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165章:该睡觉了,相公!

第165章:该睡觉了,相公!

 推荐阅读:

  江哲义正言辞的如同正人君子一般的对着李云睿拱手道。
  “我方才感觉的到...你少年英雄,血气方刚,方才有反应了!”
  李云睿俏脸一红,咯咯的笑了起来,像是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玩具。
  这个疯女人!
  江哲翻了一个白眼。
  江哲在心里给自己暗示。
  这是姑姑,这是公主,这是婉儿她妈,这是范闲的仇人,这是师傅曾经的旧情人,这是和庆帝瞎来的公主,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毒妇..这是....一个为了权力到处水性杨花的女人..这是..
  哎呀妈呀,编不下去了!
  脑海里回档的还是李云睿那成“书”的大“皮鼓”!
  哎,懂开车的兄弟们都知道,这有姿色又有身材的姐姐,比一点反应都不会给的雏袅知心多了。
  江哲不知道说什么!
  本想冷哼一声,却是刚不起来...最后江哲冷着脸道。
  “无知妇孺!”
  说完,江哲一个飞跃,直接从长公主的宫殿飞了出去,侍女们追了出来,只是眨眼间江哲在楼阁之间飞奔,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公主,您没事吧?”
  李云睿平复了心情,整个人也慢慢趋向于平静,只是脸色依然红润无比。
  “本宫没事,扶我回去休息....”
  “诺!”
  侍女们受伤的先下去涂抹药膏,其他的过来伺候李云睿进去。
  李云睿半眯着眼,甜了甜自己的红“纯”,心道。
  “只要是男人,就有弱点....落在我手里,就别想跑掉!”
  “谁也不能阻止我.....”
  “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最让人神魂颠倒的女人....她,她不配!”
  “迟早有一天,你们这些自诩英豪的男人,都是我的“峮”下之臣。”
  李云睿癫狂的回味着刚才作死的那种肾上腺素不停往上涌的感受,很“霜”!
  沐浴的时候...
  李云睿忽然对着一个比较年轻的侍女道。
  “你去厨房拿一根带颜色的瓜过来.....”
  “啊?..好的公主,奴婢这就去!”
  小侍女没太懂,刚才前厅里还打架了,她都很害怕,在公主府上一不小心惹怒了公主,会死的不明不白的哟。
  其他侍女互相看了眼,面色有些不自然,甚至微微有些羡慕刚才那个小侍女。
  她们慢慢的往后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公主殿下以及一会儿回来的那位稚嫩的小侍女。
  .....................
  出了长公主的府邸之后,江哲依然有些不自在。
  要不要去司理理那边新弄的发廊去体验一下洗剪吹一条龙?
  当然,重点是吹一下....
  就是吹完了腰疼!
  算了,让另外一个分身李承平享受一下入画和司棋的伺候吧。
  这一天....
  可是在京都闹大的动静!
  前有范家公子,狎妓之余,当街殴打礼部尚书之子,随后又有随云先生伴着歌声浩浩荡荡入皇宫!
  这几件事,得让各方都好好笑话一样。
  而江哲展现出来的实力,也会很多人原本的计划发生改变...
  京都的头上的乌云,更加密布了!
  范府里,范建也与范闲进行了深刻的密探,关于江哲的实力,立场,关于范闲要做的事都注重交代和说明。
  皇家别院里,林婉儿和叶灵儿虽然也对随云先生闯皇宫的情况十分的担心,也对随云先生竟然算是那位江大人十分的震惊。
  不过林婉儿更想要找到的是那位范闲杜撰出来的郭宝坤的书童。
  醉仙居里,司理理也在和她的属下商议着一些事情。
  鉴查院!那可是齐国锦衣卫的死对头啊...
  她们也有些担忧司理理真的跟鉴查院开始合作了。
  好在,这一切都是假的....什么洗剪吹,司理理自己都不太懂呢。
  吹?那什么吹?吹箫还是吹笛子?不懂...花魁都不懂。
  不过从今往后,这醉仙居里的乌金梅花算是在京都站稳了跟脚。
  只是可惜,因为鉴查院的名号,让很多慕名而来的人只敢远观佳人,却不敢靠近。
  而且....挂着鉴查院的名号,有些事情是方便了,但是有些事,却反而困难了。
  太子府在密谋,太子着急于知道宫里陛下到底和江哲之间发生了什么,有想要和长公主谈谈。
  于是深夜前往长公主府想要夜谈。
  被李云睿避而不见,哄回去了。
  理由是....
  公主正在吃某瓜,不宜见人。
  二皇子收到了从宫里传来的消息,确定了江哲的实力以及陛下对他的态度之后,也在和心腹商议。
  他原本今日去公堂就是为了让太子以为范闲投靠了他,好乱中出错,让他坐收渔翁之利。
  但是江哲的出现打断了他的计划,而江哲的存在更是让二皇子有些忌惮。
  鉴查院提司大人的身份,也让江哲有了抗衡皇室子弟的底气。
  而宗师的实力以及他嚣张的个性更是让二皇子与太子等人自我怀疑。
  此人,我能否收服?
  只不过,他们还不知道江哲拥有神仙一般的兜里乾坤之术,不然恐怕态度会发生更明显的变化。
  ........
  白天的时候!
  范闲曾经去看望过滕梓荆如今的住处,也看到了他的家小。
  找到腾梓荆的住处后,范闲劝他珍惜现在,多陪陪妻小,离开京都这个是非之地。
  腾梓荆有些意动,却不知为何没有立刻答应,他将范闲介绍给妻儿,谁料小孩一见范闲便不满地嚷嚷,就是这个怪叔叔抢了自己的糖葫芦。
  范闲看见腾梓荆夫妻俩惊讶的目光,只好尴尬地笑了笑。
  晚上,滕梓荆一个人杵在门口,陷入了思量之中,脑海里回荡着范闲说过的话。
  “你不是说想离开京都么,可以开始准备了!”
  “去哪儿?”
  “你自己想,想好了告诉我一声,我给你安排车马!”
  “京都水深,早日离开也是好事!省的让你家人整天为你担心受怕的!”
  滕梓荆的夫人是一位很美很贤惠的女人,虽然没有华贵的衣服,没有精致的服饰,却难掩她的姿色。
  “收拾好了?我们明天启程离开吧!”
  他原本的命运就十分的坎坷,如今有了江哲这个鉴查院大人的准许,又有范闲这个谷道热肠好兄弟帮助。
  再加上他的实力不足以沾惹上涉及太子,长公主,皇子的事件中。
  离开,也是好事。
  “该睡觉了,相公!”
  好几年没见的妻子,温婉的含情脉脉的望着滕梓荆道。
  “等会儿吧!”
  滕梓荆感慨的道。
  “这些年一直想要离开京都,如今才算是遂了心愿....”
  连我都不碰了,还担心那些事,贤惠的妻子立刻明白了。
  滕梓荆这还是在乎与担忧那位谷道热肠的范兄弟啊。
  哎哎,我白白的软乎乎的身子不香么?你就这么一点都不在意么?
  滕夫人内心里叹了口气,对于自己不如范闲产生一种微微的醋意。
  “去吧...”
  滕梓荆问道。
  “去哪?”
  滕夫人温婉的说道。
  “去见他一面,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会和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