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求掌教下山 > 第八十一章 咒死了

第八十一章 咒死了

 推荐阅读:

  原本的血肉之躯,如今在这莫名的诅咒之力下,竟然变成了藤蔓般,扭曲的模样。
  这让殷天鹏恐惧中更感到绝望,其一张脸都绿了。
  如此这般诅咒,他从未见过,常规诅咒之法,大多是以三根燃香引路,或是令人一时霉运当头,或是行动迟缓,思维呆若木鸡。
  但如目前这般,直接攻击本体的咒法,又强度极大的诅咒,却让他感到胆颤心惊。
  接连三天,三种不同的诅咒形势,每一种都让他无法抵挡,束手无策。
  而且,还有越来越强的趋势!
  “是大荒剑宗,肯定是他们!”
  殷天鹏连连吼叫,已是恐惧到极点。
  在这坤阴殿深处,他孤身一人,又无人注意到。外加身中诅咒,这种孤独,绝望之感让他如坠落深渊般无助。
  随着诅咒加身,他的身躯变得褶皱,枯朽,腐败,皮肤如老藤,面孔如木雕,十几个呼吸后,全身上下,竟是只有眼球还能微微转动。
  他赫然变为了一个木偶般的畸形怪物,下半身扭曲着成为底盘,竖立在地面之上。
  “赫赫赫赫。”
  牙齿触碰,喉咙轻颤,竟是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神识真元,更是被锁死,无法动弹,无法联系外界之人去帮助。
  殷天鹏这一刻,害怕极了。堂堂元婴期的老怪,竟是如此无助,无力。
  如同之前那般,诅咒依然只持续了十几息便结束。但这一次,他只能等待真元自行恢复,去化解这怪异的身躯,并且,效果越来越弱。
  到了第四日,殷天鹏再次被诅咒了,他气的想要骂娘。
  这一次,全身上下生出了怪异的白色飞絮,随风飘摆,如同祭奠亡人时的坟头,晦气到了祭奠。
  第五日,诅咒再次到来。
  殷天鹏麻木了,他恍然间明悟,自己似乎变为了试验邪法的对象,每日里都在遭遇着不同的诅咒。
  这施法的人,力度掌控的极为准确,每一次都让他无力,到达死亡的边缘,但偏偏却不让他致死,只是在折磨。
  “太过分了!!”
  他心中怒骂,愤怒却又恐惧。
  这样的邪法,如何防御?没有阳系法术,对诅咒不深入了解的人,根本无力抵抗。
  简直阴损,无耻到了极点!
  大荒剑宗,剑宫中。
  江流此时却是兴致勃勃,阴咒降头术的试验,越来越有感觉了。甚至到了第六日时,他隐隐间已经能够模糊的看到诅咒对象的身影。
  周身如一尊藤蔓扭曲成的雕塑,胸前,腹下,四肢上白纸飘扬,又有怪异的黑毛血毛夹杂其中。
  这就是殷天鹏,如今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到达奄奄一息的地步。
  “真惨啊!”
  江流轻叹道,却没有丝毫感觉到自己无耻阴损,而是更加激动兴奋,这代表着阴咒降头术是真的有用的。
  这一日,他燃烧了三座坟前有着巨大奠字花圈的坟。
  然后,殷天鹏忽然颤抖,枯朽的嘴巴张大,发出惨叫,额头之上火焰燃烧,出现一个绿色的“奠”字疤痕,晦气到极点。
  第七日,江流燃烧坟前长出怪异枝杈的坟。
  殷天鹏头顶,长出一颗光秃秃只有树枝的小树,扎根于头颅,吸取着其全身精元生命力。
  第八日,三座飘扬着黄纸冥币的坟头燃烧。
  殷天鹏周围,黄纸如丰锋锐长刀,切割着他枯朽,无法动弹的身躯。
  到了第九日,江流刚想再次施法诅咒,忽的全身一震,轻轻叹了口气,遗憾无比。
  “被咒死了吗?”
  “我还想继续试验呢,黑白幻境中,还有很多怪异的坟头,没有尝试啊!”
  坤阴殿深处,本是稳定燃烧的蜡烛,忽然熄灭。
  黑暗中,借着虚弱的光,能够看到已经化为藤蔓木雕,周身被怪异,阴森东西环绕的殷天鹏,双目已经闭合,再无半点气息透出。
  甚至,那额前的奠字下,还有一个枯朽,腐败,干涸的小元婴,通体灰白,如同石块。
  八日时间,每日一咒,拥有元婴后期实力的殷天鹏,终于支撑不下去了,被活生生咒死。
  到死,他都不知道究竟是谁下的毒手,更找不到投降,臣服的目标。因为大荒剑宗,如今还只是打到坤阴殿前五十里地。
  他们放缓了速度,正在消化,蚕食所占有的地盘。
  剑宫中。
  江流右手托着黑棺,皱眉思索着。
  阴咒降头术既然证明了其威力,那么这黑棺壁上的六阴祭魂经又有什么用的效果呢?
  他开始尝试,先是将黑棺摆放在眼前。
  随后,按照黑棺壁上的经文,缓缓念诵而出。霎时间,一股诡秘,阴森的气氛包裹了整个大殿内。
  黑棺之内,更是有氤氲的气息产生而出,轻轻颤动起来。
  经文有多处残缺,但当江流念过时,却是会顺其自然,却又怪异的自动补充完整,让他毫无阻碍。
  这就是被动的效果了。
  念诵而出的经文之声,一时却不消散,而是回荡在宫殿中。渐渐的,一股神秘之力,穿梭空间,延伸向不知名处。
  坤阴殿内,殷天鹏死亡凋零的身躯,忽然微微一颤,扭曲着消失不见了。
  再下一刻,其尸首便平直躺在了黑棺内。
  江流眨了眨眼睛,停下了念诵的经文,表情怪异。
  “这是什么意思?传送经?”
  将死掉的人,传送在这黑棺之内,似是一个奇怪的传送阵,很神奇,也很神秘,但仔细想想后,似乎也并没有什么用。
  手指轻轻一动,黑棺棺盖合上,彻底将殷天鹏屏蔽。
  江流思索后,召来弟子。
  “向前线金丹长老们传令,命他们即刻发起总攻,彻底解决坤阴殿战事!”
  “是,掌教!”
  弟子恭敬弯腰,随后快速消失在眼前。
  殷天鹏被他就这样咒死,大荒剑宗前进的步伐,已经再也无法阻挡,江流自然也就将视线放在了其他地方。
  等待西山带彻底统一,那缕虚无缥缈的气运,或许就更会更加具体,展露出其作用。
  而当大荒剑宗,成为这片山脉中,五个庞然大物中的一个时,更大的挑战,更真实的世界,也将展示在江流的面前。
  一切,对江流来说,也是刚刚开始。
  摩挲了手中玉人几下后,江流神识连通。
  讯息依然很多,一眼扫过,凡是署名三花道人的消息,他全部删除,心中毫无波动。
  反倒是那位姓纪的家伙,联合昵称为河西真人,以凡之躯,苟万年等人,不知什么时候搭上线,提出建立一个共同交流节点,来方便互相探讨。
  江流眨眨眉毛,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这不就是聊天室吗?”
  很有趣,但江流仍是一扫而过,没有在意,也没有回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