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威武 > 第67章 土鸡瓦狗

第67章 土鸡瓦狗

 推荐阅读:

  炬县县令曹阳、南郑县令丁顺、天河县令郑玮、泰安县令余文武、常洋县令钱飞、枇罗县令汤崧,这六人都是刘保、尹立夺下华郡后提拔起来的。
  从无名之辈到一县之长,心中自然对两人有着知遇之情。
  得知梁腾杀回,刘保、尹立殒命,于是商议之后尽出六县兵马,要为刘保、尹立报仇。
  曹阳为六县县令之首,统率大军,浩浩荡荡杀向华郡城池。
  其他县城官员沿途并未拦阻,也不选边站,他们是谁赢了支持谁,只要确保自己的利益不会受损。
  六县兵马日夜兼程,终于赶到华郡城外。
  华郡城门紧闭,刘元香率领文武官员站在城墙严阵以待。
  曹阳领兵上前,冲着城墙上大声喊道:“城上听着!我等为报骑都尉之仇而来,尔等速速将那梁腾父子绑上,送到本县面前,可免刀兵之祸!”
  “先帝之女沅熙公主在此,尔等还不速速退兵?”主簿梁令在城上喊话,“难道想要反叛朝廷?”
  “哈哈哈!”曹阳闻言大笑,“若城上是岭南王当面,下官倒是敬而远之。尔等竟奉一女子为主,简直贻笑大方!如今天下皆知,先帝一子一女,夭折的是岭南王。先帝一脉终于此地。更何况大成乱象至此,即使先帝在世亦无法挽回,公主区区女儿身,不如招一如意驸马,在家相夫教子方为正途!”
  梁腾闻言怒道,“大胆逆贼!欲寻死乎?”
  “来来来!有种出城与曹某大战三百回合,看我斩你首级!”曹阳举刀挑衅。
  梁腾盛怒之下转身请命:“主公,请让下官出征,斩下逆贼曹阳狗头!”
  “这......梁太守莫要冲动,敌军兵多将广,不可轻出!”刘元香转向宁泽,“军师可有破敌之策?”
  宁泽居高临下,默默查看。
  【武将】曹阳,男,39岁
  【所属势力】曹阳军【忠诚度】——【官职】炬县县令
  【体力】90【武力】70
  【智力】53【政治】50
  【统率】55【仁德】48
  【兵种】骑兵B、枪兵B、步兵B
  【特技】豪杰Lv1
  这家伙是六县县令的头头,属性一般般。
  南郑县令丁顺、天河县令郑玮、泰安县令余文武、常洋县令钱飞、枇罗县令汤崧,以及随军而来的各县将领,也没有特别出色的存在。
  智力最高不超过60,武力最高不超过72,统率最后的也就75。
  听到刘元香询问,当即微笑回答:“此时敌军气势正盛,我方只需闭门不出,无需理会。”
  于是刘元香军紧闭城门,完全无视曹阳骂阵。
  强攻城池是下下之策,六县县令也没那么冲动,只是轮流出来叫骂,希望可以引诱守军出城,这样就可以借着兵力优势击败对方,顺利攻入城中。
  不过一直到傍晚时分,城内没有丝毫动静。
  叫骂一整天,也都累了。
  于是暂且退兵,在密江对岸安营扎寨。
  曹阳召来众将议事:“梁腾闭门不出,该当如何?”
  “梁腾兵少,不敢出城!”丁顺笑道,“明日可派兵前往密江上游截断水道。城内无水可用,百姓必定不安,坚持不了多久!”
  “嗯~此计甚妙!”曹阳微微点头,“梁腾奉女子为主,还让女子做官,简直滑天下之大稽!若让其父梁春得知,必定从棺材里蹦出来!”
  “哈哈哈哈!!”六县县令全都大笑。
  “说明华郡已然无人可用!”郑玮笑道,“听闻沅熙公主刘元香竟然七请武库令,以其为军师、封为郡城,一个黄毛丫头,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梁腾竟然跟着胡闹,哪有昔日梁太守的风范?”
  “待攻下城池,曹兄可自领华郡太守,我等必定全力辅佐!”余文武大声说道。
  “哈哈哈!拿下华郡之后,各位兄弟俱有封赏,我等共治此城!”曹阳举起大碗,“来!干了!!”
  “干!”众将一齐喝酒,营帐之内和乐融融。
  华郡城内,气氛相对沉重。
  白天任由对方叫骂,各种侮辱性的话语层出不穷,虽然忍下来了,没有人心情能好的。
  此刻终于消停,可是明日估计再度重演。
  城内军队士气降得很快,不少人已经开始议论,说是华郡可能会很危险。
  所以刘元香再度召集文武官员。
  众人齐聚官署,目光集中于宁泽身上,现场只有他一幅悠闲的模样,好像完全没有压力。
  “军师,我军坚守城池不敢出战,那六县县令轮番叫骂一天,军中士气受到影响。”刘元香说道,“如之奈何?”
  “主公勿忧!”宁泽扫视下方文武官员,微笑说道,“六县兵马在下官眼中皆是土鸡瓦狗,不足为惧!只需书信一封便能破之!”
  “哦?”刘元香心说怎么可能,六县县令都是刘保、尹立心腹,为了报仇而来,不达目的绝对不会罢休。你在他们眼中估计什么都不是,怎么可能一封信就让对方退兵?
  下面文武官员也都不信,面面相觑没有说话。
  梁腾思索片刻,开口问道:“军师能否解释一二?到底要如何以书信破敌?”
  “对啊军师!本王也想知道。”
  “来人,取文房四宝!”宁泽一声令下,马上有人送上笔墨砚台,以及专门用作公文的布帛。
  就见他拿起毛笔刷刷点点,在布帛上面写下文书,将其交到刘元香手中:“主公,只需派人将此信带出城外,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六县县令与众将官热热闹闹喝个痛快,到了夜间各自回营休息。
  深夜时分,曹阳营地外。
  校尉袁定带兵巡视营地周边,忽然发现不远处有动静,大喝一声:“什么人?!”
  迅速带着兵马冲过去,就见几名华郡士兵慌张骑马掉头逃走,飞奔而去。
  距离太远没有追上,搜查附近时,有士兵带回一卷布帛:“校尉,这里有一封信!”
  袁定急忙接过,打开看了一眼脸色剧变,立马带着信件返回营地,向曹阳报告。
  曹阳正在休息,忽然被叫醒,头脑昏沉,心情很差:“袁校尉,何事如此慌张?”
  “主公,方才末将在营外巡视,发现数名华郡士兵鬼鬼祟祟,想要绕过我军营地。追击之下对方仓皇逃回城去,却落下一封信件。”袁定恭恭敬敬将布帛呈上。
  “信件,莫非想要求援?谁会支持他?”曹阳接过布帛将其打开,逐字念出,“丁兄敬启,前日兄长使者至华郡,所提要求主公尽皆应允!今夜子时,丁兄与钱、汤两位县令,携大将杜方、熊翁、洪筹、田越、管轩、高夏于营中放火,华郡兵马尽出,诛灭曹阳、郑玮、余文武三贼!事成之后,六县之地皆有三位兄长所有!弟,宁泽拜上!”
  看完全部内容,曹阳只觉得头皮发麻,当即怒道:“来人!速请郑、余两位县令!”
  “喏!”
  很快,郑玮、余文武被请到帐内,心说怎么回事?为何深更半夜,只请我们二人?
  来到曹阳面前,心中满是疑惑。
  曹阳将布帛信件递给二人:“丁顺、钱飞、汤崧三人早已密谋,与华郡城内连通,欲背叛我等!”
  “怎么可能?”接过信件仔细看完,郑玮疑惑说道,“莫非梁腾之计?”
  “不会!”曹阳摇头,“此人竟识得杜方、熊翁、洪筹、田越、管轩、高夏,除非颇为熟悉,此六人乃丁顺三贼心腹,外人如何知晓?”
  “此三贼今夜欲加害我等?如之奈何?”余文武急忙问道。
  “幸亏华郡使者被我军发现,截获此信!否则我等俱为无头之鬼!”曹阳剑眉竖起,“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两位与我立刻拿下三贼!”
  “愿随曹兄!!”郑玮、余文武当即抱拳回应。
  于是曹阳派人去传丁顺、钱飞、汤崧三人,说是有急事帐内商议。
  丁顺不疑有他,第一个赶到,结果被埋伏的刀斧手当场砍死。
  其部将杜方拼死杀出,身负重伤逃到外面,被赶过来的钱飞、汤崧遇见。得知丁顺被杀,虽然不清楚发生什么,但两人也是被突然喊过来的,心中不安。
  商议之后,赶紧回到己方营地,迅速联合起来。
  得知钱飞、汤崧途中折返,而且迅速联兵一处,曹阳当即怒道:“此三贼果然早已串通!”
  于是和郑玮、余文武出兵,夜袭钱飞、汤崧营地。
  丁顺部将杜方逃回营地,说曹阳杀死主公。副将熊翁立刻起兵,要为主公报仇。
  一时间六县兵马厮杀不断,血流成河。
  已经没人解释得清,到此是为了什么自相残杀,也没有办法冷静下来细细讨论。
  连夜杀声震天,华郡城内听得清清楚楚,众人到城墙上远望,就见远方火光冲天。
  六县兵马竟然内乱,而且打得非常激烈,华郡文武官员全都感觉不可思议。
  刘元香、梁腾也是看向宁泽,没想到一封信件竟然真的引起轩然大波。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话说,他是怎么知道六县县令心腹武将名字的?刘元香和梁腾都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