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威武 > 第96章 武多攻略

第96章 武多攻略

 推荐阅读:

  刘元香接到报告,宁泽随军出征,顺利攻克丹潼二郡,心中大喜。
  对于宁泽对降将魏翼、吴晗、蒋培、韩童,还有被推荐者魏景的任命,直接盖章同意,并且派人分别到丹潼二郡赏赐有功将领,同时召宁泽回华郡。
  宁泽派使者回报,杨染败退后,强攻武多郡,与韩庭、冯蕴激战连连,待丹潼二郡稳定,还要趁机攻占武多、吐鲁禾、钜、巴四郡,不能浪费机会,暂时拒绝回城。
  华郡新招募的长吏李顺觉得军师恃宠而骄,向刘元香进言,让她写信敲打一番。
  刘元香没有接受提议,只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杨染军与韩庭、冯蕴苦战一月,以杨映计策诈败引诱,于武潼河上游提前准备,一波大水冲垮两郡兵马。
  冯蕴被杨染擒获,当场枭首。
  杨染军追击韩庭,韩庭军大败,被杨染夺下武多,不得不退回巴郡。
  杨染占领武多郡,立刻招兵买马。
  韩庭退到巴郡,派遣使者向宁泽要求出兵,一同攻击武多郡。
  丹潼两郡经过一个月修整,已经稳定下来。宁泽当即与梁腾一起,带着赵青、孙彦等华郡武将,出动三万兵马离开潼郡,向武多郡推进。
  韩庭协同蒋悦次子蒋胜,吐鲁禾郡丞吕温,出兵五万要来武多郡报仇。
  杨染得知立刻问计杨映,应当如何是好。
  杨映献策,让杨染派使者赠送大量金银珠宝给宁泽示好,商议结盟。同时以金州刺史身份任命吕温为吐鲁禾太守,离间三郡兵马。
  “那宁泽率兵夺取丹潼二郡,害死我数十员大将,令我折损上万兵马,如此仇恨,竟让我主动求和?”杨染很是不爽。
  “只是权宜之计,先稳住宁泽,收拾掉三郡兵马再与他算账!”杨映说道,“小不忍则乱大谋!”
  杨染闻言,便同意杨映计策,派遣使者前往宁泽处。
  使者来到宁泽帐中,送上一千金、珠宝数箱,恭敬说道:“前番交战纯属误会!杨使君特派在下过来说和,我方并无冒犯沅熙公主之意,还请军师告知公主,丹潼二郡先由公主代管,双方并非敌人!若能缔结盟约,共同诛灭三郡逆贼,杨使君必定亲自前往华郡拜见公主,听从公主之命!”
  宁泽命人收下礼物,答应与杨染结盟,设宴款待使者,然后将其送走。
  等使者离开,梁腾问道:“军师为何答应与杨染结盟?”
  “人家送这么多东西过来,先答应再说。”宁泽笑道,“反正也没打算直接参与战斗,本就希望杨染跟钜、巴、吐鲁禾三郡兵马打到两败俱伤。”
  “若是杨染要求我们出兵共同对付三郡兵马,如何应对?”梁腾问他。
  “很简单,”宁泽眯起双眼,笑着回答,“我军愿意支援,但是军粮运送不易,让对方准备十万石送过来,立马出兵!”
  “十万石军粮?”梁腾无语,“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
  “对啊!”
  “对方怎么可能答应?”
  “那就怪不得我们了!军粮未到,不能出兵。”宁泽笑道。
  “对方若是答应呢?”梁腾想了想,“难道真的出兵助他攻打三郡兵马?”
  “怎么可能?真要答应,先让对方把粮草送过来。”宁泽回答,“收下粮草之后,就说兵甲不足无法出兵,若是能提供三万套兵甲,立刻出兵!”
  “......”梁腾无语。
  反正横竖不出兵,就是待在这里给他们上眼药水。既不帮韩庭那边,也不帮杨染,让两边都吊着。
  他们打他们的,这边单纯看戏。
  当然,若是有机可趁,也能果断出手。
  杨染使者回去后,如实报告。
  得知宁泽答应结盟,杨染很是惊讶,急忙询问杨映。
  杨映仔细思索:“对方肯定不是真心结盟,单纯敷衍而已。”
  “那怎么办?”
  “既然同意结盟,不如派人过去请宁泽出兵共同对付三郡兵马。”杨映说道,“他在后方对我军威胁太大。”
  于是杨映又派使者前去宁泽帐中,请求出兵攻打三郡兵马。
  宁泽便开口要求杨染准备十万石军粮。
  使者回去报告,杨染气得不行:“可恶!此人分明耍我!”
  “确实如此!”杨映无奈。
  “那怎么办?”杨染说道,“我军军粮尚且不足。”
  “就算给他军粮也没用,”杨映回答,“对方不是真心结盟,故意为难罢了!他只是假意与我方结盟,若是发现机会,便从后方奇袭。”
  “如何应对?”杨染担心说道,“同时对付四郡兵马前后夹击,实在困难。”
  杨映仔细思索后,对他说道:“无妨!我军现在首要目标就是击败三郡兵马。韩庭智谋不高,不足为虑。倒是宁泽这边......有了!可以写信一封,派使者快马加鞭送至亳州月台郡。月台与潼郡相邻,太守于良贪财,只需许以大量金银,使其陈兵潼郡之侧,宁泽自然退去。”
  杨染听从杨映计策,立刻派遣使者前往月台郡,请于良陈兵边境。
  于良果然答应,调动兵马驻扎于月台与潼郡边境,摆出一副随时进入潼郡的姿态。
  潼郡这边收到情报,赶紧派人到宁泽帐中。
  梁腾得知此事,马上对宁泽说道:“月台太守于良欲犯潼郡,若失此城,我等前后被围,走投无路!”
  宁泽不以为意,微笑回答:“想必是杨映计策。月台太守若擅自越境攻打潼郡,亳州刺史不会同意。更何况对方没有任何理由出兵其他州郡。”
  “那要如何应对?”梁腾问道。
  “简单!”宁泽想了想,“让丹、潼二郡各出两千兵马,合在一起前往边境。月台太守并非真心求战,必定撤军!”
  “若是对方不撤,该当如何?”梁腾问他。
  “若是不撤,便在边境安营扎寨,夜间锣鼓齐响,假作突袭。一次不退,再来一次,还是不退,再来一次,三次不退,敌军已疲,可以带兵袭营。”
  “杨染还未拿下,又与月台郡结仇,似乎不妥?”梁腾低声问道。
  “对方陈兵边境,已是主动挑衅。”宁泽说道,“就算打起来道理也在我方。更何况,亳州就在池州东侧,亳州刺史要戒备陆骢吞并,根本不可能结怨金州,没人希望腹背受敌。无论如何,吃亏的都不是我们!”
  “话虽如此,”梁腾担心说道,“月台大军,其实四千兵马可以战胜?”
  “对方并非求战,只需一员大将施疲军之策,便能胜之!”
  “大将?”梁腾皱眉,“我要在此处防备杨染,魏翼需要守卫丹郡,谁能胜任?”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华郡这边人才真的不多,总不能让梁家四兄弟去吧?他们恐怕难以胜任,不够勇猛。
  赵青、孙彦等人也是一样,算不上猛将。
  面对梁腾的目光,宁泽转向身后站着的王卫:“我的护卫武力不错,可以担当此任!鬼面,命你前往丹潼二郡调动四千兵马,立刻前往潼郡、月台边境,以我之计行事!”
  “喏!”王卫领命。
  梁腾有些担心:“军师将护卫派出去,若是期间敌军来袭,谁能保护你的安全?”
  “不是还有梁太守吗?”宁泽笑道,“本军师会牢牢跟在太守身边,不给敌人可趁之机。”
  于是王卫立刻出发,拿着宁泽将令,从丹郡、潼郡调动兵马。
  话分两头。
  杨染这边反间计成功,虽然吕温拒绝任命,将使者轰出营帐,却被蒋悦次子蒋胜误会。
  蒋胜来到吕温营地质问,两人因为误会产生口角。
  蒋胜性格暴躁,加上父亲、兄长之死,令他格外偏激,回营之后气不过,直接带兵攻入吕温营帐将其刺死。
  一时间钜郡、吐鲁禾郡兵马混战,将韩庭军也牵扯其中。
  三郡兵马自乱阵脚,发生内讧。
  杨染抓住机会,带兵出城一阵冲杀,大获全胜!
  韩庭、蒋胜退兵四十里地。
  因为蒋胜杀死吕温,吕温副将吕广怀恨在心,领兵夜袭蒋胜营地。
  连夜厮杀,吕广杀死蒋胜,自己也被乱箭射死。
  钜郡与吐鲁禾郡兵马结仇,双方连番厮杀,损失惨重。
  韩庭多次想要劝解,并无效果。
  联军溃散,杨染带兵攻打韩庭。
  孤立无援下,韩庭力战而死。
  杨染想要趁机攻占钜、巴、吐鲁禾三郡,后方华郡兵马突然袭击武多郡,吓得他立刻回城坚守。
  华郡兵马竟然没有撤回潼郡,这让杨染疑惑。
  结果探马来报,月台郡太守于良陈兵两军边境,宁泽派身边鬼面将军领兵四千前去。
  于良当即退后十里,之后不知为何又回到边境驻扎,与华郡兵马相对。
  当夜熟睡之际,忽然锣鼓齐鸣,杀声四起。
  于良惊恐,出营迎敌,却未见一人。
  睡下不久,又听得锣鼓声响,四处杀声。
  再次起来,还是不见一人。
  谋士张绪劝说于良退兵,于良料对方不敢出兵,没有听从。
  到了三更,外面又是锣鼓声起,杀声不断。
  这次于良下令无需理会,结果鬼面将军突然领兵杀来。
  于良军大败而逃,死三百余人,被俘八百,无数器械军粮被夺,仓皇逃回月台郡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