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199章:不许欺负五竹,要好好抱抱他..

第199章:不许欺负五竹,要好好抱抱他..

 推荐阅读:

  没多久....穿着劲服的蒙着面纱的肖青璇出现在这里。
  他看了眼庄园里的情况,到处罗列着的尸体,已经已经凝固的血液...
  找到了滕梓荆之后,她拿出龟甲精粹,发着蓝光的龟甲精粹缓缓的向滕梓荆的身体里融化而去....
  不一会儿,滕梓荆便醒了过来,身上的伤势又恢复了起来,见到眼前的肖青璇,滕梓荆下跪道。
  “拜见大人!”
  “起来吧...你实力增长的不错,之前的龟甲精粹全部吸收了?”
  肖青璇清冷的问道。
  “是...片刻之间,那人杀了我三次,俩颗龟甲精粹全部吸收!”
  滕梓荆半跪着回答道。
  “他实力如何?”
  肖青璇听滕梓荆的描述,对于五竹的实力有些忌惮,更是有些好奇。
  “宗师之上....”
  宗师之上是什么?那便是大宗师啊....滕梓荆以前的眼界最多让他见识见识九品就觉得已经是擎天之上的人物了。
  但是如今他的实力已经不同,但是看得出来五竹虽然没有真气,但是实力绝对在宗师之上。
  杀自己....不费力。
  肖青璇思忖。
  “这便是殿下一直对范闲隐忍,暗中盯着却不下手的原因么?除了江哲之外....范闲竟然还有这样一位高手暗中保护。
  范闲到底是什么身份?”
  想了想,没有结果。
  滕梓荆主动道。
  “属下已经完成了主人交代的任务,拼死刺了那人一剑,刺中肩膀,不过并无血迹出现。”
  肖青璇点点头。
  “知道了....回去修养一番之后,你便去看望你妻儿吧!不过不准暴露身份...”
  “诺!”
  滕梓荆那面具下已经僵硬很久的脸,终于出现了一抹笑容。
  “谢大人。”
  “走吧...这里很快就会有人来。”
  肖青璇看了看天色,随后便起身飞跃而出...滕梓荆跟上。
  这处拥有着很多好吃的已经熟的葡萄的庄园里,静静的躺着数十具尸体....
  范闲痛恨这个世界对于普通人的不公正,痛恨滕梓荆因为他而死,而那些大人物总是轻描淡写的一句,只是一个护卫,多给点钱补偿一下的口味。
  让人厌恶....
  却不知道...他自己又和那些大人物有什么区别。
  蔑视人命...因为你,会死更多的人的。
  慢慢的,我们终究都会变成当初我们最讨厌的那种人。
  朱格在鉴查院处理公事时收到一封密信,立即带人出城,果然发现林珙一行人死在别院中。
  朱格将林珙的尸体带回鉴查院,与言若海商谈一番之后认为,林珙死于剑伤,京城能有如此武艺着,只有二皇子的护卫谢必安。
  两人便打算禀告陛下,让他定夺此事。
  .........
  林珙死了,范闲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并不开心。
  因为五竹来找他了。
  五竹对范闲说,他杀了林珙,谁要杀范闲,他便杀谁。
  “谁给你的权利杀他?”
  范闲不喜反怒。
  “是小姐给的权利,你做不了的决定,我替你做..你没有决定要杀他,我替你杀!”
  五竹仿佛有些着急的,解释道。
  他的程序曾经都是叶轻眉语音设定了一般,而如今,这一套设定让范闲很是气愤..
  “总是这样,总是这样....”
  这种感觉很悲....
  像极了小四里曾经看过的一篇小说《幻城》。
  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心思,带着自己的目的,要为自己心爱的人去付出一切....结果却是爱的人互相摧毁了一切。
  “你总是这么说,你要这么说的话,牛栏街刺杀的时候你在哪里?有人要杀我的时候你在哪?”
  范闲质问的声音很大,甚至带着满腔的不满和愤怒。
  这点愤怒,他积压很久了...
  还有对于江哲....为什么江哲会离开,曾经以为重活一次就该平淡安稳的过一生的范闲,终于明白了..
  从江哲出现的那一刻起,就说明了这个世界对自己...不简单了。
  自己,或许只是他的一个任务....而若若。
  范闲回想着江哲看若若的表情,若若与他的感情或许是一个意外吧。
  五竹被范闲质问着....
  一向杀人不眨眼,人狠话不多的五竹,委屈的像个小狗狗,他慌了...
  他开始讲话来解释,他开始不扮酷的思考了。
  “牛栏街,刺杀的时候,我不在京都...对不起!”
  五竹很是愧疚,他愧疚于自己不在让范闲受了伤害,他保证今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回头想想,当初让五竹有自己生活,不要围着他转的是范闲,而如今埋怨没有一直保护自己的也是范闲啊。
  只能说....范闲慢慢变黑了,变得自私了...开始融入这个世界了。
  嗯...如同木耳一样,用久了都会变黑的。
  五竹像个小媳妇挨着训斥一样,不过范闲却哭了....
  (不许欺负五竹,要好好抱抱他...)
  这些日子,五竹和江哲不在,他真的缺少安全感。
  “咳..”
  范闲靠近五竹的时候,注意到了五竹身上的伤势,五竹虽然是机器人,但是却不是钢铁侠或者高达那样的机甲战士,是有肌肉组织的。
  “你受伤了?林珙的人能伤了你?”
  一看到五竹的伤势,范闲整个人就心软了,刚才质问小媳妇的语气就没了。
  他记得上一次五竹叔受伤的时候还是遇到江哲那个遇到高手都强行五五开的变太。
  记忆力...五竹叔就只受伤过这一次。
  “不是..是一个黑衣人,和那拨人不是一伙的。”
  五竹回答道。
  范闲惊愕了。
  “什么意思?”
  五竹整理了一下,缓缓道。
  “我杀了个庄园所有的人之后,来了一个奇怪的黑衣人,他不怕死,甚至越受伤实力越增强,他身上的气息和身体的热量都比常人低很多...”
  范闲吃惊了的问道。
  “他是谁?他怎么样了...”
  五竹淡淡道。
  “被我杀了...他奉了别人的命令过来与我交战一番,似乎是为了测试我的实力。”
  京都越来越复杂了。
  “也就是说,早就有人知晓五竹叔你的动向,也知道是你杀了林珙..”
  范闲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人又是谁?是敌是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