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求掌教下山 > 第七十九章 我没有开玩笑

第七十九章 我没有开玩笑

 推荐阅读:

  “大荒焚仙指!”
  安然一指指出。
  通天的火柱旋转着,如同咆哮的火龙,向阴傀而去。但后者挥矛,恐怖的气劲席卷天空,竟是将这一指斩断。
  “退!!”
  雷戟看出阴傀的恐怖实力,立刻大吼。
  大荒剑宗乱了,弟子们纷纷逃跑。
  “今日,便将大荒剑宗,连根拔除!”
  阴傀张口,发出森然话语,寒意直入所有人心中,让他们胆颤。
  这样一尊元婴顶级傀儡,简直就如虎入羊群,带给大荒剑宗的,一时只有恐惧。
  而几乎是同时,剑宫之内,正在修炼,参悟功法的江流,双眼豁然睁开。
  “好胆,敢进入我剑宗之内!”
  其右手伸出,猛然一抓。
  大荒剑宗东南境边缘处。
  虚空,那庞大的阴傀面前,足有千丈的巨掌豁然出现。五根手指,如通天之柱,掌心中纹路清晰,栩栩如生。
  就那么轻轻的一探,一抓,庞大的阴傀,立刻被这巨掌握在了手心间。
  紧跟着,五指猛然收紧,气浪轰然向着周围席卷,大片尘土飞扬,空中的乌云,都在这一刻被驱散开来。
  “咔擦!”
  陶瓷破碎般的声音响起,五指也随之化为一片黑烟消散开来。
  坤阴殿中,殷天鹏瞳孔收缩,嘴角边涌出一抹血渍,眼中在这一刻闪过震撼,茫然,恐惧,惊讶种种神色。
  最终,他收敛情绪,身形一闪,消失在所有人的面前。
  “发生了什么?”
  围观的众弟子,看着太上长老奇怪的举动,心中迷茫。
  殷明原本激动,兴奋的表情更是忽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呆滞,茫然,以及无措。
  “父亲,怎么了?”
  他迷惑的自语,犹豫后身形迅速化为一道流光,向着坤阴殿飞速而去。
  坤阴殿深处。
  摇曳的烛火,明灭闪烁,忽的猛烈波动起来,在即将熄灭时,再次稳定下来。紧接着,一道凝重的声音随之响起。
  “我是天鹏,坤阴殿正在遭遇难以想象的大危机,我需要宗门总部支援。”
  话语声沉重,呼吸甚至都有些急促,代表着殷天鹏此刻内心的剧烈震荡。
  他无法想象,自己耗费了近百年,四处采集搜索数千种珍贵材料方才炼制而成的阴傀,竟然如此轻易便会被人毁灭。
  “那可是实力足以达到元婴后期的战斗傀儡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就那般破碎了。”
  直到现在,殷天鹏依然仿佛置身梦中。这对他来说,太不可置信,是无法想象的。
  手中的玉简已经接通,代表着对方也听到了自己的话语,但是却无任何声音传出。
  “天鹏,你是在开玩笑?”
  半晌后,含着些许疑惑的声音传来,让殷天鹏脸皮抖动了几下,他压低了声音,表情凝重至极。。
  “我没有开玩笑!你无法相信,我所见得那一幕!”
  “我不知该如何诉说,去描绘它!甚至直到现在,我都仿佛身在梦中。”
  “那是一只遮天蔽日的巨掌,五指如撑天之柱,掌心纹理如地上山川河流,就那么轻轻一握,我的元婴级战斗傀儡,就成了一片废料。
  “根本无法置信,无法想象!”
  殷天鹏说到这里,忽然听到玉简中传出一声简短的噗嗤声,他的表情立刻变了。
  “你以为我在说笑?”
  “噗嗤。没有,我怎么会笑话天鹏你呢?你是知道我的,一直以来我都不苟言笑。”
  玉简中声音连忙否认。
  殷天鹏脸色难看,他知道那一幕很难被人理解,甚至他都开始怀疑人生。
  该有怎样的力量,才能够将阴傀那般轻易碾碎?
  出窍?化神?
  大荒山根本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强者!潜水难诞真龙,贫瘠荒凉的荒山野外,自然也没有底蕴,气运去支撑这般强人的出现。
  “立刻派遣其他几位长老增援我,大荒剑宗实力超出想象,是无法忽视的敌人,我们必须重视起来。”
  殷天鹏再次凝重出口,提醒对方。
  “噗嗤。”
  然而,让他愤怒的是,对方再次笑了。
  “我再说一遍,不要忽视大荒剑宗!其中必有无法想象之存在!”
  “如今,坤阴殿已经丢掉半数领地,对方的攻势很猛!这边很难再支撑下去!”
  殷天鹏的声音与怒吼无异,双手都握得嘎嘣作响。
  “呵呵,不要着急嘛,天鹏,乾阳宗肯定会全力支持你的,只是。”
  顿了顿,声音又是漫不经心的道。
  “你知道的,近日里,荒山正中心的那位,似有冒头的痕迹,长老们的视线,也都关注向那里。”
  “过几日,他们便会来支援你,放心。”
  玉简声音带着轻笑,然后很快切断。
  “可恶!!这个混蛋!”
  望着手中熄灭的玉简,殷天鹏咬紧了牙,低吼一声。
  他自然听的出来,对方根本没有相信他。过几日是否会派遣支援来,即便来了,又能否敌得过大荒剑宗那巨掌的主人?
  殷天鹏没有底,更没有信心!
  表情变幻不定,许久之后,他抬头看向不远处,神情紧张,担忧的殷明。
  “明儿。”
  “父亲!”
  殷明立刻道。
  “去将坤阴殿这数百年的底蕴都收集在一起,等待消息。”
  殷天鹏沉声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连您难道也拿大荒剑宗没有办法??”
  殷明急问道。
  “我的阴傀,已经失去了联系。”
  沉默片刻后,殷天鹏凝视着自己的儿子道。
  “什么?!”
  殷明震惊,他自然知晓父亲的阴傀是什么。那可是力战元婴后期的战斗傀儡,实力强劲,是战略性武器!
  “这怎么可能?!”
  喃喃说道,殷明眼中出现了一抹恐惧。
  如果连父亲都没有办法,那么坤阴殿又如何抵挡疯狗般的大荒剑宗?坤阴殿的未来又在何方?
  “我已经通知乾阳宗,他们或将派人前来。”
  这句话让殷明双眼亮了起来,松了一口气。
  但很快,殷天鹏又是一句。
  “但你我也需早做准备。需知,有准备的撤退,也是一种战略,更是未来获取胜利的关键!”
  殷明变色,凝重点头,他的额头冒汗,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另一边,大荒剑宗,剑宫中。
  “只是一具傀儡吗?倒是可惜了。”
  江流嘴中说着遗憾,但眼中却有笑意。
  他刚从弟子口中,得知坤阴殿那位太上长老的名讳,心中立刻就是一动。
  “六阴降头咒,似乎还有些生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