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求掌教下山 > 第八十章 怎么又来了

第八十章 怎么又来了

 推荐阅读:

  阴咒降头咒。
  此时,江流几乎是自然而然的便想起了这门阴邪咒法。这得自黑棺老妖的咒法,拥有者诅咒的神秘力量。
  但上一次以黄烛老怪为诅咒对象进行试验,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反馈,这让江流颇为失望。
  之后他仔细思索后,觉得这门咒法应当也有其不俗,只是他还没有发掘出其威力。也或许是,身为老怪,自身便诡异的黄烛,拥有着能够抵挡咒法的能力。
  这一次,他便决定换个对手。毫无疑问,刚刚被他知晓名字的殷天鹏便是最好的目标。
  想到就做,江流身上真元顿时便是以一种诡异的线条流转起来,整个人都是散发出阴森邪异的气息。
  他的眼前,恍惚间黑白色为调的坟墓出现。相比上一次,此次的坟墓有着些许不同。
  一层一层,层峦叠嶂,呈现出梯田模式,展现在他的眼前。打眼望去,入眼是成片,成排的墓地。
  森然,诡秘的气氛让江流的呼吸都是微微一滞。这邪术果然刺激,像极了前世拍灵异片的大场面,给人一种极其不祥的感觉。
  坟墓之上,有的飘扬着白色的纸条,有的正在燃烧半残的冥币黄纸,有的生着或是绿色,或是血色,或是黑色的头发,也有生着半条似是人偶,随风飘荡,左右摇摆的怪异身躯。
  种种诡秘,令人发抖,邪异的要命。
  扫视一眼后,江流微吸口气,开始呼唤殷天鹏的名讳,将此次诅咒的对象告知眼前的诡秘场景。
  “殷天鹏!”
  “殷天鹏!!”
  “殷天鹏!!!”
  “······”
  倏然间,这片望不到边界的墓地前,无数回声出现,仿佛无数声音在同时召唤这个名字。
  江流眯眼,知晓这是招魂音,诅咒开始生效了。相比上一次,他施展出的法咒显然更完善,这片诅咒之地也更像是一个邪异的真实世界。
  果然,紧跟着下一秒眼前的三座生着黑发的坟头便是轰的一声,化为绿色的火焰燃烧起来。
  同一时刻,坤阴殿深处。
  目视着殷明离去,殷天鹏眼神闪烁,最终长长呼出一口气,表情凝重而又严肃。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是不希望放弃这自己奋斗了数百年的基业的。但近日来,大荒剑宗的实力让他震惊。
  那突然出现在战场的巨掌,更让他浑身发抖。
  两相叠加,这样一个宗门,他能胜过对方的几率太小了。甚至,他都在奇怪,为何等了这么久,对方还没有打上门来。
  “以那巨掌主人的实力,只需要数个呼吸时间,坤阴殿数百年来所经营的一切,恐怕都将化为乌有。”
  眸子闪烁着,殷天鹏的心情无法平静。
  那巨掌掀翻了他这一生中,好不容易方才建立起来的世界观,让他感到分外震撼,以及恐惧,甚至对他的心灵造成创伤,无法忘怀,感到无力卑微。
  甚至,他都在幻想,若是对方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该以何种姿势,去表示臣服,以表明自己的心意。
  元婴期的他,还不想如此年轻就死去,他只差几步便要跨入出窍期,有着更美好的未来。
  忽然,殷天鹏全身一震,围在周边的蜡烛剧烈波动起来。
  “这是什么?!!”
  他瞳孔收缩,呼吸急促,双眼间恐惧的低头望着自己的身躯,四肢之上,突兀的生出无数条细密的黑发,紧跟着是身躯。
  密密麻麻的黑色毛发,争先恐后的冲出毛孔,于此同时,他一身的真元,精神力也在快速消退。
  “诅咒!!!”
  “有人在咒我!!”
  殷天鹏睁大眼睛,恐惧震惊到极点。
  如此阴损的法门,时常为世人所不耻。其诡异,难防,更是针对修行人的利器。
  同时,这种法门也有着稀有,珍贵的属性。平日里,根本难以见到,即便有人拥有,也只是残言片语,根本无法修行。
  “可恶!!乾阳宗阳系法门,我根本没学!!”
  “无法抵御这等阴邪法术!”
  殷天鹏恐惧愤怒的低吼道。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全身长出黑毛,真元精神在快速的消退,变得虚弱起来。
  只是十几个呼吸间,已是变为全身黑毛的怪物,看不出本来面貌,仅剩下粗重的喘息声在回荡。
  大荒剑宗剑宫中。
  江流停下了诅咒,三座坟的燃烧,让他体内真元三分之二都是倾泻一空。
  长长的出了口气后,他的眸中却有笑意。
  “不错,这一次感觉很强烈,果然,这种阴邪咒法,是有施法经验的,用的越多,便越熟练,威力也应当会越大。”
  “休息一下,恢复真元,明日继续!”
  轻松的收了邪术,江流盘膝打坐起来。
  坤阴殿内,殷天鹏大口喘息,他惊喜的发现这种咒法竟然停了下来。
  “我没有死!!”
  “诅咒停下来了!”
  全身一颤之后,他连忙打坐,快速的进入恢复修炼。面对这种阴邪,防不胜防的法咒,其心中深深感到恐惧。
  真元运转,耗费大量精力后,殷天鹏累的精疲力尽,方才将一身黑毛全部脱去。
  直到第二日早晨,他方才双眼一闭,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休息,便到了中午时分,其身躯忽然再次一震。
  “不!!怎么又来了?!”
  他惊恐的低头看去,只见这一次,身上长出的不是黑毛,而是血色的毛发,尖锐坚硬如钢针,伴随而至的还有剧烈的痛苦。
  “啊啊啊啊!”
  “是谁?到底何人在咒我!?”
  殷天鹏大叫,眼睁睁看着自己再次变为一个血毛怪物,全身痛苦仿佛被生生撕裂开来,身上汗水如雨般落地。
  这一次,又是十几个呼吸,诅咒再次散去。
  “我又活了下来!”
  颤抖着声音,殷天鹏艰难的道。
  他抓紧时间,再次驱散一身的血毛,累的连连吐血。
  第三日,同样的时间。
  江流面上带笑,对于诅咒已经轻车熟路了,进入黑白坟场,告知殷天鹏三个字名讳,心中念想其出身,地址,身份。
  随后,三座飘着纸人的土坟化为绿焰燃烧,伴随着尖锐惨叫声响起,诅咒再次开始了。
  坤阴殿中,殷天鹏大吼一声,全身气的发抖。
  他低头,看着自己扭曲成麻花状,呈现出藤蔓模样的双臂,双腿,痛苦无比。
  “可恶!!怎么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