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181章:你的新朋友杀了你爹,你知道么?

第181章:你的新朋友杀了你爹,你知道么?

 推荐阅读:

  仿佛在说,后宫佳丽三千,可皇上啊,就偏偏宠我一人...
  二皇子嘴角抽了抽,看着惺惺作态的老三。
  还装啊....
  李承平忽然神神道道的伸手拍了一下李承泽的衣服,然后又动手挑了一下二皇子的刘海。
  “做什么!”
  李承泽有些温怒的后退一步,敌视着老三。
  想要碰瓷?
  “二哥,或许是你的发型有问题...太过奇异了,要不换个发型,换个心情,陛下可能就会对你好一点了!”
  李承平单纯的眨着眼睛说道。
  李承泽:“.....”
  李承泽目光深沉,嘴角上扬一丝邪魅的微笑,然后点了点头,继续摆着刚才的姿势离去了。
  老三啊...就看咱们到底谁藏得更深咯。
  ...........
  第二日一早,范若若便前往了皇家别院来寻找范闲。
  她告诉范闲,鉴查院准备放了程巨树!
  范若若此时虽然已经倾心于江哲,甚至愿意跟随江哲红尘作伴,却依然还有着很强的兄控属性。
  对范闲这个人很亲近....
  也不知未来有一天,范若若知道自己最在乎的俩个男人互相厮杀起来,该是如何的痛苦。
  范闲知道后立即找王启年打探。
  王启年告诉他院长大人与提司大人都不在京都,如今鉴查院所有事宜都由一处主办朱格处理。
  范闲让他带自己去见朱格,王启年一路不停地告诉范闲,朱格跟随院长多年,位高权重,性格严厉,嘱咐他要谨言慎行。
  范闲半句都听不进去,一见面便质问朱格放走程巨树的原因。
  朱格本不想理他,见他拿出抚司令牌再三追问,才拿出兵部急报告诉他,北境诸军已在紧急部署,国战一触即发。
  此次对北齐之战,谋划已久,但开战时机必须由我方掌控,此时如果杀了程巨树,恐怕会引起北齐不满,落下口实。
  万一北齐以此进军,恐怕会乱了国家大事。
  而且程巨树与北齐一个将领有旧,如果保下他,便愿意提供北齐军情细报。
  范闲越听越气,难道人命只能换一个交易,朱格脱口而出道死的不过是个护卫而已。
  范闲更气了....
  事实上,要成大事者,必须不拘小节...做什么哪有没有牺牲的。
  小部分人的牺牲才能换取更大的胜利,比如敢死队,比如死间!
  虽然范闲认为每个人的生命都已经被尊重,都已经有自己的选择权!
  但那是现代...
  范闲又急又气,鉴查院门口的碑上还刻着人生而平等,护卫也是人,也有妻小,朱格没工夫听他这些,直接道此事已经有了决断。
  还传令下去就算范闲拿抚司令牌,也绝不允许将程巨树交出去。
  抚司只有调查,监察,复审之责,职位上要低于八大主办上一些。
  范闲气得眼泪都出来了,他质问朱格如此行事,可能心安,说罢,便愤然离开了鉴查院。
  最开始的范闲也是因为很多人都说..死的只是一个护卫而已,从而痛恨这个世界,痛恨这个规则。
  但是其实上,范闲并不是那种正义的卫道士,若死的只是别人的一个护卫,范闲也不会如此难过。
  只会觉得古代社会,生死不能自已而已。
  最重要的是,死的是范闲除开了五竹与江哲俩个高辈分的朋友之外的第一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一个甘愿为他赴死的人。
  范闲才情绪化的严重....而且为友报仇,不择手段。
  他自己的行为也慢慢的转化为这个世界的基本准则,那就是强者才有发言权....
  最后的最后,因为范闲的一腔不平,事情会闹的更大,死的人更多咯。
  此刻的范闲是一心想要杀了程巨树,为滕梓荆报仇。
  他决定自己要光明正大的,光天化日的复仇,看看这世上还是不是有朗朗乾坤。
  滕梓荆的妻子一宿没睡,没有等到自己的夫君回来。
  她的面容有几分憔悴,发丝有些暗灰,原本那被滋润的有些细腻的脸,也仿佛突然之间没了光泽一样。
  昨夜滕梓荆没有回来!
  她的内心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或许自己的夫君不是被范闲给说(shui)服了,就是为范闲负伤了!
  滕梓荆的孩子已经开始接受滕梓荆了,而且也有了一个住在箱子里的好朋友!
  他再也不是一个没有爹疼,没有好朋友一起玩耍的人了。
  只可惜...命运跟他开始了一小小的玩笑。
  小朋友啊,你的新朋友杀了你爹,你知道么?
  范闲当街拦住了要被放逐出去的程巨树,当着百姓面数落他的罪状!
  范闲表示...大局不能杀你,我来杀!
  程巨树狂笑一声,他用力推开押送他的两个鉴查院使者,然后冲上前与范闲缠斗起来。
  于他而言,人生本就凄苦,死便是死了,不如战斗个痛快!
  范闲真气有了进步,与本就受伤的程巨树颤抖在一起,一边扛着程巨树的攻击,一边凶狠的掏出了匕首,插进了程巨树的后背上。
  范闲出手招招狠辣,毫不留情。
  朱格料道范闲不会轻易放手,他让一处的高手都在小树林里埋伏应变,却没料到范闲竟会当街出手,他立刻亲自前去阻止。
  两人一番打斗后,程巨树因重伤不敌,被打的口吐鲜血,正在这时,腾梓荆的儿子不知何时冒了出来。
  他看见程巨树十分自然地和他打招呼,一点也不像旁人一般害怕他。
  “大块头!”
  程巨树那丑陋无比的脸出现了笑容,憨厚的如同傻子一般!
  “我还在找你呢,你不住在箱子里了么?”
  小孩望着高大无比的程巨树亲切的说道。
  周围的人都害怕的远离程巨树,只有这个小孩靠近着他。
  程巨树露出了笑容,他擦了擦手上的鲜血,轻轻地摸了摸孩子的头,然后猛地向范闲冲过去。
  恶人,也不是全部都穷凶极恶的,他们的痛苦又有几人知晓。
  还有就是熊孩子还真的....缺心眼啊。
  “你别伤害他,我可以放你走!”
  范闲紧张的说道。
  走?我又能去哪里呢....程巨树的眼眸里迷着水雾,他大喝一声朝着范闲冲了过来。
  范闲见状立刻迎上前用力将匕首刺进了程巨树身体,口中还不忘让孩子将头转过去。
  小孩照着范叔叔的要求做了,虽然不太懂,他问道。
  “范叔叔,你和箱子里的大块头认识么?”
  范闲没有回答,而是问程巨树,为何刚才不挟持那个孩子。
  程巨树半跪在地上,虚弱的说道。
  “我出生以来,见我面者,有恐惧,有厌恶,要么求我杀人,要么退避三舍,请我吃果子的,只有他...一个!”
  莫名的觉得有些心酸,人人平等这四个字仿佛就是一个莫大的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