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威武 > 第81章 出征比那丘

第81章 出征比那丘

 推荐阅读:

  身为沅熙公主的刘元香好话相劝,又有梁腾与文武官员帮忙说服,最主要还是楚美人坚持。于是楚洵不情不愿地坐到上席。
  马上有人呈上酒菜,小心伺候着。
  “那么,我们回到正题!”等刘元香与文武官员各自回席,宁泽微笑说道,“刚才说道武库的军械补充,目前华郡百废待兴,各个地方都要钱粮,但是军械还是最重要的,否则如何保卫城池,又如何出兵征战?商会方面我已经说好,会有部分捐赠,但是不要期待太大。然后就是尽量编制、训练弩兵,竹弩制作方面,杀伤力也不小,也能相对减轻负担。不过还是需要另外想办法,总不可能只靠弩兵打天下......”
  “军师,听说比那丘国盛产铁矿。”楚美人稍作思考,开口说道,“大成兴盛之时,该国一直朝贡,每年进献铁矿无数。比那丘国就在华郡之侧,若能说服该国国王与主公结盟,一来可以得到丰富矿产,足以提供所需军械;二来可得比那丘协助,增强我方兵力。”
  “比那丘国虽然年年朝贡,乃是摄于幽帝强势。”梁腾思虑片刻摇头说道,“如今幽帝驾崩,天下混乱。比那丘国不知主公之名,更兼周羟立昌平王,陆骢立梁王为帝,必然倾向这两方诸侯。以我军实力,对方怕是不愿结盟。”
  “比那丘国虽地小人稀,仅有一城。一国之地与皇城密梁相若,然密梁兵马可达二十余万,百姓一百二十万人。比那丘国兵不过八万,百姓五十余万,”梁令说道,“即便如此,我华郡境内也不过十数万百姓,两三万兵马。比那丘国确实不会与主公结盟,更不可能向主公进贡。”
  “正因为这样,才需要一位能言善辩之士前往比那丘国,尽量说服对方与主公结盟!”楚美人说道,“若得比那丘国为后援,主公征战天下更为容易。”
  “可是上哪找出这么一位能言善辩之士,说服比那丘国王与我方结盟?”梁腾问道,“如今华郡最缺的就是这等人才!”
  “是啊!楚主记不知道,眼下咱们华郡城内唯独缺少人才,否则军师何必发出招贤令,甚至开放女官。”梁令摇头。
  楚洵听他们谈论这些事情,边喝酒边摇头。女儿的提议在他看来太过想当然,她很聪明没错,甚至现在懂的比自己这个做父亲的还多,可毕竟太过年幼,经验不足,看待任何事情都偏于理想化。梁腾、梁令的反驳是正常的,也没任何问题。
  不过从跟这个角度,发现自己的宝贝女儿在议事时,展现出平日从未见过的认真和投入,尤其争辩时表现出来的那种愉悦,是自己前所未见,也从来不能想象的。
  女儿此刻的眼神,忽然让他回忆起年轻时候意气风发的自己。
  是啊!她跟年轻时候满怀抱负的自己多么相似?眼前一幕,简直就是当年自己的翻版。
  与原本老老实实待在家中,恬静而温柔的她相比,此刻似乎更有活力,也更开心。
  从她的眼神,也看不到丝毫迷茫。
  尤其想在众人面前让自己的建议被接纳,那种努力辩驳的样子,像极了当年的自己。
  在这官署之中,也并不因为她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女官,其他文武官员就有异样的眼神和排斥的做法。
  他们显然对女官的出现还是很震惊的,却没有出现自己所担心的状况,反倒在争辩中逐渐被女儿说服,露出对她赞赏和钦佩的目光。
  这种情况让楚洵格外困惑,在他看来女官是违背纲常的,为何偏偏在华郡会不一样?
  目光转向上首坐着的沅熙公主刘元香,心说莫非因为这位的存在,毕竟主公首先是个女人,所以也影响了下面人的想法,对于女官便没有那么排斥?
  这的确是原因,只是另一方面,宁泽早就通过他的方式给在座文武官员打了无数次预防针。虽然对真的出现女官还是很震惊,相对而言就比较容易接受。
  看着女儿与文武官员辩论时滔滔不绝、意气风发的样子,楚洵心中思绪万千,之前那一肚子的怒意渐渐平复,整个人终于冷静下来,默默喝着酒,看着她沉思。
  他的脸上满是矛盾、纠结,仿佛在心中做着难以想象的斗争。
  官署内,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楚美人身上,因为话题讨论激烈,倒是忽略了正在旁听的楚洵,也不知道他心中思绪万千。
  楚美人与梁腾、梁令激辩,最后还是在人选上面为难。
  确实,说服比那丘国与华郡结盟,获取铁矿制造兵器,得到兵员协助,对征战天下很有益处。可是要找出一个能够说服比那丘国王,能言善辩的人才并不容易。
  思来想去,楚美人说道:“既如此,下官愿意亲自前往比那丘国做说客!”
  “胡闹!”听到这话楚洵拍案而起,急忙喊道,“此事并非儿戏!”
  “楚公言之有理!”宁泽微笑起身,“楚主记的策略是不错,若能说服比那丘国国王与主公结盟,好处多多。可是要亲自前往比那丘国做说客,太冒险了!”
  楚洵闻言看向宁泽,心说这小子现在这句倒是人话。
  “可是军师,”楚美人说道,“华郡上下似乎只有下官最合适。”
  “说什么呢?”宁泽笑道,“你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吗?”
  “下官并非此意!”楚美人闻言一愣,急忙回答,“但我方对比那丘国并不了解,军师若是亲自前往,太过危险。”
  “所以本军师准备带兵五千,出征比那丘!”宁泽转向刘元香,“请主公准许!”
  “什么?!”不止楚美人,刘元香和现场文武官员全都震惊。
  楚洵看着宁泽,露出一丝讥讽之色。心说真是一个不知死活的小鬼,比那丘国再弱,也有五十几万百姓,八万精兵,何况是海外岛国,五千兵马乘船渡海,估计抵达比那丘至少一半倒下,真当海上风浪是假的?
  就算让你安全抵达比那丘,五千对上八万,也是自寻死路!
  不过他才懒得提醒,只是嗤之以鼻。
  刘元香和现场文武官员也是同样想法,比那丘国再小也是一个国家,以五千兵马就想拿下,过分自信吧?
  “军师,”刘元香说道,“此事非同小可,比那丘国八万精兵,又在海外。海上风浪巨大,我方兵卒未习水战,必定水土不服,就算抵达比那丘国也无力再战......”
  “主公放心,”宁泽拱手说道,“下官有连环之策!”
  “连环之策?”
  “便是将大小船只连在一起,制成连环船,行驶于风浪之中亦能如履平地!”宁泽笑道。
  “连环船......”本来嗤之以鼻的楚洵,听到这话低头思考,随后抬头震惊看向宁泽。
  看来这小子有点本事,竟能想出做连环船。普通船只行驶于海上,面对风浪都会不断颠簸,那种情况下,五千兵马撑不到比那丘国,在海上就会倒下。就算顺利抵达,一群被折腾得晕晕乎乎的软脚虾,如何与八万精兵对抗?
  不过有了连环船,虽不知效果如何,恐怕真的可以让这情况改善。
  问题是,即使顺利抵达比那丘国,以五千兵马如何战胜八万精兵,还有比那丘国五十万百姓?
  说到底,这小子还是太过狂妄无知。
  “军师,以五千士兵攻打比那丘国,如何获胜?”梁腾忍不住问道,“比那丘虽是大成属国,却也没有弱到挡不住五千兵马。甚至,同样八万兵马出征,对方占着天时地利人和,恐怕军师也难占到便宜。再者,如今华郡之中,有谁能与军师一同出战?本官若是同行,金州刺史那边又该如何应对?”
  “对啊军师,”刘元香也说道,“此事怕是不妥。”
  “下官也觉得不大现实,”梁楷起身说道,“何况我们不是讨论军械问题吗?怎么转到攻打比那丘国了?金州刺史的问题还没解决,就想着攻打一个国家,未免对自己的力量估算太过。”
  “下官也这么觉得。”
  “末将觉得不妥!”
  ......
  文武官员纷纷开口,意见差不多。
  宁泽并不在意,微笑说道:“金州刺史很好对付,根本不用放在心上。至于比那丘国,主公只需给我五千兵马,保证一月之内尽得此地。”
  “军师要独自前往?”刘元香闻言急道,“不行,太危险了!”
  “主公,在下官眼中,取比那丘国如探囊取物。”宁泽笑道。
  “军师,此事可开不得玩笑!”梁腾皱眉。
  “梁太守,你何时见过下官在这等大事上面开玩笑?”宁泽转头反问。
  “这......”
  “金州刺史这边,交给梁太守处理。”宁泽说道,“只需按照之前楚主记所献之策,必能成功!下官出征比那丘国,一月之后必然得胜归来!请主公下令划拨五千兵马,下官即刻出征!”
  面对宁泽自信的眼神,刘元香虽然心中不安,可是想起两人之前的协议,于是点点头:“好!请军师务必安全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