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136章:莫非青楼还有别的行当?

第136章:莫非青楼还有别的行当?

 推荐阅读:

  李承平的逍遥殿里。
  入画和从凝香宫回来的司琪穿着艳丽的衣服,哭哭咧咧的跪在李承平的腿上。
  “呜呜呜,这可怎么办啊?这活阎王要来了!”
  “这是陛下赐婚的,殿下是必然要娶那位叶将军的,躲不过去啊...呜呜。”
  另外一边的肖青璇看着入画和司棋的样子,心下觉得好笑。
  “哎呀,别吵了!再吵就休了你们了!”
  李承平见不得女人哭,听着就觉得头疼,特别还是古代的女人哭,这些女人啊,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都是十分出众。
  一听这话....
  入画这个胖丫头的眼睛瞬间,亮了!
  “殿下,您说的是真的么?只要入画再哭,你就休了奴婢么?那奴婢哭了..”
  说完,入画就超级夸张的哭喊了起来,一边喊还一边偷偷注意李承平的表情。
  “哇...哇...哇!”
  “殿下,您快休了奴婢吧,奴婢好回凝香宫伺候娘娘去...奴婢不要待着三王府了!”
  李承平无语的捂着额头。
  “入画,你不是说你就想跟着我,让我宠你爱你,让你开心当一个吃货么?”
  入画嘟着醉,心里舍不得这被小猪养的侧妃的生活,但是想想还是活阎王更可怕。
  “殿下,奴婢错了..奴婢认错,都是奴婢当年勾应你的!
  殿下啊,您看在奴婢从小就伺候您的份上,你放过奴婢吧!”
  入画抱着李承平的大腿,那揉揉阮阮已经成了规模的身段就这么贴着李承平。
  靠!
  当年我才七八岁的时候,解手时候的衣服都是你个小胖妞帮我弄的。
  从小就碰过人家的小可爱了,现在竟然好不容易,小可爱长大了,你竟然想逃?
  司棋也是委屈嘟嘟的,俏脸上都是可怜的表情。
  “殿下,您要不也休了司棋吧!”
  李承平翻了个白眼,冷笑一声。
  “司棋,你不是说要和我同甘共苦,就算死了也要在一起吗?”
  司棋那俊俏的脸上流下几行水意。
  “奴婢就是个狐狸精!不要脸!您把奴婢打一顿,然后送回娘娘的宫里吧,奴婢想回去给娘娘当丫鬟了!”
  好好的三殿下侧妃不当,想着回去当丫鬟,瞧你那点出息。
  “不准,不准!都不准....要死大家一起死!”
  李承平心里觉得好笑,也怪她对这俩个丫头比较宠,俩个丫头都不是那种勾心斗角的女人。
  不过,面色上,李承平却是一副严肃的模样,甚至有种鱼死网破的感觉。
  司棋和入画懵了..随后才想到,如果哪位叶昭将军真的是恶煞一样的人物,似乎更惨的是殿下。
  就殿下那个身板,那么点武力值,能安全进洞么?
  平日里都是咱们各种伺厚着殿下的,哪怕是安寝也是如此。
  可这要是换成了活阎王?
  一抓...殿下衣物就全部成了碎布。
  一坐..
  咯吱..咔嚓...又或者是轰隆!
  总之,那画面有些残暴...
  “殿下,我们怎么这么可怜啊....”
  入画忽然同情的抱着李承平哭喊道。
  一旁的肖青璇忍不住扑哧一笑,秀美玉容上流露出少有的风情。
  看到肖青璇笑了,司棋起身过来拉着肖青璇的手道。
  “肖姐姐,您跟殿下说说,让殿下休了我们吧!”
  入画也是被司棋的动作点醒,就三殿下的那么点武力,求他还不如求肖姐姐保险。
  “对呀,对呀...肖姐姐,您让殿下休了我们吧,我们保证不缠着殿下了,殿下所有的时间都归你!”
  突然被扯了进来,肖青璇有些不自在,特别是被司棋和入画这样抱着大腿和衣服。
  一旁的三殿下倒是看戏的样子,肖青璇秀眉一蹙,嗖一声拔剑了宝剑。
  司棋和入画都惊的往后一退。
  “吵死了....她如果伤害你们,我自然会保护你们的,别吵了!”
  肖青璇说完就飞跃而出,她还是不太适应这种情绪比较激动的场合。
  就按照她自己所说的,除了杀人,她都不太会。
  “太好了,有肖姐姐保护,我们就不怕那活阎王了。”
  入画激动的身上的肉肉都在开心的颤抖。
  李承平瘪嘴吐槽道。
  “也不知道当年是哪个胖丫头跟本王打报告说,肖统领太凶,不是好女人啊...”
  听到李承平嘀咕的入画打了一个机灵,直接上手的捂住了李承平的嘴。
  “殿下,殿下您可别乱说,我才没有说过肖姐姐坏话呢!”
  “我也没有!”
  司棋举手发誓道。
  ....................
  王启年按约定来范府给范闲送案卷,他闲走正门麻烦,便偷偷翻墙潜入范闲屋里,滕梓荆的案卷交给了他。
  范闲打开案卷,一眼便看到了滕梓荆妻儿被郭保坤赶尽杀绝的消息。
  滕梓荆见他面色凝重,一把抢过案卷,看到妻儿遇害的消息目眦欲裂。
  范闲怕他冲动行事,滕梓荆却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他故意当众与范闲翻脸,决心孤身为家人报仇。
  范若若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怎么了?滕侍卫这是如何?”
  范闲蹙着眉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他这般态度,怕是要找郭宝坤动手?”
  “我知道!”
  范若若秀眉微蹙,目光认真道。
  “想不到郭宝坤心性如此凶残!”
  “江哲呢?他这几天去哪儿...”
  范闲想到似乎诗会前后几天都没见到江哲,疑惑的问道。
  “他啊...应该在青楼!”
  范若若嘟着嘴说道。
  范闲惊的一下,不禁为江哲内心祈祷来。
  “偷着去的?”
  范若若眨着眼睛,细长的睫毛十分好看的抖动着。
  “没有啊,他都告知与我了...”
  什么?还有告诉自己媳妇自己去逛窑子的?
  “那你...你不介意?”
  范闲微微口吃的问道。
  范若若倒是觉得疑惑,萌着眼睛问道。
  “我为何要介意?哲哥哥不是从小就住在青楼么...流连青楼,教歌姬们唱歌跳舞,引领娱乐潮流之类的...
  这些不都是你和哲哥哥跟我说的。
  莫非在青楼,还有别的有趣的行当?”
  范若若小聪明发作的问道。
  “咳...咳....没有,没有!就是纯粹的音乐和舞蹈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