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源力王座 > 第50章 崩溃

第50章 崩溃

 推荐阅读:

  随即,白羽便提了陈二狗出了房间,至于那些女人,他可不敢再看了,就冰玫瑰那“横眉冷对千夫指”的眼神,还有姚谷兰那嬉笑着说杀人,他已经有些心惊胆颤,甚至一股寒意直透脑际。
  出了房间后,白羽抬头看了一眼摄像头,微微皱眉,低声对董小黑道:“去把视频录像删除了,不要留任何证据!”
  冰玫瑰冷哼道:“不用你操心,你没看到这些摄像头都没有工作吗?”
  “呃……那就多谢两位了,我们就此别过!”白羽平静地说道。
  随即,他看向迪娅,道:“谷兰……我们怎么联系呢?”
  迪娅伸出手,道:“给我吧!”
  随即,白羽取出手机,交给了迪娅,迪娅快速拨通了自己的号码,笑道:“记得保存好哦,丢失了,可就没了!”
  “不会不会的,那咱们电话联系?”白羽笑道。
  这一刻,他的手心里竟然出汗了。
  直到坐上面包车,他猛然一用力,“咔嚓”一声,把手机捏得粉碎,随即毫不犹豫地扔出了窗外。
  一旁开车的董小黑顿时一愣,“老板,这是怎么呢?”
  但白羽没有回答,只是催促道:“快开车!”
  此时,在迪娅的总统套房内,落地窗前,迪娅与冰玫瑰周瑜看着远去的面包车,眼中有着一抹复杂之色。
  “迪娅,让我去抓了他,他竟然弄碎了手机!”冰玫瑰狠声说道。
  在她看来,像白羽这种花花公子就该弄死了事。
  迪娅微微摇头,眼中有些茫然,轻叹一声道:“或许我有些残忍,而他归根揭底是一个善良的人!”
  冰玫瑰顿时辩驳道:“那姓刘的就该死,竟然做那种事的时候喊你的名字,不被听到也就算了,可他明明知道你就在楼上!”
  “好了,不要说了,我要好好想想,这事关我的幸福,你不要打搅我!”迪娅心事重重地躺在了松软的沙发里。
  原本一切似乎按照剧本里一样,男女相互吸引,然后顺利约会,最后水到渠成,结婚生子……
  “我是不是想要的太多呢?”迪娅自语道,但随即又一想,她能够走到今天,可不是心慈手软能够获得如此成就的。
  只是,白羽前后的反差,让她不禁对自己的过往产生了疑惑。
  ……
  五辆面包车停在了嘟嘟物流公司的门口,白羽看到等待在门口的王老头后,顿时松了口大气,他立刻让董小黑把陈二狗带进地下基地,然后看着王老头的眼睛,他的眼睛竟然湿润了。
  他从没有像今天这么大起大落过,幸福来的太突然,却没有想到去得竟然也是如此之快,他需要一个肩膀哭哭。
  于是他扑向了王老头,但王老头被白羽这气势吓到了。
  王老头心道:“要不要给他一脚?还是用手抵挡?”
  但时间已经不允许了,王老头身体陡然一动,以一种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来回移动了一下,但却完美地错开了白羽的飞扑。
  白羽差点来了个狗吃屎,顿时转身大骂道:“王老头,你他妈是人吗?我差点都死了,你才来!”
  说罢,顿时气地甩袖进入了嘟嘟物流办公大楼,以掩饰他的失态,这一刻,白羽都有一种想死的冲动,这要是真扑在王老头的身上哭一鼻子,这辈子恐怕就是一个大大的污点了!
  还好,王老头竟然躲开了,不要以为他看不清楚,他有洞察之眼,怎么会看不到那一瞬间的气流地变化呢?
  王老头气得吹胡子,但没有办法,身为管家这个时候就是给东家发火的,他轻叹一声,赶紧跟了上去。
  王老头跟着白羽一直来到了十八层,一路员工看到脸色铁青的白羽,都不敢搭话,也没有人敢拦着王老头,以为是白羽的亲信。
  白羽直接来到了十八层,立刻冲进了修炼室,关上了合金门,走到沙袋跟前,砰地一声,一拳轰在了沙袋上,沙袋顿时荡了起来。
  而王老头看到白羽冲进了那厚实的合金门,心中顿时一愣,他知道,这应该是阎王殿的修炼室,也只有修炼室才会用这种合金门。
  看来出事了,他有些后悔,那一刻,他以为白羽想要对他不利,处于本能的反应,他竟然戏耍了白羽。
  于是他便站在修炼室之外,等待白羽出来。
  他看着十八层的布置,嘴角露出一抹轻笑,就这防爆玻璃,一个中级异人都能一拳打得粉碎,有什么用呢?
  这二十多年来,由于异人越来越多,导致科研几乎停滞不前,很多技术还依旧是数十年前的技术,尽管他是一名厨师,但只能对以前那种日新月异的变化缅怀了,时代终究不是他一个人的时代了。
  此时,修炼室内,装着铁砂的沙袋已然破碎,铁砂洒满了一地。
  而在洗手间内,水龙头哗哗地淌着水,白羽的头湿漉漉的,他的眼睛盯着盥洗镜,看着镜子中那张因害怕而变形的脸。
  不,这不是害怕!
  白羽心底否认这种害怕,这应该是一种幸福与失落来得太快产生的落差所带来的恐惧。是啊,前一刻还是那么甜美,而下一刻却仿佛如坠冰窟,这种失落带来的恐惧,令他有一种无处发泄之感。
  没错,此刻的他就是无处发泄,在他的胸口仿佛塞着一团棉花一般,搁在那里,吐不出也咽不下去,即使打破了沙袋也依旧无法发泄。
  “砰!”
  白羽一拳打在盥洗镜上,盥洗镜瞬间四分五裂,哗啦啦掉落在了地上。
  但这一拳依旧不解气,他又一拳打在了墙上,修炼室的墙都是合金所铸,所以一拳下去,白羽只是打出了一个小小的浅坑而已。
  “妈的,为什么?”
  “砰!”又是一拳。
  “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
  “砰!”
  “爸爸,为什么?”
  “砰!”
  “妈妈,你在哪里,到底为什么?”
  “砰!砰!砰……”
  这一刻,白羽彻底疯狂了,他一拳一拳地轰击在墙壁上,问着“为什么”,但一面墙壁又怎么会回答呢??
  没有人能够理解白羽此刻的心情,也没有人能够懂得白羽此刻的伤悲,更没有人能够抚慰白羽那冰冷近死的心。
  他,真的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