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威武 > 第88章 血染拿都城

第88章 血染拿都城

 推荐阅读:

  城主们纷纷猜测,到底是谁让一个小孩子传书警告,可是完全没有头绪。
  次日,国王传召各位城主宫殿议事。
  来到宫殿门外,守卫要求摘下武器空手进入。
  这个倒是无可厚非,只是进入宫殿之后,诸位城主仔细观察周围,发现今天宫殿内卫兵数量特别多,而且气氛也极为不同,甚至可以感觉到经常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这让他们格外紧张,彼此之间以眼神交流,一路警惕着往里走。
  进入大殿,国王盎格鲁已经摆下酒宴,面带笑容等待诸位城主。
  虽然心有不安,诸位城主还是赶紧入殿拜见国王,行礼问安之后分别入座。
  因为被人提醒过,诸位城主看到一切都觉得有问题,尤其站在国王身边的大将军怒差,眉宇之间隐约带着杀气,使得他们互相之间不断以眼神交流。
  这一幕看在国王盎格鲁眼中,确实另外一个想法。
  这些家伙果然存有异心,而且私底下联合在一起,真当我眼瞎看不出来吗?
  下定决心妖将他们一网打尽,脸上露出灿烂笑容:“诸位,今日召集尔等到此,主要为了商议一件大事!其实诸位过来之前,刚跟华郡使者签下国书。华郡使者将在接下来数天内,把随船物资转交我方。共计十万金、军粮两百万石、珠宝器械五十箱。这些资源,其中一半直接入国库,另外一半取出,按照比例发给各城。使者已经回去准备,明日便能展开交接程序。今日诸位城主在此,先把各座城池的分配比例谈妥。”
  换做平时,这些城主听到如此好消息,肯定无比兴奋。
  只是他们都觉察到气氛不对,按理说这样的场合,现场应该文武群臣全部到齐,才能商议如此重要的大事。但是除了国王和大将军怒差,只有他们这些城主,而且外面卫兵气氛也完全不同,充满肃杀之气。
  大将军怒差更是不断用目光打量诸位城主,给人很不舒服的感觉。
  想起大家都收到过的警告,暗道莫非是国王要对他们动手?可是为什么?
  接下来国王说的话,他们基本没有听进去,一直在思考并且警惕着周围。
  甚至桌上的美味佳肴也不敢碰,万一里面有毒怎么办?
  “怎么,大家都欢喜过度了?”盎格鲁见他们神色异常,还以为对方心虚,当下笑道,“今天是个好日子。来人,歌舞伺候!”
  拍一拍手,马上有一群漂亮的舞姬进入殿内,在大殿正中跳起华丽的比那丘舞蹈。
  城主们心有所虑,根本看不进去。
  夕落城城主阿木尔目光扫到两侧宫殿卫士,见他们动作都不自然,时不时握紧剑柄,虽然动作隐蔽,紧张的样子还是落入眼中。
  再看国王的表情以及拿在他手中把玩的那只酒杯,还有旁边大将军怒差的目光不断打量自己这边,感觉极度危险。
  只是兵器都在进入宫殿时被收缴,他转头看向诸位城主,然后瞄一眼两侧卫士。
  诸位城主时刻保持警觉,注意到他的眼神后,也迅速瞄一眼两旁,心中有些想法。
  “陛下!”明显气氛不对,阿木尔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当下起身恭敬说道,“这种软绵绵的舞蹈早就看腻了。若不介意,我来舞一套剑法助兴。”
  说话间,直接走向身后的卫士,伸手向他借剑。
  这名卫士有些慌乱,赶紧转向国王盎格鲁,以眼神请示。
  盎格鲁微微皱眉,侧目与怒差对上,两人同时点头。转回到这边,对阿木尔说道:“阿木尔,你可是堂堂城主,怎么能殿上舞剑?若是想看,让卫士上来表演就行!”
  “陛下,卫士的剑法,哪有我的好看?”阿木尔说话间,直接伸手夺过面前卫士的宝剑,大喊一声,“诸位不要坐以待毙!外面刀斧手可都摩拳擦掌呢!”
  话音落下,“唰”地拔剑,一脚踹开卫士,直接冲向王座。
  在他话音落下瞬间,诸位城主早就有所准备,以最快速度起身扑向后方卫兵,强夺武器。
  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盎格鲁慌忙起身向后退去,大喊一声:“逆贼作乱,速杀之!”
  大将军怒差快速拔刀迎向阿木尔,怒吼一声:“逆贼受死!”
  两人一刀一剑叮叮当当打在一处。
  盎格鲁退到后面,使劲将酒杯摔倒地上,冲外面大喊:“刀斧手何在?!”
  “呼啦!”殿外马上冲进来一群刀斧手,快速杀向诸位城主。
  “擒贼先擒王!”阿木尔一边与怒差激战,一边吼道,“挟持盎格鲁离开拿都城!”
  其实十九位城主并没想过造反,只是国王突然要杀他们,为了活命不得不反抗而已。总不至于国王一声令下,大家主动让你砍脑袋吧?他们也没这么愚忠。
  虽然趁其不备抢了卫士的兵器,外面冲进来大批刀斧手,还是让他们十分恐惧。听到阿木尔的声音,立刻反应过来。
  是了!现在只有劫持国王盎格鲁,才有办法离开宫殿,逃到外面。
  这是大家唯一的希望,谁不想好好活着?
  只要逃离拿都城,回到各自城池就不用怕了。
  于是在刀斧手冲进来时,城主们一窝蜂扑向国王盎格鲁。
  盎格鲁吓一跳,这可不再计划之中。
  事实上,从阿木尔夺取卫士兵器,还有诸位城主效仿开始,就跟计划有了出入。
  看来这些家伙真的早有反心,否则怎会如此干脆地抢夺兵器?这是一开始就抱着要谋害我的心思过来的!
  当下一边逃跑一边大喊:“来人!护驾!”
  旁边卫士马上过来阻挡诸位城主,刀斧手也迅速往这边冲。
  问题是这十九位城主没有哪个不是靠自己的军功上位,战斗力再差也比一般的卫士强,竟然很快杀光卫兵,在刀斧手抵达之前成功围住盎格鲁。
  盎格鲁也是身手不错,但双拳难敌四手,何况十几个人?
  他的武器被铁满打飞,很快被制住。
  “住手!!”铁满大声吼道,“全都放下武器,否则盎格鲁性命难保!”
  怒差没想到会这样,一时失神被阿木尔砍伤右臂,武器摔落地面。他怒吼一声:“逆臣贼子!还不放开陛下?”
  “放开他,我们就死定了!”阿木尔一脚将他甩开,冲到铁满身边喊道,“都给我们让开,只要到了城外立刻放人!若是不肯让开,了不起大家一起死!”
  “不要!!”盎格鲁脸色苍白,“诸位,我待你们不薄,你们为何......”
  “待我们不薄?”阿木尔怒指刀斧手,“你都要杀我们了,我们必须乖乖让你砍头?你若想死,那就一起死!能有国王陪着上路也不算亏。你若想活,让他们让出一条路来,只要到了城外,自然放你!”
  盎格鲁才不相信,心说到了城外你们就会杀死我然后逃回城去,直接起兵造反。
  但是眼下沦为对方的俘虏,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连连点头:“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冲动!这是一个误会......快、快点让开!快点让出一条路!”
  国王下令,士兵面面相觑,然后纷纷退开。
  “走!”阿木尔带头,十九位城主带着盎格鲁迅速离开宫殿,在不断出现的宫殿卫兵包围下,小心翼翼向外移动。
  怒差虽然受伤,却十分担心国王安危,思索着到底如何从对方手中救出国王。
  在他看来,是自己没能安排妥当,导致出现意外,使得国王被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责任,必须救出国王,然后杀光这些城主,永绝后患。
  不断聚集的卫兵都听从他的命令,紧张跟在后面,一步都不敢远离。
  城主们也都防范着周围,不敢距离国王太远,直接以他作为盾牌向城门靠近。
  终于顺利抵达城门,阿木尔大声喊道:“打开城门!!”
  “不能开!”怒差急忙吼道。
  若是打开城门,让对方逃到外面,对方绝对不可能放了国王。
  “若不打开城门,现在就杀死他!”阿木尔急道,拿剑抵着盎格鲁的脖子。
  “开门!开门!”盎格鲁慌了神,赶忙下令。
  怒差咬着牙,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摆手。
  接到命令,城门缓缓打开。
  诸位城主松一口气,只要顺利挟持国王到达城外,就有办法离开。
  双方彼此戒备,都在仔细思索,并且缓缓向城外移动。
  当十九位城主挟持盎格鲁终于通过城门,一脚踩到城外土地时,突然一道寒芒闪过,不知从哪个方向射来一支箭矢,精准无比地穿透盎格鲁的脑袋。
  “陛下——!!”怒差见了,双眼通红整个人陷入暴怒状态,“杀!给我杀了他们!”
  十九位城主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状况,一时之间慌了神。面对愤怒包围过来的卫兵,只能拼死一战。
  怒差冲到外面,没有发现射出暗箭的是谁,便强忍手臂箭伤,下令先杀这些城主,夺回国王尸体。
  拿都城城门,一场腥风血雨席卷而来。
  不远处的丛林内,宁泽丢掉从某个比那丘士兵手中抢夺的弓箭,带着王卫悄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