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172章:丑上热搜的字!

第172章:丑上热搜的字!

 推荐阅读:

  范闲去见了父亲范建大人。
  此时的范建已经决定顺着范闲的意思,让他退婚,比起内库财权,也许叶轻眉更喜欢范闲能够获得自己的幸福。
  作为一个甜狗,备胎,接盘侠,范建对于范闲是真的很关系,很在乎啊。
  哪怕他不是自己的儿子!
  柳姨娘代为传话给范闲,他本以为范闲会很开心....
  但谁知道!
  此刻的范闲,脸好疼,人好尴尬。
  果然啊....
  睡也逃不过伟大的哲学家王先生的真香定律啊。
  “我..我也想了挺久的,要不这婚,就别退了?”
  范闲表情古怪的试探性的问道。
  范建和柳姨娘一下子脸色变了...
  “什么?”
  范闲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又着急于与林婉儿的约会,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他要和林婉儿约会了,虽然或许会遇到一个穿红衣服的千万大灯泡,又或者遇到长公主的侍女刁难。
  不过与佳人相见相比,这些磨难又算得了是什么呢?
  虽然中间发生了点意外。
  范闲的语言轻佻,夜半之时,破窗而入,在女子闺房里说着暧昧词语,更是十分的过分。
  以至于林婉儿哭笑不得,觉得范闲的行为仿佛像是采花贼般的轻浮。
  婉儿见他步步逼近,情急之下用匕首对准自己,要挟他立即离开,范闲怕她误伤自己,只好悻悻要走。
  可等他要走,婉儿却又叫住他,问他究竟是谁?
  范闲终于有机会告诉他,自己便是范闲。
  林婉儿哭了!
  她虽然心里有些钟情于眼前这个偶然见了好几次的男子,却也知道自己的命运早就注定。
  她已经许了人家,许给了范府的公子。
  而眼下这个男子竟然还用范闲的名字戏弄她,这是真的把她当做那种水性杨花的女子么?
  林婉儿回想着与这位少年的那些相见的场景,心里一阵剧痛。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竟然如此羞辱我!”
  这个羞辱二词念的很颤。
  她的眼角流下了泪水,却又顾不得抹去。
  范闲苦笑道:“我的是真的,你要怎样才能相信?”
  范闲急了!
  他终于明白江哲说的,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的意思了。
  好着急,却又生怕林婉儿一个冲动,那匕首伤了自己。
  “你明知道我与他有婚约,故意说他的名字来戏弄我!”
  林婉儿哭的眼睛都红了,心痛的很。
  范闲急的要命!都怪他自己作啊,作的媳妇快没了。
  啊....估计旁人看着二位也都急的不行,
  也亏得是范闲当初自己指着粗鄙的滕梓荆说他是范闲,又加上老弟范思辙当初埋了一个坑。
  俩个人辩驳了半天,范闲死活也解释不清楚自己就是真的范闲。
  急死人了....
  这要是现代,直接拿身份证给她看不就行了?至于解释个半天么。
  最后还是范闲抬出了范若若来证明自己。
  虽然弟弟范思辙有些坑哥,但是妹妹若若还是十分优秀的,而且京都第一才女之名也让林婉儿信了几分。
  只待人冷静了下来,还会回味起那些细节,才会思考出事情的真相。
  林婉儿将信将疑,为了求证,她拿出纸笔,让范闲将诗会那日写的诗再写一遍,范闲只好照做。
  看到那一模一样的字迹,婉儿这才断定,他真的是范闲,与自己有婚约的范闲。
  字是真丑!丑的第一无二!
  好歹在这个世界重生了十六年了,范闲你就不会练练书法么?
  而且闹这么一出,差点让贞烈的林婉儿自杀了,把媳妇弄没了。
  “果然是你!”
  此时天上的月儿早已挣脱了云层的束缚,露出那张明媚的脸,将淡淡光泽洒下大地,些许清晖从窗外透了进来。
  “真的是我。”范闲轻声道。
  整个故事让人觉得玄妙,却又妙不可言。
  林婉儿脸上还挂着“诗”泪,但是喜色已经逐渐浮上脸颊。
  “真的是你的话,那你怎么会...”
  林婉儿在想着庆庙的第一次见面的事情,是专门去找她的么还是?
  为什么范闲要让别人假冒自己,而自己又闹出这么多的事呢?
  而且这个可恶的家伙害的自己患得患失的很久,心里有着良人,却又要被迫嫁给别人为妻子,让林婉儿忧伤很久。
  而如今,又为了他破了那么多的礼法的事。
  好想打他一顿啊。
  正当两人抄诗之时,外面听到动静的侍女坚持要进房查看,叶灵儿阻拦无果。
  幸好,等侍女闯入房内,范闲早就离开,而婉儿正躺在床上睡得香甜。
  这么快就一个被窝了!
  我靠你大爷的范闲,你这效率比江哲都要快好多啊。
  待长公主的侍女走后,叶灵儿回来问范闲在哪。
  林婉儿一肘撞向后面,压低声音羞叱道。
  “人走了,还不赶紧出去。”
  范闲从被窝里出来透气,然后跟叶灵儿打了一个招呼。
  叶灵儿脸红了,整个人又是尴尬又是觉得刺激....她甚至开始有些羡慕林婉儿的所作所为,羡慕她遇到喜欢的人,并且为他做了这么刺激的事。
  与她而言...
  喜欢这件事,说不清,道不明,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对于那个人是不是真的喜欢。
  而且....他也要娶自己的堂姐了!
  “一时无奈,应急之举!”
  林婉儿羞赧的解释道。
  “我懂!”
  叶灵儿忽然之间有一种忧伤的情绪氤氲在凶口。
  “我懂!”
  不过看到这一幕,她也忠心的为婉儿觉得开心,这一次不当灯泡的识趣的主动出去到外屋看星星,看月亮了。
  范闲又躺下了。
  好不容易能一亲香泽,他厚着脸皮的赖在林婉儿的“创”上。
  “累了,多躺会儿!”
  竟然是个无赖啊。
  林婉儿有些羞恼的说道。
  “这……这怎么能行?”
  范闲嘿嘿笑着,往她的身体靠近了一些,鼻尖嗅着那淡淡的体香,心旷神怡,道。
  “为什么不行?”
  “这……这……传出去了叫我怎么见人。”
  林婉儿羞地紧张道。
  “我们有婚约在身!”
  范闲说道。
  此刻他算是有些明白为什么江哲为什么天天见若若,天天缠着若若,为什么江哲十分痛恨自己和范思辙打扰他和若若的相处时间了。
  幸福来得太快,猝不及防...而这种与她在一起的感觉,仿佛世间只剩下了彼此。
  其他人,不过都是过客!都不重要...
  范闲觉得自己可能爱情开始的晚了江哲一步,但是进度也许比江哲还要快。
  就好像中学时候的早恋一样!
  江哲和范若若或许确定恋情的时间早,平日里秀恩爱的时间多...但是自己却因为意外已经摸到了林婉儿同学的宿舍,同床共枕了呢。
  好美好啊。
  怕林婉儿挪到“创”外去,可能会着凉,范闲还是没有继续厚脸皮的躺在人家女生的软“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