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威武 > 第110章 信物

第110章 信物

 推荐阅读:

  华郡兵马果然轻松进入良蒲县,期间没有任何抵抗。
  军队迅速占领县城,梁腾下令安抚百姓。
  没过多久,王卫果然带兵归来,押着良蒲县令纪純,少府徐寿及其他文武官员,来到官署向宁泽复命:“军师,幸不辱命!”
  被抓捕的良蒲县文武官员面如死灰,全都低头不语。
  坐在边上的宓元生与宓妍见了,自然心里不舒服。
  感情让我们父女在前面拼死拼活,你们自己却抛弃全城百姓逃走?
  纪純抬头看见宓元生和宓妍,发现这对父女竟然坐在敌军之中,顿时怒道:“宓元生!我将良蒲安危托付给你,你却背叛本官信任,早已投贼?”
  宓元生皱眉起身:“我父女战场搏命,都是拼尽全力!倒是县尊让我女儿带兵袭营,自己却与众官弃城而走,置良蒲百姓与不顾,有何颜面指责宓某?”
  纪純闻言一滞,稍稍有些尴尬。
  宁泽笑道:“伯父莫恼!何必在意这些口是心非的小人。”
  “父亲。”旁边宓妍轻轻拉他坐下。
  梁腾面向被俘良蒲官员,大声问道:“尔等皆为良蒲官员,理应以百姓为念!我主仁义之名华郡皆知,杨染为一己私欲,逼得四郡太守起兵反抗,只想成为一方诸侯,甚至未将我主放在眼中。我主乃是先帝所生,正统皇室,自是拥护大成!杨染与我主为敌,异心毕露,乃是国贼!尔等相助国贼,可知羞耻?”
  现场文武官员不敢回话,心中暗道。如今大成这个乱象,哪个不是存在私心?所谓顺帝文帝,不过是周羟、陆骢争霸的工具。何况你们这个所谓的沅熙公主!
  这些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大成国已经分崩离析。
  梁腾话音落下,现场一片安静。
  宁泽扫视众人,开口说道:“太守无需费那唇舌,有愿意弃暗投明者可以站出来!”
  “纪純,你可愿降?”梁腾看向良蒲县令。
  纪純冷哼一声:“莫要巧舌如簧,本官不会上当!”
  他一说话,身边好几个文官武将便跟着挺身,硬气说道:“我等岂能投降,为一女子效力?”
  “是么?”宁泽目光扫过,伸手丢下一支令箭,“我敬佩有骨气的将军!来人!成全他,拖下去砍了!”
  旁边士兵一拥而上,将宁泽指着的武将直接拖出殿外。
  不多时,外面响起惨叫一声,现场众人全都一抖。
  宁泽目光转向旁边跟着纪純直言不降的另一员武将,这些属性都很垃圾,对杨染忠诚度又很高的,留着没用:“降是不降?”
  “哼!”这名将领倒是硬气,扭头转向旁边,直接无视。
  “拖下去砍了!”宁泽再度下令,这名将领又被拖到外面斩首。
  连砍两人,纪純忍不住站出来大声说道:“要我等投降为一女子效命,简直妄想!你可以杀尽我等,直接动手吧!”
  “是吗?”宁泽冷眼扫过良蒲县文武官员,“既然如此,那就......”
  当他拿起令箭准备丢出,纪純身后突然一人冲出,慌忙跪倒在地连连磕头:“下官是被蒙骗,并非有意从贼!如今得知此贼野心,岂能从之?愿弃暗投明为公主效命!”
  原来是少府徐寿。
  纪純没想到徐寿会投降,当即破口大骂。
  徐寿一投降,后面马上有人效仿,陆陆续续十来个人表示愿降。
  只有纪純和少数几个比较硬气的,坚决不肯投靠刘元香。
  宁泽当即下令,将纪純等人全部推出斩首,任命徐寿暂代良蒲县县令,负责管理此县。
  于是良蒲县顺利平定。
  处理好各方事务,已经差不多天亮。
  宁泽准备休息之时,宓元生带着宓妍过来找他。
  “伯父,宓姑娘!”赶紧将两人请进厅内,宁泽问道,“大家都辛苦一夜,何不早些休息?今日下午还要行军,倒是有依仗之处。”
  “宁军师!”宓元生拱手说道,“我父女既然投降,自是听从军师吩咐。不过在此之前还需把话说明。方才妍儿与我交待,战场之上军师所为确实......”
  “伯父!”没等他说完,宁泽便立刻回应,“在下已经做过承诺,必定对宓姑娘负责!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伯父与宓姑娘不必担心!不过多嘴问一句,宓姑娘之前可有婚配?或者是否许给他人?”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这里跟宁泽所在世界不同。十五六岁基本上都结婚了,甚至都有小孩。而宓妍已经十八岁,万一早就嫁人,那就等于抢人妻子,宁泽可没曹操那种爱好,必须搞清楚。
  宓元生当即回答:“妍儿随我四处流浪,街头耍刀卖艺为生,至今尚未许人!”
  “那就好!”宁泽松一口气。
  “军师为何有此一问?”宓元生看着他。
  “在下可不想背上夺人妻女的骂名,”宁泽回答,“当然要问仔细了!”
  “原来如此!”宓元生摸摸胡子,“那我也要问问,军师可曾婚配?”
  “伯父,在下尚未婚配!”宁泽回答。
  “既然军师与我女儿都未婚配,此事就简单了!”宓元生放下心来,“请军师写下婚书,待回到华郡,择日成婚!”
  “这个......”提到婚书,宁泽稍微有些犹豫。
  见他犹豫,宓元生顿时皱眉:“军师说要负责,怎的不愿写下婚书?莫非哄骗我父女二人?”
  “伯父误会了!”宁泽赶紧摆手,“在下不会反悔。”
  “父亲!”宓妍在后面有些不好意思,轻声说道,“婚姻大事,军师总要禀明父母。”
  “也对!”宓元生一排脑瓜,“宓某疏忽了。”
  宁泽摇头:“其实在下孤身一人,父母早年饥荒之时不幸离世。”
  他在这个世界确实没有父母,所以只能编个故事掩饰一下。
  宓元生微微一愣:“是吗?妍儿的母亲也是没熬过饥荒,没想到军师父母......”
  “哎!如今这世道,求生不易啊!”宁泽叹息。
  “确实如此!”宓元生想了想,“既然军师父母早亡,便无需回家禀告,此刻写下婚书也无妨吧?”
  “伯父,也不瞒您!”宁泽轻咳一声,不好意思说道,“其实在下与沅熙公主的关系并不单纯。而且除了公主之外,还有一位红颜知己。这婚配之事,要考虑清楚再做打算。”
  宓元生很是惊讶,倒不是因为他有两个相好,这个地方有钱有权的三妻四妾都很寻常。只是他当面坦诚跟沅熙公主关系不单纯,这个比较震撼。
  “什么意思?”宓妍一直不好意思地,低头不语,听到这话有些急了,“难道她们不同意,这事就不做数?”
  “大丈夫一诺千金,怎么可能不作数?”宁泽回答,“只是我与公主,还有另一位红颜知己相识在前,若是在她们不知道的情况与你写下婚书,太不厚道。”
  “哦!”宓妍稍微放心。
  宓元生仔细想想,转头对女儿说道:“确实,有公主在,这正妻之位岂能觊觎?”
  “嗯!我懂的。”宓妍说道,“公主尊贵,自然不是我能相比。”
  “伯父、宓姑娘,”宁泽说道,“两位都是明理之人,在下十分欣慰。回到华郡在下必定妥当处理此事,绝不让宓姑娘受委屈!”
  “既然如此,婚书回去再说。”宓元生点头道,“军师可否给个信物?”
  “信物?”
  “没错!作为军师的承诺,给小女一个信物,此事就定下来!”宓元生回答,“任何东西都行,但不能随意敷衍!”
  “信物啊~”宁泽仔细思索后说道,“此次出征,在下身边未带任何贵重之物。倒是有先师传授,在下亲笔默写的兵法抄本,不知可否作为信物?”
  “兵法抄本?”宓元生眼睛一亮,“自然可以!只是我父女二人都不识字,你要给妍儿兵法,就得亲自教她。”
  “那是自然!”宁泽说道,“请伯父与宓姑娘稍等片刻,在下去去就来。”
  转身来到后院,从系统宝物界面翻找,取出一卷《孙子兵法抄本》。
  闲着无聊他默写了好多抄本存着,专门用来笼络武将的。这东西算作书籍类宝物,非常有用,可以省下很多买书籍宝物的钱呢!
  取了《孙子兵法抄本》,回到大厅双手呈上:“伯父,这本孙子兵法乃先师传授,对在下来说格外珍贵。如今作为信物送于宓姑娘,请伯父与宓姑娘宽心。”
  宓元生接过兵法抄本,转身交给女儿:“拿着!这是军师给你的信物,一定要妥善保管!”
  “嗯!”宓妍接过兵法红着脸点头,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香囊,不好意思地递给宁泽,“这是宓妍随身之物,送于军师做个信物。”
  宁泽伸手接过,香囊还带着体温,微笑收起:“在下必定珍藏!”
  “好了!”宓元生完全放心,“既然互相给了信物,这件事情就算定下来。他日军师若负妍儿,宓某手中这口大刀可不认人!”
  “伯父放心,在下必不负宓姑娘!”
  “既如此,不打扰军师休息!”宓元生抱拳,“之后但有驱使,宓某必定全力协助!”
  “多谢伯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