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威武 > 第55章 设伏望海峰

第55章 设伏望海峰

 推荐阅读:

  “督邮,在刘保发现中计之前我们必须尽快离开!”宁泽提醒,“对方兵多,又与梁家结仇,必要治你于死地!此刻攻城不是对手,非但报不了仇,反而白白葬送梁氏基业!”
  “这......”梁腾其实恨不得杀进城去跟刘保拼命,但转眼看看身边四个儿子,以及那上万兵马,沉声问道,“你又要劝我先夺丹郡、潼郡以及武多郡,招兵买马再来与刘保决一死战?”
  “这是最好的选择!”宁泽回答,“但督邮看起来不愿意,想必希望速战速决,尽快除掉刘保?”
  “你有办法?”梁腾急忙问道。
  “一般来说,选择稳妥方法最为恰当。”宁泽说道,“不过也有冒险的做法,就看督邮愿不愿意信我!”
  “冒险的做法?”
  “没错!其中含有赌的成分,赌赢了大获全胜。督邮不但可以报仇雪恨,还能重夺华郡。”宁泽回答,“赌输就是一无所有,甚至命丧黄泉。”
  “灭族之仇、夺城之恨,不可不报!”梁腾毫不犹豫,“武库令有何计策?”
  “诱敌出城!”宁泽回答,“督邮立刻带兵沿着密江,往海边行进。”
  “什么?”梁腾惊道,“此路只有一条,直通海岸。就算提前准备船队,要运送万余兵马出海,也得相当长的时间。何况并未准备船队,只要刘保带兵从后面追来,我等插翅难飞!”
  “若非如此,如何引诱敌军出城?”宁泽笑道。
  “就算引出刘保,我军兵力也不足以与之一战,还不如就在城下拼了!”梁腾皱眉。
  “督邮此言差矣!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敌众我寡,当以谋略胜之!”宁泽笑道,“密江下游山高林深,近海之处地形复杂,正适合伏兵。我军先行撤离,等刘保发现不对,已经争取足够时间。届时于途中设下埋伏,布置陷阱,只等敌军追至。对方想要瓮中捉鳖,我们就给他来一个十面埋伏!”
  “十面埋伏?我方哪有这么多士兵?”梁腾问道。
  “只是打个比方。”宁泽说道,“督邮敢不敢赌?”
  梁腾沉默几秒:“生死事小,报仇事大!”
  “既如此,请督邮立刻下令,全军沿密江疾行!”
  “好!”
  梁腾现在只能选择相信宁泽,毕竟身边没有其他人。于是带领军队掉转方向弃城而走,沿着密江往下游方向全速行军。
  城墙之上,岭南王见状露出疑惑表情:“敌军退了?”
  “莫非是诱敌之计?”刘保谨慎看向远处烟尘,“沿密江往下只有一条道路,通往比那丘海。梁腾不可能不知道,为何还要前往死地?除非,他想诱我出城追击,然后与援兵前后包抄。”
  “有道理!”尹立点头同意,“梁春尚未出现,远处疑有大军调动,不可不防。不如先在城内观望,等情况明了再做打算。”
  “嗯!传令下去,坚守城池!”刘保转身看向岭南王,“王爷,有末将在,必保华郡无忧!请您移驾回府,免得战时被流矢所伤。”
  “好!那就全靠刘将军了!”岭南王当即离开城墙。
  梁腾这边,军队沿着密江,朝海岸方向不断行进。
  途中,梁楷有些担心,骑马来到前面:“武库令,刘保真的会派兵追来?”
  “大公子放心!”宁泽笑道,“待我虚兵之计暴露,刘保必定出城追击。”
  “那如果对方现在就追出来,我们根本没时间设下埋伏,更没时间制造陷阱......”梁楷说道,“岂不是自寻死路?”
  “所以我说这是一场赌博!”宁泽回答,“不过赌赢机会还是挺大的,大公子尽管把心放回肚子里面。不过我军需要加速前进,不能有任何停顿,要在敌军出城之前赶到设伏地点,安排好一切。”
  “眼下已经是最快速度了!”梁腾策马狂奔,大声喊道。
  前面骑兵跟着将领疾驰,后方其他兵种也都迈开脚步,拼命奔跑。
  “停!”终于来到望海峰附近,宁泽让梁腾下令全军止步,查看周围地形后迅速说道,“督邮,此处最适合埋伏!望海峰悬崖陡峭、岩石堆叠,只要派兵绕道登顶,待敌军至落石迎击,必有奇效!请大公子、二公子带兵三千登上峰顶准备石弹,督邮与我领兵五千守在望海峰后方,使敌军深入。三公子、四公子领兵三千与望海峰周边布置藤蔓吊索陷阱,之后埋伏起来,敌军混乱之时从侧面突袭!”
  “这里就是决胜之地吗?”梁腾仔细观察周围。
  “武库令,藤蔓吊索陷阱怎么做?”梁云疑惑问道。
  身边三位兄弟也都是一头雾水。
  “你们连这个都不会?”宁泽微微一愣,稍微思考片刻,“那这样!四公子与督邮在后方守卫,我与三公子前去布置陷阱。”
  “等等!”梁楷过来说道,“三弟学东西比较慢,不如让他跟二弟上山准备石弹,我与你一同布置陷阱!”
  “也好!”
  于是按照宁泽的计策,梁腾带着老四梁舜,领兵五千往前推进,经过望海峰,在路边布阵等待。
  梁靖、梁云带兵三千绕道登峰,宁泽与梁楷领兵三千在通往望海峰峰顶的树林处,使用现有材料,以藤蔓制作套索陷阱。
  宁泽亲自教导,梁靖很快学会,然后让学会的士兵一起教导他人,毕竟不算太难,而且三千士兵一起,迅速设下一个范围极大,同时格外隐蔽的套索阵。
  套索被枯树叶、灌木丛、野草遮盖,地形环境起到极大掩护效果,就连布置陷阱的人都很容易混淆。
  陷阱设置完毕,宁泽便带梁楷埋伏附近,利用森林掩藏军队。
  陷阱是用来保护望海峰顶部的落石军队,避免敌军上山围堵。同时也是有效埋伏,杀伤敌军的重要方式。
  这边忙着布置陷阱,华郡城池依旧安静。
  那些得到宁泽命令,骑马托着树枝到处跑的骑兵,等待许久之后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于是遵照他的安排,开始向着华郡城池移动。
  这批骑兵只有数百人,出现在华郡城池前方平地时,迅速绕道,沿着密江开始往下游狂奔,并且陆续挥刀斩断绑在马背上的绳索。
  拖在后面制造尘土飞扬效果的道具出现,华郡城池上刘保见之大怒:“哪有什么援兵?梁腾匹夫安敢欺我?!”
  “竟然不是梁春军队?莫非......”尹立仔细思索。
  “梁腾匹夫想要出海!”刘保突然想到什么,“你可记得华郡城内梁家老幼尽皆消失,我军搜遍附近一无所得?当时就猜测,对方有可能坐船出海。如今看来,梁家早就安排后路,梁腾见城池有失,肯定想要出海与族人会合。所谓援军不过是拖延时间,估计有办法调动船队直接离开。我们被骗了!”
  “有道理!”尹立点头,“只是调动船队出海,先不说船队抵达,光是上万士兵全部登船,也得花费半日之久。在此期间简直是瓮中之鳖,无处可逃!”
  “没错!怕是现在带兵追击还来得及!”刘保当即转身,“走,我看他往哪里逃!”
  刘保命副将杨安守卫城池,与尹立带兵两万,出城沿着密江往下游猛追。
  此时此刻,望海峰附近。
  这边已经布置完毕,全都安静藏身。
  梁楷与宁泽躲在一处,身边三千士兵寂静无声。
  等待期间,宁泽小声询问:“那个岭南王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岭南王?”梁楷点头,“当然!”
  “跟我说说。”
  “先帝刘和在位之时曾到金州游玩,途径华郡,见太尉云展之女云娘天姿国色,便纳其为妃,极为宠爱。次年云妃为先帝生下龙凤胎,先帝更是对她宠爱有加。可惜沅熙公主三岁夭折,先帝过度悲伤,结果染上重疾不幸驾崩。先帝遗诏,其弟天资聪颖、仁德爱民,故禅位与他。幽帝继位,遣散先帝后宫,封先帝之子为岭南王,封地为华郡岭南县。当时岭南王才三岁,随云妃来到岭南定居,十几年来逐渐被朝廷淡忘。眼下朝中怕是无人知道岭南王,或者说根本不在乎。岭南王自幼便受云妃教导,仁厚爱民,多行善举。十几年来散尽家财、始终如一,华郡百姓皆称其为‘仁王’。不止岭南县,华郡境内有求于岭南王者,皆能得到扶助,故而百姓称颂。只是没想到,刘保竟然将他请来!即使要找刘保复仇,亦不能伤仁王分毫,否则梁家在华郡将无立足之地!”
  “这么厉害?”宁泽闻言沉思。
  岭南王和沅熙公主是龙凤胎,都是先帝血脉。
  沅熙公主三岁夭折,已经不在人世。
  然而在华郡城墙上看到的岭南王,显示出来真是身份却是沅熙公主刘元香......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系统出错?
  不对!系统应该不会出错。
  岭南王是沅熙公主刘元香,那夭折的刘元香......
  看来夭折的其实是岭南王!不知是何缘故,刘元香代替亲兄弟的身份,以岭南王身份被养大。
  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