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威武 > 第111章 进驻丰台

第111章 进驻丰台

 推荐阅读:
【系统】宓妍对你的好感度达到80,达成1级羁绊!
  
  【系统】你与宓妍成了朋友!
  
  【系统】恭喜你通过羁绊,将特技【单挑】提升至Lv4!
  
  【系统】宓妍对你的好感度达到90,达成2级羁绊!
  
  【系统】你与宓妍成了至亲好友!
  
  【系统】恭喜你通过羁绊,将特技【单挑】提升至Lv5!
  
  【系统】宓妍对你的好感度达到100,达成3级羁绊!
  
  【系统】你与宓妍成了莫逆之交!
  
  【系统】恭喜你通过羁绊,将特技【单挑】提升至Lv6!
  
  【系统】宓元生对你的好感度达到80,达成1级羁绊!
  
  【系统】恭喜你通过羁绊,将特技【单挑】提升至Lv7!
  
  交换信物后,系统瞬间跳出连续提示。
  
  跟宓妍之间算是通过信物把事情定下来,即使没有写婚书,但是通过她的父亲敲定此事,对于这个朝代的女子而言,已经是对方的人,就差婚姻这一步。
  
  因此宓妍的羁绊瞬间连跳三级,只差求婚达成夫妻羁绊。
  
  这就是当前朝代女子从小接受的教育问题,基本上说好之后,即使从未与丈夫见过面,也必须忠贞。
  
  而宓元生就提升1级,算是通过女儿,双方有了联系。若是宁泽与宓妍正式成婚,应该还会提升羁绊。
  
  与此同时,父女两人的忠诚度迅速蹿升,都达到九十多。
  
  宁泽通过羁绊,从这对父女身上连续获得四次单挑技能提升。
  
  玩游戏的时候,好像最多提升到目标武将当前技能等级。
  
  若是按照游戏,宁泽最多把单挑提升至Lv6,因为宓元生也才6级单挑。
  
  显然这里是跟游戏不同的,对他而言也算好消息。
  
  只要找对传授特技的武将,即使对方特技等级不高,通过羁绊照样能够提升相应特技,这使得宁泽想要升满某项特技格外轻松。
  
  或许是当初让自己穿越的鬼差,希望自己能够在这个异世界更容易生存?
  
  在良蒲县休整一天,次日再度启程,率军往巴郡郡城方向前进。
  
  在良蒲与巴郡郡城中间,还要通过丰台、丽园两县。
  
  军队逼近丰台县城,宓元生主动请战:“军师!宓某刚刚加入,寸功为例。愿领兵攻入丰台县,夺得首功!”
  
  “也好!”宁泽说道,“不要强行攻城,我军兵多,可以围困丰台县城,他若要斗将奉陪,若是不肯出城,便先喊话劝降。”
  
  “喏!”宓元生当即领兵出战,来到丰台城门下,冲着城上守军喊道,“城内的人听着!杨染以权谋私,我军不得已与三军联合反抗。如今杨染害死三郡太守,又占巴郡之地,尔等莫要助贼谋逆!识相的快快开门投降,否则大军杀入城内,后悔莫及!”
  
  城上县令吴蘭(lan)、县尉吴鹑(chun)是亲兄弟,眼看华郡大军驻扎城外,吴鹑担心询问:“哥哥!敌众我寡,恐守卫不住!”
  
  “嗯!”吴蘭思索片刻,低声说道,“如今情势只可智取,不可力敌!”
  
  “计将安出?”
  
  “我等可以假意投降,骗梁腾、宁泽入城,酒宴之上埋伏刀斧手,执杯为号将其杀之,华郡兵马自乱!”
  
  “此计甚妙!就怕他们不敢进城。”吴鹑有些担心。
  
  “放心!”
  
  于是吴蘭派人喊话:“我等被迫听从杨染,非所愿尔!如今贵军至此,心中甚喜。愿开城投降,迎接贵军!只是怕惊扰城内百姓,请贵军在城外暂留一日,待我贴出公告安抚百姓。城内备下酒菜,先请梁太守与宁军师进城一叙,我等为梁太守与宁军师接风洗尘,当面拜见!”
  
  话音落下,果然打开城门。
  
  宓元生赶紧派人回报,梁腾询问宁泽:“军师,其中是否有诈?”
  
  “不管如何,对方开城投降,我方自然接受!”宁泽笑道,“太守与我京城赴宴,看他能耍什么花招。”
  
  “既然军师这么说,那便一起进城!”梁腾点头,“这随行之人如何安排?”
  
  “本军师有鬼面护卫,”宁泽转向另外一边,“宓姑娘,你可愿随行护我周全?”
  
  宓妍点点头,即使宁泽不说她也会要求同行。
  
  梁腾也带了两个最信任的护卫,一同骑马来到丰台城门。
  
  进城之前,宁泽低声对宓元生说道:“伯父,我等进城之后,由你统帅兵马。请派人绕城,锣鼓齐鸣,让县城百姓皆能听到,大声宣扬丰台县令仁厚爱民,不愿轻启战端,也认清情势,与杨染划清界限,乃是一位明智的好官。同时宣扬华郡与巴郡同为联盟,亲如一家,如今为太守韩庭报仇而来,与百姓秋毫无犯,让丰台百姓无需惧怕,自由出入城池。”
  
  宓元生领命,虽然不懂是何用意,马上吩咐下去,军队果然开始绕城,一边敲锣打鼓做出喜庆模样,一边派人在城门附近呼喊,大声传递宁泽吩咐的内容。
  
  由于丰台县令临时起意,并未通知其他城门守军。因此这几个城门的守军听到之后,马上派人了解。得知县令已经开城投降,亲自迎接梁腾、宁泽入内,要到官署接风,这场仗不用打了,全都欢欣鼓舞。
  
  城门附近的百姓得知,也都不再藏身家中,纷纷外出四处相告,四面城门大开,全都自由活动。
  
  甚至不少百姓出城,送上水酒欢迎华郡兵马。
  
  城内一下子热闹起来,之前对战争的恐惧全然消失,放心之后的百姓到城外农田劳作,或者重开市场,出入城池做生意,一切恢复正常。
  
  这边吴蘭、吴鹑兄弟两个迎接梁腾、宁泽入城,提前埋伏刀斧手,在官署接待。
  
  已经准备好一切,就等时机一到,执杯为号将其杀之。
  
  “梁太守,宁军师!”入戏之后,吴蘭坐在主位,恭敬行礼,“两位的名号如雷贯耳,如今金州谁人不知?尤其宁军师,更是少年英才!今日能来丰台县,是我等荣幸!”
  
  “我等对吴县令也是久仰大名!”客套话谁不会说?宁泽微笑回应。
  
  “县内只有粗茶淡饭、少许薄酒,还请不要嫌弃!”吴蘭说道,“请用!”
  
  其实酒菜都很不错,大鱼大肉,山珍海味,酒也是当地名酒。
  
  “哈哈哈!吴县令太客气了!”梁腾举杯说道,“巴华二郡亲如兄弟,我等俱是家人。大家满饮此杯!”
  
  “有酒无乐,岂不可惜?”吴鹑拍拍手,“歌舞上来!”
  
  立刻有府内歌姬、舞姬进来,在大厅正中表演。
  
  气氛看起来十分融洽。
  
  见梁腾与宁泽面带笑容没有怀疑,吴蘭转头在吴鹑耳边说道:“酒至半酣,便唤刀斧手进来!”
  
  “喏!”吴鹑会意点头。
  
  接风宴席十分热闹,一片欢声笑语。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员将领快步进来,在吴蘭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吴蘭脸色一变:“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这名将领点头回答。
  
  吴蘭转头看向宁泽,见他沉浸歌舞,面露犹豫之色。
  
  “大哥,怎么了?”旁边吴鹑不解问道。
  
  “附耳过来!”吴蘭轻声说话。
  
  吴鹑靠近大哥,就听他在耳边说道:“宁泽派人绕城宣扬,此刻全城百姓皆知我兄弟二人献城投降。且城门大开,百姓四处劳作,城防形同虚设。”
  
  听到这话,吴鹑也是吓一跳:“怎会如此?”
  
  “我只是临时起意,并未通告全城!”吴蘭皱眉,“谁料宁泽如此狡猾。”
  
  “如之奈何?”
  
  “管不了那么多,先除掉这两人!以免夜长梦多。”吴蘭举起酒杯,便要动手。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有人进来:“报告县尊!听闻县尊在此招待贵客,徐老爷、羊老爷、周老爷、钱老爷、云老爷纷纷前来,各有礼品无数,想要求见贵人,说是有意加入商会。”
  
  这都是丰台县的富商豪绅,在本地身份颇有身份,吴蘭作为县令也不敢随意得罪,个个都是地方豪强。
  
  听到这话,梁腾有些意外,扭头看向宁泽低声问道:“军师莫非早已料到?”
  
  “商会现在情势不错,各地想要加入的商人不计其数。”宁泽微笑,“之前经过经过其他郡城,战后也常有商人上门,我想此处也不例外!”
  
  “哦~”梁腾点了点头。
  
  “大哥,怎么办?”吴鹑脸色一变,这个时候不可能把刀斧手叫进来,那几位老爷可是自家兄弟须得仰仗的大人物。任何一家私兵都比县兵多,而且装备更精良。
  
  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拥有私兵的地方豪强有时候比官府还要强悍。
  
  吴蘭看向宁泽,脸色变了几遍,最终叹息道:“此人实在可怕,岂能为敌?如今良机已失,你赶紧吩咐下去,速将刀斧手撤走,迎接几位老爷官署见面!”
  
  “喏!”吴鹑也深深看一眼宁泽,按照大哥的意思安排。
  
  外面埋伏的刀斧手迅速调走,吴鹑亲自过去迎接本地豪强,带到官署之中。
  
  几位豪强进入官署,非常热情地给梁腾、宁泽赠送礼物,与县令、县尉打过招呼后,入席喝酒,同时询问加入商会的事情。
  
  吴蘭、吴鹑兄弟两个的诈降之计无疾而终,只能将错就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