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威武 > 第105章 灵山攻伐

第105章 灵山攻伐

 推荐阅读:
杨染大军攻打吐鲁禾郡未果,立刻掉头赶往巴郡。
  
  一路绕过吐鲁禾郡内县城,终于进入巴郡境内,来到灵山县附近。
  
  途径吐鲁禾郡,各县都坚守城中不敢阻挠杨染大军。如今来到巴郡,首当其冲的灵山县迅速做出反应,紧张地陈兵于县城墙头。
  
  县城之中仅有三千兵马,之前巴郡太守韩庭带领大军出征,多数没有回来。
  
  杨染大军来到城下,让使者上前喊话,以金州刺史的身份传唤灵山县县令出城。
  
  城墙上,灵山县县令于图赶紧询问左右,应当如何是好。
  
  县主簿江松提议坚守城池,于图从之。
  
  杨染见喊话无用,亲自率领军队猛攻县城三日。
  
  县城守卫不住,被杨染军强行攻破城门,于图、江松等官员被俘。
  
  杨染升帐,将灵山县文武全都带上来,拍案怒道:“本官乃是金州刺史,尔等身为下属竟敢以武相拒,皆为逆贼!来人,给我推下去一并斩首!”
  
  灵山县被俘官员吓得瘫倒在地,不断磕头求饶。
  
  杨映出来劝道:“使君,我想他们只是受韩庭利用,并非有意反叛朝廷。”
  
  于图急忙磕头说道:“使君,我等不敢反叛朝廷!望使君明察。”
  
  “哼!尔等见我至此,非但不出来相应,还敢刀剑相向,已经逆贼所为!罪大恶极,留不得!”
  
  “使君饶命!使君饶命!”别看守城时挺硬气,被俘后县内官员都怕得要死。
  
  “使君息怒!”杨映在边上又劝,“我军只为收服巴郡,若杀灵山县文武官员,其他各县必然死命抵抗。”
  
  杨染闻言点头,想了一阵看向于图:“于县令,尔等罪大恶极,但是也有将功补过的机会。”
  
  “愿为使君效力!”为了活命,于图带着众官磕头回答。
  
  “听着,”杨染冷声说道,“钜郡太守蒋悦、巴郡太守韩庭、吐鲁禾太守冯蕴起兵造反,已被本官剿灭!首恶既诛,凡归附者可脱叛逆罪名。尔等可愿戴罪立功,说服巴郡境内各县县令归附本官?”
  
  “愿意!下官愿意!”在这里要是说个不愿意,估计立刻被拉出去斩首,于图慌忙点头。
  
  “若能戴罪立功,便可饶你等死罪!同时,本官赏罚分明,做得好论功行赏!”
  
  “谢使君!!”
  
  于图立刻写信,派使者送往巴郡各个县城劝降。
  
  因为巴郡太守韩庭战败身死,大军折损过半,如今境内一团混乱,得知杨染带领大军前来,灵山县已经被攻克。摄于金州刺史的官职,还有郡内群龙无首,无人领导的局面,各县县令纷纷投降,上表请罪。
  
  杨染顺利进驻巴郡郡城,又让杨映写一份劝降书,送往钜郡。
  
  若是钜郡投降,则一举平定两郡,招兵买马、囤积粮食对付宁泽;若是钜郡不降,就派大军迅速前往,趁华郡兵马过来之前将其拿下。
  
  等到掌握钜巴二郡,便有资本再与华郡兵马一战。
  
  心腹大将冯习的死,杨染发誓一定要向宁泽和梁腾报仇。
  
  宁泽拿下吐鲁禾郡,将宋高暂且留在城内,大军修整之后,隔天立刻出征前往巴郡。
  
  抵达巴郡境内,听说杨染已经占领这里,还是蛮惊讶的。
  
  本以为吐鲁禾郡能够抵抗这么多天,巴郡一样能够拖延杨染,却不曾想整个巴郡都放弃抵抗,使得杨染轻松夺得此郡。
  
  惊讶归惊讶,既然杨染得了巴郡,就要在他招兵买马,休养生息之前夺下巴郡。一旦给予杨染喘息的机会,就有可能让他更加难缠。
  
  若是杨染趁机拿下钜郡,有了两郡之地与己方对抗,就会更为麻烦。
  
  因此让梁腾急速行军,直接发起猛攻。
  
  得知华郡兵马抵达,开始进攻灵山县,杨染虽然想要休息,却不得不派遣大军掉头赶往灵山县援助。
  
  两支兵马在灵山县附近激烈战斗数天,胜负未分。
  
  另外一边,钜郡确实混乱,比巴郡好不到哪里去。在收到杨染的劝降书后,甚至犹豫过是否乖乖投降。
  
  可是又得到消息,华郡兵马抵达巴郡,正在与杨染军激战。于是蒋家族人劝说境内文武官员,趁机出兵从后方袭击巴郡,让杨染首尾不能相顾。
  
  毕竟蒋悦、蒋胜父子因杨染而死,被蒋家人视为仇敌。
  
  于是钜郡出兵五千,由贼曹蒋涣带领,直接从后方奔袭巴郡。
  
  杨染立刻分兵五千,由部将曹旭领兵阻挡蒋涣。
  
  梁腾领兵猛攻灵山县数日,杨映献策,让杨染派兵偷偷挖掘地道,夜间两军休息之时,偷偷顺着地道出去,从侧面奇袭华郡兵营。
  
  华郡兵营并排连接在一起,只要施以火计,必能造成奇效。
  
  杨染依照计策行事,夜间起息华郡营地,射出火箭将其点燃。
  
  营地之中大火熊熊,杨染领兵杀入,准备拿下梁腾和宁泽。
  
  谁料进入营地,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那些身着盔甲的巡逻士兵,竟然是一群骑在战马上的稻草人。而且营内四处站着的,也都是稻草人。
  
  “糟糕,中计了!”杨染立刻下令撤退,铜锣声响,两侧杀出华郡兵马,迅速包围杨染军队,领头的正是梁腾。
  
  梁腾纵马奔来,挺枪喝道:“杨染受死!!”
  
  “撤!!”杨染赶紧带兵突围,激战中损失惨重。
  
  好不容易逃离包围圈,返回城池途中,前方又是一支兵马杀出,为首一人带着鬼面头盔,身着鱼鳞甲,领兵纵马冲杀而来,口中大喊:“敌将休走!”
  
  杨染亡魂直冒,立刻让身边副将抵挡,自己掉头疯狂逃命。
  
  好不容易逃出来,身边只剩残兵败将,灰头土脸。
  
  这时,又有一支华郡兵马冲出,为首正是宁泽,迎面笑道:“杨使君欲往何处?”
  
  杨染没有退路,只能带兵迎上前去,希望借由士兵挡住华郡兵马,然后趁机抓捕宁泽。
  
  双方交战,手下还真替杨染创造机会,让他可以顺利突破重围,抵达宁泽面前。
  
  面对手无寸铁,身着文官袍的宁泽,杨染大声吼道:“宁泽小儿,纳命来!”
  
  迎面挥刀便砍。
  
  宁泽笑道:“杨使君,文人不好欺负啊!”
  
  杨染不知这句话何意,此刻心里只想一刀砍了宁泽,然后带兵逃回城内。因此不顾一切冲上前去。
  
  就在他靠近瞬间,宁泽手中突然凭空出现一柄巨锤,迎面横扫。
  
  这个突发状况让杨染瞬间懵掉,慌忙收刀格挡。
  
  “铿!”手中宝刀直接被锤成两段,巨大力量使得杨染双手发麻,仰头翻下马,重重摔落地面。
  
  宁泽纵马上前,刚刚下马准备生擒杨染,突然听到耳边风声响起,赶紧往旁边退避。
  
  “嗖嗖嗖!!”数枚火箭落在脚边。
  
  “使君!!”一队弓箭兵连续使出火箭逼退宁泽与华郡兵马,有人骑马冲出,一把抓住站起身的杨染,将他拉上马背掉头就跑。
  
  原来是杨映觉察到不对,带领士兵出来接应。
  
  眼看杨染要被杨映带走,想要追赶却被敌军弓箭手连番火箭阻挡,宁泽当即下令:“弩兵还击!”
  
  手下弩兵马上冲过来,对着敌军“突突突”一阵射击。
  
  双方弓弩大战,宁泽也没闲着,取出竹弩仔细瞄准,“突”地射出。
  
  带着杨染逃回本阵的杨映后背被弩箭射中,差点摔落马下,咬着牙坚持,带着杨染撤离战场。
  
  留在这里的弓箭兵为了拖延时间,被全数歼灭。
  
  回到城内,杨染刚刚安心下来,杨映摔下马来,面无血色,极为虚弱。
  
  “二叔!”看到这一幕,杨染慌忙将他抱住,发现他的背后全是血,一根弩箭深深嵌入,“你中箭了?”
  
  “使君......”杨映虚弱说道,“对方有能人,竟然猜透我的策略......不过刚刚赢了一阵,必有疏漏。你可命人穿上白衣借机发丧,向外假称我中箭身亡。我军与城内设下埋伏,待敌军攻入城内便纵火突袭,必能大获全胜!”
  
  杨染赶紧传唤军医,下令给杨映医治。同时按照杨映的计策安排下去,城内果然挂上白帆白旗,士兵也都身穿白衣,一片哭声。
  
  探马将消息传回,梁腾当即说道:“军师射死杨映,杨染如病虎断了爪牙。如今正是机会一举攻破灵山县城,除掉杨染!”
  
  “梁太守!”宁泽想了想,“你若带兵突袭,切记一点。若是入城之后敌军奋力抵抗,乃是悲愤之力,可以强行破城。若是敌军一触即溃,必然有诈,决不可入城!”
  
  梁腾记住这句话,当下带兵来到城门,下令攻城。
  
  杨染军抵抗一阵,很快溃败。
  
  见此情景梁腾正要追击,忽然想起宁泽的话,马上传令停止攻城,全军撤回。
  
  杨映在军医帮忙下拔掉弩箭,上了金疮药,得知梁腾并未中计,感慨道:“那宁泽年纪轻轻,竟然连续看破我的计策?究竟师从何人,竟然从未听过。”
  
  “二叔,敌军不中计,现在如何是好?”杨染担心问道。
  
  “可命人加派人手守卫城门,使君悄悄从西门离开,暂且放弃灵山县,先回巴郡郡城。此处县城城墙低矮,难以守卫。巴郡郡城墙高且固,可以坚守,再思对策!”
  
  杨染当即听从杨映计策,加派人手到城墙守卫,迷惑对方,然后偷偷从西门带杨映离开,迅速逃往巴郡郡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