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147章:饿狼传说还是英雄谁属?

第147章:饿狼传说还是英雄谁属?

 推荐阅读:

  梅执礼认为范闲说的有理,而且又有人证,正打算将他无罪释放,太子却突然上了公堂。
  一队兵马进来护卫,随后一个帅气儒雅,身穿华丽的太子进来了。
  排场很大,撵轿,华盖,依仗队伍很多。
  这太子看似儒雅,却又有些莽撞,没给人留下什么精明啊,心机深沉的形象,反而有点铁憨憨。
  “拜见太子殿下!”
  一群人跪着给太子行礼,唯一没跪的只有俩个人,一个是范闲。
  另外一个是说话都说不清,躺着的木乃伊兄弟。
  范闲半眯着眼盯着太子,内心比较了一下。
  三个皇子之中,还是三殿下更好看一些!
  太子铁憨憨的端了一个凳子放在了庭案的旁边,就这么坐下了!
  “你别紧张啊,你审你的案子,别管我!”
  太子看似举止有些恣意,却是把梅执礼吓的半死。
  李承乾得知案情进展,认为司理理与袁梦身份卑微,所言并不足以为信,梅执礼在他的威迫下只好让衙役用刑。
  梅执礼大喝一声。
  “司理理,袁梦,你二人证词含糊不清,来啊,用刑!”
  太子露出一抹难以言喻的笑容,就这么盯着范闲看。
  他面如冠玉,唇若涂朱,外形上作为太子是真的很儒雅优秀。
  按理说!
  这种事,太子不应该掺和的,最多是长公主不愿意让范闲当自己的女婿而已!
  可是他就这么单纯的被人当枪使了,而且还当的十分的“单纯”!
  用刑俩个字!
  让司理理和袁梦都有些慌乱了。
  袁梦更是吓的目光求饶的望向李弘成。
  她准备说出实情了....
  李弘成对着她摇了摇头。
  袁梦才咬着嘴唇,忍着惊吓,等着贵人上门。
  梅执礼说的用刑乃是指的是拶刑。
  拶刑,就是夹手指!
  算是现代人除了老虎凳之外,比较记忆深刻的刑罚之一了,毕竟紫薇被夹时候那一声声哭泣和呐喊,每年在暑假也都不知道重复多少遍。
  这重播一遍,紫薇就要重新被夹一次,痛啊。
  十指连心,一般手指被夹了都会疼的不行,毕竟心脏跳动一次,都会带着血液来到手指这边。
  司理理本身就心智很高,经历过很多的事情,但是此事她只是一个弱女子。
  她不能反抗!
  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人的画面,他...他说过会保护自己。
  “等等!”
  范闲不忍心见司理理与袁梦二人因为自己受苦。
  这司理理姑娘昨天还唱着美妙动人的《九张机》,这袁梦姑娘昨夜还依偎在身旁为自己斟酒谈笑。
  他准备开口阻止,甚至打算自己扛下罪责。
  反正...他料定皇上不会杀了他。
  但这个时候...
  二皇子来了!
  比起太子出场讲究排场铺垫很久,这二皇子就有些神秘了,突然的出现在门口,拍着手掌。
  “好一个屈打成招!”
  羊驼的造型没有变,穿的衣服中间的图案像是西式餐厅时候系上的围巾...
  太子!
  二皇子都登场了!
  此刻最慌的便是梅执礼了,他是半边屁股都不敢再坐下了,好难...
  时不时就要下跪!
  太子与二皇子针锋相对,言语之间咄咄逼人,但是夹在中间最为难的还是这位梅执礼大人。
  里面不是人!
  关键是...
  他若早早就投靠了某一党就算了,此前一直摇摆不定,甚至有些狗尾巴草的态度,这会儿栽了!
  事态的发展也让范闲有些措手不及。
  在京都这个大深湖里,他只是潜游在湖面处的虾米,一惊便惊动了湖中的几个大鱼啊。
  太子和二殿下都坐在一个小凳子上面,就在梅执礼的左右俩侧。
  看看左边,看看右边!
  梅执礼都觉得自己屁股有点烫,坐不下了...
  这算什么?
  这叫左右为男啊!
  不自觉矮了半头的梅执礼继续喊道。
  “用刑!”
  袁梦目光看了眼二殿下,只可惜二殿下的刘海太长了,遮住了视线!
  不过他知道二殿下喜怒无常,继续二殿下不让说实话,她就只能忍着。
  她知道,自己只有忍着,才能有活路。
  另外一边的司理理同样有此觉悟,若是范闲认罪了,她便是在公堂之上扯谎,罪名更大。
  司理理做好了心理准备去承受拶刑。
  (这字怎么读来着?)
  用刑的工具夹在司理理与袁梦的手上,俩边各有差役准备往外拉。
  范闲慌了!
  出冷汗了!
  比起高高在上的太子和二皇子,他终究只是一个小人物。
  联想到昨天晚上说的话,他是主角么?范闲觉得有些可笑。
  不过今天这一幕,他都记住了!
  “住手!”
  一个声音从大堂之外传了过来。
  这一声气势可比刚才二皇子喊的雄壮多了,里面夹杂着至少八品高手的真气在。
  所有人包括太子和二皇子都震惊了。
  旁人避之不及的事,还有人竟敢沾惹过来。
  是谁?
  难道是老三的人?
  门外,一队身穿黑衣黑甲,肃穆庄严的精锐部队直接进了京都府衙,而太子的那群卫队们气势完全被碾压了。
  这是一群全部都是至少四品高手组成了黑衣骑士!
  气势上自然完全碾压了普通高手的太子卫队。
  拥有这种精锐的部队,在京都不超过三个地方。
  司理理灵魂一颤,有种卸了的意味。
  是他...
  他说过会保护我。
  他真的来了。
  “是谁?”
  太子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望着门外。
  二皇子同样蹙眉而视,身旁护卫的谢必安手握上了他的剑,敌视着来人。
  江哲穿着黑色的衣服,潇洒随性的走进了京都府衙的大堂。
  “我本来还准备了一首出场bgm,谁知道你们这么快就要用刑,啧啧...让我都没准备好啊。
  你觉得是《饿狼传说》好一些还是《英雄谁属》更好一些?”
  江哲笑呵呵的说道。
  这副姿态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李弘成更是十分的惊异,这人他认识,不过是范府的八品供奉而已,比较意外的是他的年轻而已。
  在京都!
  八品还不能够兴风作浪!
  没人能听懂江哲的意思,除了范闲。
  范闲也是惊讶的望着江哲以及江哲带来的一群黑衣黑甲的精锐部队。
  “你哪拐来的这么兵马?”
  他惊讶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