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185章:刺杀我的阴谋里,江哲扮演什么角色?

第185章:刺杀我的阴谋里,江哲扮演什么角色?

 推荐阅读:

  范闲根据线索,带着总是会给人带来惊喜,只要你给钱他无所不能的王启年一起追查司理理而去。
  再加上朱格安排的鉴查院的一处的人在各地关隘的地方阻拦司理理,一时间!
  为了抓住司理理,颇有些斗智斗勇的感觉。
  司理理使用小计谋困住了范闲与王启年之后,准备离去,却遇到了黑骑。
  为首的便是鉴查院六处的主办,那个曾经从中间切开了江哲的影子大人。
  而能指挥的了影子的人只有鉴查院的院长陈萍萍。
  范闲的又一位爸爸即将出场!
  王启年悄声告诉范闲,这位影子大人是鉴查院公认最可怕的刺客,他常年跟随院长左右,但却无人见过他的相貌,也没人知道他的姓名。
  范闲看着眼前被团团围住的司理理不由感叹,千骑横扫,所有的诡计都变成笑谈,这,才是真正的强大。
  中间的时候,长公主觉得事情有些闹大的,半真半假地跟太子提出在范闲进京前杀了他。
  这样他与婉儿的婚约便不作数了,幸而太子担心这般会引起庆帝猜忌,而且如果他这样做了。
  那就是搭上了自己的前途了。
  长公主鬼魅一笑,才轻飘飘说不过是开个玩笑。
  司理理终究还是被带回了京都,这个她一直想要渗透,又想要逃离的地方。
  司理理此时满脸憔悴,长发散乱披着,脸颊上还有些灰垢,再也不复当年醉仙居头牌花魁的风采。
  回程途中,不断有人想要从范闲手中带走司理理,范闲告诉司理理,无论落到哪一方,她都将遭受酷刑,只有配合自己,她才能保住性命。
  司理理心思缜密,现在这个秘密是她保命的最后法宝,她自然不肯轻易吐露,范闲也无可奈何。
  事实上,范闲望着司理理,也觉得情绪十分的复杂。
  曾经在醉仙居之中,这位姑娘唱了一首让他十分的感怀《九张机》。
  也曾在画舫之中,与她饮酒对话。
  那时候他爱谈天她爱笑,虽然旁边还有俩个大灯泡,但是夜色是多么的美好,梦里花落知多少。
  这是一个让除了婉儿之外,印象十分深刻的女子。
  而在公堂之上,她更是给自己做了伪证,差点遭受刑罚。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是一个和江哲不清不楚的有着很复杂关系的女子。
  “曾经江哲说你是鉴查院的人,而现在我却是压你入鉴查院的地牢,倒是有些讽刺啊。”
  范闲说着说着,忍不住提起了江哲,提起了心中的问号。
  司理理表情淡漠,整个人的气势与当初在醉仙居的风尘娇媚完全不同。
  “江哲知道你是北齐暗探么?”
  范闲忽然靠近了司理理,然后眼神直逼着她问道。
  “知道!”
  范闲整个人眼眶开始通红,情绪有些激动。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哦,目光死死的盯着司理理,一字一句的问道。
  “他知道你联合京都的大人物,安排程巨树刺杀我么?”
  这句话是这些天范闲藏在内心的一个让他痛苦不堪的问题。
  他不敢去往这方面想....
  甚至关于这个问题的思考,他没有跟范若若提及,也没有跟林婉儿说。
  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好兄弟会害自己...
  可是,为什么江哲刚走,自己就遭遇了刺杀。
  为什么安排刺杀自己的人,还是江哲曾经的红颜知己....
  司理理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些变化,不负之前那般清冷。
  “不知道....”
  “真的?”
  范闲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微微有些急切的追问道。
  司理理平静的注视着范闲。
  “我也是接到密令的时候,才知道他们安排的刺杀对象是你...”
  “他们?他们是谁?谁给你下的命令,谁安排程巨树入的京都。”
  范闲眼睛里的血红着,大神的质问着司理理。
  “我不会说的!”
  司理理静静的说道。
  “现在外面的各个府衙都想要要你,只有我才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范闲着急的说道。
  司理理摇了摇头...
  只要范闲将司理理送入的是鉴查院,她便还有活命的机会!
  内心里,她也是有些期待的想着江哲...你会来救我么?
  一番波折之后,司理理还是被送入了京都府的地牢里。
  而此时,京都又热闹了!
  叶昭将军与三殿下的婚事订的比林郡主的要晚,但是亲事安排的却要更早的多。
  这一日,十里红妆,从宣武侯至三王府的大街上,再次人头涌涌,热闹非凡。
  抬嫁妆的不是普通下人,而是清一色的虎狼骑士兵,全部腰杆挺直,步伐整齐。
  用军队送嫁,这场景当真是壮观。
  走过的第一抬嫁妆是皇上赐下的玄铁鞭,第二抬嫁妆是太后赐下的七色宝石黄金头面,璀璨宝石互相辉映,耀得人眼睛都要睁不开。
  后面跟着的是皇后、贵妃、宗亲大臣们赏赐的添妆,有玲珑八宝阁、西洋镜台、紫檀梳妆柜。
  精致得怀疑她们为讨好当前最有权势的将军,把给自己女儿用的最好家伙都拿出来了。
  一百二十台嫁妆,首尾长达数里,这头进门,那头还未出门。
  人生头一次这么盛大的结婚的李承平有些十分的不自在。
  穿着鲜艳无比的大红袍,还要麻烦无比的见见那些皇室宗亲,国公,侯爷们。
  “老三今日当真的是光彩照人啊,多了叶家军为助力,老三你大业可期啊,恭喜恭喜!”
  “谢谢二哥啦,二哥的羊驼发型依然还是惊世骇俗啊。”
  怼了老二一句之后,太子也亲自过来了,作为储君李承平还穿着大红袍给太子行礼。
  “三弟今日甚至喜庆,有些娇媚啊...听闻这叶昭将军英雄才俊,而三弟又是如此花容月貌,倒是十分般配,天生一对啊。”
  “谢太子嘉奖,听闻太子妃最近对美肤美白十分的感兴趣,臣弟在这方面刚好有些心得,若是太子不介意的话,臣弟倒是可以跟太子妃指导指导。”
  “不用了,哼!”
  怼了一句太子之后,李承平心里舒服了些。
  只不过下一秒,李承平开心不起来。
  抬起来的嫁妆还有一个四个人抬着的奇特物件,抬着的人都显得很吃力。
  凑上去一看,一个红布包裹之下,竟然是一根闪烁着森森寒光的狼牙棒躺在青石路上,锋利齿钉间似乎还有洗不净的斑斑血迹。
  沉默……
  李承平沉默了,看戏的路人沉默了!
  已经进了院门的太子与二皇子沉默了之后,忽然露出了笑容。
  好吧...虽然有些嫉妒老三得到了叶家的支持,但是却一点不羡慕,一点也不想取而代之。
  吉时刚到,鼓乐声响,花轿在万众瞩目中翩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