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木叶之舞器大师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大肆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大肆搜索

 推荐阅读:

  漆黑的夜色和阴暗的森林融为一体,在黯淡的启明星下,数十道残影闪烁其中。
  “看起来,这是最后一个基地了。”
  犬冢颚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名册,似乎是在思索这什么。
  根据火影办公室的两位所说,根部基地中绝对隐藏着名册上不存在的人员。
  然而两天过去了,三座根部基地他们已经查验过了两座,没有任何问题。
  “但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寂静无声的黑暗中,微不可闻的隐翅震动声响起,犬冢颚面容严肃的抬首问道。
  “志微,怎么样了?”
  油女志微将一只飞到他手上的寄坏虫送在了耳边,似乎是在倾听着什么,微微点头。
  “颚前辈,这是根部的主基地,人数占据了根部总人数的一半,清查的消息我已经通知到了,稍待片刻。”
  “说起来,你们油女一族在根部的人也不少啊。”
  山中亥一神色复杂的长叹了一口气。
  在之前的两个基地中,他已经看到了不少族人。
  那一张张冰冷麻木的面孔让他的心一阵阵的刺痛。
  “虫子想要生存,就要适应各种环境,这是规则。”
  油女志微的语气看似平静无波,但是话语中充满着无奈。
  “别诉苦了,别忘了根部也是木叶的一份子,准备准备吧,人来了......”
  纷杂的气息从地下传来,犬冢颚打开手中的根部名册,向头顶打出了手势。
  “暗部的,该干活了!”
  隐匿在森林中的十数名暗部看到犬塚颚的手势,熟练的向四周散去。
  短短几个呼吸,白色的眼眸便将整个根部基地围了起来。
  “白眼!”
  一时间,地底的根部主基地在暗部的视野中一览无余。
  除去端坐在最下层的志村团藏,这座基地的所有根部忍者正排着队向地上缓缓走去。
  “根部,到这来进行清查。”
  看着从地底射出的一道道身影,犬冢颚熟练的用起了根部的密音传声。
  引导着根部忍者向他这里排起了队伍。
  “名字或是代号?”
  “陨”
  “摘下面具。”
  “伸手,查验掌纹。”
  犬冢颚进行身份核实,登记收录。
  山中亥一则感应着根部忍者有无使用忍术隐藏的痕迹。
  油女志微将每一个查验过的根部标记上了寄坏虫的气息,以防止冒名顶替。
  在犬冢颚的安排下,已经清查过两座基地的他们,对这一套流程已经熟练至极。
  不知不觉中,太阳已然升到了最高点。
  然而,犬冢颚的眉头却越发的紧皱。
  翻起根部名册的最后两页,看向眼前没有戴面具的最后两人。
  “你们两个,名字或是代号?”
  “山中风”
  “油女取根”
  “伸手吧,查验掌纹......”
  在山中亥一和油女志微复杂的眼神中。
  这最后的两名年轻根部与他们擦肩而过,如同陌生人一般回到了根部基地。
  看着回到他身边的暗部打出了一切正常的手势,犬冢颚盯着脚下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从现在的结果来看,根部的三座基地没有任何隐藏人员,这本厚厚的根部名册也没了用处。
  似乎已经可以向火影办公室交差了。
  然而,他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清查过程极其顺利,这些根部忍者甚至出乎意料的配合,没有丝毫信息不吻合的存在。
  这在当年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位忍界之暗是个什么脾性,当年犬冢颚可是见识的一清二楚。
  清查过后,若不是三代火影压制阻拦,水门的暗部恐怕都会变成根部的人。
  而眼前的顺利,就像是那位想要快速通过清查,去证明什么。
  亦或是......
  “隐藏!”
  犬冢颚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看着眼前这十九名日向一族的暗部,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坐在火影办公室那两位的情报绝对没有问题,那么,就是根部在作假!
  而眼前的状况,似乎三代火影早有预料......
  “颚前辈,清查已经结束了吗?”
  山中亥一见犬冢颚半天没有动静,便走上前来询问道。
  “不......”
  犬冢颚凝视着脚下的地面。
  “清查才刚刚开始......”
  日升月落,又是一天过去。
  在一片薄雾所弥漫的森林之下,训练部的根部忍者们大汗淋漓的进行着体术的修习。
  黑锄雷牙在人群中来回巡视着。
  下忍阶段有效的攻击手段确实有限,所以在血雾之里,拥有更坚实的体魄、更持久的耐力才显得尤为重要,哪怕是透支自己的潜力。
  雾隐的忍者从不会考虑明天如何,他们只在乎今天该如何活下来。
  所以在碰到实力超过自己的对手时,只有纠缠的时间越长,活下来的几率才会越高。
  “好无聊啊,兰丸......”
  在高台的角落处,香燐软软的趴在了栏杆之上,好似一条挂起来的红色咸鱼一般。
  “炎炎大人怎么还不回来啊......”
  “无聊?”
  稚嫩的声音轻轻响起。
  “完全没有哦,能一直看着雷牙,我就已经很幸福了......”
  “诶?你还真是容易满足呢......”
  香燐没有焦距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对兰丸的羡慕。
  “我也好想就这么看着炎炎大人啊,一直看着......”
  就在两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时,神乐心眼传来的异动将香燐带回了现实。
  “果然......不愧是炎炎大人。”
  香燐轻声笑了起来,转身看向兰丸。
  “看起来你的幸福时光要被打断了哦。”
  “不会哦,香燐姐......”
  黑暗中,幽幽的红芒依旧注视着台下正在大声喝骂的黑锄雷牙。
  “早在炎炎大人离开的那天,我就做好了准备。”
  原本稚嫩柔弱的声音,此时此刻却变得冰冷且阴沉。
  “无论是谁,都休想打扰到我们......”
  逐渐从兰丸眼角溢出的暗红色的查克拉,犹如淡淡的红色雾气般,早已弥漫至整座训练基地的各个角落......
  在阳光的照耀下,森林间的薄雾已然散去多时,空气中弥漫起一股湿润的青草香气。
  “沙!沙!沙!”
  茂密的灌木丛外,树冠摩擦的声音错落有致的响起,一道道黑影赫然出现在了高耸的树枝之上。
  “颚大人,就是这里了。”
  “嗯,就拜托你们了......”
  疲惫的声音响起,犬塚颚的眼底此刻充满了是迷茫。
  “难道是我想错了?”
  一天一夜的时间,依靠日向一族的白眼和犬塚颚曾经的经验,众人查遍了大半个木叶村。
  废弃的基地也好,隐蔽的研究所也罢,皆一无所获。
  之前根部忍者的配合,此刻看来,竟有些像是懒得解释的人不愿与他纠缠一般。
  “不可能......”
  犬塚颚的嘴角紧紧抿在了一起。
  火影的情报不会错,那支特殊的根部忍者出现时,不少上忍亦是亲眼所见。
  想要隐藏在村子外那更是不可能,数百名忍者出入,结界班绝不会没有察觉......
  那些人一定就在村子里!
  这时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犬塚颚的身后传来。
  “颚大人,一切正常。”
  “日行队长......”
  犬塚颚环视了一下四周,忽然问道:
  “这个基地我并没有什么印象,是新建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