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148章:这话问的多冒昧啊...

第148章:这话问的多冒昧啊...

 推荐阅读:

  范闲不认识,但太子和二皇子以及梅执礼自然认识这只精锐无比的部队是什么。
  太子站起来,目视着江哲道。
  “竟然是黑骑...你是谁?”
  鉴查院六处的黑骑!
  江哲微微一笑,亮出了自己的令牌。
  “鉴查院提司江哲!”
  鉴查院是只听令于庆帝的独立于朝堂之外的组织,权力之大,让人能以想象。
  不仅能监查百官,监查全国,还专门负责对外的间谍情报工作,除此之外,舆论方向,教育方向,审核监督方向都需要鉴查院的许可。
  鉴查院的院长陈萍萍向来不怎么鸟太子与二皇子,以至于他们想插手鉴查院都千难万难。
  这个名字让二皇子和太子眼帘都跳了一下。
  原本还想要怒斥江哲的梅执礼没声了..蔫了。
  一时间!
  江哲与太子,二皇子三方对视着。
  气氛显得紧张了...
  “鉴查院提司就能擅闯公堂么?就能见到太子也不行礼,不把王室放在眼中,如此嚣张做派,倒是让我本王惊异啊。”
  二皇子半眯着眼,阴冷的说道。
  江哲微微一笑,对着太子招了招手,然后又对着二皇子招了招手。
  “你看,我这不行礼了么,都是身份尊贵的人,不要计较这些小事情么..”
  有趣!
  二皇子冷笑了一声。
  太子动怒的指责江哲道。
  “本案与鉴查院无关,你这个提司到这里做什么?”
  他还真有些气恼与江哲这个提司不给面子。
  他可是当朝太子啊...
  事实上,鉴查院还真的谁的面子都不给,别说太子,长公主的面子都不给,能让陈萍萍听话的庆帝算一个,宫里的老太太算半个。
  “范闲乃是我鉴查院的抚司,是我鉴查院的人!就算他犯了罪责,也是我鉴查院人的审问追责,结果也是我鉴查院评定!
  说简单点,他是我的人,京都府不能动他,太子和二殿下也不能!”
  江哲嚣张无比的对视着太子与二皇子说道。
  这范闲可是陈萍萍的心肝宝贝,再加上他早就想怼一怼这俩个哥哥了。
  堂下的司理理美目频频眨着,面色吃惊的望了望江哲又望了望范闲。
  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
  难怪先生都不动我,甚至还能带着范小姐来画舫!
  原来....
  范闲是先生的人!
  那他与范小姐的亲近关系都是假象...真相竟然是如此...
  男以置信,男上加男?
  司理理此刻看了看范闲,莫名觉得他有点奶油小受的感觉,很清秀可人。
  “放肆!”
  二皇子冷哼一声。
  霎时间!
  身后一个一个声音暴起的冲向了江哲!
  速度极快,甚至掀起了一股狂风!
  一柄锋利无比的宝剑,夹带着剑气出现,谢必安于飞速之中拔剑,随后猛然跳跃而起,姿态凶猛的一剑刺向了江哲。
  “危险!”
  范闲惊呼了一声!
  谢必安的剑,是能够越级杀人的,更何况谢必安的实力本身也很强!
  这一击!就算不能杀了江哲,也会让他重伤!
  “砰!”
  “嗖!”
  片刻之间!
  谢必安突刺到了江哲的位置,但是江哲却消失不见。
  “哪里?”
  谢必安惊了...怎么会,凭空消失了。
  “好快的剑啊!不过你的剑没有我跑的快呀。”
  背后传来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发寒。
  特别是此刻的太子与二皇子!
  因为江哲的声音正是在他们耳畔传了过来,而那位梅执礼大人,早就吓的从座椅上滑下去了。
  按理说京都府尹这么大的官,不因为这么卑微。
  奈何这几位都是大佬,而本身梅执礼也是一个墙头草。
  低头看了眼梅执礼,江哲摇了摇。
  季检察长,我这是在救你一命哟。
  “离殿下远一点!”
  谢必安惊呼了一声,回头拔剑对着江哲。
  太子慌乱的腿软了,不可思议的望着胆大包天的江哲。
  “你....你敢伤害太子?”
  江哲拍了拍太子与二皇子的肩膀道。
  “我只是吓唬吓唬他们,原来皇子也会害怕的啊。”
  二皇子感觉自己肾上腺素都涌爆了,这种刺激的感觉,好过瘾。
  他眼眸通红的望着江哲。
  “上一个威胁我的是范闲,想不到随云先生竟然还是鉴查院的提司大人,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越危险,越让他兴奋。
  江哲看了眼范闲,范闲残酷的低下头。
  原来上一个装这种比的是范闲啊,不过看样子范闲装比失败了。
  事情闹大了!
  谁也没想到这位鉴查院的提司如此无法无天!
  本性比较随遇而安的范闲也是第一次看到,有权有势有实力,似乎是真的无法无天啊,连太子都敢恐吓!
  江哲与二皇子眼神对视着。
  “你到底是谁的人?”
  二皇子眼神犀利的问道。
  江哲微微一笑,忽然莫名其妙的做了一个手势。
  “这话问的多冒昧啊....Hydra,slogan!”
  “砍掉一个头,还有二个头长出来...”
  我靠!
  范闲吃惊的望着江哲,什么时候了,你还玩梗?
  气氛闹僵,梅执礼被吓的胆子都破了,不过在太子的眼神示意之下,他哆哆嗦嗦的爬起来道。
  “江大人,若真如你所言,这范闲乃是鉴查院的抚司,那么本案自然可以由鉴查院参与进来。
  只不过这被打之人乃是宫中编撰,更是礼部尚书之子,这....这案子就不能全部交给鉴查院负责。”
  江哲嗯了一声,无所谓的说道。
  “我也来旁听!”
  言罢,身影忽然消失,出现在了范闲的旁边的椅子座椅上。
  “这范闲乃是鉴查院的人,梅大人的定案结果只能算是初审,一切还得等我鉴查院重新审定之后才能下结论。
  太子与二殿下都能观看梅大人审案,想来也不多我一个看戏的吧。”
  江哲的话,让太子与二皇子咬牙切齿。
  最关键的是!
  他们还搞不清这江哲到底是谁的人...陈萍萍虽然不怎么理他们之间的争斗,可是也不会这么得罪储君与皇子啊。
  太子本来只是想搞臭范闲的名声,二皇子则是暗中通过范闲与太子来博弈。
  可是事情因为江哲的出现而闹大了!
  “当然可以!”
  梅执礼觉得自己脑袋都变大了,官帽都撑不住了!
  “用刑!”
  他再次喊了一句!
  这是他喊的第三遍了!
  “慢着!”
  梅执礼刚下达一个指令就被江哲阻止住了。
  太子怒视江哲道。
  “又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