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威武 > 第72章 带入节奏

第72章 带入节奏

 推荐阅读:

  鲍歆带着名画《花鸟虫鱼》前往宁府,想要将其归还。
  可是宁泽活学活用,也让梁五跟鲍歆说他访友去了,今日不回。
  鲍歆想把名画交给梁五,梁五就说这是少爷送出去的珍宝,自己不敢接,怕到时候损坏了没办法交代,请鲍歆等少爷回来以后再亲自归还。
  明知道宁泽是故意的,鲍歆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要直接把画丢在这里,万一到时候梁五说从未见过此画,宁泽追究起来怎么办?
  于是无奈返回鲍府。
  隔天又去几次,梁五要么说宁泽公务繁忙,要么说在朋友家中吃饭。
  无奈,鲍歆只能请父亲帮忙,希望在商会成员聚会之时还给宁泽。
  然而鲍云在商会那边也没见到宁泽。
  于是鲍歆去找楚洵,毕竟此事由他而起。
  楚洵故意避开宁泽,怎么可能答应?可是这幅名画不还回去,好像也不行。
  仔细想想,让鲍歆将画拿给跟宁泽关系不错的梁楷,由朋友还回去不就没事了?
  要说楚洵确实聪明,鲍歆按他说的请梁楷帮忙。
  隔天这幅画就被送到宁泽府上。
  作为来往不需要通报的朋友,梁楷直接上他家把画往桌上一丢,完事了!
  等到宁泽回家看到这幅画,问清楚是梁楷送来,也只能作罢。
  当然,这并不意味认输。
  这几天没有闲着,调动城内耳目打听到楚美人平时会去的地方。听说她常常出现在易宝斋,便跟易宝斋老板打过招呼,很快安排下去。
  易宝斋是华郡知名商铺,专门从其他州郡进一些珍稀物品或者名贵宝物到这边竞卖,之前宁泽有好几件御用之物,也是托这个易宝斋的老板从其他州郡收购而来。
  楚美人也常常到这里来,若有发现喜欢的珍品书籍或者画作,便会买回去珍藏。
  宁泽提前跟易宝斋老板打招呼,将自己之前收集的著名书法家杨道廷珍本字帖放到里面,作为代卖品。然后提前放出消息,不少对此有兴趣的客人都来了。
  楚美人果然出现,对这本字帖很感兴趣。
  易宝斋还没开市,聚集而来的客人就有很多围在杨道廷字帖周围,其中包括楚美人。
  发现字帖的价格出奇便宜,大家都做好竞价准备。
  只是开市之前吊足胃口,易宝斋老板又奉宁泽的命令,将杨道廷字帖收起,并且向所有人道歉:“不好意思各位!此书帖的主人临时决定取消竞卖,我们会下架此贴,换上其他商品。”
  现场一大堆冲着书帖而来的客户顿时不干了,大家就是冲着字帖过来的,这样被耍自然不高兴。
  “各位!”易宝斋老板好不容易安抚下来,大声说道,“此物乃是宁郡丞所有。郡丞先前决定在此竞卖此帖,可是突然反悔,在下也没办法!若是谁有不满,可以找宁郡丞当面提出。”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无声。
  华郡城内都知道宁泽,从庞丽山山贼事件开始,一直到最近六县兵马被破,这位郡丞可不简单。而且华郡现在的主人沅熙公主刘元香任命他为军师,城内大小事务都能插手。加上太守梁腾与他关系也不错,他在城内分量很重。更不用说以前安置流民的事件,还有最近颁布的一连串利民内政,也让他在民间评价很高。
  于是纷纷将气憋回肚子,只能莫名遗憾。
  楚美人也是深感遗憾,听说这个字帖是郡丞宁泽的,稍稍有些意外。
  既然字帖没了,大家都准备散去。
  易宝斋老板进屋一会儿,很快又出来说道:“诸位!宁郡丞发话了。杨道廷字帖取消竞卖,但是谁能猜中郡丞的谜题,便可以原价购得字帖。”
  听到这话,众人停下脚步,迅速聚拢:“若是两个人,或者更多人猜中怎么办?”
  “只有第一个猜对的人才有资格!”易宝斋老板大声说道,“都听好了,郡丞的谜题是:一白一黑,斗智斗勇!谜题很简单,就看谁先想到......”
  “一白一黑,斗智斗勇?”现场客人各自低头沉思。
  楚美人听到谜题的瞬间,马上开口:“谜底是围棋!”
  果然是智力97点的存在,对她而言根本没有难度。
  旁边客人听到答案,一个个恍然大悟,同时相当懊悔。
  谜底确实很简答,可是大家反应都没有她那么快,等想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恭喜您!”易宝斋老板立刻走到楚美人面前,“您答对了郡丞的谜题,请到里面雅间。”
  楚美人稍微犹豫一下,跟着进去。
  来到雅间,果然看到宁泽坐在窗户边正在喝茶。
  见她出现,并不意外地放下茶杯,起身拱手行礼:“楚姑娘,你怎么来了?”
  “郡丞,您二位慢慢聊!”易宝斋老板赶紧退出去。
  “宁郡丞!”楚美人优雅地半蹲行礼,“您故意引民女到此,有何贵干?”
  直接拆穿,毫不客气。
  宁泽微微一笑:“请坐!”
  楚美人想了想,犹豫着坐下来,与他相隔五米左右,面对面问道:“郡丞故意用杨道廷字帖引民女到此,还是为了家父?非常抱歉!家父并无出仕之心......”
  “没错!在下希望令尊可以加入我主麾下。”宁泽笑道,“不过今天请楚姑娘过来,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情。”
  “请郡丞赐教。”楚美人虽然面对陌生人有些羞涩,不过举止还是很得体。
  “不知楚姑娘有没有听说过华郡招贤令?”宁泽问道。
  楚美人微微点头:“倒是有些耳闻!听说招贤令出自宁郡丞之手?”
  “没错!楚姑娘对在下发布的招贤令有何看法?”
  “挺有趣的。”楚美人不失礼貌地回答。
  “除此之外呢?”
  “除此之外并无想法。”
  “是吗?如果在下邀请楚姑娘加入我军,成为主公幕僚,楚姑娘是否愿意?”宁泽开门见山。
  “啊?”楚美人显然有些惊讶,随后急忙摆手,“女子岂能为官?”
  “为何女子不能为官?”宁泽问道。
  “自古以来便是如此。”
  “凡事皆要与时俱进!古时若无先贤造字,我等还是野人。为何不说自古以来无字可用?”
  楚美人若有所思。
  “我看楚姑娘是个聪慧之人,必有大才!何不效仿先贤,一同进步?”
  “民女不过乡野之人,何来才学?更不敢自比先贤。”楚美人低声说道。
  “楚姑娘过谦!楚公之女,岂是泛泛之辈?更何况在下出的谜题,姑娘可是瞬间答出,此等急智世间罕有!”宁泽笑道。
  “郡丞莫要取笑民女!”楚美人有些羞涩,“刚才只是误打误撞。”
  “楚姑娘喜欢猜谜吗?”
  “猜谜?”楚美人有些不好意思,“倒是有些兴致。”
  “哦?刚才楚姑娘瞬间答出谜题,令在下颇为佩服。”宁泽说道,“不如再出几个谜题,看楚姑娘能否猜上来!这样,若是姑娘能够猜出全部谜题,这本杨道廷字帖在下分文不取,直接赠予姑娘!”
  “不可!杨道廷字帖极为珍贵,民女愿意出钱购买。”楚美人忙说道,“猜谜乃是娱乐,岂能如此?”
  “无妨!”宁泽笑道,“似这等宝物在下府中数不胜数。各种孤本书籍,也都应有尽有。其中包括被蚁贼抢掠,流落民间的皇室秘宝,也有世人闻所未闻的珍贵典籍!像是徐连钗的《江州风雨图》、宫殿珍宝翡翠书简、裴云川的云川字帖等。”
  楚美人眼中流露出很大的兴趣,只是极力压抑着:“郡丞从何处取得这些珍宝?每一样都价值不菲。”
  “在下正在筹备商会,有一些是各地富商送过来的,也有在下自己出钱淘到的宝物。”宁泽笑道,“身为华郡郡丞,沅熙公主钦命军师,这点钱还是拿得出来的。楚姑娘若是有兴趣,下次请你到府上欣赏。”
  “这......不大妥当!”楚美人微微摇头。
  一个姑娘家,怎么能去陌生男人家中做客?
  “也是,要姑娘到在下府中做客确实不妥!”宁泽说道,“不如这样,倒是在下到鲍府拜访。鲍家与我关系不错,平日拜访也算寻常。中途与姑娘见个面,应该没有问题。”
  “郡丞这是何必?”楚美人虽然意动,还是摇头说道,“即便如此,父亲还是会躲着郡丞,绝不可能仕官华郡。”
  “纵使楚公不允,在下还是要尽量一试!”宁泽说道,“对了!刚才说好的猜谜,楚姑娘是否有兴趣?只要姑娘猜对在下出的所有谜题,这本杨道廷字帖便直接赠送。”
  “不妥,”楚美人摇头,“岂能如此儿戏?”
  “莫非楚姑娘没有自信,觉得才不上谜题会很丢脸?”宁泽笑道,“没关系,在下会尽量出一些简单的谜题。”
  听到这话,楚美人眼神立刻认真起来:“郡丞莫要小看民女!虽然民女才学不高,猜谜却是很有自信。”
  “既如此,楚姑娘准备好挑战在下吗?”宁泽问道。
  “郡丞尽管出题,越难越好!”
  上套了!看着被自己带了节奏的楚美人,宁泽露出得意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