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威武 > 第33章 刘保归来

第33章 刘保归来

 推荐阅读:

  “凭什么炬县征兵名额是其他县城两倍?而且还要调动2000县兵,实在欺人太甚!”炬县官署内,一名武将面带怒意。
  “曹县尉稍安勿躁!”武将对面,一名文官手执酒杯淡然说道,“梁春不过是敲打县尊,毕竟他跟骑都尉已经完全闹翻。”
  “吴县丞,强征2000青壮,还要调动2000县兵,咱们炬县哪里经得起折腾?”曹县尉眼中满是忧虑。
  “是啊!但骑都尉没能拉下梁春,我们也不能违抗命令。”吴县丞看向县令桌案。
  “县尊,梁春欺人太甚!”曹县尉同时转头,冲着闷不做声的县令说道,“您有什么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县令尹立将杯内米酒一饮而尽,“如今骑都尉被押解入京,背上罪名,炬县如何与梁春对抗?”
  “那您的意思......”
  正说话间,一名县兵急急忙忙跑进官署:“报——!”
  “何事?”尹立抬起头来。
  “县尊,城外有一流民求见!”
  “流民?”曹县尉冷哼一声,“荒唐!县尊哪有这功夫去见一个流民?赶走便是!”
  “可是那人自称县尊同乡,说县尊肯定记得麻婆潭!”
  尹立听到这话腾地站起身来:“快!快请他过来!”
  “喏!”
  县兵转身离开,曹县尉与吴县丞满脸疑惑,转头看向县令。
  “县尊,来者是您同乡?”吴县丞好奇问道。
  曹县尉也是同样表情,等待县令回答。
  尹立压低声音:“此人必是骑都尉刘保!”
  “啊?!”吴县丞与曹县尉同时惊呼。
  “县尊,骑都尉不是被押解入京......?”曹县尉低声问道。
  “我也不知!”尹立摇头。
  过了一会儿,县兵果然带人进入官署。
  那人披头散发,看不清楚面貌,身上穿着极不合身的麻布衣服,十分狼狈。
  进到官署他便拱手行礼:“三郎,我回来了!”
  尹立在家排行老三,亲近之人都叫他三郎。听到声音,不由得浑身一颤,急忙摆手让县兵退下。
  等到县兵离开,他便迅速离席,跑到那人面前:“保哥,真的是你?”
  那人伸手拨开头发,露出满是泥痕的脸:“是我!”
  “骑都尉?!”吴县丞与曹县尉同时起身,过来恭敬行礼。
  “保哥,你不是......”尹立上下打量对方,满脸惊容。
  “一言难尽!”刘保看上去很疲惫,“三郎,这一路水米未进,能否弄点吃的?”
  “快、快请上座!”尹立忙将刘保请到自己的位置,然后挨着坐下,丝毫不嫌弃对方浑身泥泞,“来人,好酒好肉端上来!”
  下人很快呈上美酒美食,三人看着刘保狼吞虎咽,将桌上酒食一扫而空。
  随后尹立安排刘保洗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回到官署后终于问道:“保哥为何在此?”
  “哎,说来话长!”刘保当着尹立、吴县丞、曹县尉的面,将华郡之事清楚告之。包括后来被扣上罪名押送进京,以及路上贼军劫囚车,自己趁机逃跑,一个人翻山越岭好不容易来到炬县。
  听完整个故事,尹立、吴县丞、曹县尉三人都很惊讶。
  “没想到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曹县尉叹道,“可惜了!若是骑都尉没有中计,此时华郡早已易主。”
  “如今梁家彻底掌控华郡,情况不妙啊!”吴县丞微微摇头,“梁春故意敲打县尊,用意明显。若是知道骑都尉逃到炬县,怕是更加麻烦!”
  “不用担心!”刘保咬牙说道,“我在逃回来路上,打听到一件事情。潼郡将军岭曹伯羕贼势扩张,危及周边郡城。潼郡太守李桐邀请各郡联合剿贼,梁春也应下此事!经庞丽山山贼一役,华郡城内兵马奇缺,所以梁春才在境内所有县城紧急征兵,调动县兵。若他带兵出征,华郡空虚,正好趁机夺城,诛尽梁家族人!”
  “这......”尹立吓一跳,“可是保哥,我等并无名义攻伐华郡,若被扣上反贼帽子,周边诸郡围剿,如何自保?虽说大成国气数已尽,此刻并非冲动之时!”
  “哼!梁春败于庞丽山山贼之手,损失惨重,却将罪名扣在我的头上!”刘保眉毛竖起,“如今又故意为难与你,日后更不用说,迟早将炬县抓在手中,换其他人当这县令。他能给扣帽子,我也可以!只要拿下华郡,是非正义还不是我说了算?”
  “说得对!”曹县尉点头道,“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弃?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上一拼!”
  “我的心腹全都折在华郡,这个大仇必报!”刘保沉声说道,“三郎,哥哥需要你的帮助。”
  “这......到时我们以何名义攻打华郡?”尹立犹豫问道,“小弟自然愿意协助大哥,可终归要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县尊,我倒是有个想法!”吴县丞站起身来,向刘保、尹立弯腰行礼,“梁春独断专行,纵使梁家族人横征暴敛,为祸一方,百姓颇有怨言。如今春耕农忙之际,又强征青壮入伍,郡内各县百姓哀嚎一片。尤其是兵败庞丽山丢了朝廷颜面,反而陷害同僚,此等卑劣行为令人不齿!听闻岭南王仁德爱民,嫉恶如仇。县尊不如亲自前往岭南县,向岭南王说明一切。只要岭南王愿意出马,华郡翻掌而定!”
  “岭南王?”刘保闻言皱眉,“一个失势王爷有什么用?”
  “岭南王素有仁名,又是先帝血脉,经常施舍百姓,深受爱戴。他是陛下的亲侄子,先帝禅让皇位于陛下,陛下一直铭记在心,对这个亲侄子也是关爱有加。只要陛下还记得岭南王,说不准到时候也会学先帝禅让,将皇位归还。”吴县丞认真说道,“岭南王虽然年轻,却有帝王之姿。正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如今朝中百官忘了岭南王,陛下肯定记在心中。最重要的是,有先帝禅让之恩,岭南王上书传达百姓心声,陛下肯定重视!”
  “听你这么说好像很有道理!”曹县尉眼睛一亮,“若是我们跟岭南王打好关系,以后岂不是有从龙之功?”
  “想多了!”尹立闻言摇头,“皇家的事情非常复杂,肯定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再者,如今大成国风雨飘摇,先有梁义蚁贼作乱,天下贼寇蜂起响应,后有诸侯并起,俱要逐鹿中原,还能坚持多久谁也说不准。”
  “话是这么说,”刘保想了想,“但吴县丞也有道理!先不说岭南王日后能否得到皇位,至少有他的仁名,加上华郡百姓不满梁春统治,我方便能成为正义之师,师出有名!”
  “没错!”吴县丞肯定点头,“县尊可与骑都尉一同前往岭南,面见岭南王述之以真相。只要岭南王上书朝廷,愿意带领我等为百姓请命,届时拿下华郡,不用再受梁家压迫。”
  “可是岭南王会同意吗?”曹县尉担心问道,“如今骑都尉被梁春陷害,此刻是戴罪之身......”
  “岭南王仁义之名天下皆知,华郡百姓的情况他也看在眼中。”吴县丞回答,“只要骑都尉与县尊一同前往,此事必成!”
  四人官署密议之后,尹立便下达命令,一方面让曹县尉按照梁春所说,征召青壮参军同时调动县兵,表面上向梁春服软,解除对方戒心;另一方面对外宣称得了重病,与骑都尉刘保偷偷出城,由吴县丞代为管理炬县,带着少许护卫连夜前往岭南县。
  到达岭南县,直接来到岭南王府,果然得到岭南王的召见。
  岭南王对刘保的到来非常惊讶,毕竟他是戴罪之身。
  当刘保将前因后果仔细说明(当然隐瞒自己觊觎华郡的心思),尹立又将梁春强行征召青壮参军,并且下令调动各县县兵的公文呈上,岭南王脸色就有些难看了:“好一个华郡太守,本王也经常听到百姓抱怨,却不知严重到这个程度!诬陷同僚、隐瞒事实、纵使族人鱼肉百姓、为一己私利在此农忙春耕时期,还要强拉青壮,可恶至极!本王要上书朝廷揭穿此事!”
  “王爷英明!!”刘保与尹立对视一眼,目露喜色。
  “两位要本王出马,趁梁春离开华郡之时直捣老巢,确实是个好办法!”岭南王想了想,“只是不瞒二位,本王手下无可用之人,朝廷百官也都差不多忘记本王,除去府内数百家丁,毫无助力......”
  “王爷放心!”尹立马上说道,“到时下官尽起炬县兵马,随同王爷出征。王爷深受华郡百姓爱戴,战后必能稳住局势。此战乃是为了华郡百姓!”
  “末将对华郡城防一清二楚,王爷尽管放心!”刘保抱拳说道,“华郡早就民心思变,只需王爷亲至,您的仁德之名必能引来城内义士,里应外合推翻梁家统治!”
  “......”岭南王看着两人沉默半晌,终于缓缓开口,“作为一个闲散王爷,本不该越权。然百姓何辜?如今华郡民不聊生,本王不能坐视不理!”
  “王爷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