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83章:我是他上司,我不怕!

第83章:我是他上司,我不怕!

 推荐阅读:

  双臂上传来的巨大的力量让费介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身形往下一沉,脚下的地板都被震的粉碎。
  “你是谁?”
  费介强忍着一股吐血的想法,冷声质问道。
  一个同样年岁没有多大的少年,竟然一个进攻如此的凶猛。
  江哲没有理会,反而一个转身一个侧踢。
  这一踢直接命中费介的胸口,有些微胖的费介就这么被踢飞的直接撞到了另外一边的墙上。
  “啊!!!”
  范闲掂了掂手中的残枕,把牙一咬,举起小胳膊,朝着倒地的费介的脑袋上砸了下去。
  砰..
  碎了一地!
  “我靠,你这也太狠了吧,小小年纪心性如此歹毒!”
  江哲立刻以一种抽身室外的旁观者的角度说道。
  范闲惊恐万分,看着晕倒在地上的这个杀手。
  “兄弟,你摊上事了...”
  江哲道。
  范闲着急的问。
  “他死了么?”
  江哲凑进来看了下。
  “那倒是没有,不过是晕过去了罢了!”
  “那你怎么说我摊上事了?”
  有江哲在,范闲遇事倒是没有那么慌张,因为他知道江哲肯定知道的比他多。
  江哲仔细打量了一下费介的穿着,然后伸手探了探他的腰腹,果然搜到了一个令牌。
  “这人是鉴查院的人....你摊上大事了!”
  江哲笑着道。
  范闲蹙眉担忧的问道。
  “鉴查院是什么机构,里面有很厉害的人会报复我么?”
  江哲转过身,认真的说道。
  “有...鉴查院的提司就是一个文武双全,真实实力深不可测的绝世高手...最最特别的是!
  他...”
  范闲听得格外的认真,完全顺着江哲的话散发思维。
  与原来不同的是,因为江哲的闯入的关系。
  他提前的知道一些自己的身世,也提前的与五竹沟通联系上了,而不是在遇到袭击之后才跑着过去跟五竹说..
  你总的管我的吧。
  此刻他很紧张...
  这人要杀自己,这人还是什么鉴查院的人,鉴查院还有高手。
  江哲半眯着眼认真的说道。
  “他...还有这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是个大帅比!”
  范闲忽然呆了呆,感觉自己和江哲不在一个频道上。
  “最特别的是,检察院的提司年龄才八岁哟!”
  江哲忽然灿烂的笑了起来,然后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伸出手指摇了摇。
  八岁?帅比?
  文武双全。
  你江哲这么自恋的人,能这么夸人?
  范闲整个人打了一个机灵。
  “我靠,你说的不会是你自己吧。”
  江哲笑嘻嘻的打了一个响指。
  “并购,猜对了,不过没有奖....”
  原来江哲就是这个鉴查院的提司,那么这个人也是鉴查院的话...
  “我去,那这人不就是你属下,你怎么还和他打起来。”
  江哲尴尬的笑了笑。
  “我也是打完才看出他是鉴查院的人的...”
  “那他是谁?”
  江哲探了探肩膀的说道。
  “我哪知道,我也才刚上任不到几个月,哪能把公司的全部员工都认熟悉啊...
  也许你可以去问问五竹,他是我的前任。”
  范闲眨了眨眼眼睛。
  “前任几?”
  江哲差点脱口而出,前任三之再见前任!
  他拿起旁边的一个棍子敲了一下范闲的脑袋。
  “他是上一任的鉴查院的提司!”
  “哦!”
  捂着脑袋的范闲哟嚯了一声之后,就跑出去把五竹喊来了。
  五竹依然蒙着眼睛,岁月仿佛在他身上看不出痕迹一般,整个人冰冷的如同一个机器。
  五竹见到江哲的时候,俩个人有些呛火,差点又要打起来。
  从本身的能力来,江哲是打不过的五竹的,但是耐不住不死之身太变太了,再加上技能的伤害效果。
  所以还是把五竹打重伤了,哪怕现在过去了一个月。五竹也没恢复好,时不时的要去晒太阳....
  “谁打晕他的?”
  江哲立刻伸手指向了范闲。
  范闲翻了个白眼,我靠,你出卖了我。
  五竹有些意外的看向了范闲,想不到小主子竟然能这么年幼就暗算到了京都来的费介大人。
  五竹虽然初步认可江哲是认识他,并且认识小姐的...
  但是五竹却不会以对待范闲的态度对待江哲。
  顶多把江哲当做陈萍萍那样跟小姐有关系的人而已。
  “五竹叔,他是谁啊?”
  “他叫费介,是京都鉴查院的第三处的主办!”
  五竹摸了摸费介的下颌处介绍到。
  “他是全天下公认的用毒最精神的三个人之一,精通用毒辩毒解毒,这样的人竟然被你用瓷砖就砸晕了..”
  可怜费介真倒霉啊。
  范闲立刻指向江哲道。
  “是他先把这个人击倒的,我才补刀的...他是共犯!”
  五竹伸手从费介身上摸了摸,果然掏出了不少的瓶瓶罐罐。
  “别碰,有毒的...”
  范闲立刻提醒五竹道。
  五竹没有理会,似乎在用行动证明,这个世界上没有能毒死他的毒物。
  江哲也顺势低下身子拿起其中一瓶倒出了尝了尝,然后对着范闲道。
  “有点咸...像小鹿的汗水味道!”
  我靠,什么时候了,你还讲段子?
  范闲吃惊的看着江哲。
  “你不怕中毒....”
  这次换江哲白了眼范闲。
  “死都死不掉的人,怕什么中毒?我只是怕毒药味道不怎么滴....”
  点着了一小盏油灯,范闲吩咐丫鬟们去休息不用管这里。
  三个人便位置倒在地上的费介打量了起来。
  胡子拉碴,年龄有些苍老,头发像是从油锅里滚过了一样,很乱又捆成一团一团的。
  胡子的颜色除了白色还有一点绿色,口味很独特。
  “这人怎么这么猥所啊...确定是你们鉴查院的人么?”
  范闲打量着费介,然后疑惑的问江哲道。
  “不是每个鉴查院的大人物都像本帅哥这么英俊潇洒的..”
  范闲切了一声,鄙视了江哲一眼,然后问道。
  “那他来是什么目的?找我的还是江哲的?”
  五竹依然冰冷的语气,缓缓的说道。
  “不知道,不过他如果想要来杀你,无论你有什么本事,都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范闲斯的一声,担忧的说道。
  “这么厉害的话,那我刚才砸晕他,他会不会记仇啊...”
  五竹面无表情,江哲无所谓的探了探肩膀。
  “记不记仇那都是你的事咯,反正我是他上司,不怕...”
  范闲张大了嘴巴。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