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威武 > 第94章 潼郡激战

第94章 潼郡激战

 推荐阅读:

  武多郡这边听说华郡十万大军增援,果然士气大振。
  虽然他们也不相信华郡有那么多兵马,增援两三万就很了不起了,却也是好消息。
  刚刚吃了一场败仗,正想着如何应对。
  华郡那边增援,丹郡压力大增,杨染就不得不分心,正是大好机会。
  于是钜郡太守蒋悦、巴郡太守韩庭、吐鲁禾太守冯蕴再度出兵。
  杨染带兵埋伏途中,在武潼山等待。
  三路兵马经过武潼山山道,突然两侧山头箭雨齐下,无数落石砸来。
  钜郡太守蒋悦当场被落石砸死,韩庭、冯蕴急忙带兵后撤,被杨染军一路追击,损失惨重。
  韩庭、冯蕴收拢败兵,退后十里地安营扎寨。
  杨染军大胜一场,趁势猛攻。
  韩庭、冯蕴领兵力拒,在武潼山激战数天。
  眼看支撑不住,后方钜郡兵马来源。
  原来蒋悦之子蒋绍听闻父亲在武潼山遇伏身亡,立刻带兵来报父仇。
  正好韩庭、冯蕴被杨染军连番猛攻逼得节节败退,蒋绍冲入战场,三千钜郡士兵如猛虎一般,杨染手下数名武将当场被蒋绍刺死。
  杨染被吓到,立刻鸣金收兵,暂且回营。
  回到营内问杨映:“蒋悦之子如此勇猛,怎么抵挡?”
  杨映献策:“此子虽然勇武,却不足惧。只需设下陷阱便可取其性命!”
  韩庭、冯蕴将蒋绍迎入账内,商讨如何对付杨染。
  “二位叔父,三郡只需合兵一处,杨染不是对手!”蒋绍咬牙切齿,“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明日看侄子阵前破敌。”
  次日,三路兵马再度联合,蒋绍一马当先冲向杨染军阵。
  两军阵前目光落在杨染身上,怒吼一声:“杨染!还我父命来!”
  拍马冲出。
  “敌将休要猖狂!”杨染身后一员大将挺枪而出,“冯习在此。”
  见冯习穿着父亲的盔甲,蒋绍眼睛瞬间布满血丝:“匹夫找死!”
  两人阵前交战数合,冯习打不过,虚晃一枪掉头就跑,同时大喊:“今日饶你一命!明日阵前取你首级,让你父子团聚!”
  听到这话蒋绍勃然大怒:“匹夫休走!”
  纵马猛追。
  韩庭见了,急忙下令鸣金,催促蒋绍回来。
  只是蒋绍因为父仇,根本无法冷静思考,一心想要追上冯习将他刺死。
  冯习纵马往左侧狂奔,蒋绍就在后面猛追,很快离开两军阵前,进入武潼山林内。
  回头看到蒋绍紧追不舍,冯习调转马头:“紧追着爷爷不放,欲寻死乎?”
  “匹夫纳命来!”蒋绍冲上去长枪狂刺。
  交手五合,冯习再度调转马头往林间跑去。
  蒋绍穷追不舍,完全冷静不下来。
  追到林内小道,前方突然出现绊马索。
  蒋绍一时不察,马失前蹄摔落下来。
  周边数十名潼郡士兵迅速将其包围。
  冯习也掉过头来,指着蒋绍笑道:“小子,这武潼山就是你父子葬身之地!”
  “匹夫——!!”蒋绍怒吼一声,挺枪与数十人交战,丝毫不惧。
  冯习带兵围住他,见蒋绍失去战马还能连杀数人,心中震撼。
  只是寡不敌众,面对数十人围攻,从四面八方刺过来的长枪防不设防。
  一番血战后蒋绍杀死十人,终于力竭而亡。
  致死还用长枪支撑站立,双目直瞪冯习。
  冯习吓出一身冷汗,急忙命士兵将其枭首,送至杨染手中。
  杨染很是感慨,让人将蒋家父子厚葬。
  得知蒋绍中伏身亡,韩庭、冯蕴叹息不止。
  当晚杨染夜袭营地,两支兵马大败,再度后退三十里地。
  杨染趁胜追击,想要将其一举歼灭。
  不料韩庭早在后方设下陷阱,使得杨染中伏,又被韩庭、冯蕴领兵冲杀一阵,损失不少兵将。
  杨染暂退,用杨映计策偷偷在韩庭营地附近放火。
  大火烧得韩庭军一片混乱,杨染趁机带兵攻打,直接击溃对方。
  要不是冯蕴及时相救,恐怕韩庭无力逃生。
  双方又激战数日,各有输赢。不过杨染明显占据优势,步步紧逼。
  就在杨染准备一举击溃韩庭、冯蕴时,后方突然传来急报——潼郡城池被围,华郡兵马突然出现,趁着城内空虚猛攻。”
  杨染大惊,丹郡那边一点消息都没传来,难道这么快就失守了?
  若是潼郡被攻破,自己便无容身之处,赶紧下令前军作后军,后军作前军,火速回城救援。
  韩庭、冯蕴得到消息,马上重整兵马,从后方追赶过来。
  杨染听从杨映计策,在途中布下疑兵,命一队兵马与山林中遍布笙旗,待韩庭、冯蕴兵马抵达,便在林间擂鼓。
  韩庭、冯蕴在杨染手中吃过许多苦头,见此阵仗果然不敢轻易上前。
  杨染顺利带兵退往潼郡,快要抵达时,忽然一支兵马挡住去路,正是梁腾。
  梁腾横刀立马,身后大军严阵以待:“杨使君,下官在此等候多时!”
  杨染当即纵马上前:“梁太守!尔等起兵造反,对抗朝廷,实为不智!还不放下兵器,下马投降?”
  梁腾闻言回道:“杨使君说的是哪个朝廷?我主刘元香乃大成先帝之女,正统皇室!杨使君与我主作对,才是背叛朝廷吧?”
  “住口!如今昌平王登基,沅熙公主一介女流,也敢代表朝廷?”杨染说道。
  “少说废话!”梁腾目视对方,“如今丹郡已经归附,军师正带兵攻打潼郡。逆臣贼子,就由梁某取你首级!”
  “主公速回潼郡,”冯习纵马出阵,“我来挡住梁腾!”
  “此时别无他法!”杨映低声说道,“必须尽快返回潼郡,根基不可失!”
  于是杨染下令冯习带兵抵挡梁腾,自己与杨映从另一边强行突围。
  两军激烈交战,冯习缠住梁腾,果然为杨染制造机会,使其可以突围,快速赶往潼郡。
  梁腾没办法抽身,只能全力与冯习交战。
  杨染带兵疾行,终于返回潼郡。
  果然,潼郡东南西北四个大门都被华郡兵马堵住,城内兵将坚守不出。
  杨染冲向华郡主将笙旗所在,远远看到“宁”字大旗,以及被保护在中间一身文人装扮的宁泽。
  “那人必是沅熙公主麾下军师宁泽!”杨映说道,“敌军兵力分散,此处仅有四千兵马。我军两倍于他,打旗号命守军夹击,必能一举成擒!”
  杨染便以杨映计策,下令打旗号通知城内,然后率领大军直接杀向华郡军阵。
  城内守军立刻开门冲出,与杨染所率部队形成夹击之势,瞬间包围宁泽军队。
  宁泽身边只有四千兵马,杨染统率部队,加上出城迎击的共有一万多,两倍以上。
  华郡兵马很快被包围,杨染身边数名将领得到命令,朝着宁泽所在位置冲杀过去。
  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很简单。
  华郡的武将似乎都分散开来,梁腾身边带着几个,攻打其他三门的好几个,军师宁泽身边就只有一个带着鬼面头盔的武将。
  不管士兵或者将领杨染都占据优势。只要拿下军师宁泽,这场仗就赢了!
  杨染手下将领一股脑冲向宁泽,鬼面将军王卫立刻迎上前去。
  战马交错之时,一枪刺死一员潼郡将领。
  周围立刻有三名战将围住王卫,前后夹击。
  王卫力战三员大将,完全不落下风。
  杨染见状,心说怪不得对方不退,原来身边有这样的猛将护卫。
  只不过再厉害也是一人,只要将其围住,宁泽无处可逃!
  当下下令牵制王卫,亲自带着十几名副将一路冲杀,很快来到宁泽面前。
  宁泽骑着爪黄飞电,面带惊容。见王卫被敌将纠缠,无法回来援助自己,立刻调转马头拼命逃离,并且大声呼喊,让周边士兵保护自己。
  杨染岂能放过这个机会,命副将追击宁泽,一定要拿下他。
  十几员战将凶悍无比,华郡士卒根本无法阻拦,追着宁泽很快冲出战场,朝着旁边树林跑去。
  见此情景,杨染心说宁泽死定了,便与杨映掉头指挥兵马,对付鬼面将军王卫以及华郡兵马。
  宁泽骑着爪黄飞电冲进树林,后面杨染手下十几员战将紧追不舍。
  进了树林忽然失去宁泽踪迹,于是赶紧查探周围。
  很快在林中找到爪黄飞电,只是发现骑在马上是个带着鬼面头盔、一身金甲,手中拎着巨锤的武将。
  宁泽的装备都能随身携带,跟变魔术一样迅速切换,普通人很难理解!
  虽然不知道这名神秘武将就是宁泽,以为他躲在附近,十几员武将见这名武将装备特别亮眼,觉得也是大人物,先拿下再说。
  于是迅速向他这边狂奔。
  宁泽迎面而上,抡起手中大锤冲杀过去,瞬间将最靠前的武将砸落马下,同时顺手揪住第二个武将的腰带,仅靠左手将其举起,迎面丢出,正中后面一将,使得两人同时落地。
  手中巨锤“呼呼”作风,舞起来就跟没有分量一样,砸在敌将身上却连坚硬的铁制盔甲都凹陷进去,当场殒命。
  不一会儿,追过来的十几员将领全都殒命,无一幸存。
  宁泽将武器盔甲瞬间收回,又以文官模样骑着爪黄飞电原路返回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