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170章:晚上我男票要翻墙而来

第170章:晚上我男票要翻墙而来

 推荐阅读:

  纱幔拉开,锦被之中,一个肤色白皙,双眼水灵,面有红晕的清丽姑娘,就这样出现在众人面前。
  如同没有旁人一样,两对目光柔和却坚定地对到了一处。
  看一眼...便仿佛陷入了永恒之中!
  好美的婉儿,好美的画面!
  范闲的目光里满是喜悦与开心,同样的...林婉儿也笑了,笑的清澈,那股猝不及防的喜悦让她难以言表。
  这是一眼万年的感觉啊。
  此刻,范闲觉得他的鸡腿姑娘好美,美的让他不可自拔,不可救药了。
  俩个人互相注释了好久,久到离谱!
  林珙疑惑道。
  “你二人在看什么?”
  范闲比了一个手势让二哥安静。
  “我在看病..”
  “不需要把脉么?”
  “看面相就行..”
  下“溅”,“瑟”胚,范闲啊范闲,你此刻的猪哥样和之前江哲想要凑近若若跟前看看她的事业线时候有什么区别。
  范闲知道林婉儿患了肺痨,心中十分心疼。
  林珙又道,为了这病,林婉儿自小便禁绝荤腥,饮食清淡。
  范闲立即反驳道林婉儿正是身体虚弱,需要荤腥补充能量。
  还着重指出要常常开窗,呼吸新鲜空气,只是晚上要关,要防着别人夜里前来。
  林婉儿立刻意会,这是在暗示今晚他会跳窗前来。
  范闲为林婉儿开了药方,讲了一些注意事项,离开时,林珙对若若道自己承她这份情,只是林婉儿与范闲的亲事绝不能成。
  因为婉儿已经有了心上人,那人便是郭保坤。
  本来开心不已的范闲此刻懵逼了!
  “郭...郭宝...郭宝..我去,怎么会是!”
  百思不得其解啊。
  “怎么可能是郭宝坤,太狗血了吧,我又想再打他一顿了!”
  范若若看着哥哥样子,说道。
  “是不是郭宝坤你回头问她便是,你们不是约好了今晚见面么。”
  范若若是看出来了,闹来闹去...
  哥哥那为之神魂颠倒的鸡腿姑娘原来竟然就是他的未婚妻,这缘分啊,就像一道桥...让永远如同平行线一般永不交集的人,就那么遇到了,缠绕了。
  这林珙啊,同样也是一个宠妹狂魔,甚至也是敢为妹妹抗旨的存在。
  若是死了,怪可惜的。
  林婉儿自从得了暗示后一直患得患失,有意无意地看着窗户。
  叶灵儿以为她还在为婚事发愁,主动提出今晚留下陪她,明日一早便上范府找范闲挑战,狠狠揍他一顿。
  林婉儿很着急,却又不知道怎么拒绝。
  她很想说...
  我晚上男朋友要来!
  回去的马车上,范闲一副葛优瘫的姿势靠着,双目无神,整个人没精打采。
  他是刚冲上了云霄之后,又忽然被坠落在地。
  “鸡腿姑娘竟然就是林婉儿,那刚才打我那个是谁啊?”
  范思辙问道。
  刚才在门口等待的时候,范思辙被一个红衣女孩给揍了一顿,更加觉得女人都是母老虎,太恐怖了,谈恋爱不如数钱有意思。
  “叶灵儿!”
  “谁是叶灵儿?”
  范若若回答道。
  “京都守备的独女,四大宗师之一的叶流云便是她叔祖,对了...不日回京的叶昭大将军乃是他堂哥。哦..不对,是堂姐!”
  回到范府,范闲心神不宁,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跑去找江哲,却又听说江哲去了鉴查院。
  庆帝知道了神庙的人可能不会罢休,会出来寻找叶轻眉这个叛徒之后,便让江哲安排一些密探密切关注神庙可能出现的人。
  等到晚上江哲回府的时候,江哲来到了范闲的院子里。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的鸡腿姑娘是林婉儿?”
  范闲那张哈士奇的脸赌在了江哲的跟前,逼问道。
  “嗯啊...见到你媳妇了?后悔之前闹着退婚了不?”
  江哲笑呵呵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我今天差点大闹了皇家别院,要是我早知道,我就不用打郭宝坤,如果不打郭宝坤,就不用闹上公堂,你也不用闹皇宫...”
  范闲着急的火燎火燎的说道。
  “够了!吵死了...喋喋不休个啥,你当你是佟湘玉啊!”
  江哲伸手推开哈士奇的脑袋,嫌弃的说道。
  “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就不会让婉儿和那个郭宝坤有瓜葛了...”
  范闲还是觉得有些想不通,不痛快,着急的问道。
  “哟哟哟,这就婉儿婉儿的叫上了,话说上官婉儿这个英雄爆发还真的是高啊,中期无敌一打三!”
  江哲数落了范闲一下,随后忽然开口道。
  “靠...我掐死你!”
  范闲见江哲跑题,立刻扑上来,准备把江哲镇压在身下。
  “过分啊,你个小胳膊小肘子,跟你舅舅我刚是吧!”
  江哲一个转身便用气力将范闲压到了身下。
  “我才是你大舅子,你还想不想跟若若好了?”
  范闲反抗着,也不用真气,就这么利用体重和柔道技术试图反抗江哲的压迫。
  “敢阻止我和若若的真爱,我打的你叫爸爸!呀呀呀...”
  江哲一个侧身,就将范闲的腿给夹住,死死的卡在身下!
  整个软塌都开摇晃!
  “啊哦哟哟哟...疼!腰疼了..住手啊,你个老怪物!”
  范闲忍不住哟呼了起来,但是这一句哟呼有些“噢耶斯”的感觉,很颜色。
  “我去,你叫的这么骚,别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
  江哲眼直了的大声道。
  “草,你都对我这样了,还没怎么着?”
  “我只是镇压了你!”
  “哎呀,疼,别闹...晚上我还有约会呢!”
  “说,以后还阻止不阻止我和若若秀恩爱了?”
  “错了,大哥,我错了,不阻止了,只要不是本垒打,我妹你随便啃,随便秀...不过哥啊,婉儿那边你也别捣乱啊。”
  不一会儿,俩个人闹得有些累了,喘了会儿气。
  这种感觉很独特,仿佛让江哲和范闲回到了原先的地球时代,回到了他们念书时候的光景。
  那时候的宿舍里,室友们的感情是真的好,当然一言不合就喜欢镇压室友,刚室友也是常见的。
  “哥...哲哥哥,你们在做什么?”
  姿势有些别致,江哲的腿钳制住了范闲,俩个人躺在软塌上不得动弹。
  以至于范若若进来的时候,看到了这么污浊的一幕。
  “啊....”
  范闲尖叫了一声,然后从江哲的大长腿里怕了出来。
  “住嘴啊,你叫个屁啊!”
  江哲放开了范闲,然后立刻起身跑了范若若的跟前道。
  “若若,你别误会,我和你哥是清白的....”
  范若若眨着眼睛,脸色平静的说道。
  “我知道啊,哲哥哥只是在和我哥玩闹而已...”
  江哲急了。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若若,我取向绝对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