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之英雄三国 > 第81章:教训坏人啊..

第81章:教训坏人啊..

 推荐阅读:

  就这样,有前卫的小姐姐们喜欢听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被感动的不行。
  老夫子们则是听着这种婉转的情歌,听听国乐风采。
  至于《往事只能回味》则是让更多的人伤感动容的歌曲了。
  “时光一去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忆童年时竹马青梅,俩小无猜日夜相随..”
  “春风又吹红了花蕊,你已经也添了新岁,你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我只有在梦里在依偎!”
  这一首歌,让那些才子佳人们内心感怀不断。
  特别是那些觉得自己错过了自己的爱人,只能依照父母之命与另外一个人结为夫妻的人。
  青梅竹马,俩小无猜,我想陪着她一起长大,永远保护她,只是....
  如今随着时间过去,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而我也有了自己的新娘。
  往事啊...也只能回味罢了。
  可以说....
  江哲在慢慢的改变着这个世界。
  用文娱的方式..
  现在他可出了大名了,有时候回范府的时候,都要蒙着面。
  因为搞不准就用涌出一堆女粉丝,对着他喊着。
  老公,老公,亲亲抱抱举高高!
  范闲对此是羡慕嫉妒恨啊.....
  当然他最恨的还是...因为...
  范若若自从学会了几首歌曲,还外加萌萌哒的小舞蹈,去老太太那里表演了之后,十分的的讨喜,惹得老太太开怀大笑,夸了他不少。
  小若若就特别喜欢跑到江哲这边来,吵着嚷着要学继续学新歌。
  最最让范闲痛心疾首的还是范若若经常会问江哲。
  “哲哥哥...你上次唱的那个女朋友是什么呀?为什么你还没有女朋友啊。”
  江哲都会笑眯眯的伸手摸了摸范若若的小脑袋。
  “因为我的小女朋友还没有长大啊...女朋友啊就是男生关系最好的女孩啊。”
  关系最好的....
  哇!
  还没长大?
  范若若开心的眼睛露出想迷雾一般的笑意,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我就是跟哲哥哥玩的最好,关系也是最好的女孩啊。
  至于范闲...
  要不是打不过江哲,他想杀了他。
  禽兽啊!
  范闲偷偷带着范若若出去玩耍,远离江哲,真爱生命。
  他想让妹妹和江哲保持距离,毕竟他才是范若若的哥哥,只不过这次出去玩耍,没惹道江哲,倒是惹到了管家。
  范府的周管家在拿着棍子教训着范闲院子里的俩个丫鬟。
  “快说...说不说!他们去哪儿?”
  丫鬟们跪在地上求饶,作为下人他们只能忍受着各种折磨和苦难。
  范闲和范若若跑了回来。
  小范闲站在门口直接对着周管家怒吼一声。
  “住手!”
  范若若同样蹙眉的喊了一句。
  “别打了!”
  周管家有些轻视范闲,但是对于范若若的态度却很在意。
  “小姐!你可回来了...”
  范闲蹙眉的看着被打的疼的呻吟的丫鬟思思和冬儿,问向周管家道。
  “这俩个都是我院子里的丫鬟,你打她们了?”
  这周管家是前几年从京都来的,是那位姨太太派过来盯着范闲的。
  柳夫人为司南伯生了儿子范思辙之后,就对范闲这个私生子很是敌视与忌惮!
  专门派周管家过来看着范闲。
  周管家看着范闲,很有底气的说道。
  “少年,你爱吓跑吧..也不碍事,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把小姐带上!万一出了岔子,那你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你说呢?”
  府上的人都比较清楚范闲很聪慧,明事理,周管家这是在拿大话压范闲呢。
  “这也幸亏是你,要是我,我可忍不了....”
  江哲幽幽的声音在院子另外一侧传了过来。
  听到江哲的话,周管家面色变了变,然后略带恭谨的道。
  “小江先生在府上做客,我们范家自然是十分欢迎的,只是府上管教下人的事,就不老小江先生费心的。”
  周管家曾经派人找过江哲的麻烦,但是被江哲教训的一顿,再加上鉴查院的令牌,这才让周管家对他很惧怕。
  另外,就是随着随云先生,新曲大师的名号传出去,这等被侠士文人,管家小姐们敬重的人也不是他能够欺辱的。
  范闲脸色变得黑了。
  “我问你是不是打她们了?”
  “她们不知道你们去哪儿了!”
  周管家直白的说道。
  “她们确实不知道啊!”
  “不知道,所以就该罚!”
  周管家正面刚着范闲道。
  说着,还嚣张的走过去,又拿棍子拍了思思一下。
  范闲着急。
  “那我自己的丫鬟,是不是该我自己管?”
  范若若被周管家打人的样子给吓到了,躲在了范闲的后面。
  江哲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若若过来...”
  范若若看了眼自己的哥哥,然后就站在了江哲的旁边。
  “哥哥怎么和管家吵起来了...管家为什么要打丫鬟啊?”
  范若若小声的问范闲道。
  江哲揉了揉范若若的小脑袋,却是对着范闲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哟...该争还得争!”
  周围的丫鬟和下人们都仿佛察觉了什么。
  这京都与儋州俩房之间的冲突终于要爆发出来了。
  周管家听着江哲的话,更加的嚣张,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少爷...老夫人让我做管家,这管教下人的事,我自然是能管着的。”
  周管家的笑容里有一丝的鄙夷。
  自从柳夫人为司南伯剩下了儿子之后,府上的人都知道未来继承司南伯庞大家产的只可能是京都里的那位小少年。
  此刻周管家和范闲爆发冲突,其他的下人们都没有人敢战队。
  江哲护着范若若,范闲走过去牵走了思思的进了屋子,然后从屋子里搬了一个凳子放在了门口。
  下人们还没散去,周管家还在回味着刚才的英武。
  被迫来儋州,他也是带着任务的。
  范闲将凳子放在了周管家的身前,周围的人都觉得奇怪。
  范若若眨着眼睛。
  “哥哥在做什么?”
  江哲笑着道。
  “教训坏人啊...”
  周管家疑惑的问道。
  “你这是做什么?”
  范闲加上了一个凳子之后,身高和周管家差不多了。
  “你过来点!”
  周管家靠近了过来,范闲伸手扶住了周管家那胖嘟嘟的脑袋。
  “把头放正..”
  固定好位置之后,范闲笑了笑,然后抬起右手凑到嘴边呵了俩口热气,然后高高的抬了起来。
  周管家笑了笑,还以为范闲弄什么小玩意呢。