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威武 > 第53章 献宝

第53章 献宝

 推荐阅读:

  【系统】陆骢派人挖掘大成皇陵,摧毁麒麟镇守像!
  【系统】麒麟镇守像被毁,大成国运至此终结!
  什么鬼?宁泽奉命前往皇城向周羟献麒麟玉玺借兵,中途突然出现系统通知,让他微微愣住。
  打开个人属性,果然有了变化。
  【武将】宁泽,男,17岁
  【所属势力】梁腾军【忠诚度】10【官职】武库令
  【体力】95【武力】108
  【智力】111【政治】66
  【统率】110【仁德】50
  【兵种】弩兵A、枪兵D、骑兵D
  【特技】农业Lv3、鬼谋Lv1、单挑Lv3、口才Lv1、奋战Lv1
  所属势力本来是大成国,现在变成梁腾军,忠诚度从0变成10点,其实没什么区别。
  也就是说,系统认证大成国从这个时候开始算是完全灭亡,之后就分为不同诸侯势力。
  果不其然,进城之后一路看过去,不同军队标记的势力也都不再是大成,而是周羟军、陆骢军、马乔军之类。
  对他而言其实无所谓。
  一路来到周羟驻扎的中城区,马上被卫兵拦住:“来者何人?”
  宁泽拱手作揖:“华郡武库令宁泽奉命前来,有要事求见周使君!”
  “等着!”卫兵转身进去通报。
  “哦?武库令宁泽,他怎么来了?”进入皇城的几路诸侯,一直忙着抢夺物资,搬运皇家库存,因此城外发生什么事情根本不去理会。得知宁泽找上门来,周羟思索片刻,“让他进来!”
  “是!”
  卫兵将宁泽请入帐内,带到周羟面前。
  “拜见周使君!”
  “哦~宁武库今日前来,有何贵干?莫非想要投靠本官?”周羟笑道,“梁州军竭诚欢迎!”
  “下官此来,只为进献宝物!”
  “献宝?”周羟有些疑惑,“你是代表梁春前来,还是代表你自己?”
  “禀告周使君,我是代表督邮梁腾而来!”宁泽回答,“府尊数日之前被丹郡太守孙琅所杀。”
  “啊?”周羟惊讶不已,“尔等四郡同出金州,为何自相残杀?赵太守与李太守为何不制止?”
  “李、赵两位太守也身陷其中,如今金州四郡兵马,只剩我华郡一路!”
  “竟有这事?虽剿灭贼寇,盟军却互相攻伐,身为盟主是我的疏忽啊!”周羟叹道,“可是你们金州四郡为何自相残杀,同盟相残?”
  “禀告周使君,一切皆因这件宝物而起!”宁泽叹道。
  “说了这么多,究竟是何宝物?”
  “麒麟玉玺!”
  “什么?!”周羟“腾”地站起身来,不敢置信直瞪宁泽,“你、你刚才说什么?”
  宁泽面无表情,拱手说道:“府尊日前剿贼,擒获贼首杨彦心腹尤达,从此人身上搜出麒麟玉玺,因此遭祸!孙琅安插耳目,得知此事后袭击我军,杀死府尊夺走玉玺。我军损失惨重,督邮好不容易收拢数千兵马,无力复仇。武多郡太守赵平为夺麒麟玉玺,领兵攻打孙琅。潼郡太守李桐图谋玉玺,以借兵为督邮报仇之名,趁赵平孙琅夜战之时发动奇袭。李桐杀死赵平、孙琅,被孙琅手下暗杀,三路兵马混战尽灭。麒麟玉玺乃是天子象征,只是如今陛下驾崩,国无君王。督邮觉得周使君乃世之英雄,必能护住麒麟玉玺,寻得明君辅佐朝纲。故而命下官前来,商议献宝之事!”
  “哦?梁督邮为何不自留玉玺?四郡太守打的不都是这个主意?”周羟问道。
  “正是因为麒麟玉玺,督邮痛失父亲,华郡兵马损失惨重。也是因为麒麟玉玺,四郡太守尽皆殒命!再者,督邮并无逐鹿天下之心,留此宝物自取其祸。此宝唯英雄方能持之,故而督邮命我前来!”
  “嗯~”周羟闭目思考,伸手轻捻胡须,“世之英雄?武库令是捧我,还是要害我?”
  “周使君此言何意?”
  “我若得麒麟玉玺,诸侯必出兵相夺!届时,便为天下之敌!”周羟眯起眼睛笑道。
  “既然周使君不愿做天下之敌,泽请告辞!”宁泽转身要走。
  周羟赶紧喊住:“武库令要往何处去?”
  “将此宝献于不怕为天下之敌的英雄!”宁泽头也不回径直向外走去。
  只是到了门口,外面唐牛出现,堵住去路:“站住!”
  “唐将军为何拦我?”宁泽问道。
  “你即来献宝,交出麒麟玉玺再走!”唐牛目光冷冷凝视。
  “周使君怕为天下之敌,唐将军何必如此?”宁泽微笑。
  “留下玉玺,或者死!”唐牛唰地拔出幽魂斩。
  “麒麟玉玺如此重要,下官孤身一人前来,怎么可能带在身上?”宁泽毫无反应,面带笑容伸出右手食指将面前的幽魂斩摁下去,“要是路上被人抢走,岂不有负所托?”
  “阿牛,不可无理!”周羟大声呵斥,随后说道,“武库令何必着急,进来细谈!”
  “周使君想要玉玺,下官便与您当面商议;若是周使君不想要,下官还得尽快找到另外一位英雄......”
  “这皇城之内除了家父,还有谁是英雄?”唐牛冷哼,“于天下为敌?你当我怕不怕?”
  “阿牛!”周羟微微皱眉,再度呵斥一声。
  唐牛马上恭恭敬敬退到旁边。
  “武库令不妨进来,咱们坐下细谈!”
  “既然周使君盛情邀请,下官便不客气了!”宁泽微笑着看一眼唐牛,转身大摇大摆回到殿内,毫不客气地坐到旁边。
  “来人,好酒好菜招待武库令!”周羟一声令下,马上有人准备食物。
  唐牛坐到宁泽对面,警惕地看着他。
  随便吃了一些,周羟见宁泽不开口,终于忍不住:“武库令,麒麟玉玺乃是天子之物,凡夫俗子留在身上只会招来祸患。此物对我无用,却是大成另立新帝必备之物。国不可一日无君,我欲推昌平王为帝,辅佐大成万世之基。此玺现在何处?只要武库令献上玉玺,日后昌平王登基,你便是头号功臣,功名利禄享之不尽!”
  “周使君,”宁泽微笑拱手,“麒麟玉玺乃是督邮之物,日后封赏也该督邮领受!下官此来本就为了进献宝物,只是眼下我军有些困难,希望周使君能扶助一二!”
  原来是谈条件来了!周羟点头:“身为盟主,本就应该扶助友军。这样!本官做主,划拨黄金千两、军粮五千石给梁督邮。”
  “谢使君赏!”宁泽起身拜谢。
  “那玉玺何时交付?”周羟问道,“本官为新帝暂且保管。”
  “麒麟玉玺我军必会献于使君,只是先得解决一件事情。”
  “混账!家父已经答应赠送黄巾千两、军粮五千石,你们还不满足?”唐牛怒道。
  宁泽看向唐牛,微笑回答:“唐将军,这是周使君赏给督邮的,还没谈到正事呢!赏赐与正事岂能混为一谈?”
  “你......”唐牛气得不行,却不知道如何反驳。
  周羟心说这小子真不要脸,直接把这个变成赏赐,我要收回还丢了脸面。于是问道:“既然如此,梁督邮所求为何?”
  “禀告周使君,”宁泽说道,“我军遭孙琅伏击,如今只剩四千兵马。返回华郡路途遥远,梁义蚁贼尚有余孽,若半道出现,我军危亦!故而督邮命我问周使君借兵一万,只为安全回到金州!”
  “一万?!”周羟大吃一惊,“如今我军也是损失颇重,哪有这么多的兵马?这样,最多借给你们两千梁州兵。”
  “告辞!”宁泽转身要走。
  “等等,你上哪去?”周羟皱眉。
  “周使君如此小气,在下到陆使君那边碰碰运气。”宁泽回道。
  “找死?竟敢戏耍我等!”唐牛愤怒起身,“信不信我现在带兵踏平华郡兵营?”
  “唐将军请便!”宁泽笑道,“只是踏破兵营也做不到麒麟玉玺,我们可是做了万全准备的,了不起让这宝物从此永远消失!”
  “你......”唐牛气急。
  “阿牛!”周羟赶紧喝止,而后对宁泽说道,“武库令不要着急,事情总要慢慢谈嘛!一万兵马确实太多。”
  “只是两千兵马也解不了燃眉之急!”宁泽转过身来,“周使君也要体恤我军状况。”
  “这......”周羟沉默半晌,“既如此,我给梁督邮四千兵马如何?”
  “使君,太少!”宁泽摇头,“沿途贼寇盛行,很难安全返乡。”
  周羟心说,屁个贼寇盛行!梁义蚁贼都清剿得差不多了,带个七八千兵马上路,就算真有贼寇敢动手?
  只是想到麒麟玉玺,沉思许久再度开口:“五千兵马,不能再多了!我军也有难处。”
  正如宁泽谁料,刚好五千兵马。既然达到目的,便微笑行礼:“如此,下官代督邮谢过周使君!”
  “既已谈妥,那麒麟玉玺......?”
  “周使君,明日可到城外交割。”宁泽回答,“只要兵马齐备,麒麟玉玺由下官亲自送到使君手中!”
  “好!明日城外交割。”周羟点头道,“我会将兵马点齐,当面转交虎符!”
  “多谢使君!对了,还有黄金千两,军粮五千石!”
  “放心,一并交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