰杯,静静倾听。
  卫渊自然也被其吸引了注意力,他能感觉到这年轻人身上的能级,1阶8级!
  这是个卡徒!
  卫渊作为强化师而锻炼出来的能力,能够感知各种能量,尤其是对能级尤为敏感。
  多年在黑市中的见识,让他猜到了了这年轻人是怎么回事了。
  这年轻人应该是绑定了职业卡“游吟诗人”!
  必须要说明的是,卡徒绝非是只知道战斗,只有战斗一条路可走的职业。
  事实上,那些管生产的、管后勤的卡徒也非常多,就像之前卫渊当了三年强化师,也升了1级一样。
  而这游吟诗人就不是个主战斗的路线,类似的分支可以通过一种被称为“演绎”的方法增强自己的能级,甚至获得新能力。
  所谓演绎,就是扮演自己所代表的职业,演的越投入越真实,效果越好。
  像是眼前这位,一些酒客听得开心,往舞台上丢了很多硬币,他的能级就在波动……
  卫渊在一边那个眼气啊真羡慕啊!
  要是码字也能涨能级就好了,我将网文推广诸天,定能靠着码字制霸一切!
  嗯,卫渊穿越之前是个“职业枪手”,专门给“原作者”写网络小说的……
  一边的鸡腿更是看的入神,非常投入,连小姐姐饱满的胸膛都无法吸引它了。
  鸡腿:这才是艺术啊!卫渊,我悟了……
  ……
  翌日,卫渊补充好物资带着郝萌萌和鸡腿出发了。
  郝萌萌一边赶路一边揉脑袋,毛茸茸的长耳朵紧贴后脑耷拉着。
  她有点上头~
  昨天她喝了十来杯啤酒,大扎啤那种。回去的时候已经喝高了,是卫渊给扛回去的。
  那时人已经喝断片了,到现在都不记得喝多了之后又蹦又跳、扯着卫渊衣服要骑大马的事情了。
  卫渊对此表示:我真是佩服我自己的人品!这要是换另外一个人,那还能把持得住?明年的今天,这傻兔子就已经当妈妈了!
  “萌萌,你知道孔夫子是谁吗?”路上闲聊,卫渊问道。
  萌萌想了想,急了:“卫大哥,我不认识孔夫子!”
  卫渊沉默了一会儿:“我倒是认识他,但是他不认识我。”
  萌萌闻言生气了,“那个孔什么的,居然连卫大哥也不认识吗?没见识!”
  卫渊看着萌萌,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这老儿没见识!”
  在废墟中艰难寻路一个多小时,两人来到了那孔子文化园外围。
  越是远离罗哥营地,遇到的各种怪物就越多。种类也是五花八门的,有的还能看出灾变前十个什么东西,有的干脆就是极为诡异的地狱魔怪造型。
  孔子文化园是一片仿古建筑群,墙上是依稀可见的防水水彩画,墙上还有仿古的青瓦做成的坡面。墙上窗户都是水泥做成的镂空造型。
  往远处看更是青砖绿瓦、高大牌坊、镶着好些巨大铜钉的朱红大门……依稀还能看出往昔的盛景。
  两人一猫靠近那片已经显得破败了的仿古建筑,看到高大的门牌坊上三个金漆大字还历历在目——先师坊!而在这门牌坊的下边却聚集了大量的僵尸。
  这些僵尸相比起之前卫渊遇到的那些僵尸,就显得单薄了几分,骨瘦如柴栽栽歪歪,说是僵尸不如说是干尸。虽然看着就不像是很强力的样子,但是数量极多。
  而且这大群的僵尸,居然零零散散的列着队形,晃晃悠悠的比划比划……
  卫渊躲在附近废弃的楼中,用望远镜看了半天才发现,这些僵尸的动作居然还挺整齐的!看着这些僵尸身上残存的服饰,再看看它们的样貌,卫渊有了一个不太恭敬的猜想。
  一个高亢激昂的女声在卫渊的脑海中响起:
  “迎面走来的,是黄龙城老年广场舞代表队,他们的口号是:场地归我,归我必跳;使命在肩,风雨无阻;你敢动我,动我必讹!此刻,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昂扬地向广场走来……”
  然后《野狼disco》的背景音乐就忽然响了起来~
  低沉的说唱声响起:
  大音响、低音炮、广场上面冲天叫!
  一上公交你惹不起,超市促销我争第一!
  不管多吵都不能关闭我的音响机,全场动作必须跟我、整齐划一~
  来左边,跟我一起画个龙~
  在你右边,画一道彩虹~
  (配乐观赏,效果更佳~)
  这要是袁风华同学在这里,估计魂卡都能升级!
  卫渊甩了甩脑袋,陷入了沉思:周边这几栋住宅楼,肯定买不上价吧?
  不知怎地,卫渊居然新生怒火,他打算把这群僵尸给清理掉。本来他们绕过去就行,可就当是为民除害了吧!
  ……
  看着卫渊和郝萌萌鬼鬼祟祟的在远处做准备,鸡腿趴在二楼窗户上打了一个哈欠,它在给两人放哨。
  不过很快,它就不无聊了,因为卫渊两人要行动了。
  它可开始了自己的吟唱式解说,它试着学那位游吟诗人的腔调:
  “阳光明媚的上午,巨型城市废墟在阳光下显得苍茫缥缈。”
  “在一片精美的仿古建筑群下面,却聚集着一群丑陋的僵尸。它们摩肩接踵的密布,东倒西歪的摇摆,以一种常人无法理解节奏和动作控诉这个残酷的世界。”
  “这些丑陋的存在无疑是在玷污这殿堂,让斯文扫地。所以,勇敢的兔耳少女和卑鄙狡猾的异乡带资本家,打算代表斯文消灭它们。”
  “他们握紧了手中的刀枪棍棒,他们打算以寡敌众……”
  “看,那个带资本家从怀里掏出了什么?黄色的一坨……哦,抱歉,那是一个大号坚果。我发誓这是我见过最大的坚果,我以鸡腿发誓!这坚果有我邻居那个吵闹小鬼的脑袋那么大!”
  “带资本家做出了投掷的动作,他像是掷铁饼者一样将那坚果远远的丢到了僵尸群中!”
  “带资本家身边有四个穴居人喽啰,卑鄙的带资本家只要有可以压迫的对象,就有无穷的力量。看那,那见过飞得多远!”
  “哦,鸡腿在上!那坚果在空中变大了!它变的有一人大小,狠狠地砸在僵尸群中。这还没完,那颗巨型坚果在碰到一个僵尸后,就会反弹向其他方向!它不停地在尸群中反弹,将一个个老僵尸砸到在地,撞断胳膊腿!哦,真给力!干得漂亮!”
  “快看,兔耳少女站了出来,她跳到了高墙上,她站在最受瞩目的地方!勇敢的兔耳少女没有拿起自己的大刀,而是手握一个造型别致的铜铃!她开始有节奏的摇动起来……哦,这声音是多么的清脆悦耳啊!就连这些老僵尸都跟着节奏摇摆起来了!”
  “那带资本家也没有闲着,他在干什么?他居然拿出手机,打开了闪光灯,在对着尽情摇摆的尸群录像!多么有爱的一幕啊!少女打碟,少年录像,群众们尽情起舞!啊,我感动得都要投票了!你们呢……”
  “呃,好像我们的跳舞群众有点累了,一个个的躺在地上休息。我们的舞会结束了。有点虎头蛇尾呢……”
  卫渊见大群僵尸倒底而亡,心中松了口气:作战计划完满达成!
  他大叫道:“鸡腿!鸡腿你还在那里偷懒,快来打扫战场!”
  “哦哦,咳!我来了,都别动,让我来捡卡!”鸡腿大叫着从三楼的窗台上跳了下去,把底下的草坪砸了一个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