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威武 > 第37章 盟军求援

第37章 盟军求援

 推荐阅读:

  这几天陆陆续续、大小战役十几场,差点被曹伯羕的军队突破成功。幸亏一招苦肉计诈降诱敌深入,一波火计无数陷阱,加上伏兵终于扭转局势,将贼军逼回将军岭,得到喘息机会。
  全程在战场打酱油蹭经验的宁泽,武力、统率两项经验值拿到爽。
  尤其昨晚一仗,更是属性大涨。
  统率值飞速提升到100点,外加孙子兵法名品加成,达到110点的高度。
  武力值也大幅度提升,增加20多点,金手指太给力了,简直是开局最快速度无敌的福利。
  【武将】宁泽,男,17岁
  【所属势力】大成【忠诚度】0【官职】武库令
  【体力】95【武力】85
  【智力】111【政治】66
  【统率】110【仁德】50
  【兵种】弩兵A、枪兵D、骑兵D
  【特技】农业Lv3、鬼谋Lv1、单挑Lv1、口才Lv1
  85点武力,跟最初相比已经成长将近一倍,全都是靠战争获得经验。
  估计剿灭将军岭所有贼军,有可能达到100满值,简直太轻松了!
  这种系统才够爽嘛!
  那些动不动拿宿主生命或者身体某部位做要挟,不是要命就是断子绝孙,然后限制多多的系统有啥意思?
  至少这点,那个让自己穿越到异界大陆的鬼差干得不错!
  话说武力值上升之后,脑中就自动增加各种武器战斗的方式,连带着骑术也得到大幅度提升。如果说之前的宁泽是骑马新手,如今也能算个马术达人了!
  曹伯羕退回将军岭后,任由梁腾带兵挑战,坚守不出。
  通过虚拟地图,宁泽发现贼军主力又掉转方向,目标改为武多郡军队,只留2万兵马守卫关隘。看来是在这边吃了大亏,改变策略另外寻找突围方向。
  贼军士气下跌之后,还是会突然上升,推测对方主将会鼓舞士气,或者拥有增加士气的战法。
  说起来宁泽到现在都没有战法,而且身边也没遇见会战法的将领,想学都没地方。
  不过也不着急,反正属性先提升,战法以后总会学到的。
  僵持数日,梁腾多次率兵上山,奈何将军岭关隘易守难攻,每次都是在陡峭的关隘处被阻挡。
  这一日,潼郡、丹郡、武多郡三路军队陆续派遣使者求援,原来是武多郡太守中计,被曹伯羕率兵冲杀,损失惨重。
  潼郡太守李桐想要从后面突袭,一举拿下曹伯羕,却没想到对方趁夜换装假冒武多郡军队伏击,斥候情报跟不上,导致之后潼郡兵马与武多郡兵马自相残杀。
  等到发现中计,双方兵马损失极大,又中了贼军陷阱溃败回营。
  丹郡太守孙琅稳扎稳打,本来挺好,结果贼军假冒潼郡使者,骗他合击剿贼主力,半道中了埋伏,大败而回。
  武多郡、潼郡军队兵粮被劫,士气跌落谷底,听说华郡军队截获贼军大批粮草,加上贼军主力转战西南,希望得到援助,扭转局势。
  丹郡也陷入苦战,知道华郡这边大胜一场,便派使者请求援兵。
  梁春马上召集文武官员,商议如何应对。
  “主公,我军被困之时求援三郡,对方并未到来!”梁俊拱手说道,“如今却向我军求援,着实可笑!”
  “主公,话不是这么说的!”梁智站出来,不同意梁俊说法,“三郡兵马各有难处,无力支援也属正常。四郡兵马毕竟同盟,其目的便是剿贼。正所谓唇寒齿亡,其他三郡若溃败,我军亦不能独善其身!”
  梁春闻言微微点头,转头看向梁腾:“梁督邮,你觉得呢?”
  “末将也觉得唇寒齿亡,若不驰援,一旦三郡兵马败退,贼军便会全力对付我们!”梁腾恭敬回答。
  其他一些文官武将陆续出来发表意见,一半左右同意梁俊说法,另外一边同意梁智,反正不管支不支援,各有各的理由。
  激烈争辩毫无结果,梁腾目光转向宁泽,稍微想了一下开口问道:“武库令觉得,是否应该出兵援助?”
  眼看现场文武官员听到声音,视线瞬间集中于自己脸上,包括梁春在内,没办法打酱油了。宁泽无奈瞄一眼梁腾,心说你厉害!是觉得我肯定不同意出兵援助,而你的父亲梁春百分之百选择跟我相反意见,所以要通过我来达到你们这边出兵援助的目的?
  其实梁腾并没有想这么多,纯粹是听听他的意见。
  “下官人微言轻,这种事情还是诸位将军自行决断吧!”宁泽拱手说道。
  “既然督邮问你,那就说说看吧!”梁春不冷不淡地吐出一句。
  没办法,宁泽只能站出来,走到梁春前面拱手行礼:“以下官愚见,潼郡、丹郡、武多郡太守并非真心结盟,迟早与我军敌对。何况之前置我军于险地,不如提前做好撤军准备,待贼军激战三郡兵马,先回华郡整肃一番,让他们互相攻伐,等到时机成熟可率大军出征,一举平定三郡......”
  “砰!”梁春闻言震怒拍案:“胡言乱语!若如此,本官必为天下人唾骂!今日若舍同盟情谊,明日如何取信他人?何况剿贼才是大义,我意已决!立刻出兵驰援三郡!”
  意料之中,宁泽耸肩退回角落。
  于是箭伤稍微恢复的梁春亲自带兵,先往岭南救援情势最危险的武多郡军队。
  梁腾、梁俊、梁智等文臣武将随军出击,营寨只留少数兵马,由梁楷、梁靖、梁云、梁舜四兄弟驻守,宁泽和其他一些不是太重要的文官武将,也都留在营寨之中。
  大军出动,梁楷马上找到宁泽:“武库令,其实我觉得你之前那番话很正确。潼郡、丹郡、武多郡没有救援我们,根本不顾同盟情谊。祖父最重名声,不管如何都会救的。只是我有些担心,营寨留这么少的兵马,剩下也都是像我们这样无关紧要的武将,万一贼军下山突袭,挡得住吗?”
  “当然挡不住。”宁泽实话实说。
  “那怎么办?”梁楷担心问道。
  “目前贼军都集中于西南方向,同时要应对北边丹郡太守孙琅,主力调动没那么快。”宁泽笑道,“三郡兵马虽然落於下风,却暂时拖住贼军,他们在击败三路兵马之前,也不会轻易转向。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要拔寨而起,向后退十里地背靠森林安营。因为这边适合疑兵之计,将旗帜全部拿出来,私藏非藏,与森林内隐隐约约露出一点,唬住他们就行!”
  “可是我军已经用过一次疑兵之计,对方还能中第二回?”
  “呵~贼军主力若是在这边,肯定不会中计。”宁泽微笑说道,“现在嘛!放心便是。”
  “好!”相对于祖父梁春,梁楷对宁泽是比较信任的。一来双方关系处得不错,二来宁泽献策干掉刘保、剿灭庞丽山山贼,还有招募流民解决华郡诸多问题、献苦肉计扭转局势,这些都历历在目。
  于是在贼军反应过来之前,梁楷下令拔寨而起,军队迅速退却十里地,背靠森林驻扎,将所有可以动用的旗帜插在山中,伪造出援兵抵达的状况。
  贼军清清楚楚看到梁春率领主力部队转向岭南,却不敢下山攻打营寨。
  原来驻守岭东关隘的贼将看到远处森林出现隐隐约约、私藏非藏的漫山旗帜,联想到梁春大军突然出动,支援其他三郡。而留下的部队也后退十里地,在森林方向驻扎。对方大军敢明目张胆地出动支援,恐怕有所依仗。
  森林内突然冒出的军队,怕是华郡援兵抵达,驻扎此地的兵马后退,明显在诱导己方出击。
  经历过之前苦肉计被诱骗惨败一战,不可能在中计了!
  发现贼军果然不敢追击,梁楷对宁泽更为佩服,于是问他:“为何贼军亲眼目睹祖父率领大军出征,仅留小部分兵马在此,却不敢攻击我们?明明中过一次疑兵之计,怎么还能上当?”
  宁泽耸肩:“正因为府尊率领大军光明正大离开,对方才会有所怀疑。加上之前留下的心理阴影,主力部队又不在,而统兵将领智力有限,正所谓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用兵之法在乎虚实,就是要搞得对方脑子乱掉。”
  “原来如此。”梁楷想了想,“对了!祖父箭伤还未痊愈,此次领兵支援三郡,你说会顺利吗?”
  “这点倒是不用担心。”宁泽说道,“贼军决定在西南方向决战,突破铁桶阵。如今武多郡、潼郡、丹郡三路兵马都吃到大亏,换作任何人都不愿意在这个关键时刻退却。不过武多郡、潼郡、丹郡三路兵马虽然大败,却没有完全伤到筋骨。一旦与府尊兵马联合,获胜希望还是蛮大的。只要我们这一路不出问题,四郡兵马围攻之下,剿灭贼军不算太难。”
  有句话他没说,现在围剿贼军胜算还是挺大,毕竟潼郡太守李桐故意隐藏实力,通过虚拟地图可以看到他的部队损失最少,而且看似战败却依旧很稳。要小心的不是贼军,而是同盟啊!
  另一方面,这边打得热闹,后方有人准备偷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