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求掌教下山 > 第六十四章 六阴祭魂经

第六十四章 六阴祭魂经

 推荐阅读:

  大荒剑宗西境边缘。
  山林间树叶飒飒摩擦,一阵妖风呼啸而入,黑色的风让地面之上都是凝结出一层冰霜来。
  “大荒剑宗,江流,我已经洞穿你那掩藏在强大伪装下的孱弱之躯。”
  “也许你是元婴,但却绝不可能是出窍,化神!”
  黑棺缝隙间,阴笑声震荡而出,让虚空都泛出一丝丝涟漪。
  他这一次十分肯定自己的判断,不久前黑山妖域林间的战斗,对方所表现出的雷电之力也许凶悍,狂暴。但上限,也就在元婴期之内。
  若是没有受创,放在自己全盛时期,是能够扛下来,与对方大战一场的。
  只是那时因为心生忌惮,加上与那重伤化神之人一战,未战先畏,方才仓皇逃跑。
  但今日,他绝不会再重蹈覆辙。此刻,就是洗刷耻辱之时。
  黑棺剧烈震颤,能量在波动,让其周围产生一丝丝涟漪,向着周围席卷而去。
  忽然,天空中的太阳消失,时间在迅速流转,周围变得漆黑。黑棺老妖猛然震颤,向虚空看去。
  “这是?!”
  只见本是蔚蓝,明亮的天空,在这一刻倏忽间变为黑暗,再紧跟着,一点阴影由远及近,从星空中迅速飘来。
  “呜吼!”
  九道幽长,巨大,冰冷,通体漆黑的龙躯,拉着一尊沉重的棺椁。那棺椁散发着沧桑,古老的气息,其中似是躺着难以想象,不可名状的存在。
  “嘶!”
  黑山老妖吸了口气,完全没想到自己一进入大荒剑宗范围之内,便会有如此剧变。
  斗转星移,九龙拉棺。
  这是何等异象?让人心生摇曳,无比震撼。
  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面色狰狞:“还在装神弄鬼!”
  “大荒剑宗掌教,江流,出来!”
  黑棺颤动,铺天盖地的黑与红化为光芒,猛然席卷向天空,冲着那九龙拉棺而去。
  他不相信这些都是真实的,心中猜测,并且笃定,是一种独特的幻术异象,能蒙蔽人的精神,从而吓唬人。
  大荒山中,又怎么可能会有真正那般一举一动,异象不断,实力强大的修行者。
  “今日,我们之间所有的债,都要讨清楚!”
  “那骚狐狸精在哪里,她也逃不过!”
  黑棺老妖发出低沉的阴狠之声。
  身上力量浩浩荡荡的向着外面输出,本已经变得黑暗的夜空,霎时间因为其力量的施展,更是变得漆黑如墨,其中还透漏出一点猩红阴森。
  夜空之上,九条龙头探下,龙须摆动,搅动虚空,它们寂静无声,没有丝毫躁动,只是鼻息之间泛着灼热。
  豁然,九条巨大的龙躯停滞,它们似是听到了黑山老妖的话语,竖瞳猛然一凝,眼眸间自生威严,俯视而下。
  “嗡!”
  虚空在这一刻,凝滞了。那冲天而起的黑红色气息,被无形的龙威气息,直接冲击,眨眼间便被驱散的一干二净。
  “这?!”
  黑棺老妖棺椁颤动,震惊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
  “是觉得我江流,很好说话吗?”
  淡漠的声音忽然响起,震动着整片虚空,让黑棺老妖莫名紧张起来。
  他感觉到了一股浩大,光明,古老,沧桑的气息,倏然之间升腾而起,蔓延向他全身。
  仅是瞬息间,一股极强的禁锢之力,便将他定在了虚空,让他无法动弹。
  “江流?!”
  黑棺老妖声音发颤,他隐约间觉得,自己似乎判断错了。
  九龙拉棺,其背后的巨大棺椁上,一道身影忽然浮现。其表情平淡,眸光却似洞穿了苍茫万古,蕴含着森罗万象。
  一袭黑色宽松长袍,外套羽织,腰间挎剑,正盘膝坐在那棺椁上,静静的注视着他。
  只是平静的注视,却让黑棺老妖感到仿似被巨大的压力笼罩,心头压下一座大山。
  “你想见我,那我就来了。”
  江流盘坐在棺椁上,嘴巴微动,浩大的声音,却席卷长空,震颤着黑棺老妖的心灵。
  “你,你是真的拥有这样的力量?”
  黑棺老妖恐惧起来。
  那盘膝而坐的年轻人,给了他一种无形的压力,直击灵魂,让他方寸大乱,再也无法对事情的真相,做出任何有效判断。
  “力量,从无虚无!”
  “你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
  江流淡淡道。
  其右手缓缓抬起,先是握拳,然后伸出食指。周身在这一刻,绽放出了如太阳般的光辉,变得刺眼,炙热无比。
  这股恐怖的温度,刺眼的光芒,无声无息间,便已让黑棺老妖惨叫起来。
  它恐惧无比,想要转身就逃,就像上一次那样,但却又惊恐的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无法动弹,被无形之力禁锢封印。
  “大煌圣仙指。”
  江流盘坐于棺椁之上,一指指下。
  炙烈的光在这一刻凝结,化为光束,刹那间席卷黑棺老妖。那漆黑中透漏着血红的黑棺,在这一刻剧烈颤动起来。
  “啊啊啊啊啊!”
  黑棺老妖发出惨叫,大量的烟雾在这一刻从黑棺缝隙间涌动而出,最后,整具黑棺都被包裹在白色的火焰之中。
  圣洁,威严,而又光明的气息涌动而出,涤荡着虚空中一切黑暗的气息。
  一个呼吸后,虚空中仅剩下一烧灼的通红的黑棺悬浮,黑棺老妖的惨叫消失。
  江流的神识也探查不到任何妖物气息,他收回手指,俯视而下,凝视着悬浮在空中的黑棺,表情疑惑。
  上一次他放出光明圣尊投影前来,两指之力没有杀死黑棺老妖,还能说是漫不经心下没有使用全力。
  但这一次,他已经使出了万分之一的实力,却居然还没有摧毁这黑棺,而只是将其中的老妖焚化为灰烬。
  这就很有趣了!
  屈指一弹,身下的九龙拉棺仰天吼叫一声,消散于空中,夜晚也在瞬息变为白昼,恢复了原本模样。
  他身形一闪,来到黑棺之前。
  被高温火焰烧灼的通红的黑棺,随着温度散去,又再度恢复了漆黑,其表面刻印着诡异阴森的符文脉络,静静漂浮在江流面前。
  “没想到,这黑棺竟是一了不得的法宝!”
  片刻后,江流轻笑道。
  其中的黑棺老妖,则是一具乌鸦尸骸成精,躲藏在黑棺中,如今已经被焚化为灰烬。
  他伸出手指,按向这黑棺,用了万分之二的力量。
  很快,黑棺表面,被按出一个手指印。
  江流眼睛亮了,右手一伸,黑棺瞬息变小,化为掌心大小,飘到他的掌心中。
  “没想到,竟是一件强大的防御性法宝。”
  “不,不仅仅是防御性法宝。”
  当掀开棺盖后,江流又是眼睛一凝。
  他在黑棺之内的棺壁上,看到了密密麻麻的细小文字。
  “六阴祭魂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