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威武 > 第12章 反将一军?

第12章 反将一军?

 推荐阅读:

  太守府衙。
  文武官员聚于一堂,骑都尉刘保代替太守坐在正中。
  作为城内二把手,太守梁春病倒之后,他的官职最大。
  只不过刘保此刻眉头微皱,目光盯着眼前的梁腾,不知想些什么。
  文武官员也都纷纷议论,搞不清楚现在是怎么回事。
  毕竟召集大家过来的不是太守,也不是骑都尉刘保,而是梁腾。
  虽然他只是督邮,官职跟现场很多人都比不了,但华郡文武官员近半是梁家族人,梁腾又是太守梁春的独子,即使高官也得听话,毕竟是未来的家主。
  刘保心中暗暗思索,他想趁着梁春病倒,趁机夺下华郡。谁料梁腾突然召集文武官员,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不管如何,举事之前不能让梁家人听到任何风声。
  想到这儿,目视梁腾开口问道:“兄长病倒,贤侄不在身侧照看,为何突然召集官员,有何要事?”
  梁腾拱手行礼,低头回答:“父亲此番大败,染病在身。身为人子,岂能不为父亲报仇?庞丽山山贼如此猖狂,侄儿咽不下这口气!”
  “哦?那贤侄有何想法?”刘保好奇问道。
  “父亲败战,乃是因为昨日贼军冒雨夜袭,不合兵法!”梁腾回道,“若正面交锋,岂是我军敌手?如今剿贼战败,传扬出去有损父亲威名。为今之计,必须挽回败局,彻底剿灭贼军方能保住颜面。故此,侄儿希望叔父竭力相助。”
  “哦?我能帮得上什么忙?”刘保疑惑问道。
  “我欲尽起华郡兵马,剿灭庞丽山山贼!”梁腾大声回答,“还请叔父成全!”
  “什么?!”刘保听到这话,脸色一变,扭头看向身边的心腹赵通,以目光咨询他的意见。
  赵通一直盯着梁腾,听到这话仔细思索,随后弯腰附到刘保耳边,窃窃私语:“此子欲借机对付主公!”
  “什么意思?”刘保看一眼梁腾,转头轻声询问。
  “他要尽起华郡兵马,并非为了剿贼,挽回梁春颜面!”赵通低声回答,“只为夺走主公兵马。倘若主公中计,对方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便是掉头对付主公!如今梁家掌控兵马受损巨大,又担心主公趁机夺权,故而设下此计!”
  “此子竟如此歹毒,比梁春更甚!”刘保嘴角抽了一下,“如何应对?”
  “主公不妨反将一军!”赵通轻声说道,“只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听了赵通意见,刘保眼光一闪,微微颔首坐直身体,扫视文武官员,最后落在梁腾身上:“贤侄所言甚是,庞丽山山贼胆大妄为,不可轻饶!只是贤侄身为督邮,职责乃是保境安民,这剿贼重担,言之尚早。”
  “不报此仇,难道任由他人耻笑?岂能让庞丽山山贼如此猖狂?”梁腾急道,“还请叔父成全!”
  “贤侄切莫着急!”刘保摇头说道,“剿灭庞丽山山贼,确实刻不容缓。兄长受此奇辱,我也无法忍受。如今兄长病重,华郡重担全在我身。剿贼就是本官职责,贤侄可安心在城内照看兄长,待我领兵出征,为兄长报仇!只是需要贤侄暂将兵马交割,得胜之时我将亲自与兄长交接。”
  “这......”梁腾顿时哑口无言。
  刘保看到他的表情,嘴角微微翘起。心说你想诓我兵马,太天真了!反将你一军,看你怎么办?
  你若不答应,那前面的话都白讲,而且文武官员心里肯定有想法;你若答应那就是蠢蛋,一旦梁家掌控的兵马到我手中,就等于将整个华郡拱手送上,我当然要笑纳!
  想用这种计策搞我,看看现在下不来台的是谁?
  面对刘保得意的目光,梁腾眼皮抖了一下。不过一切都跟宁泽所说没有区别,于是低头装作为难:“这......”
  “可以再加把火......”赵通俯首在刘保耳边献策。
  刘保听完之后微微点头,目光转向文武官员,冲着支持自己的那批使个眼色。
  能够混到官职的,眼色都不慢。
  马上有人站出来:“庞丽山山贼确实可恶,必须剿灭!骑都尉大人武艺超绝,若能统兵出征必能得胜归来。”
  “附议!”
  “附议!”
  “附议......”
  支持刘保的文武官员果然都站出来。
  梁腾脸上不是很好看,刘保看在眼中流露得意眼神,心说你爹都没把我玩死,就你这小子能有多大本事?
  等到支持自己的文武官员表完态,刘保眯着眼睛看向梁腾:“贤侄,若论带兵打仗,在座最有资格的就是我了!只要尽起华郡兵马,区区庞丽山山贼覆手可灭!”
  “这......”梁腾的脸更臭了,看在刘保与支持他的文武官员眼中,甚至喜悦。
  这个时候,主簿梁俊站出来,拱手说道:“府尊兵败,朝廷必然怪罪!若不速速灭贼,恐有不利。骑都尉武功卓绝,通晓兵法,若能统兵出战,必能大获全胜!”
  梁腾闻言愕然回头,不敢置信看向对方。
  刘保、赵通,以及其他支持刘保的文武官员也是瞪大眼睛,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什么情况?”刘保不敢相信,怎么梁家人转过来支持自己?转头轻声询问赵通。
  赵通思考片刻,露出一丝喜色,低声回答:“主公,此刻梁春病倒不能主事,梁腾压不住您,主簿大人虽是梁家族人,许是看到权力更迭之象,因此准备押宝到您这边呢!”
  “哦?他想投靠我?可那家伙是梁家人......”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赵通笑道。
  刘保闻言点头。
  就在这时,又有一名梁家人站出来:“附议!”
  刘保面色一喜。
  其他人似乎犹豫着互相对视,随后陆续有梁家人站出来:“我也附议......”
  不一会儿,现场文武官员竟然绝大多数同意刘保的意见,可以清楚看到梁腾脸色极度扭曲。
  刘保和他的人虽然震惊,有些不敢置信梁家人反水之快,却也暗暗兴奋,若能拿到所有兵马,华郡尽在掌控!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不抓住?
  刘保在赵通提醒下,轻抚胡须哈哈大笑:“贤侄,既然大家意见一致,此次为兄长报仇就交给我了!就是不知道贤侄放不放心?”
  不放心又怎么样?现场文武官员绝大多数都支持自己,华郡等于变天了!
  梁腾脸色越来越难看,身后文武官员纷纷催促,包括梁家人,逼得他浑身颤抖。
  刘保与赵通对视一眼,脸上喜色更甚。这种想搞别人,反而被反将一军搞死的情况,太好笑了!
  跟梁春斗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体验到如此舒爽的时刻。
  刘保与文武官员纷纷催促,颇有逼宫的意思。
  到最后,梁腾看着那些反水的族人,就像泄了气一样:“叔父若能剿灭庞丽山山贼,侄儿、侄儿......”
  “只要贤侄将兵马借于叔父,保证让那庞丽山山贼全军覆没!”刘保大笑,欣赏着梁腾咬牙切齿不甘心的模样。
  梁腾在文武官员一再催促下,仿佛有些晕眩,快要站不稳的意思。最终抬头看着刘保:“既如此,还请叔父领兵出城,我带梁家兵马随后而至,于城门外交接虎符!”
  “何必如此麻烦?贤侄先将虎符交给叔父,叔父立刻领兵出征!”刘保眯着眼笑。
  “不行!必须在城外交割!”梁腾摇头回应。
  “这是何意?”刘保转头询问赵通。
  赵通凑到他的耳边低声回答:“梁腾见大势已去,却担心主公加害与他,故而要在城外交割。”
  “简直愚蠢!”刘保闻言低声笑道,“真要得了兵马,区区城门挡得了我?”
  “正是如此!”赵通点头,“主公尽可答应,届时兵权到手,区区守门之兵如何抵挡?”
  刘保大喜,起身跑到梁腾身边:“侄儿,便依你所言!叔父必定带兵剿灭庞丽山山贼,为兄长雪耻。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
  “啊!现在......?”梁腾再度露出纠结表情。
  “若要剿贼,此刻正是良机!”刘保回答,“耽误不得。”
  “请骑都尉大人剿贼!”赵通在旁边眼珠子滴溜溜转一圈,突然喊道。
  “请骑都尉大人剿贼!!”厅内文武官员立刻齐声呼喊。
  刘保更是喜悦,目光灼灼盯着梁腾。
  梁腾猛一咬牙:“好!要我转交兵权也行,叔父此次出征所带之人,需要由我指定!”
  “这......”
  赵通马上在刘保耳边低语:“此子还是不放心,怕是要将主公势力全部赶至城外。”
  “我有兵马在手,何惧之有?”刘保眯眼,随后转向梁腾大声回应,“可以,就依贤侄!”
  “既如此,请叔父带兵出城!”梁腾现场将刘保部下全部点出来,同时略带愤怒的目光转向主簿梁俊等人,将他们也算在其中。
  刘保赵通低声商量,觉得梁腾这是恼羞成怒,想让这些反水的梁家人出去送死。不过这样反而将他们推到自己手中,因此笑着同意。
  从今日起,华郡再不是梁家的,而是由我刘保说了算!
  骑都尉大人甚是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