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威武 > 第58章 突围出城

第58章 突围出城

 推荐阅读:

  “华郡百姓?”梁腾很是震撼,“这、这......”
  华郡一直是梁家基业,所以在梁腾眼中,华郡百姓都是自家子民。怎么会有自家子民起兵反抗主人的事情呢?
  “督邮!”宁泽赶紧提醒,“我军连夜征战,已经疲惫不堪。能战之兵所剩不多!虽然很遗憾,此刻必须火速撤出城外,先回营地修整一番!刘保尹立已除,城内民兵威胁不大,之后反攻,定能拿下华郡!”
  “撤!”虽然好不容易攻下城池,梁腾也知道军队打了一整夜,真的撑不住了。
  赶紧带领军队掉头,朝着东城门方向撤离。
  只是军队抵达东城门时,就见前方人头涌动,无数华郡民众堵住去路。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也有无数百姓汹涌而来。
  虽然手里多是农具,很少有兵器,但气势惊人。
  梁腾有些吓到,当即纵马上前大喊:“华郡父老,可还认得梁腾?”
  “当然认得!”人群之中有人大喊,“梁贼,你们梁家掌管华郡,任人唯亲,纵使族人压榨百姓,逼得多少百姓家破人亡!春耕之时为一己私利,不顾百姓民生,强征兵丁,暴虐无道!如今岭南王仁义,掌管华郡,与百姓秋毫无犯。均田安居,是我百姓之福!我等决不允许梁贼掌控此城,誓死追随岭南王!”
  “誓死追随岭南王!!”周围百姓异口同声,声势惊人。
  梁腾觉得有些晕眩,父亲在位之时,虽然偶有民怨,却不至于如此痛恨梁家。可是谁能想到,现在这些华郡乡亲父老,竟然当面指着自己痛骂梁贼。
  宁泽倒是不意外,当初华郡民心掉到那个程度,梁春还要强征士兵,会有这样的结果很正常。只是眼下情况不妙,于是赶紧说道:“督邮,请领兵速速突破包围,撤出城外!待整顿兵马之后,回城再战!”
  “好!”梁腾虽然被眼前场景吓到,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当即冲着百姓大喊,“华郡父老,梁家或有对不住各位的地方。待我重归之日,必定抚恤百姓,倾听民意。我之兵刃不愿与尔等相向,还请让出道路,容我出城!”
  “王爷有令,梁督邮若能投降,不究前事!请督邮弃刀兵!”
  “梁贼速速投降!”
  ......
  百姓跟着呼喝,宁泽当即说道:“督邮,拿起刀兵便是敌人,无需顾念旧情!若要活命,必须杀出重围!大丈夫难道要将性命交于他人之手?”
  这话让梁腾瞬间惊醒:“传我号令,冲杀过去!”
  “杀——!!”梁腾军虽然疲倦,还是跟着主将冲向东城门。
  带着鬼面头盔的王卫,与梁腾联手开路,奈何百姓数量惊人,很快又包围过来。
  连续冲了几次没能出去,不少百姓还有梁腾士兵受伤。
  百姓本就没有经过训练,第一次参与战斗有些畏手畏脚,不敢下死手。梁腾军中也有大量华郡本地人,甚至不少跟对面还算认识,也是难以下死手。双方处于僵持状态,宁泽差点忍不住亲自动手开路。
  就在这时,城门外面鼓声响起,一支军队冲杀过来。
  “父亲休慌!”原来梁楷、梁靖、梁云、梁舜四兄弟带兵杀来。
  一晚上过去,天都亮了还没任何消息,蔡氏不放心,就让四个儿子带上留在海岸的五百士兵前来查探。
  结果发现东城门开着,城内一片混乱,百姓齐呼梁贼速速投降,慌忙冲进来救人。
  情急之下,可顾不得乡亲情分,五百士兵休息一夜精神十足,在四位公子带领下很快突破进来,杀出一条通道。
  “父亲速走!”与梁腾接头,梁楷大声疾呼。
  “撤!”梁腾一声令下,全军快速突围,冲出东门外。
  “抓住梁贼,别让他跑了!!”百姓之中有人大喊。
  “关上城门!快点关上城门!”
  慌乱之中,城门缓缓升起。
  梁腾、王卫、宁泽带领士兵冲出城区,跑到一半回头发现梁楷、梁靖、梁云、梁舜四兄弟没跟上,城门也已关闭。
  梁腾当时急了,四个儿子都被困在城内,便想回头救援。
  “督邮!”宁泽赶紧劝住,“如今我军疲惫不堪,必须尽快修整。岭南王以仁义闻名,想必不会加害几位公子。”
  “可是......”
  “督邮大军在外,岭南王不敢动几位公子。若督邮自投罗网,父子五人性命都要交到别人手中!”宁泽急道,“容我再想办法,必能攻破华郡,救回四位公子!”
  这回梁腾听进去了,跟着宁泽撤兵三十里地,在城外驻扎。
  城内梁家四兄弟被百姓团团围住,虽然带着五百骁勇士兵,然双拳难敌四手,最终被民兵支付,五花大绑送到太守官署。
  “王爷!我等本能擒获梁贼,谁料其子率兵来援,使梁贼突围......”
  “住口!!”梁楷闻言大怒,“我梁氏乃华郡之主,尔等岂敢一口一个梁贼?”
  “哼!华郡非你梁氏之物,如今归王爷管辖!”民兵将他摁住,“我就喊了怎么样?梁贼!梁贼!梁贼!”
  “不可无理!”两人争吵之际,堂上岭南王起身,严肃说道。
  “是,王爷!”民兵立刻住嘴。
  “你就是所谓的仁王?夺人基业,算什么仁义?”梁楷怒道。
  岭南王走下来,站到梁楷面前:“本王无意夺取他人基业,只是华郡百姓陈情,身为大成皇室,不可不察!这是大成的天下,尔等也是大成的臣子。真要说来,对本王刀兵相向,才是有悖仁义之举!”
  梁楷闻言愣住,不知如何回应。
  “来人,给四位公子松绑!”岭南王柔声说道。
  “王爷不可!万一他们怀有恶意......”身边民兵赶紧劝道。
  “四位公子为救父亲敢身犯险境,此为至孝之子!有此等孝行,必为忠义之士!”岭南王说道,“将他们松开,好酒好菜呈上!本王要与四位公子谈谈这忠义二字!”
  “喏!”民兵犹豫一阵,招呼同伴为梁家四兄弟松绑,“你们听着,若敢对王爷不利,必定刀斧伺候!”
  梁家四兄弟也是一脸懵逼,当绳索被解开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请坐!”岭南王回到主位,颇有气度,“四位公子,如今幽帝新丧,贼寇横行,天下大乱。本王身为大成皇族,见山河破碎,心中沉痛。天下何辜,百姓何辜?只因那不必要的权利之心,滋生祸患。本王也是出生华郡,见百姓疾苦,心中不忍。几位公子可知百姓为何而苦?又可曾关心过治下百姓?”
  “这......”梁家四兄弟脸上同时露出尴尬之色,更是不知如何回答。
  “为官者,当为百姓谋福!”岭南王叹道,“岂能以一己私欲,无视百姓悲苦?本王在此代表大成皇族,请四位公子好好想想。四位都是忠孝之人,是要做那被权势熏心之徒,还是秉承忠义之心,为百姓谋福祉?”
  ......
  梁腾回到兵营,下令兵马迅速修整,心里却很担心四个儿子安危,于是派使者送信入城,希望岭南王不要伤害他们。
  这边送信出去,宁泽来到帐内:“督邮,我有个想法!”
  “什么?”梁腾请他坐下。
  “请督邮拨出兵马2000与我!”
  “你要做什么?”
  “下官准备前往密江上游,让士兵制沙袋抛于河内,引水逆流。”宁泽说道,“使其改变方向,奔腾而下从西城灌入城内,必能瞬间破敌!”
  “不可!”梁腾急忙摇头,“此计过于狠毒,你要制华郡百姓于死地?”
  “兴起刀兵,便是敌军。”宁泽回答。
  “那楷儿他们呢?”
  “下官自有办法将人救出!等四位公子顺利出城,来个水淹华郡......”
  “此计有伤天和!”梁腾皱眉摇头,“梁某岂能如此对待乡亲父老?”
  “既如此,可派使者前往各县制造谣言,就说岭南王设计杀死刘保、尹立。二人心腹必会起兵征讨,我军可趁其两败俱伤之时一举拿下城池!”
  梁腾转头认真看着宁泽,许久之后叹道:“武库令,你心中莫非没有半点仁慈?”
  “督邮,下官的仁慈从不赋予敌人!”宁泽回应,“若是督邮觉得此二计皆不可行,下官还有一计!如今华郡并未知晓皇城情报,不如派人前往华郡散布谣言,谎称麒麟玉玺在督邮手中。岭南王乃皇室成员,如今幽帝驾崩,国无君主。此人乃先帝之子,得知玉玺在督邮手中,必定以四位公子作为交换,届时将其骗到城外可一举成擒!届时可以推岭南王为帝,挟天子以令诸侯。不在乎诸侯是否遵从,我军征伐天下便为大义!”
  “武库令,岭南王仁义之名华郡皆知。”梁腾叹道,“若依你之计,乃是与华郡百姓为敌!”
  “督邮,与华郡百姓为敌,跟与天下为敌,您觉得哪个更难?更何况,只要做得漂亮,反而可以利用仁王之名,得到百姓支持!刘保之前不就这么做的吗?当然,他的做法不是很高明,若是由我操控......”
  “此事再议,我累了!武库令,先下去休息吧!”
  “喏......”宁泽看一眼凌腾,拱手退出营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